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又被追杀

小说:云主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梦垂杨 字数:2860

帮大男人欺负个女孩子也太无耻。”道尚还有些稚嫩声音从左侧传出。

吴玄子等人立刻转过头向左侧树林出。那里有位少年站在树上,脸上挂着淡淡笑容,眼神有些玩味着他们。

年人被少年有些挂住:“说什么?”

少年自然。当时感觉这边有打斗就过来凑个热闹,于到这么出好戏。从树荫下走出,走到少女面前,笑嘻嘻说道:“小姐姐,我们很有缘,竟然又见面。”

少女到少年刻,冰冷眼睛有些波动,脸色有自然但没有变现出来,明亮眼眸有些疑惑着少年,明白他怎么会出现这里。

少年竟然理会自己怒道:“哪里来小子,竟敢管我闲事。”

少年转过身着前者这群人马,抬头被困在阵中冰鸟,又空中吴玄子戏虐说道:“我说,老头,大把年纪,怎么还跑出来欺负小姑娘呢。”

吴玄子起初并没有在意,在他感应下少年实力犹如蝼蚁,但听到少年嘲讽自己顿时脸色变得阴沉:“小子,谁,敢这么和老夫说话。”

“我用知道过今天这个闲事我管定。”平淡说道。

年见他还没有理会自己怒及反笑:“我找死,想英雄救美也要有这个实力。”

偏过头,两只眼睛紧紧盯着年。年被两种颜色瞳孔盯得有些发毛,手心冷汗渗出。年发现自己竟然被个少年吓住顿时恼怒喊道:“知道我谁吗,在这西域还没有人敢管我霸刀门事。来人,给我抓住他。”

年后面闻声有几个弟子快速走出来,向冲过去“小子,我劝赶紧投降吧。那样或许少宗主还能让少受点苦头。”几名弟子中领头阴狠说道。他们都霸刀门外门弟子,实力在淬体境,像他们这样在门中有上万人,想要更进步非常困难,但如果能让少宗主满意,以后就有靠山。

听到后笑笑转而脸色变得冷峻,盯着前面几人。冷冷说道:“霸刀门,很强吗。给我滚。”说完周身灵气开始从体内散发出来,像道气浪将几个人拍回去。

到弟子这么没用,狠狠说道:“废物。”然后将头向吴玄子。

吴玄子本来无心管他们争斗。却被手给惊到。心想“这小子灵力波动应该在筑丹境,但这灵力底蕴又远超此境界,这年纪也就十五六岁。”

吴玄子怕眼前少年隐世高人后代,虽然霸刀门在西域最顶级宗门之,但有些隐世高人问世事但却可小觑。

吴玄子从天上落下来,双锐利眼睛刻薄盯着。眼前少年长相还略显稚嫩,但却格外清秀,身朴素衣着掩盖住本身贵气。尤其红两种颜色瞳孔搭配眉宇间英气,颇具王者之气,面对他们这群人马依旧淡风轻淡然处之。自己这些年仗着实力和仅仅只外门长老身份无恶作还能活下去原因就恃强凌弱。

“阁下究竟何人,这我们霸刀门私事,我家少爷门主三公子,阁下因为个女子得罪我们霸刀门并个好主意。”吴玄子挥挥袖袍,语气带着丝威胁。

“霸刀门,很厉害吗?”淡然神色带着睥睨说道。

“小子,要得寸进尺。敢得罪我霸刀门,我让如死。”王剑阴狠说。

“阁下如此出言逊,怕将我霸刀门放在眼里吧。”吴玄子低沉说道。

“吴长老,必与他废话,拿下他让他尝尝我霸刀门手段,他还敢大言惭。”王剑喝到。

吴玄子想想走向前去,反正有这个二世祖,到时有麻烦让门主处理。

“哦,终于打算出手吗。”嘲讽说道。“来让本少爷手段。”脸色冷峻,灵力围绕在周身慢慢向眉心处汇聚,个淡淡字显现出来,文字散发微弱彩色光芒。

吴玄子刚想出手解决掉,却眉心彩色光字,立刻收手。就像什么魔鬼样惊悚喊道:“族纹?”“氏族弟子。”“哪个氏族弟子。”吴玄子惊慌连窜问三个问题。天灵大陆宗门林立,皇朝多余繁星,但真正掌握大陆绝大多数资源那些氏族。氏族传承数千年,有甚至数万年,族内高手数胜数,只有他们才这片大陆主人。

