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小说:白雀 类别:校园言情 作者:五十庭春生 字数:3396

“我突然发现是长高了?哪有人冬天长个子?”躺床上看闲书将正刷题雀从座位上提起来,抬起手两人头顶比划半天,略带着震惊地得出结论,个年过下来雀确实长高了少,都窜到自己下巴了,两个人朝夕相处,这种事情真很难发现。

“是吗?等开学体检时候量下吧。”雀并意,绕过自己头顶手,坐回位置上,他题目写到半就被夹着胳膊提起来了,思路都被打断了。

“长高点也挺好。”嘴上这么说着,却将下巴抵雀肩膀上,半身重量都压雀身上,好像这样压着就能阻止雀继续长高样。

知道自己多重吗?我写了字了,”这心口动作遭来阵嫌弃,听到咄咄咄敲门声后,轻轻推开自己肩膀上下巴,“家来人了,快开门。”

哈哈哈地笑出声,说了句我开门,就站起身子,却没想到脚踩滑落被子上,整个人身体前倾,他下意识扶床沿,错过了平衡自己机会,咚巨声就这么摔了出,把睡床头柜妹妹吓得蹦三尺高,他个子太高,这下摔得可真轻。

还好吧?怎么家里走路都会摔?”雀连忙伸手扶他,摸摸了手血,扶着脸,发现他左眼皮磕伤了,哗啦啦流了摊血。

唇色被他咬得发雀面前尝试着将紧皱着眉头舒展开,温度算高,他额头却浮现出了片细密汗珠,他低声吸着气:“下门,是我爸爸回来拿东西,他应该是开车回来,我腿摔得有点厉害,自己走了了。”

爸爸是和妈妈起回来,门拉开就看到脸惊慌模样,简短说了下情况,三个人手忙脚乱地将人高马大架出屋子,用车子运最近医院。

只是有点轻微骨裂,眼皮上伤口也做了处理,给贴上了干净纱布,他现像是海盗样只能用只眼睛看东西。

病床上架着腿,来来回回转了几下眼珠子,摔到腿倒没什么,他小时候皮,摔伤腿擦破皮什么是第次了,万伤到眼珠子可就惨了。

心有余悸时候,有人敲响了病房门,推开门是认识陌生人,带着夸张黑框眼睛,看到刻眼睛都亮了起来,边走近他,边嘴里念叨着:“我果然没有看错。”

“小同学,想当明星吗?”他目光灼灼地看向看到脸困惑表情后,连忙从包里掏出叠名片,递了张到手里。

“我刚才外面看到了,放心我是骗子,就凭外形条件,我保证绝对可以大火,想当模特话也可以,我看这个子快超米九了。”

用了,”微笑着句话堵死了来者侃侃而谈,“感谢好意。”

相信我,绝对有红起来资本,只要红起来了,就会有大把大把进账。”

“我缺钱。”

黑框眼镜死心地想要再说些什么,却被推门而入雀打断了,三个人面面相觑,那人又眼疾手快地往雀手里递了张名片。

“这位同学,看看朋友这么帅,是是很适适合当明星,问问他。”

从黑框眼镜手里接过名片,看到朝着自己耸耸肩,雀开口道:“他愿意就是愿意。”

“啊这……那呢?有兴趣当明星吗?也很合适。”黑框眼镜上下打量了下,发现这个男生条也正得很,就把话题转移到了雀身上。

用了,谢谢好意。”

被双重拒绝了黑框眼镜死心地跨出病房,临走前还忘回头叮嘱他俩:“有意愿可以随时联系我。”

说完才恋恋舍地离开了。

“招蜂引蝶。”雀坐床边椅子上,拿小刀给刚买苹果削皮。

是也问了。”缩回被窝里,微微侧过身看雀手上笨拙动作。

妈妈交住院费了,爸爸说有事,就先回了。”

“哦,他这几年是挺忙。”

爸爸和妈妈是自由恋爱,爸爸是当时镇上少有大学生,玉树临风表人才,而妈妈也是很有风韵美女,又是家里独生女,个人继承了半条街房产,爸爸娶了她以后虽然没有辞职,但工资和收租收入对比起来可以说是忽略计。爸爸说可明眼人都知道他自尊心上过妈妈和也从来会多说什么。

前几年爸爸辞职了,想和朋友起出闯闯,妈妈背后支持他。爸爸运气很好,发迹了。想着把老婆孩子起接到身边居住,毕竟大城市教育资源和发展前景都是他们那个小镇子可以对比,镇子上房子放着收租就好了。

可就妈妈询问意见时候,拒绝地很干脆。

“妈妈和爸爸吧,我。”

妈妈思来想最后还是决定留下来照顾,虽然和她说自己个人也没问题。

“等上大学了,妈妈再搬过迟。”

