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章 两别

小说:念念不忘等风来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金宝妈妈 字数:2757

穆清得到了精心的照料,很快就康复了。太太觉得自从儿子住进来之后,女儿就接二连三的出事。最近自己的眼皮也一直跳个不停,为了防止再出乱子,还将人早早打发了。她放下手中的花,让奶娘带孩子回去睡觉。她将正忙活的叫了过来,从抽屉里面拿出一些饰品。

太太嘴角挂浅浅的笑,关切地道:“你身体怎么样了?”

听见太太突然问出这样的话语,突然怔住了,不过很快平复了内心的忧虑,嘴角浅浅一笑,柔声回道:“托太太照抚,今都了。”

了就,这段时间你杨家辛苦了。”太太一边说一边将身边的小抽屉打开,从里面取出工钱,踱步到身边。

“我看你还面色苍白,这些天也总郁郁寡欢,心里面也甚过意不去,这些钱你拿,不能全穆清,自己的身体也要调理。”

窗开风吹进来,额头的头发被吹散,的脸依旧没波澜变化。“

太太轻微咳嗽了几下,继续说:“这几天家里总出事,即便我不说,想必你也知道的。”

低下头,回手给太太倒了一杯茶,送上来,点点头。

“这茶,季花水冲泡的,据说的美容养颜功效,现正温热,您先喝点润润嗓子。“

这突然起来的举动,弄得太太心里竟然了一丝丝酸楚,以至于话到嗓子眼竟然说不出来了。

早已经看出了太太的心思,她到茶,退到一边,语调依旧不急不缓。

“我的命您救下来的,就算日后我到了天涯海角,也会时时刻刻心里面给您祈福。原本心里盘算照顾您和小姐一生一世,可注定没这个福分。我今天就收拾一下带穆清离开,小姐出事,我心里面真十分过意不去,量,没追责,否则就算要了穆清的命我们也无话可说。”

太太喝茶的手抖了一下。

微笑:“您的德,我没齿难忘。”说完扑嗵一声跪地上,磕了两个响头。

太太急忙放下手中的茶杯,走到近前,伸出双手将瘦小的扶了起来。

“你这做什么?快起来!”

穆清的手,望了望身后的庭院,角落里面花开得妖娆,以至于空气中飘散沁人心脾的香。小院里面出奇的安静,那花香流动的声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一般,她看自己初来上海,得以安身落脚的地方,不禁微微一笑,流露出深深的感激之情。

上海的街,人来人往,不管时代何变迁,这个城市的喧嚣似从未停息过。长叹了一口气,那些可以随时归家的人,总让她心生羡慕。成最先发现了,迎过来,原本心里还些欢喜的,可一看见儿子的脸,眼珠子一瞪,扬起手掌,打了过去。

一把将孩子拉到身后,厉声问:“你这做什么?“

成一下子拽住的手臂,狠狠地教训起来:“你这就你教养出来的儿子,吃里爬外的东西,坏了老子的事,耽误了老子赚钱的机会。“心里面仍然不解气,又凶巴巴穆清的头上拍打了两下。

急忙又将儿子拉到一边。

成将心里面的火气撒完了,竟然不容分说,蹲下身,一把将穆清抱怀里面。

“走吧,咱们回家。“

穆清并不配合,挣扎。可扭捏,成就将抱得越紧。穆清觉得自己被绑架了,彻彻底底,完完全全被囚禁一个牢笼里面,这辈子注定挣脱不了。可不认命,一辈子也不想低头。

“小王八羔子,躲什么,你就成的儿子,你喜欢也,不喜欢也罢,不管到了什么时候,都改变不了。”

穆清早早睡了。成早已经猴急的不行,一下子将扑倒床上,宽衣解带。将头扭到一边,看也不看一眼,神色凄凉落寞:去年这个时候,她的娘还,院子里面的那颗杨树郁郁葱葱,上面总会鸟雀吟唱,儿子就那棵树下开心玩耍,她和老太太坐房前,相互依偎。没想到今天人永隔,自己竟然来到了上海,和儿子过颠沛流离的生活。

