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小说:白雀 类别:校园言情 作者:五十庭春生 字数:3414

伤筋动骨一百天,虽然轻微骨裂,可开学时候,还得拄拐杖,狐朋狗友勾肩搭背地来嘲笑他:哥,我们发现好像格外细皮嫩肉啊。他烦得行,举着拐杖把看热闹人全都给拍走了。

做什么都方便,唯一好处可能就放学时候,变成白主动来找他了,因为没办法骑自行车了,两个人就只能街上磨磨蹭蹭地龟速前行,回家时间延长了止一倍。

好重,自己走行行。”白觉得自己一纵容,对方就想方设法地蹬鼻子上脸,明明拐杖都需要了还非要自己架着他走。

“腿疼呢。”继续嬉皮笑脸地挂身上,过还将压身上力量收回来一些。

骗鬼?石膏都拆了还疼呢?”白当然能看出来扯谎,赏了他一个白眼,认命一般架着他往回挪。

没走多远,连体婴儿一样两个人就被喊住了。

“白,林。”

?”

“白阿姨?”

规规矩矩地坐上白阿姨车,驾驶座上女士坐姿挺拔,穿着干练工作服,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成熟优雅却又疲倦韵味,这还第一次放学路上遇到白阿姨,她曾接过白放学,毕竟除了学校工作以外,还要兼职琴行老师。这一位很要强女性,有了工作之后就没有再接受过林帮助,甚至每个月都坚持要给林交房租,即使林百般推辞也没有一个月落下。

想想看白那股子倔劲真与她如出一辙。

下班了吗?我还以为今晚要去琴行。”

“晚一点再过去,因为这几天放学回家一直很晚,所以我顺路来接,免得路上发生什么意外,因为林腿还没好原因吗?路上耽误了时间。”白阿姨声音向来温柔,却也带有容反驳强硬。

他……”听出了那一丝埋怨味道,白想要说些什么,却还被白阿姨岔开了话题。

高中了,学习紧张,高二又要集训,文化课就靠现了,我也担心贪玩,平时太忙了,也没时间照顾,都靠自己自觉,想想也蛮对。”

“白阿姨我只轻微骨裂,明天去医院复查一下应该已经没什么问题了。”傻子,听出白阿姨话里有话,就斟酌着把自己情况往好了说。

“那就好,林个乖孩子,阿姨从小看着长大,谢谢一直替阿姨照顾白。”她语气缓和了些,微微侧过头来向道谢。

“没关系,白阿姨,我们都很喜欢白。”

将两个小孩送到院子门口,白阿姨还要赶去琴行,把白送回家,对着自己轻声说对起时,揉了揉他卷卷头发,让他要多想。

晚饭食知味,随便应付了两口便将自己扔上床小憩,睡一旁听到动静后,伸了个懒腰,迈着轻巧猫步轻巧地踏上胸口。

原名并叫做,只家里人都喜欢喊她,所以最后都记起她当初名字了,她一周岁生日礼物,实际上自己想养猫,随便找了个借口,抱了一只刚断奶三花猫回家,满打满算已经有十五周岁了,按照人类年龄计算已经个耄耋老人了,早就如以前活泼了,今天倒粘人得很,围着蹭来蹭去,可能看出来了心情低落。

“我们招人疼啊。”被蹭得心头软了一块,抱起三花猫捏了捏她肉垫,顺着她意思轻轻蹭蹭她下巴,挠得很满意,砸吧砸吧嘴继续睡懒觉。

周六一大早,就去了医院复查,他腿已经没什么事情了,医生叮嘱了两句,让他回去多吃高蛋白东西,这件事也终于算画上了句号。

回家路上,林特意开车去了菜市场,买了一大块排骨,还让把白也喊过来一起吃午饭,白阿姨去琴行了,白估计又自己一个人家里吃冷饭。

“那买点车厘子,小鸟喜欢吃。”

知道这个季节有没有哎。”

“车厘子什么季节都有。”

母子两把东西全部拎下车,再去隔壁把白接过来,推开家门,却看到林趴着地面上掀开了沙发防尘罩,回来后,她慌慌忙忙地站起身来拽着袖口说道:“见了!家里找了一圈都没有!”