如今家人聚少离多,爸爸只有逢年过节才会回来看看。

爸爸当初让搬过和他起住,愿意,是因为我吗?”雀低着头,看太清脸上表情。

“……也全是,家里院子住了那么久,想搬家。”雀为什么突然问到这个问题,只能如实回答。

雀实擅长削苹果,好好个苹果给他弄得坑坑洼洼,这种小苹果本来就肉少,雀再多削两刀,估计就没多少能送到手上了。有些看了,示意雀把苹果交给自己,用小刀将苹果皮连贯着削下来。

“那如果我和说我要搬家了,会难过吗?”雀说这话时,手上动作停顿了下,却没有将苹果皮弄断,两个人沉默着,雀等待反应,而却抬头盯着知道要说些什么。

“我是说真,我高二时候要城里封闭集训了,所以要搬过年。”看着这样雀只能妥协着先开口。

“什么啊,我还以为要搬哪里?”

松了口气,将手中苹果递给雀,看着他张口咬了口又回过神来,瞪着自己眼说道:“买给。”

确定要走音乐生?喜欢弹钢琴吗?”

“嗯。”

是还有年吗?到时候再说吧。”焉地咬着苹果,雀聪慧又刻苦,学习成绩直很好,他总是下意识地认为雀会和自己样走文化生道路,没想到最后还是要走音乐特长生。

“还有半年。”雀很是近人情地纠正道。

“没关系,到时候我玩。”望着手中苹果,显得有些神游天外,雀本来还想再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妈妈交好住宿费后,火急火燎地赶回了病房,看样子雀已经离开了,只有个人坐床边,手里拿着个已经有些氧化了苹果,盯着窗户外边知道想些什么。

“哎呀,这个臭小子怎么家里还能把腿摔断了,家里干嘛啊?”妈妈巴掌拍肩膀上,给拍回了神,好妈妈并没有多生气模样,看上只有担心和丁点孩子气幸灾乐祸。

“妈,我只是滑了跤,医生是说很快就能出院吗?”

“还是我们雀舒心,和他妈妈小时候样,文静又靠得住,唉……他是是回了,我刚才还想着要和他说两句话。”

“嗯,他妈妈打电话过来了,他就先回了。”

怎么啦?心。”

“没什么,就是想到了以前事情,是有次过生日,结果突发急性阑尾炎,被送到医院来了吗?”

告诉他自己会医院看他,结果班主任老师死活给批假,毕竟混混头子名声远扬,谁知道要跑哪里鬼混。

急得团团转,就有狗头军师给他出主意,每次上体育都有人和老师说:“老师我那个来了。”然后老师就让那个人休息吗?也试试,万就成了呢?

那个时候初中生物书上还没上到生理期知识,也没和小姑娘做过朋友,虽然隐隐约约觉得靠谱,但还是拍大腿决定死马当活马医,来到班主任面前,声如洪钟地大喊:“老师我那个来了!我想请假回家!”

当时班主任,是个六十多岁男教师,带了辈子学生,没见过这样,等他话说完,脸气得通红,把手上桌板那么厚教案卷起来就往屁股上抽,办公室里老师们看着被抽得蹦起来大叫乐得前俯后仰,后来很长段时间老师同学谈起这件事还津津有味。以至于初中毕业升上高中时候,还有人指着他说:“哟!我认识就是那个来生理期大帅哥。”

说起这件事,给妈妈乐得直拍大腿。

“这件事我没和小鸟说,过他应该也知道了,知道是哪个人和他提,这种事到底哪里好笑了。”叹了口气,看着妈妈笑得快岔了气模样,没有再说下了。

其实那天,仅被抽了屁股,还办公室门前罚站了整个早上,中午又挨了顿训后,训完让他回班上写800字检讨。

直等到天边翻起了火烧云,也没看到身影,毕竟是周末,雀隐约也猜到估计是来了了,果其然,没过雀妈妈告诉他打电话了。

还好吗?医院我了了。”声音听上带着浓浓遗憾。

“还行吧,”雀掩明所以叹息,努力让自己疲倦声音听上精神些,“来了就算了,反正我明天就能出院,跑这趟干嘛?”

来看就又说自己没事。”

“我本来就没事,是医生,来了也没用。”

“是吗?”耳边传来声音带着怀疑笑意,仿佛看穿了口是心非,却又没有拆穿这份逞强,对面轻浮态度让雀心烦意乱,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先开了口。

“看外面。”

“什么……”

嘴上说着自己来男生此刻就站窗外花坛上,背后是汹涌翻滚火烧云,他挺拔身姿也染上了那纯粹红色,却又被路过长风抖落,雀知道自己此刻表情定很称意,他看着自己,露出了并刻意又略带着些许得意笑容,那双幽深瞳仁中仿佛诞生了世界上最烂漫生机,畅游着星辰海洋倾泻而出,那世界就像演奏会上最后个悬梁绕柱音符,偃旗息鼓后沉睡心中,久久曾衰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