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离乡(2)

小说:念念不忘等风来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金宝妈妈 字数:2251

紧紧拉的手,感受份新奇。偶尔会有穿破破烂烂的乞丐,或者喝的烂醉泥的酒鬼,从眼前穿过,每每看见样的,她都会将眼睛瞪得老大,仔细审视那张张黝黑的面孔,希望能发现和林大成相似的脸。

可终究失望了,无所获。林穆清倦怠不堪,加上过度饥饿,双腿酸软,点行走的力气也没有了。

,强撑走到处小店。家店十分普通,前厅摆放木制桌椅,桌椅看上去有些年,有的地方已经掉了些皮。从前厅穿过去,有张碎花布的帘面就烹饪之地。有进来,吆喝了声,店家便掀开帘,从面从出来,笑呵呵询问要点些什么。

林穆清的嘴巴已经干渴的开裂了,他已经顾不上那么多,拿起摆放在桌上的茶壶,倒了杯水,咕咚咚口就喝掉了。

对面,饭菜就已经端上了桌。有红烧鱼,凉拌木耳,白斩鸡,肉末豆腐,还有屉热气腾腾的包

林穆清眼睛瞪得老大,吞咽了两下口水。店老板才发现坐在角落面的娘俩,将拭汗的毛巾随便往肩膀上搭,眼珠转动了几下,迈大步走过来:“吃点什么?我们别看店小,那可应有尽有,天下飞的,水游的,地下跑的,已经俱全,只有想不到的,就没有我做不出来的。”

说话的身形粗壮,声音也比较雄厚。月慌,差点从椅上跌下去。她并不敢直视对方的双眼,双手揉搓,喃喃道:“店家,我们不吃东西,就小坐下。”

店家听见样的话音,心也猜透了七八分,再将月从上到下打量了番,见她们装破旧,风尘仆仆,便想到从外地逃难至此。

他冷眼瞧完了,语调马上冰冷若霜,刚要开口说什么,又有徐步走进来,他连忙迎上去,柔声到:“哎呦,九爷,您可好久没来了,今个吃点什么?”

坐在邻座的饭菜也悉数上完了,香气飘散,林穆清双眼更冒光,俨然丛林之中只饥渴的狼。

店家没过多久,又赶了回来。月嗫嚅上前施个礼:“不知道您可需要帮忙。”

“需要啊,”店家面说边让将月带到了后厨, “不瞒们说,别看我们店小,但吃饭的爷可从来不缺,不过……”

“不过什么?”

们打哪来呀?”

缓缓道:“您真好眼力,眼就瞧出了我们不本地,我们来自北方个小村。”

店家摇摇:“地方,个女,带个孩,可不那么好活下去的。果……只不过,就怕不愿意……”

从未出过般远门,平素也没有与打过多少交到,从未知心险恶,不可估量,即便此刻,她也并未做他想:“果什么?”,心觉得只要能活命,无论什么办法都要姑且试。

个外地女,有难处,我自当尽心尽力,只有些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淡淡笑:“有话请讲便,只要能让儿不再受苦受难,不管做什么,我都不在乎啊。”

店家听了满意笑,继而问道:“此话当真。”

点点脸殷切的神情。

店家朝林穆清走进了两步,端详的那张脸。虽然脸上有些脏兮兮的,身骨也比较单薄,但生得眉清目秀,相貌极为俊美。不光相貌可双眼睛,黑漆漆的,闪的豪放灵气。他瞬间想到几天前算命先生说过,几天他命将会喜得灵,香火不衰,不由得心花怒放起来。

“我呢,甚喜欢”,说,伸手就要去摸林穆清的脸,却被他挡开了,眼中瞬间燃起了不喜的情愫。

见孩般,不但不怒,反倒越发得欣喜起来,眉宇间泛起的喜爱之情波胜过了波。月见状,急忙将孩拉到了身后,眼睛直勾勾盯店家的脸。

“话我也不兜兜转转了……我身体壮实,但却多年没有女,所以想将领养了,何?”

怎么可能!”

把将孩拉在怀,紧紧护住。旁打杂的伙计凑上前插话,有了些许的不耐烦:“看看,都沦落成什么样了,即便不送养,也保不准哪天饿死街种事情,好好想想,不用我们跟说个清楚明白,想必也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

我的命!”月的话掷地有声。

“要说,为娘的哪有几个舍得下孩的,本能使然,不要说掌柜的,就我们些打杂的也都理解,可在为难面前,死撑那不就活受罪,不但苦,孩也苦哈哈的,要我说,何必呢?退步,就权当把孩寄养在,吃香的喝辣的,虽然不能和大上海数数二的富贵家相比,但福气也享用不完的。”

听见话,月的眼泪喷涌而出,孩也跟哭起来。

掌柜和打杂的眼神交流番,还以为有戏,相视笑。

林穆清也全然听明白了,生怕母亲将自己留在,不禁将母亲的手拽得更紧了。

思忖了番,终究难痛下狠心。

掌柜的见月个劲摇,大失所望,脸拉得老长,怒气上涌,对的伙计摆摆手:“不知好歹的东西,给我从小门轰出去。”

伙计也十分不悦,副给脸不要的表情,推搡,将赶了出去。

大约走了半刻钟,马车拉对母从她们面前经过。个车夫名为康大同,车上做的正自己的妻和儿

拿的刚从小贩那买来的馒,准备回家享用。当他经过时,林穆清看他手中的食物,副痴痴的样,口水上涌,肚也叫唤得更加厉害了。

蹲下身,轻轻拍了几下儿的后背,语调轻缓温柔:“穆清,在坚持下,咱们终究会找到食物的。”

林穆清毕竟尚小,心雪白的白,全然没有听见个字。

坐在车上的小石,也悉数看在眼。他突然叫父亲停车。

又要干什么?”

小石并没有回答父亲的话,嗖的下就从车上跳下,奔呆呆站在胖愣神的林穆清跑过去。

想吃吗?”石从口袋面拿出了两个馒

林穆清舔嘴唇,用力点了点

将馒塞到了林穆清手

林穆清得了食物,固然饥饿,但没有马上送入嘴中。他看小石,过了好半天才个字个字说:“我会记得,也会记得的馒,日后定会报答的大恩。”

灿然笑:“不必了。”说完,转身朝跑过去。

车夫康大同目光也定格在边,他向林穆清母点点。虽然隔段距离,可他已然能看出母的窘态。

又坐回了车上,母亲摸摸他的:“认识她们?”

摇摇:“只见那孩可怜罢了。”

父亲再次朝林穆清母看了看,然后长叹了口气:“可怜到处有,我们虽然日捉襟见肘,但好在还有口饭吃。”

娘到底也乐观的,她向丈夫微微笑,催促到:“行了,我们也只能帮到,我饿了,快些走吧。”

父亲也笑了下,虽然穷苦,倒也其乐融融:“好嘞,坐稳了。”说完,甩起鞭,赶马车,消失在了茫茫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