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章 商讨

小说:念念不忘等风来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金宝妈妈 字数:2787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固然失去个亲人,对于些性情本恶人来说,又何谈懊悔之意。他依旧如同先前那般,混迹于场所之中。想住在里,虽房屋简陋,但毕竟算有安身立命之地,只是,他想和大成生活在起,每天除对母亲无尽思念,所剩下就是无穷尽胆战心惊。大成似乎彻彻底底猜透儿子心思,他脸上现出为人察觉笑,过即便如此,敏感还是察觉到,随即严重漠然更是增添浓重抹。

大成屁股坐到儿子对面,桌子上摆放着他从外面拿回来烧鸡,他晚些时候还要出去,今天饭菜格外丰盛,于是他催促孩子赶紧吃。知道为什么,今天显得格外执拗,大成语气越是焦急,他越是副爱答理,磨磨蹭蹭大成有些气急败坏,但会填饱肚子,喝上几口小酒,对于他来说才是天大事。他索性对儿子翻个冷眼,去理会他,吧嗒吧嗒啜饮起来。转眼功夫,桌子上就已经杯盘狼藉

原本最后个鸡腿是打算吃掉转动眼珠心里琢磨番,觉得无论如何,眼前个小点都是自己骨血,最终将鸡腿甩到面前,站起身,往身后拉拉椅子,用衣服下摆擦擦手上油污,道:“我今天要晚点回来,你乖乖待在家里。”

应,等到他抬起,发现屋子里面除自己轻微呼吸声,就只剩下空气上蹿下跳流动声。他从椅子上下来,坐在门口,双眼茫然,随后又将腿深埋进腿弯,就那样,像个木偶人样,或者以说是如同被施魔咒王子,动坐在那里,凄楚而又悲凉。

渐渐地,落日余晖倾泻下来,从外面街道,直到房前屋下,都被镀上薄薄红润,股子薄纱甚至直绵延到身上,使得他全身上下都被罩起来。恍惚中,似乎看见母亲那温柔眉弯,那么美好而让人眷恋。他觉伸出手,就那样伸展着,想去拉住母亲衣服下摆,管如何伸展,就是到边。

他有些绝望,就是在情绪中红润渐渐褪去,屋子黑漆漆。他放下双手,然后用它们支撑身体从地上站起来,挪动到桌子前,抓起冰凉鸡腿吃起来。吃完,他听见猫叫声,于是他走到门前,吱嘎声将门拉开。外面并甚明亮,没有人,使得吱嘎声格外刺耳。前些日子,他还有点怕,现在恐惧感俨然已经消失殆尽。。

尽管光亮微弱,他还是瞅见只猫发出瘆人叫声,从他眼前下子窜过去。他什么没有想,拔腿冲出门外,追着那只猫。知道追多久,猫消失,只剩下苍茫暮色与他相依相伴。

他抬腿往回走,知道走多久,实在是筋疲力尽,于是就坐在处墙角处,觉竟然迷迷糊糊睡着

大成在赌坊输老本,心里原本就十分爽快,回到家,儿子又知所踪,更是怒火攻心。他沿着小路直找,走月末半个钟,居然发现正依靠在墙边正酣然入梦。

大成瞪圆眼睛,没有去呼唤儿子,直接个巴掌扇过去,响声将黑夜浪花击翻。个激灵,身子停颤抖起来,大成见状,心中更是有气,下子将其从地上揪起来,个巴掌又过去次和上次相比,力道更重,颗牙掉当然还是最糟糕,糟糕是他嘴巴和鼻子都约而同在流血,血停涌入嘴角,股子味道让他发呕。

大成并在乎所发生切,他心神安,方面是因为晚上喝少酒,另外个至关重要原因是他现在身无分文,如果再弄到钱,仅仅是,就是他自己要喝西北风去。原本只要他愿意,踏踏实实以继续回老地方干活去。他浪荡成性,对于生活已经顾,出力是,动动歪脑子赚钱他倒是十分愿意尝试。

