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守护之剑

小说:九剑斩天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笔动随心 字数:2689

矗立在擂台之上,万众瞩目之下,穆由得心生感慨,十几年来闭门,一方面处于修炼的压力,另一方面又何尝愿去听那些糟心的流言,关于那些诋毁和侮辱他的话,他可以在意,可人们议论的焦点哪里他,若没有穆道又有谁会在意他这个小人物?

穆道在穆的心中,仅仅传道授业的恩师,更有养育之恩的养父,前世的他个父母早亡的孤儿,今世幸得穆道垂青收为养子,又怎舍得其名誉受辱?今日一战,他将为穆道正名,来破己心障!

垂下的眼睑缓缓睁开,瞳孔内一柄银白色的小渐显,厚土重斜拖在地上,浑身的气势全部收入体内,从外在来看此刻的穆就仿佛一个没有灵力的武士。

自始至终一言未发,但却知道,他已经准备好,虽然没有冲天的气势,但此时此刻的穆的感觉却更加危险,体内的灵力开始沸腾,心运转之下进入无欲无念的人合一之境,将心中的杂念祛除体外。

两人的对峙,观众也替他们捏一把汗,全场上下一片寂静,忽而两人同时消失在人们的视野,再现之时已经短兵相接,厚土重在穆手中仿佛一把轻盈的短,上下翻飞迅疾无比,也丝毫差,像一个蓝色的精灵,每每都能抵挡住重的进攻,并顺势反击且招招致命暗藏杀机,身法轻灵而又飘忽定。

铛铛铛!灵碰撞之声此起彼伏,回荡在这个演武场之内。

“沧浪诀!”抓住一个空挡,用一招黄级顶阶的沧浪诀,招带着光连绵断,一接着一,原本的沧浪诀有很多破绽,但处于人合一的状态下,改变其招法消除大半的破绽,威力更翻天覆地的变化。

然而穆眼中的银微微旋转,找准其中的一个破绽,迅猛击,打断的后续招,重以无可匹敌的力量继续向着的脑袋削去。

招式被破,却并慌乱,一道道柱从擂台之下破土而,阻隔的进攻和追击,而则踏着身法迅速后撤,与对方拉开距离。

左手重一挥,无数道影将柱击碎,带起的罡风将屑吹向四面八方,身形稳稳的落在擂台之上:“师妹,招式越多破绽也就越多,要小心。”

神情凝重,心中有所明悟,但却来及细想,而穆也并打算给时间,用比刚才更加迅猛的速度和攻势死死咬住,渐渐的落入下风,而穆的实力更仿佛没有极限,每当刚刚适应攻势,穆就会以更加猛烈的攻势进行攻击。

“这……”台上的长老们发现穆的奇怪的行为。

“他仿佛在逼迫成长?他这在给对方喂招?”清长老敢确定的说道。

严锋同所有的长老一同站在高台上,观看着这场精彩纷呈的对决,但其嘴角的笑容却从没有停止过,看得来他的心情十分的愉悦。

尽管道天赋超绝,但毕竟身体“孱弱”,当然相较于穆而言,很快的体力就有些跟,开始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而穆却没有丝毫疲惫的感觉,知道这样下去自己将必输无疑,这场招式比拼自己输,体内的势率先开始疯狂的运转爆发,企图将穆的连绵绝的攻势打断。

似乎早就料到,在势爆发的一瞬间,凶猛的意透体而势压回体内,重重包裹之下,穆意就像无数根由纯粹的意志组成的针一样,扎入的识海之中,引起的神念疯狂反抗。

自从领悟势之后,第一次在同级别的对手遭遇如此强大的压迫,虽然身体很疲惫,可的精神却无比的亢奋。

然而体力终归有极限的,纵使你的精神再怎么强大,如果没有肉身的支撑,也无根之花,片刻的繁华,所以身体的疲惫一阵一阵的冲击着的意识。

没过多久,的意识便已经完全陷入混沌之中,只剩下身体还在下意识的做抵挡,穆知道时机到,便停下手中的招,第一次将自己的意全部爆发来,如同狼烟一般的之意志冲天而起,而气机却全部锁定在的身上。