“什么?”有一股预感涌上心头,三个人家里又找了一遍,床底下,衣柜里就连放碗橱柜都没有放过,结果还一无所获,上楼寻找从二楼楼梯探出头来,对着摇摇头,看样子阳台上也没有。

地地道道家猫,活动范围只有家这个院子,走过最远路程从沙发到门口大榕树,离家最远距离院子围墙上晒太阳,等到了太阳落山,白放学回家就会跳进他们怀里,被抱回家,她十五年没有踏出院子一步,如今院子里呼喊她名字,却没有那个熟悉喵喵声作为回应。

想起最近反常黏人举动,愈发无法抑制住那种仿佛心脏断下坠慌乱感,但还先握住了林颤抖肩膀,轻声慰道:“别急,我和小鸟去外面找找。”

“我和们一起去。”

“我和小鸟去就好了,家里,如果回来了,就给我们打电话。”

“好吧……们快去,长这么大没出过家门。”

这个时候,路上太过吵闹,形形色色路人经过,牵着白手,一路走一路呼唤,会有人向他们投去询问目光,却没精力去回应,偶尔从灌木丛中蹿出来一只小猫都能引起惊喜,却又发现那

他们一家人都对过分溺爱,因为只美丽又聪明猫咪,世界上最好猫咪,就连冷淡面对时都会温和三分,允许她自己弹钢琴时候踩着钢琴键捣乱,他会这个时候亲吻脖颈间柔软毛发,经常埋怨白差别对待,再从白怀里轻轻抱走,抵着反抗爪子亲吻白吻过地方。

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苦,敢想象她独自场景。

脑海里一片混沌,只机械地重复着寻找动作,如果握着白手,确定自己会走去哪去。他们走得太远了,每一个街角、每一个巷口、每一个岔路都没有放过,他们走得口干舌燥,路边景色也变得陌生而荒凉,像开发区,还没有多少人入住。现已经错过了吃午饭时间,春季下午太阳热烈却熬人,脱下外套披身上,白像他那般体力旺盛,走这么远应该早就筋疲力竭了。

“我们回去吧。”终于街角停下,了更远了,她太老了,走动了,自己没有找到她。

“再找一遍吧,别把一个人放外面。”白扶着缓了缓酸涩双腿,打算拉着再走一遍,说定只和离家出走错过了而已。

“……好。”

滴落海洋中雨水,消失得悄无声息,这一切发生太突然了,还没有准备好和告别被打得措手及,这能怪想让分别来得这样突然,但她没有多少时间能够选择逗留。

们对一直很好,她一直爱们。”白自家屋子窗沿上,让坐地上可以靠着他膝盖,他紧绷了一天神经需要休憩,白善言辞,这他力所能及,最温柔,能够给予慰。

小镇初春夜晚没有残留下多少凉意,万籁俱寂,只有知道来自哪里偶尔虫鸣声会让两人听清彼此呼吸声。

“我听说过猫猫狗狗知道自己……老了以后,会独自离开,她想让自己认识人看到,没想到也这样。”声音听上去很平静,没有什么波澜起伏。

早就知道回来了?”白心里有些堵,倚靠着自己这个男生就这样抱着渺茫希冀,寻找了一整天。

院子后面给立了碑,刻了字,里面埋着最喜欢零食和玩具,他心里面还希望世界上最可爱小猫咪能够回到这里。

骂了?陪我找了一天猫,白阿姨好像早就回来了。”

最擅长答非所问,想回答问题时惯用伎俩,用身上,百试百灵。

“没关系,我该做事情都做完了。”知道他转移话题,白却没有追问。

“对起,本来想让来我家吃午饭。”

“我家吃午饭次数比自己家都多,少这一次有什么关系。”

吗……”轻笑出声,“那下次再来。”

没有把事情告诉朋友,他们都认识,如果让他们知道了多多少少会难过,他们这群人更适合没心没肺地胡闹。

客厅猫爬架挪到了房间,因为能让林看到,家里低落气氛经过了一个月才有所缓和。

爸爸知道离开了以后,从城里宠物店里购买了一只漂亮拉布拉多,虽然林说自己暂时还没有心情养别宠物,但还爸爸换一只宠物换一种心情劝说下留下了这只毛茸茸大狗狗。

“为了好嘛,总能一直想着。”

这只拉布拉多取名木棉,黏人得了,让养了十几年猫咪一直倒贴非常习惯。

“我知道了,抖M,别人对越冷淡,就越兴奋。”白木着一张脸看着被木棉压床上,他今晚睡房间,可现床上全散落金黄色狗毛,如果今晚换一张床单他就自己回家睡。

“哈哈哈哈也没有这个可能。”被白逗乐了,将他胸口乱拱讨摸摸木棉抱起来,看样子终于要送去狗窝了,却又想到了什么,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会响铃铛,挂了木棉项圈上。

“怎么变成红色了,新买了一个?”

“嗯。”

之前过生日,给她买了一个粉红色,还特意把里面小石子拿出来了,可惜喜欢,带过几次就收起来了。

知道比所有人想象中都要念旧,日复一日地重复着接送自己放学生活,以他家庭条件完全没有必要拖到周围人都换成了智能机才去更换,他抽屉里放着少很多年前东西,有些没有什么意义杂物,也包括当初没有佩戴那个铃铛。

“那个。”说完后就弯腰抱着拉布拉多将她送回了新买狗窝里,亲吻着她额头同她道了声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