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章 悲怆(1)

小说:念念不忘等风来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金宝妈妈 字数:2135

二太太这个突如其的举动,众人无比惊讶咋舌。甚至往药房里面搬药的伙计,都停止动作,伸长脖子往这边张望番后,交头接耳。杨万里觉挂不住面子,里十分不悦。

曦这会已经停止抽泣,阵风似的跑到林穆清身边,将双白嫩嫩的手伸过去。

“你没事吧。”

林穆清冲着她微微笑,替曦擦去脸蛋上的黑灰:“我没事。”

大太太眉毛往上挑,目光锐利:“你这做什么?现在你们家虽然破落户,但毕竟曾经你堂堂的大姐,居然这样对待个手无寸铁的孩子。”

二房望望身后的药房,药品已经搬出箱子,伙计们又都开忙乎热火朝天。她冷笑声,甩甩手中的绢帕,然后用手抚平鬓角的发丝,许久不曾这里,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看到药店门口的硕大的牌匾,里头竟然有不出的苦楚和痛恨。以前家里没有没落的时候,何等风光,可帮助家里度过难关,堂堂的大姐居然沦落到给别人做妾。

刻,抬头望望金灿灿的太阳,尽管用手遮住些许刺眼的光芒,可依旧觉刻眼睛生疼厉害,从眼眶蔓延到全部身。可与生俱的觉强,不想逆顺受的劣气,呼啸而,完全将其沉底淹没无边无际

她哼声,将身子站的更挺直些。

“我啊,只在替老爷教训那些生就没有教养的东西。”边用余光瞥眼牵着林穆清手的人。这孩子确实生可人,双眼,满流波,脸蛋淡红,倘若笑,即便微微的,会露出两个大大的酒窝,像极春天的桃红那般炫目惹眼。但自己的儿子生 算俊朗,只不知道为何,老爷在里面却并不以儿子为重,常年忧虑这些,甚至还落下口疼的毛病。

大太太冷笑下,顿时不悦,脸色由晴转阴。

“哎呦,哎呦,瞧瞧,我曦啊,你个姑娘家家,怎么能随便去牵穷子的手,这可要倒大霉运的。”

林穆清听见这样的话,本能的缩缩手臂。

女孩子倒根本不顾及这些,甚至好似没有听见二娘的话般,反倒将穆清的手牵的更紧

大房向个要脸面的人,听见对方这样自己的宝贝女儿,就好比将自己的脸伸到别人面前,被狠狠抽几巴掌样,火辣辣的,不管身体上还理上,都不禁极度不适。眼下子,这种情况全凭老爷处理就好,要还僵在这,只会惹更多的气生。想到这里,她大步走到林穆清身边,下子将曦从他身边用力拽过去:“咱回家。”

二房斜大房眼:“要我个丫头,就不应该这种男人出风头的地方,就算要应该我家中。他周家的唯的带把的,老爷,等你老以后,这周家上上下下,里里外外,还不打理。这就需要您从亲历亲为调教,孩子看,见识,学,日后,不管做什么事才能应手不。若您现在只疼骄纵,总舍不这唯的儿子抛头露面,那长大如何独当面,替你劳解忧。这席话无比动情,有理有据,任谁听都会无比赞同。二房席话畅快淋漓,居然不依不饶起:”要今天站在这里的中,断然不会发生这些事的。”

大房拖着曦走几步,听见这样的话又停下,眉毛往上挑。

老爷的脸色由白转青,为防止双方继续唇枪舌战,他厉声训斥起

“都给我闭嘴,今天这种场合,居然还有闲情斗个你死我活的。你们倒早早盘算着接班的事情,这里面盼着我早点死吗?”

大房呸呸两口,伤难过起,擦拭额角的泪光:“老爷,你何故要这样的话,伤我们的。”

二房的脸色越发难看,尽管怒气加重,但不好再发作

曦见大人都不再言语,才跑到父亲身边,拉拉下垂的衣角,长长的睫毛闪的,声音无比稚嫩。

曦转动着眼珠,先林穆清脏兮兮的脸,随后又慢悠悠盯着他深邃的眼睛。

林穆清直视着杨曦灵动如水的眼。

“你娘亲怎么?”

林穆清摇摇头,脸上即刻满担忧的神色:“她烧的很厉害,我不知道她到底怎么?”

曦觉眼前的哥哥甚可怜,将目光投向母亲。

母亲自然明白女儿中所想,抬头瞥下泰然自若的老爷。

大房的家境不好,母亲杨家的下人,她打与这杨万里便有这青梅竹马的缘分。加上,杨家老太太喜欢她,于加入杨家就成顺理成章的事情。再眼前的林穆清确实比宝贝女儿大不多少,难免会生出恻隐的情愫

“大姐啊,您倒慈悲去,可帮人不用出钱吗,现在这个时候,最重要的守住老祖宗的基业,要都像今天这样,猫啊、狗啊都上门,那岂不要把药房搬空。要药,那还不简单,只要钱足足的,不要区区点,就想要整个药堂,咱们杨家上上下下谁不出个不字,可两手空空,就往这里站,手往出伸,这事就没有这么容易的。”完,抹抹清冽的光全部奉上。

曦仰着头,:“父亲平素总教导我,对于父母双亲,定要做到点,您可还记?”

杨万里蹲下身,满眼含笑看着女儿,柔声细气:“我还真忘记,你给父亲看。”

淡淡笑,甜甜的声音飘过:父亲教导女儿,对待父母双亲,不管在任何时候,都要至亲至孝。这句话我记在里的。”

父亲点点头,看向不远处的杨万里,这会,他脸欣慰神色。有女如此,父亲自然知足的。

“平素女儿体念父亲辛苦,从未加以纠缠,即便里想只能自己忍着,就连母亲不会讲个字的。”

杨万里哦声,低声问:“这为何?”

“孝亲则应使亲无忧。若和母亲讲,自然她会忧于此。”

杨万里点点头。

“父亲教导之语,别人家训,今天看见这位哥哥,我才明白,父亲的教诲种大智慧,眼下哥哥所言所行如此。父亲您就念在哥哥这么在践行父亲的教诲,就帮帮他吧?”

曦抬起可爱的脸,满期待地看着父亲。

杨万里疼女儿:“行,我答应你。“完,将正在柜台上忙乎的看病先生李福叫。这李福跟在老爷身边多年,诊病,任劳任怨的,他极为信任的人。

“老爷,什么事?“

“你随这孩子去瞧瞧吧。“

林穆清扑通声跪倒在地,声不吭,连续磕几个响头。站起身,又走到曦面前。

姐,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