成折腾得累了,呼呼睡,穿衣服,坐床边,一身不吭,盯儿子的小脸,满柔情。

常平安的赌坊马上就要开业了,知道成绝对个见也不会收的主,这样的人终究点用处的。这几天成没来找,常平安寻思上门瞧瞧,看看钱弄到了没

远远的就看见了成,原本想叫住,就想召唤一条狗一样,可接又看见出现门口。常平安些不敢置信:“们两个怎么会一起,难不成认识的。要真这样,成还不宰了自己。” 常平安越想越慌神。虽然那天捂了脸,但女人的眼睛毕竟锐利的,为了万无一失,一定要想个两全其美的法子,永除后患才

常平安让人叫来了成。成挠挠头:“入股的钱,我还没弄到呢。”

常平安哈哈一笑,将手臂搭肩上:“这几天啊,我反复想了一下,弄不到钱,不了股,这些统统都小事情。你知道,眼下,兄弟我用人的时候,就缺你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你这种人,那都奇才,可遇而不可求。”

成一听,笑开了花,但还不完全相信二狗子的话:“你……你不会逗我玩呢吧?”

常平安装作些生气的样子,板脸:“我常平安什么人你不知道,那向来说话算话的主,只要上海,你我兄弟齐心协力,总一天会闯出我们自己的天下。”

成被常平安一番话说得心潮澎湃,以至于飘飘然起来,摇头晃脑,用力拍打胸脯,许诺日定会成为常平安左膀右臂。

常平安继续试探:“我看你小子最近心情不错,什么喜事?”

“喜事倒,麻烦事倒不少。我那个婆娘从老家来了,现我一个人赚钱,要养活三口人,手头上的压力那越来越了。”

常平安完全可以确信,自己那天抢劫的就成的媳妇。

人到情浓酒正酣,成一杯接一杯,最后直接趴了酒桌上。常平安安顿成,等天色完全黑了以后,终于下定了决心。

这时候的成,对常平安没了任何芥蒂,倒了相识恨晚的感觉,觉得这一个可以依靠的朋友,现自己破落至此,可对方对真心真意,这一份难得的交情,远夫妻、父子之情所无法比肩的。

找了一块黑布,蒙脸上,只将凸起的眼睛露出来。敲门,心里非但没一丝一毫的畏惧,反倒坦然从容,似自己要结束的就一只小蚂蚁的生命一样。命草芥,也就此。起身,将门打开,常平安顺势用胳膊勒住脖子,然后将刀对准脖颈。连一丝一毫呼救的机会也没,倒地后只能眼睁睁看眼前人奔儿子的床头而去。泪水顺她的眼角流出,这何等的绝望,自己只求守护儿子,可临死临死竟然什么也做不了了。

原本想将穆清也解决掉,一不做二不休,但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阵狗吠声,接急促的奔跑声,然后一阵混乱不堪的枪战声,常平安再次回到门边,看见人跑过来,扔了刀,夺门而出时,回头看了一眼受到惊吓瑟瑟发抖的穆清。“

挣扎想爬到儿子身边,可浑身却一丁点力气也没了,儿子尚此弱小,她确实死不瞑目。

“娘!”揉揉睡眼,下床,看见倒地上的,一下子扑过去,嚎啕哭。

用最后的一丁点游丝之气,用手摸的脸:“照顾自己,。不要恨你爹。”

穆清摇头:“娘,不要丢下我,不要!”

说完头垂了下去,一动不动,穆清就那样坐那,身体似僵硬了一般。这样的夜晚漫长的,孤独的,也凄凉的,若干年后,依旧不愿想到这些。

成醒来后,头些疼,决定回家让揉上一揉。到了门口,看见这一幕,些慌神了,虽然这些年自己不务正业,也确实没将这个媳妇放心上,但闹出了人命,心里上也毕竟难过的。

一把揪住了穆清的衣服领子,吓声:“发生什么事情了。“

穆清摇摇头,一句话也不说。

成将人抱怀里,将儿子一下推倒地,咒骂起来:“肯定杨家干的,对,杨家这来给们闺女报仇来的。“

穆清挣扎坐起来,突然,将嘴对准成的手臂,狠狠咬了下去。

成痛得皱眉,抬起手臂,甩了穆清一个巴掌:“你逞什么能,要不兔崽子碍事,老子至于钱没弄到了,还葬送了媳妇的命。“

穆清哭喊,接用小拳头捶打起成:“你害死我娘的,你害死我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