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起祸(2)

小说:念念不忘等风来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金宝妈妈 字数:3605

月如时候已经拉手,眼眶一红,她看幼小人儿,受般委屈,张张嘴,想说点什么,可眼圈却红,以至于最后愣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个时候,一个当母亲,心里除难过,还满愧疚。

路上,林慕突然停住脚步,说:“娘,些人既然样说咱们,我就不信,偏要活得好。”

月如心里何尝不样想,可眼下,若再不找活干,两个人生计都一个问题。一路上,和儿相依为命,她们两个人,缺谁都万万不可

时候,月如心里甚酸楚,觉得无路可走,茫茫上海,偌大,经历多次被人拒绝之后,她似乎已经看不到一丁点希望。走好长一段路,大病初愈人腿脚早依旧酸痛难忍。林慕不时用眼角余光瞧母亲,不由得有些忧心。对于一个孩来说,倘若过早就尝试尘世心酸,藏匿心中童真好似瞬间就去一大半。两个人往回走,路过米店门口,月如再一次停住脚步。她站门口徘徊犹豫好久,还进去。

“你怎么又来,我不和你说得楚楚吗?我们里不缺人。”

月如揉搓双手:“我知道,我知道。”

“姑娘呀,我也不袖手旁观,也确实无能为力呀,你可怜,孤儿寡母,但凡我有一丁点能力,我呀也绝对不袖手旁观人。”

老板,我现需要钱,您能不能给我介绍个活,也好让我们娘俩能活下去。”

老板长叹一口气,一副无能为力神情。

时候,坐他对面品茶一个人悠悠开尊口。

“老丁啊,我听杨老爷说,他们家佣人几天生病,张罗要回老家去。”

“风老爷,吗?要不样,你先回家吧,等我问完杨老爷给你答复。”

月如连连连头,表示感谢。

一切都命中注定,牵牵绊绊人,兜兜转转,即便想要从此不复相见,也终究比登天还难。

让月如和林穆都始料未及,东家居然杨万里。

……”

显然,二房听说家里新来佣人,自然不会错过彰显女主人地位一丝一毫机会,于便牵手,婀娜从内屋走出来。

……”,同样吃惊不小自然还有大

“怎么你们?”

月如虽十分急促不安,但还面露微笑,毕恭毕敬回答问话。

将衣袖一甩,心里盘算,就算找佣人,也要找一个自己心腹,不然都和大一个鼻孔出气,日后家里面,过得就更不能顺心顺气。再说,眼下,儿一天比一天大,就算不为自己想,也得为儿日后前程考虑。

“大姐,我们杨家大上海,不管怎么说那也有头有脸,虽然说仅仅找个佣人,不娶儿媳妇那般,千挑万选,但也不能像找姑爷一样随意将就啊!”话一出口,就俨然烟火味十足

“春晓,你当初出嫁时,你爹娘般想法,才让你成为老爷妾。”

二房强压制住心中怒火,冷笑一下,竟然被气说不出话来

大房为彻底堵住二房嘴,也为自己那么一丁点小私心,继续说:“月如来里做佣工,那老爷卖出去人情,可轮不到别人说三道四。“说完,又将月如从上到下打量一番,才将家里吴妈叫出来,去安顿她们。

第二天,二房竟然送来两套男孩衣服,说给林穆换上。

衣服,大少爷不喜欢,就给你们穿吧。”说,竟然一下将衣服甩到月如脸上。

月如将衣服取下来:“,我们平时都穿粗衣,吃粗饭么贵重东西实受不起。”

二房笑一下,脸上肌肉因此抖动:“我瞧你,也有自知之明人。”说到里,用手弄一下额前发丝,继续说:“留吧,原本也要丢掉。”

月如点点头,继续聆听带羞辱意味教诲。

大厅沙发上,眼睛一直盯月如脸。

“来,给我倒杯茶。”

茶水和茶杯就面前,月如恭敬将茶送到二房面前。

一口,觉得有些烫嘴,竟然站起身,抬手就一个巴掌。

月如脸顿时通红。

林穆眼睛:“你凭什么打我娘?”

月如朝摇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

“我呢,就想给你提个醒,家里有两个女主人,以后说话行事要好好思量,千万不要因为一朵白莲花失去一整座玫瑰园,真要那样,日后可不一巴掌事。”

“我知道。”月如心里并没有怨恨,只要儿大上海活下去,不要说区区一巴掌,就更多屈辱也承受得起

二房扭腰,迈小碎步,心满意足,趾高气昂

林穆心疼得不知如何好。

月如蹲下,将他抱怀里,安慰他:“没事,娘不疼。”

林穆泪光闪闪,抚摸月如被打通红脸,无比心疼。

月如自从住进来以后,倒也十分勤快,平素话很少,即便受到二房责难,也一声不吭。对自己有恩,也保持适当距离。

不节外生枝,能安安稳稳地生存下去,她平时几乎不让林穆出门。有一天她上街购置蔬菜水果,临行前,特意嘱咐儿:“你呀,就乖乖待小屋里面,等娘回来,一定不要出去。”

林穆点点头,让娘放心。

,有时候事情总会有般或者那般意外,有让人喜出望外,有则让人痛彻心扉。

林穆和月如所处杨家府邸后面,房后面一座花园。花园用白色栅栏围起来,入口处开辟出一块空地,有时候曦会里面荡荡秋千。花园里面花开得五彩斑斓,偶尔有蝴蝶和蜜蜂赶过来凑热闹。大禁止曦到里面去,以防带刺玫瑰扎破手。

