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章 离乡(1)

小说:念念不忘等风来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金宝妈妈 字数:1576

尽管恋恋不舍,但前活命确实最打的事。即便不为自己想,得顾及孩。 起初,月不知道好,感觉前程一片灰暗,见不得一点光,整人的神情木然的。起初,孩哭,她一并哭哭啼啼,哀伤无情漫散开,无边无际,在两人心头上穿越,涌动。可即便样,一切还照旧,伤心难过、心灰意冷换不来一片坦途。

头,瞧稚嫩的脸,将心一横,决定要带儿远走高飞,虽然前途未卜,可横竖死。人有时候好似就样,自己的命不打,但为了爱的人可以披荆斩棘,勇往直前。

睛和心都通透明朗了,便将心一横,想走一步看一步,即便明明知道往前走就悬崖,要闯闯。

林穆清毕竟年纪尚小,看母亲举起火把,哇哇大哭更加厉害了起来,扑过去拉的手大喊。

“娘,不要,不要烧。”林慕清将娘亲纤细的腰搂的的,原本就有些瘦骨嶙峋的人,被突然来的发力弄得站立不稳,一踉跄,险些就栽倒到地上去。手中拿熊熊燃烧的火把,两只睛空洞得无处安放,只劲木然得往前方看。过了好一会,她才

泪,蹲身,慈爱摸的脸,脸上被心疼和愧疚拴得再安放不多余的东西了。

“孩,我可怜的孩。老祖宗走了,我们不能让她就一人,孤孤单单睡在那里,蚊叮,虫咬,只有烧了,她啊,才能飞到天上,看你,看我。“

哭,拼命摇头。

一把将林穆清揽入怀中,然后将火把丢了出去。火光炽热而明亮,里面的物件不时发出劈里啪啦的声响来。

“老祖宗!”一切都被林穆清苍凉凄惨的声调盖住了。

一切化为灰烬,前的村庄,就再没有一丁点念想了。月的手,漫无目的走,没有了食物,就沿路乞讨。没成想,误打误撞,两人竟一路乞讨到了上海边界。可让她们始料未及的,一进上海地段,就已经被两泼皮无赖盯上了。

暮色渐浓,月沉重的步伐,的手。一边走,一边在心里盘算日何过去。首先,要找一当铺,将手里的物件当掉换点钱,只有样才能找地方容身。

他们身后,有两人一直鬼鬼祟祟。头不高,其中一一双三角,目光闪烁,脸上带冷笑,一副让人琢磨不透的样的,小名叫二狗,大名叫常平安。

常平安人皮肤黝黑,身体固然略显单薄,但力气大的很,饭量惊人。晚上没事,就跟一些所谓的酒肉朋友,到处找乐,偶尔干点偷鸡摸狗的行当,弄点小钱花。

另外一壮汉,一双睛大的出奇,好似随时都能从眶里面掉出来。人面相上比较憨厚,但打架斗殴却异常凶狠的主,人送外号张大胆。

,发财的机会远在天边,近在前,街头混混,心里面早已经狂风骇浪了一般。两人摩拳擦掌,等待最佳时机。他们两用黑纱布遮住睛以的地方,脚步越来越快。

觉察到来者不善,虽然胆战心惊,但还强迫自己振奋心神,将儿穆清的手拉的更,脚步越发快起来。

走到一处拐角,身后追不舍的两人,瞅机会来了,彼此使了一颜色,快速冲过去,用力推了 一力量甚强劲,月踉跄,一跌倒在了地上。腿被锋利的石头割破,血顺小腿往流。可前她根本顾不上自己受伤了,挣扎站起,不知道哪里来的凌厉和胆识,想都没想,一,飞扑扑过去,抢夺自己的布包。

一刻,她浑身气血上涌,双被愤怒点燃,厉声喊道:“你们什么人,赶把包还给我!”

“到手的东西,就我们的了。”

“你们群强盗!”说又要冲过去抢夺。

对面的人嗖的一从怀里抽出一把刀。虽然天色已晚,视线微弱,但不知道为什么,穆清总觉得寒光闪闪,甚至比冬天的霜花还要阴冷,冰凉刺骨的气息从头窜到脚后跟。他甚至忍不住打了一冷战,将牙齿都咬得咯咯响。

发疯了一般大叫:“你们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千钧一发之际,穆清一侧闪身,不知道什么时候窜到了张大胆身后,将一把匕首从身后狠狠刺了进去。他第一次感受到喷溅出来的血浆,热热的,带腥味,让人作呕。那把刀他从老屋里面拿出来的,没成想会还真派上了用场。

张大胆还没有来得急做出反应,翻了一,踉跄倒了。

他的同伙见状,慌忙奔逃。

站起身,双手哆哆嗦嗦,哪里还顾得上丢失的东西,赶逃了。

上海,确实老家那小小的村落所无法比拟的,一天上,一。街上行人熙熙攘攘,小商贩忙兜售货品,对买家露出憨憨的笑容。街两边,商铺林立。有时候会有好听的曲飘过来,驱散了心头不少的苦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