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章 瘟疫(1)

小说:念念不忘等风来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金宝妈妈 字数:1629

靠勺山村名不经传北方小村。虽村子名里有山字,但四并非被峻拔的山所环绕,非但如此,就连小土丘稀罕至极。这地方地势平坦,黑土肥沃,为此祖祖辈辈,人们以种田为生。

日子原本平静的,尽管有波澜,不过些小家里的事,不足全村人忧心忡忡。但有年春天,突然就生起了瘟疫。

这瘟疫得迅猛,人们发病急,病情恶化的较为迅猛。时间,整村庄陷入了恐慌不安的漩涡中。人们的神经无时不刻都紧绷起,好似旦放松,就会彻底发疯,彻底沦陷,天崩地陷般。

有的人因此目光空洞,自始至终眼神都直勾勾的,看谁都好似在妖孽。还有的人,目光中满躲闪不安,即便微小的响动,足以让其心惊肉跳。还有的人,目光中满狐疑和挑剔,即便对待昔日最亲密的人,都躲得远远的,别说,这种情况,要真有老鼠洞,如果以躲藏,会毫不犹豫,往里逃窜。

实际,瘟疫蔓延的事情早已经不胫而走,有人忧心国生民事,整日担惊不已,即便和亲朋共饮时,忍不住将这件事谈论,即便不高谈,仅浅见,让人动容不已。

李陈庆就其中。他虽身处富庶之地,祖辈经商,豪宅大院安身,锦缎衣附体,家风确实爱国忧民,只惜,祖辈无人为官,只能将腔抱负投入商业运营。凭借聪明的才智和辛苦的劳作,家族生意做得风生水起,蒸蒸日,颇让旁人羡煞不已。

这会,他约了三两好友,在“望风楼”畅饮。两杯酒水了肚,李陈庆脸色颇为凝重,长叹了口气,筷子了。

其中人发问:“陈兄,何事这般不悦?”

李陈庆苦笑了,双眼透过开的窗户,向外望去,街,尽显片祥和安宁。接,他又收回目光,对朋友道:“听说,靠山村这地方如今正在闹瘟疫呢。”

有人吃了口菜,慢慢道:“怎么,苏兄担心,这瘟疫跑到咱们这里不成?“

李陈庆站起身,走到窗前,微风袭袭白衣的角随风飞杨:“的,要知道,古往今,瘟疫前,人人自危。我担心瘟疫越演越烈,替那些在瘟疫之中挣扎的人难过不已。”

朋友站起身,走过去,轻轻拍了李陈庆的肩膀:“李兄爱国忧民,敬。我等要向苏兄学习才。”

李陈庆道:“我随便感叹而已,那里做得了什么事!”

朋友好生顿劝慰,于人再次坐,痛快畅饮了番。

边角小村,固然瘟疫闹得厉害,但很快这件事就被人们望之脑后了,毕竟边角之村,事不关己,谁不会总记挂在心的。村里的人们只能自生自灭,以至于最后尸横遍野,凄惨连连。

为难时刻,村子里的人即便家家并不互通往,但人都绞尽脑汁,开始了自救挣扎。家里稍微富足些的,脑袋比较灵光的,早已携老带幼,逃得远了。留的,要么家徒四壁,无处去的怜人,要么就这般,剩些妇孺而已。

村子,有户姓林的人家。家里老妇,头发花白,用铜色的凤凰簪子,将头发向后挽。背微驼,两只眼睛虽然有些向里凹陷,但目光依然有几分觉强,这就林家老太太。

林老太太有儿,名叫林大成,还有比金山银山还宝贝的孙子,林穆清。

阳光温暖宜人,院落外的小草,生机勃勃,被这融融暖意悉数召唤了出。林老太太拄拐杖,慢悠悠从屋子里走到了门口,咳嗽了两声,浑浊的双目四瞧了番。院子里,儿媳妇正在翻土,她嗅到了那股子别有的味道,整人的精神瞬间清朗了起。随之,她边慢悠悠往前挪动脚,边尽能伸长了脖子向大门所在方向张望。

孙子林穆清呢,虽然知道村里不太平,发生了天大的事情,在不大的小院里蹦去,脸的童真无虑。

儿子已经离家三月了,音信全无,若以往,老太太断然不会把这件事情放在心现在这节骨眼,她怕……

月如放手中的铁锹,用衣袖胡乱擦了两把额的汗水,赶紧搬小木头椅子,搀扶老太太坐

“娘,你怎么出了,这春天的风硬呢,你身子骨原本就虚,要受了风寒怎么办?”

老太太摆摆手,示意没关系,随后问道: “月如,你说说,到底他会死到哪里去?”

月如仰起脸,略有所思后,站起身,拍打了的土,尽能将原本沉重的话题说得云淡风轻:“我出去看看,兴许已经在回的路了。”

月如站起身,走到大门口,远远地望见路又有人应声倒,赶紧急匆匆走回,神情紧张,关紧远门,喊林穆清回屋,接将老太太搀扶了回去。随后,自己从院墙大把艾蒿,熏了起

做完这切,月如依然惊魂未定,神情紧张,说话的腔调有些颤抖:“刚刚,又死了。”

林老太太听完直呆呆坐,看艾蒿的烟雾袅袅四散,半响,愣句话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