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瘟疫(2)

小说:念念不忘等风来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金宝妈妈 字数:2162

向林穆清使一个色,那孩便一把搂住老太太,甚亲昵:“老祖宗,你想什么?”

林老太太伸出皱纹沧桑手,轻轻抚摸着孙脸,长叹一口气。

起身,去灶台边,取一些熬好玉米面糊糊,将浓稠递给林老太太。

林老太太摇摇头:“我饿。”

“这样可成,昨个,你就没吃多少,今个,即便再没有胃口,多少也要吃一些。若长久这么去,换做谁也支撑。”

再一次将碗递到老太太面前。

老太太接过碗,因为被泪珠浸染,双有些朦胧,她颤抖着双手,拿起勺,微微张开嘴,送两口,觉得身体有些倦怠,便将碗放一边,轻声说:“你们吃吧,我有些舒服,回炕上躺一。”

赶紧上前摸摸老太太额头,然后搀扶着老太太躺好。将人安顿好,自己走到锅边,将剩食物吃

吃完,老太太已经睡着,月门口给儿洗手。

林穆清眨巴睛:“娘,爹什么时候回来?”

,笑容有些苦涩:“你想他?”

摇摇头:“我想他回来,也想他回来?”

摸摸林穆清小脑袋。

“他若回来,就能想办法给老祖宗治病。这几天老祖宗一直咳嗽,一定难受得很。她平时最疼我,所以她有病,我害怕,想着要病能快点好起来,我一定更加听话。可我想到要爹回来,一定还会打娘亲,我怕。”

这番话,说得月里难受,她一将儿怀里,低头,他稚嫩小脸蛋上亲又亲,安慰道:“别怕,等你爹回来,我们就一起离开这,到时候老祖宗病也会很快好起来。”

谁成想,这林老太太病却一天天加重。林老太太精神时好时坏。,她里更焦急安。每天她都要问上几遍:“月,大成回来没有?”这声调期盼着夹杂着苍凉,一就能将里面浪花掀起来,管怎么样,都会使人陷入久久能平静情绪中去。月中也甚焦急,可即便望穿秋水,路那一头依旧空空。对于老祖宗询问,也只能好言劝慰着。

“娘,您别着急,我相信只要大成听到消息,一定会抓紧赶回来。”月起身打来清水,给老太太擦拭脸和手。

周老太太似乎再也听进去这样里面就同一团火,熊熊燃烧,以至于嘴角边都大炮,也红血似。她一刻也坐破旧木板屋里面,拄着拐杖走来走去,走,就依靠那扇风一吹就吱嘎吱嘎响动木板门上,用拐杖敲打着地面。

灾难,人人自危。可孩们依旧无忧无虑脸庞,明媚和阳光一样。这会林穆清一个人外面玩土,风吹过,沙钻进里,他却并意,用衣袖胡乱一抹,而后转过头,看倚靠门口老祖宗,咧着嘴微微一笑,又玩耍去

周老太太突然有泪珠滚落来,里面被揪得生疼。

瘟疫已经蔓延,再这么没头脑去,也许最后一个也剩

两天,还没个人影。周老太太原本身骨就好,再加上着急上火,身越发虚弱堪。晚上,她勉强支撑瘦弱骨挣扎起床。

“娘,快躺好!”

向来稳重温和,即便家里遭遇此大变故,依旧保持着纯情。

林老太太摆摆手,倔强红木椅旁边,俯身将柜门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掉铜盒。

“这里面一些可以换钱宝贝,你拿好,带着穆清赶紧逃吧。”

听见娘话,好似万箭穿,摇着头,泪扑簌簌掉来,打湿衣襟。

“娘,您干嘛说这种伤人话,这些年,我一直把您当亲娘一样看待啊!”月话,字字肺腑之言,无虚假情谊。

“我生个孽种,这个家要因为有你,我这把老骨头早就横尸山野。”说到这,林老太太抚摸着月头,一脸神情。

“老林家对起你!”

“娘,你千万要说这种话,当初若您收养我,疼我,照顾我,我怎么还有命活。我伺候您,给林家传宗接代,报您恩,更因为您就我亲娘。”

说着,头伏林家老太太腿弯里。

老太太又咳嗽好一会,喘气越来越粗重,她里明净很,身体已然油尽灯枯,撑多久其干耗着,拖累里面惦念人,还……

赶紧扶着老太太上床躺好。

可能剧烈咳嗽原因,老太太一张脸,更衬得和白纸一样,残存一点血色也消失殆尽。

人,老太太又挣扎坐起来。

“你全当大成死吧。我活着时,他对你毫无丈夫体贴,对我也从未尽到一分一毫孝道。从小到大,惹事生非,学无术,这样,小时候还能抽上几鞭,解解头恨。但现我一把老骨头,即便此刻,他服服帖帖跪我面前,求我动手,我也有无力。对他,我已经死。”

林家老太太说到这里,泪水从已经浑浊睛里面夺眶而出。她捶捶胸口,又继续说:“现今,我这里面空落落,除你和穆清,我什么都惦记见村里瘟疫越来越严重,能跑都跑,为保命,这也唯一办法呀!我这几天啊,睡着觉,就喜欢坐门口看天上星星,一闪一闪,那呀给我指路呢。人老,虽然身骨一天一天,但事情那越来越想得通透明白,只要你和穆清能穿出死人堆,我就没有一丁点遗憾。”

老祖宗身体好,也一天两天事情,可现竟然连起身力气都快没有。穆清瞥,悲伤凛然,他怕再惹老祖宗难过,赶紧摸泪,只睛依旧通红,泪花闪闪。

看着前奄奄一息老者,再瞅瞅身体消瘦,月悲从来,哭成一个泪人。

“孩,你记住,日后长大,千万要像你爹一样,辜负一个好女人,让她一辈都含着苦水度日果你娶,就要像呵护一朵娇嫩花一样,要然,再美话终将也会凋零。”

毕竟穆清尚小,还甚明白其中深意,但老祖宗话还要听,于乖乖点点头,算应承来。

老太太说完,满意足,她深情地最后瞥前人,猛然从被窝里抽出剪刀,刺向胸膛。

“娘!“

“月大喊。“可为时已晚,一切都来。鲜红血浆像听到召唤一样,呼啸而出,将那衣衫重新浸染。

“您这让我愧疚一辈啊!您怎么能这么狠!”

林老太太用残存一丁点力气,紧紧抓住月手。

“只有我死,你们才能活。走前,把这里烧个精光吧,哪里能活去,就去哪里!总能有活命地方!”说完,头低垂去,再也没有一丁点呼吸。

天人永隔,仅仅就一瞬间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