也没想到自己族纹竟有如此威慑,但脸色却没有任何变化。只漠视着震惊吴玄子。

“什么,吴长老,他氏族人。这怎么可能.....”王剑惊悚喊道。

吴玄子没有管王剑话。谨慎说道:“知道公子与雪神宫有什么关系。”

吴玄子问话,偏过头同样有些震惊冰千,对着冰千下,转过头依旧语惊说道:“我与雪神宫没有什么关系,只冰千早已与我私定终身,们这么做把我放在眼里。”说完副温怒表情,丝毫没觉得自己说话有什么对。

“什么,说什么。......”吴玄子惊讶说道。

胡说,冰千本身清冷高傲,这些年从未听说和哪个男子有过亲近,怎么会有未婚夫。”王剑大声喊道。

并未理会王剑呐喊。转过头,明亮眼睛紧紧盯着冰千,冰千听到话同样愤怒,刚想反驳就转过头紧紧盯着自己。眼光清澈,什么轻浮之人。突然,冲着她眨眨眼。

吴玄子见冰千竟然没有反驳,心里惊。

“吴长老,王少爷,还有事吗”背着只手质问道。“哦,对抬起头向被困住冰鸟,突然知名毫光射向大阵某处,大阵顿时瓦解。

冰鸟挣脱长鸣声“唳”盘旋在空中,飞舞几下然后变回麻雀般大小继续趴在澹台雪怀里。显然它也知道目前状况。

吴玄子着大阵被如此轻易破解,虽然有些满但没有说什么。

冰千抚摸着手里小雪,着眼前这道并宽阔背影却站在她面前替她抵挡灵力浪潮。冰千上下打量着背影,突然感觉到丝丝灵力波动,原来背着手里拿着块方形印章。“怕吴玄子突然出手吗。”

见吴玄子没说话转过身牵起冰千手。“没事话,我就带着千,今日之事我就们计较。”

冰千正在沉思,突然感觉个温暖手掌握住她,娇躯微微震,冰冷注视着也毫避让着冰千,眼神真挚纯洁。鬼使神差没将玉手从手掌中抽出,就这样任由着握住跟着他走

“吴长老,就这么放他们走。”王剑甘心冰千就这么从他手中溜走。

“少宗主,氏族实力庞大,贸然出手会给宗门带来灭顶之灾。”吴玄子提醒王剑要意气用事。

“可恶,这对狗男女。冰千平日里装作个清高样子,没想到竟然这么轻浮。”王剑狠狠低声说道。

“少宗主,消消气。氏族我们能招惹”王管事害怕说道。“过,听闻氏族子弟都好招惹,得罪个好果子吃。这位少爷还真宽宏大度。我们这么对付冰千他竟然放过我们。”

吴玄子听王管事话陷入沉思。

牵着冰千缓缓地向远处走去。听着王剑他们窃窃私语。听到王管事话,摇摇头苦笑着对冰千说道:“唉,来被发现。”

现在就可离开。”冰千如既往冷冷说道。

无奈摇头。反而笑道:“准备好吗。”

“什么”冰千解。

突然拦腰抱起冰千,向远处跑去。

这时后方传来怒吼:“小子,找死。”吴玄子脸色阴沉,杀意汹涌。“给我追,抓住他们。”数十道人影向追去。

放开我。我自己能走。”冰千抱着很自然,挣扎几下,娇喝道。

“别动。”低喝。“被他们抓住什么结果,应该知道。”

“那我自己能走。”冰千清冷说道。

身受重伤又中炎毒,行为便,很快就会被追上,那时,就求死。”提醒下。

冰千知道事实,知道怎么反驳。冰千抱在怀中,阳刚之气包围着她,再加上炎毒体内作祟她燥热已。经意间玉手抓住后背,狠狠掐住。

感觉后背隐隐刺痛,低头眼冰千。脑海翁下。心脏怦怦剧烈跳动。冰千本身就美貌非凡,平日里冷漠块冰,就差在脸上写着生人莫近,现如今脸色有些潮红而变得妩媚至极。虽然自小出身凡,但也从未见过这般场景,只觉得气血上涌。幸亏本身定力错,灵力周转血脉压制下去。

好”抱着冰千堪躲过击,并没有任何停顿继续逃跑。

山林中场大逃杀时隔久再次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