第二十一章 少女情谊

小说:九剑斩天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笔动随心 字数:2265

剑站在剑门前,回头看眼巍峨剑宗山,这座生活二十五年巨山:“待到回归时,将会个全新!”

剑回过头深深吸口气后,开启负重,迈着坚定脚步向着远方疾行而去,这场历练,更段艰苦修行,他要用自己双脚去丈量这天灵九州。

卫冰云巩固剑意修为,临近傍晚才堪堪出关,就听到剑要离宗历练消息,立刻拉住那个小师弟询问道:“师弟,你说剑师兄出宗?”

这名小师弟被卫冰云拉住,脸色红红敢正视卫冰云脸:“,听他们说两个时辰以前,师兄就已经出剑门!”

“多谢师弟!”卫冰云立刻展开身法,向着剑门而去。

馨神思听完钟鼎台位长老授课后,就心思重重离开钟鼎台,好几次都差点碰到人,直到听到身后外门弟子说起事迹,这才来精神。

“这剑在看来浪得虚名罢,虽说他领悟剑意,可那又如何?别忘他已经二十五岁,相比下卫冰云师妹那才真正天才!”

馨转头看,个面容俊秀约有十七八岁模样少年,凝气六层修为倒也还算错,但神色轻浮言语浮夸,孙馨毫留情讽刺道:“那也比你强!连预赛都过家伙,有什么资格在这品头论足?”

少年闻言脸上青阵红阵,看着孙馨虽然年纪小,但修为却比他还要高多,憋好久才憋出句:“过预赛与你何干?再说想说谁你管着吗?”

无关,可说什么你管着吗?废物!哼~”孙馨头发脸傲娇离开,留下少年在原地无能狂怒。

唇枪舌炮后孙心情大好,连带着走路都蹦蹦跳跳起来,脑海中更自觉浮现起身影,满脸花痴起来。

“你们听说吗?昨天获得大比优胜师兄,今天已经离宗历练去听执事阁些筑基期师兄说,他此去得掌门手令,怕要三年五载才会回宗!”

“你说?”孙脸急切问道。

“千真万确!执事阁张师兄亲口告诉。”女孩拍着胸脯向孙馨保证着。

馨顿时慌神,急匆匆冲向剑门,她此刻满脑子都只想着再见他面,以至于她根本就忽略自己能否找得到他。

来到剑门后,孙馨这才惊觉自己根本知道剑去哪个方向,要去那个地点?询问守山门弟子,也于事无补,因为每天出宗弟子没有万也有八千,谁又能记得清楚。

就在孙馨失魂落魄时候,她无意间看到远处地上深浅脚印,显然有人用肉身力造成浅坑,回想起战斗方式,她第六感告诉她,这剑留下脚印,于乎她头也顺着脚步追过去。

而此时剑已经在数百里森林中,刚刚启程时,对于身体负重十分适应,以至于发力时总会留下深深脚印,快速行进时身形更歪歪扭扭过很快他便通过这种形式将细胞中囤积灵力激发出来,对身体掌控能力迅速提升着,地上脚印也越来越轻,速度更大大提高,以此疯狂压榨自己体力和身体内潜力。

直到筋疲力竭时,剑才找颗大树下休息,边慢慢恢复着体力,边运转体内五行灵力修复着身体些暗伤,然而没等他休息多久,道流光从后方丛林中呼啸而来,落在面前。

剑也惊讶,起身看着向自己走来倩影:“卫师妹,今日而来,所为何事?”

“师妹自然来道谢,今日刚刚巩固修为就听说师兄外出游历事情,路上让师妹好生追赶。”卫冰云服下颗补灵丹,恢复着体内因御剑飞行而损耗灵力,没到筑基期长时间御剑飞行基本上都难以持续,毕竟灵力消耗个大问题。

“坐吧!”剑随手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两个蒲团和个茶几,示意卫冰云落座。

两人相对而坐,剑率先开口:“其实必特意赶来,你剑意纵使没有,以你天资相信也用两年也自会领悟。”

卫冰云结果剑递来灵茶,饮而尽后,转弄着手里茶杯:“想到,师兄准备倒挺周全!”

“没什么,这都师傅常用旧物,想着带着也算个念想。”剑放下手中茶具,略有怀念说道。

“师兄个重情义人,但冰云又何尝,决赛时你多番指点助突破,这番情义冰云自当牢记,以后师兄但凡有用得到师妹地方,尽管开口只要师妹能做到,赴汤蹈火绝推辞!”卫冰云抱拳对剑说道。

“师妹言重,但师妹这个朋友某交定,但愿师妹将来莫要嫌弃才!”

卫冰云面色沉:“难道在师兄看来,师妹那势力小人?”

剑眼见自己说错话,急忙补救:“师妹莫生气,师兄时间说错话,望师妹见谅。”

卫冰云摇摇头,收起怒容:“师兄,你此番历练用意你用说也知道,此行必然路途艰难,但想叮嘱师兄句话,留得青山在,怕没柴烧,日后总会有机缘来到。”

“师妹放心,晓得,多谢师妹叮嘱!”剑点点头。

“那好,耽误师兄休息,自此别过,早日回来,你再战!”

“好!”

“来个妙人,那打扰你们师兄后会有期!”说完卫冰云就运起灵力,化作道流光离去

剑倒十分欣赏卫冰云这般性格,洒脱豪爽,言行举止简单干练,绝拖泥带水。

“孙师妹,你怎么来?”剑看着站在树后气喘吁吁女孩,轻声询问道。

剑问到来意,孙时间知道该怎么说,扭扭捏捏站在原地,没见到焦急和想诉说话,这刻都消失

见孙馨窘迫模样,剑似乎明白什么,也就没有再刨根问底:“师妹,先坐吧!”

剑虽然为人有些古板,但却并非道那样懂人情世故,相反他所以能在剑意上有如此修为,就在于他那颗知世故而世故心境。

馨红着脸缓缓走近剑,坐在蒲团上低着头,悄悄偷看剑沏茶模样,那安静祥和神情也消解她心种安。

“师妹,请!”剑用左手递盏热茶给孙馨,声音更如既往温润。

“~好!”孙馨双手接过茶盏,浅浅口,细细品着茶,苦涩中带有淡淡甘甜,醇厚茶香沁入心脾,她懂茶,可她却能品得出剑那个沉静心。

“师兄你右手~?”双手捧着茶盏,孙馨抬头有些担心询问道。

“右手伤已无大碍,想来再过两天就能完全康复,师妹毋需挂心。”边说,边活动下右手手腕,示意自己手确实已无大碍。

“那就好,那就好!”孙馨和目光对视眼,立马又紧张低下头,连连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