以前,大拜佛时会带曦一起去。但早上要出发时,张老想要一起同行,提议礼佛之后,再去茶馆喝喝茶,顺便买点上好衣料,一来带曦便有一些不便,于就将小曦留家里。

老爷去外地办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大往家里给平素照顾奶娘打电话,说自己晚点回去,让她好好照顾小姐。

奶娘段时间,晚上总睡不安稳,早上吃点安眠药物,陪曦玩一会,越发乏累,呵欠连天,躺床上,竟然很快就进入梦乡。

曦呼唤奶娘几声,见其没有一丁点反应,便咚咚咚下楼,来到花园荡秋千。荡一会,觉得有些无趣,不知不觉溜到花园里面小房门前。以前,个房里面养小兔,可后来兔,为此她还伤心好久。

曦用手轻轻一推,门吱嘎一声开一条小缝。她趴门前,通过缝隙向里面瞧

林穆听见开门声,站起身,走到门前,也从门缝往外张望。

四目相对。

曦打开门,一下拉住林穆手,浅浅笑:“我们出去玩。”

林穆点点头,一只脚刚迈出门,又退回去:“娘不让我出门。”

曦:“为什么?外面有秋千,我让你来推我。要你不推,我就告诉娘。“

林穆曦走

曦坐秋千上,林穆她身后,两个人呵呵笑,开心得很。

一只黑色大蝴蝶,从栅栏外越进来。扑打翅膀,闻闻,那嗅嗅,最后落一朵开正艳玫瑰花上。

曦一下跳下秋千,用白嫩小手指指:“快点,快点,我们去抓蝴蝶。”

林穆犹豫一下。

曦拉手,就往花丛里面钻,早已经把娘不许进花丛话,抛到九霄云外。

她往前用力一扑,蝴蝶受惊,快速拍打翅膀不见踪影。可曦却一个踉跄,整个人栽倒玫瑰花丛里。

她哇哇大声哭起来。

林穆神,不知所措,不过很快他就迅速做出反应,冲进去,一把就将小曦抱起来,完全不顾玫瑰刺对自己身体伤害。

曦搂,哭哭啼啼。

林穆曦一边往杨公府跑,一边安慰她:“丫头,别怕,别怕,马上就找大夫。”

曦点点头,哭声渐渐小

大厅,林穆焦急大喊:“快来人啊,快来人啊!”

奶娘正四处找寻小姐,看见人回来,先一脸喜悦,接一脸焦急不安。

“哎呀,瞧瞧,怎么流血?”

脸上被划破,腿应该受伤不轻。

二房也赶来,她冷笑沙发上看一切。

,我先去打电话。”

二房冲她摆摆手,让她先回来。

什么急,等吧,一会大夫过来给我瞧身,顺便看一下就行,又死不人。”

奶娘一脸为难神色,心里担心害怕:“要知道,怪罪下来,怎么得。“

二房眼珠一番,瞪眼睛看奶娘,一脸愤怒之气:“怎么,难道个家你就只听大话?”

奶娘连连摇头:“不,不!”

林穆已经顾不上主仆之别,一下将受伤曦放到沙发上。

二房用手帕捂住口鼻,一脸嫌弃。

“千万别弄脏沙发,很贵。”

奶娘急直搓手,但二不发话,自己也不好擅自做主。

小少爷推开门,咚咚咚跑进来。

“娘,抱我,抱我。”

二房脸上马上浮现出温和慈爱笑容,伸处双臂,满身疼爱看跑过来。

小少爷到近前,却突然朝曦奔过去,伸处手掌,她受伤腿上重重拍一巴掌。

曦呜呜大哭起来。

林穆一个快步奔到跟前,迅速推出一掌,小少爷一下被推倒地。

二房见状,脸色阴冷,满眼杀气,腾地一下从沙发上越起,对林穆脸就一巴掌。

“下贱东西,竟然敢动手打少爷。“

尽管脸火辣辣疼,倔强林穆却一声不吭,只曦护身后。

“给我到门口跪去!”二房厉声喝道。

“我不要哥哥走!”曦不停用小手擦眼泪。

奶娘想想往前走几步,偷偷瞄二房怒气冲冲脸,尽可能压低声调:“二,时间长对伤口不好,要不我还先去打电话叫大夫过来吧。”

二房瞪奶娘一样,随即冲她摆摆手,叫她到自己身边去。

奶娘支支吾吾:“二……我……”

二房带冷笑,抬手就一巴掌。

“给我记住个家没有你说话份。狗奴才,你家主没教养,你也跟学会七八分。”

奶娘低垂头,不再说话。

林穆并没有动,二房一把揪住他衣服领,将他拖到门口,用手指狠狠点头:“就给我跪,没我话不许起来!”

曦哭累,趴沙发上睡,刘宏过来时,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问:“我哥哥呢?”

刘宏温和地笑,轻柔地捏捏她胖嘟嘟小脸蛋说:“跪门口男孩吗?“

曦点点头。

大夫用手指指,语还那般轻柔:“不那里。“

曦抬起头,看看:“穆哥哥,你到边来,我害怕!”

大夫冲林穆招手。林慕走到曦身边。

“现让我来给你先洗一下伤口,要不然会感染。”

曦奶声奶气地说:“穆哥哥,你拉手,样我就不害怕。”

林穆不说话,用力点点头。

整个过程,曦一声不吭。

“真一个勇敢小姑娘。”处理完伤口后,大夫蹲下,摸摸她头。

大房回来时,曦已经睡。奶娘也不敢多言,只粗略地讲述一下所发生事情,当然她略掉二房作威作福片段。

她看伤心累累女儿,心疼地眼泪扑簌簌调下来,心中愧疚,小脸上亲又亲:“我得有多疼。”她原本想好好教训林穆,可见他也受伤,加上女儿再三求情,件事情也就样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