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悲怆(2)

小说:念念不忘等风来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金宝妈妈 字数:2619

晨曦说话,只微微笑。这笑从此让也忘记了,暖暖的,亮晶晶的,就像开在心尖上的花,直在摇曳,从未停下。

李福走了几步,又折了回,他眉毛紧缩,副欲言又止的样

杨万里笑了笑:“有什么事吗?”

李福还副为难的样心里陡然绷紧了起,用力捏起手指头

杨万里倒极为关切:“有什么方便的地方?”

李福摇摇头,微微笑:“这倒?”

杨万里瞥了眼眼中含泪,楚楚可怜的小人,长叹了口气:“那就尽快诊治吧。”

李福这才解释起:“老爷,要说个病人,即便体健康的人,长时间躺在那冰凉的地上,湿寒之气也会损体啊。”

杨万里哦了声。作为杨家的引路人,他的人生信条极为简单,那就安安稳稳经商,诈,但也过度怜悯。否则总心肠柔软,这生意也下去的。

可眼下既然已经同意了帮人,那就送福送到西。

杨万里又从药房里面叫了伙计。

“带去我们荒废的旧房里面吧。”

李福点点头,这才又叫上了,几个人并走了。

到了房里面,人被抬到了简易的木板床上,李福看着面黄肌瘦,甚可怜,于从口袋里面摸出了点钱,让伙计去买了些食物回

“吃吧。”

起初,站在动,双眼睛幽幽看着他。

李福从椅上站起,走到他边,摸了摸他的头,宽慰起

“放心吧,娘没事。我开了药,已经让伙计熬了送过饿吗?”

用力点点头。

李福蹲下,直视他的眼睛:“要饿了,就赶紧吃吧。”

看了看食物,吞咽了几下口水,又将视线落在了晕晕欲睡的母亲上:“可……娘亲还没有吃。”

李福淡淡笑,站起,拉着他坐在椅上:“先吃,等娘服了药,会就可以进食了。”

这才大吃起,狼吞虎咽。没多大功夫,就吃了个小肚浑圆。吃完了,他蹭地下从椅上跳下,朝着李福深深鞠了躬。

李福异常慈爱,拍拍他的头,笑呵呵问:“吃吗?”

认真点点头,大声回应着:“吃!”

李福的医术大上海数数二的,拔了脉,开了药,服用之后很快月如的少。

月如睁开双眼,朦朦胧胧,她看见儿那张稚嫩可爱的小脸,接着又看了位长相甚儒雅的人。眼下,这个人正用种极为关切的目光审视着自己,随后就有温和的语声传

“感觉怎么样?”

月如挣扎起

多了。”

李福微微点点头,又走到桌旁边,写了起

月如的目光直跟踪这个瘦长的影蠕动。这位先生,穿着袭青衣,瘦的脸上,目光甚有神,眸极为有光彩。言谈,抑或举止,都自然而然透着儒雅的凉。

他写了要注意的内容,携着便条走了回

体骨,若彻底养,还需要些时日的,这段时间要修养。这里老爷的房,虽然有些破旧,但歹能栖,目前就安心住下吧。”

月如轻轻笑,微微点头:“有劳先生了。”

李福回敬:“举手之劳而已。”

说完,他又蹲下,目光悉数落在了上。

“我,杨家药铺的诊病先生,直待在那”,这药铺先生边说着,边拉了到房门口去,用手指着药铺所在的方向给他看,“若有什么事,就去那里找我,见到人就说找药铺的李先生,里面的伙计保准知道。”

虽然人小,但听得甚认真,把每个字都牢牢记在心里面去了。药房先生往外走,也跟着往外走。这药房先生停下,就刹住了脚步,这小孩就像被人牢牢控制的木偶人般。药房先生再抬脚,就扬起小脸,将小脚也给抬高了。

这药房先生解,禁扭了脸去,笑着问:“跟着我干什么?”