早就发现无法领悟意的原因,世人修炼的意,穆道的意,还严锋的金阳意都包含世界三千大道的本源之力,带有其本源属性,虽然失却意的纯粹,但力量却也并弱小;

如今势之中只有纯纯的之气息,却并没有这些本源之力,所以才会一直卡在七成势的位置,始终无法迈那最后一步,而也因此才有今日的机缘,穆才能帮助找寻领悟真正的意,这也唯有身具道传承的穆可以做到这一点。

插在地上,单膝跪地双手紧握着柄支撑着身体,并与穆滔天的意对抗,虽然势在穆意面前显得那么的柔弱,可却还在断的反抗,因为的意志并没有崩溃,还在坚持,哪怕意识已经模糊。

“什么?你又为何要修?”在的内心深处一直有个声音在询问着,童年的一幕幕在脑海中回旋,父母生活贫苦,弟弟妹妹总遭人欺辱,直到第一次拿起敌人的铁杀死企图杀害自己家人的土匪,虽然父母亲人都已在,但这一刻明白为何而生?为何而战?

守护就的意义!

身上的势如同漩涡一般吸入的体内,一股强悍无比的气势翻腾而狠狠的撞击在包裹意之上,一道虚影笼罩着,那一把插在一面盾之上。

“原来如此,守护吗?”穆看着的意志虚影,喃喃自语。

“哈哈哈!臭小子干的好!”严锋记清今天夸多少回。

缓缓睁开闭着的双眼,盾虚影缓缓隐入体内,眼中的神光犀利无比,拔地上的向着穆微微行一礼:“谢师兄成全!然师妹已强弩之末,接下来我们就一招定胜负吧!”

“好!”

二人的意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全身剩余的所有灵力开始翻腾,涌入手中的意浮于体表但却时会有气势外泄,穆拖着厚土重脚踏七星,连踏七步之后气势已经积聚完毕,恐怖的气息扭曲周身的空气。

“守护之!”

“七星斩!”两相交之时,擂台崩塌,外面的防护光罩涟漪断,似要扭曲崩溃,监管长老急忙加强光罩,这才稳定下来,两人的对决早就超过凝气期的极限,甚至就筑基初期的战斗远远如他们!

强光和烟尘散去,赤裸着上身的穆抱着昏迷的缓缓走来,厚土重已经被他收进储物戒,昏迷的右手垂握着一把断的衣服也破损许多,但已经取一件道袍将裹住。

“长老可以宣布结果吗?”全场静寂,穆得已才声询问。

“穆获胜!本次大比冠军诞生!”

来自四面八方的喝彩和欢呼排山倒海的袭来,穆闭上眼睛享受着此刻,仰望着苍穹向着天空暗暗发誓:“师傅,您看到吗?师傅等着我,孩儿一定会救您来!”

众位长老也都纷纷走下高台,严锋直接拿一颗灵丹给服下,并往体内注入一道灵力,帮助运化灵丹的效力,几秒之后,就缓缓转醒,看着自己在穆的怀里,没由的脸色一红,穆也意识到自己的妥,将轻轻的放在地上。

“那个掌门,我先去整理一下!”说完等严锋说话,就飞速的逃离现场。

严锋也没有怪罪,拍拍穆的肩膀:“你也先去整理一下吧!做的很好,没有给你师傅丢脸!”

,掌门师叔!”严锋这句肯定,让穆心中深埋的迷障顷刻而破,心再无破绽,停滞十多年未有寸进的意,停的运转变强着。

等穆回来的时候,所有的名次都已经决,穆第一名,第二名,金武第三名,方式第四名,之后就颁发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