回到房间,他又开始大声咒骂,他觉得自己霉运就是从和个儿子重逢之后开始,自然诸多尽人意,都要归咎在儿子身上。倚靠在墙角,蜷缩成团,无边无尽冰寒之气浸透他全身,他想哭,却无泪下,他想逃,却无处去。

觉得许自己真个世界抛弃,索性,就样吧。就在种想法刚刚窜上瞬间,他瞬间满脑子都是母亲期待光,那光炙热而美好。

自从件事发生后,大成允许外出,只要他出门,就会用那把已经铁剂斑驳将门给锁好。就样,开始被囚禁日子。外面和与他无扰,外面风雨与他无关。他每天只有个念,即便被狭窄空间所捆牢,要带着坚定信念,个信念就是活下去。

就因为样,对于饥渴似乎具备极其顽强抵抗力。好在大成是三天两,往回送点吃,只是孩子吃喝拉撒都在屋子里面,经常吃到东西,小脸蜡黄,瘦骨嶙峋,越发显得经风霜起来。

大成看心疼,但是恼火,种复杂情感使得他回家日子越来越多。屋子里面臭气熏天,蚊虫滋生,发已经遮住耳朵,双眼中光芒逐渐黯淡下去。

凡是倒霉很长时间人,在他生活中那点微光,渐渐要熄灭瞬间,束意外幸运光,往往会猝及防照射进来,使得整个房间蓬荜生辉。被囚禁半个月后,卑微生活居然迎来转机。

段时间看,心中陡然生出感觉,与其说是预感,还如说是个母亲直觉。个女人,管她之前是多么粗狂,旦孩子呱呱坠地,都会尽显出柔情和探知。

家人坐在起吃饭时,母亲拿起筷子,原本并想破坏平静安和气氛,最终还是忍住长叹口气。

“怎么?“

父亲声音还是如既往那般粗狂。

“我好久都没见到那孩子出来。“

父亲向窗外望眼,然后摸摸儿子:“你呀,还是别瞎操心。那孩子是有人照顾。”

母亲心肠柔软,瞬间眼里面有泪花涌动。

“哎,你懂,没妈孩子怜呀。”

怜是怜,毕竟原本水灵灵孩子,现在居然给弄得人人,鬼,你说谁见心里难受,谁见心疼,但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呢?毕竟是咱们孩子,和咱们没丁点关系。再说,那孩子早死算早解脱,要然,跟在那样父亲身边长大人,日后长大是混混,就是恶棍,咱们里还是又多个祸害。“

“那孩子。“

父亲哼声。

种事真是好说。“

说别,那孩子眼里亮亮有羞耻心。“

“羞耻心?生活在那种环境下,还能有什么羞耻心?”

“有次,我回家时,瞧见,他躲在面墙后面偷偷看着我,小脸啊蜡黄,身体几乎像纸片子,我回眼,他能是有点羞愧,便急忙将小脑袋缩回去。我呢,心中实在是忍,倘若让我瞧上第二眼话,我感觉就会窒息掉,你说说跟在那样人身边,就是作孽吗?“

父亲随即长叹口气。

“我们又能怎么办呢?“

“我想着,既然大成想管,如我们将孩子接回来。“

“什么?“石父亲显然对于个提议感到异常吃惊。

“我知道,决定有点唐突。“

父亲摇摇,神色俱厉:“……绝对单单是唐突问题,简直是荒唐至极。要说我们有多穷困潦倒,当然是最重要问题,我以把那孩子看作是自己亲生是你真想去招惹个混蛋?难道你就怕……再说,你知道,他婆娘是死得,鬼知道事和他有没有关系。世上人就是样,旦混蛋起来,谁都放过……“

娘脸上闪过丝丝动摇:“我……“

父亲见状,进步相劝:“件事,就到此为止吧,你就权当是我胆小怕事,只要咱们家能平平安安,我还能有什么别祈求呢,我没有,真没有,自私,是,你样看我,孩子样想我,周围所有人以肆意样去评论我,虽然我心里很在乎,但最终决定是能改变。“

娘没有点没有摇,屋子里面瞬间极其沉闷,石父亲拿件外衣,满是慈爱地摸摸儿子,淡淡道:“我出去会。“

说完,推开门,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