猛然停下脚步,稳,跌倒在地上,嘴唇都碰出了血。药房先生见他这般,心中难免忍,于想拉了他的胳膊,给他处理下。可这的性倔强的很,只胡乱擦了两把,非说自己碍事。

药房先生禁发问:“孩还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

眨巴着眼睛,二话没说,普通声居然跪下了。

“先生对我娘有救命大恩,我要三叩首。”这声音亢,甚荡气回肠。

药房先生摸摸他的小脑袋。

药房先生淡淡笑,让起了,然后转往外走,走到门口,边将手伸进口袋摸索着什么,边自言自语:“哎呦,差点忘记了。”等走到面前时,这手也从鼓囊囊的口袋里面拿了出,他将手掌摊开,里面居然钱。

“拿着。”他将钱塞进了的手中。

又推了回去:“这……我能收。”

药房先生将其又塞到了的口袋里面:“收着吧,这大太太吩咐的,们初乍到,无分文,这日怎么过。就权当大太太借给们的,等日后们赚了钱,再还给他就了。”

月如用了药,体大。刚刚经历了波惊心动魄,心中难免还十分担忧,他将小手放在母亲额头前,然后又将小脸蛋贴了上去。

“娘,点了吗?”

跪在月如边,将她的头靠在上,让月如躺着能更舒服点。

月如勉强挤出了点微笑,声音很低:“多了,用担心,娘的命大,没这么容易死。”

听见死字,心里无比悲怆,竟然哇哇大哭起,可仅仅哭了几声,便止住了眼泪。

“娘,放心,等我长大了照顾,心疼,让的,喝的,住的,穿的,丁点罪。”

“娘知道,我的穆个有孝心的孩。”

心里想娘虽然病了,可体却很虚,眼下需要出去找点吃的。

“娘,先睡着,我去那边给买上两个包。”

月如心疼地看着儿,心里面越发恨自己的病弱之体,眼神越发苦闷了起

固然年纪大,但经历了这么多,心思也越发细腻敏感,察言观色的本事也越发看涨。为了宽母亲的心,他急忙安慰:“娘,修养,才能快点。等了,我们就去找落脚的地方。”

听完儿这番话,月如原本死寂的心又泛起了希望之光,她伸出手轻轻抚摸儿的脸,点点头回应:“我的孩,真苦命!”

将小脸埋在了娘温柔的臂弯中,甜甜的笑了,光眼下日如何,至少还有娘在,目光,这他生活全部的希冀所在。

月如想让自己的情感将儿的心弄得伤痕累累,于强颜欢笑,声音微弱:“扶我躺下。”

扶着月如躺,站起,朝远处的包摊快速奔跑过去。

老天从会因为怜悯收起自己的阴晴雨露,瞬间狂风大起,雨水而至。街上行人匆匆,就连以包为营生的老板也着急收摊。

在最后刻,冲了过,抬起头,视线对着老板的眼睛,声音宏亮:“老板,我要买包。”

老板有些耐烦摆摆手:“收摊了,收摊了,卖了。”

似乎压根就没听见别人说的话样,即便被雨水洗刷着,还成了座小雕塑,动。

店家越发耐烦起

“我说这孩耳朵聋了,闪开,闪开,别耽误我收摊。”

听见吼声,并没有害怕,只觉得有丝丝的难为情。

“我……”

他的声音几乎被哗哗哗的语声盖住了。终于,他又往前走上了两步,脸执拗。

“求求了,卖给我几个吧。”

店家脸色阴冷。

“去去去,边去,这孩怎么根筋?”

眼见包快被收干净了,快速冲上前,扯住了店家粗壮湿淋淋的手臂。

店家顿时眼珠瞪,吼着:“个混小,给我放开,要我可揍了。”

说:“我要买包,我娘病了。”

店家终于失去了最后的耐心:“行行行。”说完,居然快速装满了,扔了过

“拿走吧。”

几乎已经被浇透了,他摊开湿漉漉的双手,将手中的零钱全部展现在老板面前。

老板必定铁石心肠,瞧着眼前可怜的小人,长长叹了口气:“算了,算了,钱了,赶紧走吧。”

拿起包,却并没有转离开,而从手中拿出两个铜板,塞给老板,才转跑远了。雨水哗哗落下,凉飕飕的,此刻他已然分那究竟雨水,还泪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