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小说:白雀 类别:校园言情 作者:五十庭春生 字数:3250

在点外卖时候发现自己手机寿终正寝了,屏幕进了水,屏幕亮却没有办法感应和操作。

用了四五年了,昨晚还泡了池塘水,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很难得了,也不想折腾它修来修去了,是时候换了。

“我才发现,这不是你送给我手机吗?”白趴在肩膀刚洗完澡,饥肠辘辘等吃饭,摆弄手机,有些怀念地看照片。

“你没把这张照片换掉?”

“没舍得换。”

“你好自恋啊,还不舍得换自己照片。”白熟练地揶揄,说完往床倒,肚子太饿了,拿出自己手机点了两份鸡排咖喱饭。

熟练动作,竟然觉得有些新奇,和自己分开时候明明还不怎么会用手机。

“你怎么不问问自己当初为什么要用我照片当壁纸?”也躺回床,白块头太大占地方,让往旁边去点,却被直接搬到自己身,搂在怀里。

“年少无知,有眼无珠。”白反抗失败,嘴巴却不肯服输。

“嘴硬。”

就在两人就照片问题争吵时,手机屏幕亮了,是秦北格给电话,手机屏幕没办法滑动,就借了白手机回拨。

“喂?是吗?”耳边传来秦北格犹豫疑问。

“是我,抱歉,我手机坏了。”

“等会那节课要交作业,你回得来吗?如果来不及回来话,我帮你交吧?”

“啊……我都忘记了,麻烦你了,就在桌子。”

今天刚好是周和白估计都要记缺勤了,想让白去请假,结果看到枕头,盯自己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称呼好亲密哦。”

“你昨晚喊我时候也很亲密,还很……香艳。”回味了下昨晚白同自己求饶时尾音,斟酌说出尚且能够形容那时场景词语。

“滚远点。”白蹬了脚,将自己埋进被子里,没会就被从里面挖了出来,让白枕在自己,白翻了面背对

“我成年时候改名了,现在户口本就写们都不知道我过去名字。”本来还想逗逗,说句好酸啊看看白反应,但是又怕会下不来台,就直接坦白了。声音带笑意,却不会令人恼火,只是在同白阐述这样事实。

依旧背对,没有什么反应,倒也不急,抚摸蓬松天然卷,面对白向来有是耐心。

“我……高二时候,其实是之前……”白有些语无伦次,似乎是想和们分别那年发生事情,却因为太过复杂,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去组织自己语言。

“没关系,你可以慢慢说,我有在听。”俯下身子,亲了亲白脸颊,自己有些焦躁不恋人。

故事冗长又无趣,好在白叙述逻辑清晰,在听完后明白了大概,过去事情已经不重要了,白惶恐与等待都已经是过去式了,与红了眼眶对视,只询问了白最后问题:“你离开时候有期待过我会出现吗?”

“有,我有。”白还是没止住自己泪水,在与重逢后这两天里,掉眼泪比当初分别时还要多。

“这就够了,”擦拭去白泪水,所有温柔都用来承接白痛苦,“对不起白,我应该去找你,我应该去找你。”

“你不要这样,不要把所有错误都揽在自己身,你这样我会觉得自己什么错都没有。”白埋首在肩头,像是被人卸去了全身力气,只能倚靠维持说话力气。

在三年前被两人丢失于过去半自己终于又重新相拥在起。

直待到晚才推掉了旅馆,虽然很想再住

结果白拉开床头柜,拍了拍空荡荡抽屉,说道:“没了。”

“什么?我只是想和你再待会。”单纯想法被扭曲了必须要义正言辞地为自己辩解,却只换来了白我信你眼神。

“……我送你回宿舍。”有些好笑,扣好了皱巴巴衬衫,等白慢慢吞吞穿好衣服,看样子腰还是很疼样子。

暮春夜晚,手,手心都热出了汗,幸好有晚风慢悠悠地渡过,以至于有借口不用松手,路虫鸣清脆还有偶尔传来鸣笛。

这段路程很快就结束了,白学校就在边,就算送到宿舍底下也没有延长多少距离,在白唇边印下不舍吻,目送楼梯。

就站在楼下,看透出银白色灯光窗户,很久很久之后才离开。

回到宿舍时候,已经快宵禁了,被宿管警告了句后,老实地认了错,了楼。

推开宿舍门时被群人团团围住,室友对挤眉弄眼,不怀好意地询问道:“哥,怎么还夜不归宿啊,整天都在外面是去哪里了啊?”

“今天哥们几给你答到差点被老师发现了哎,要不要感谢下咱们几。”

“什么时候有女朋友啊?也不说,是不是不把我们当兄弟啊?”

坐回自己座位,扬了扬自己擦伤右臂,半开玩笑地扯谎糊弄们:“出车祸了,还被人讹了。”

室友听完后集体呆住了,也分不出是真是假,想再多套些话出,却被打太极拳功夫忽悠,最后啥都没问出来。

周二早只有两节课,两节课都直坐在最后排和白发消息。

头像都是银喉长尾山,昨晚拿出了自己电脑里珍藏小鸟照片让白自己挑张,白发了串省略号之后,换了最胖只。

人都顶两只小鸟头像,发十句,白句。

“你绝对是有女朋友,大奔头和女朋友聊天时候也这样笑,”寝室长在旁观察了许久,最后拍脑袋,露出了恍然大悟神情,“卧槽,你不会是喜欢昨天撞你开红色跑车大姐姐了吧?”

自己昨天是这么和们鬼扯吗?怎么还自己添油加醋

抹去了脸荡漾笑容,严肃地皱了皱眉,说道:“没有呢。”

放暑假时候,死缠烂打终于让白同意和起回趟镇,白实在是应付不来缠人样子,为了避开人流高峰,两人买了凌晨车票,白行李来到车站时还是副没睡醒模样,头发也没来得及打理,借口帮梳梳,趁机揉了把,被白巴掌拍红了手背。

座位挨在起,白靠在肩膀眼罩睡回笼觉。

高铁向前行进了大约十分钟,穿polo连衣裙女生犹豫走了过来,手里攥手机,背后还有女生朝她做出了鼓励手势。

“你好,请问可以给我你微信吗?”女生声音压得很低,似乎是担心吵醒了

“对不起我有恋人了。”也压低声音,悄声拒绝了她请求。

“……不是,其实……”女孩子咬住下唇,最后还是鼓起勇气指了指白,说道:“其实我是想要你隔壁这男生联系方式,但是在睡觉。”

:“……”

沉默了半晌,露出人畜无害微笑,对女生说道:“其实我也不认识,没办法给你呢。”

说完就感觉靠在自己肩膀因为憋笑而微微颤抖伸手拉掉眼罩,对笑弯了眉眼。

“你醒就给她啊。”小心思被拆穿了,将白从肩膀抖下去,还装作很大度样子。

看向那女孩时候,用眼角留给意味深长眼神,扣住了手,略带歉意地同那女生说道:“对不起,我就是恋人。”

大大方方地承认了二人关系,短暂震惊了下,随后喜滋滋地用大拇指在手心里画圈,白用力夹紧了另外四根手指,警告不要胡来。

女生惊讶地站在原地,连忙收起手机,摆了摆自己双手,低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来,你们看起来很相配,希望你们天长地久。”

谢过她祝福,白不理睬投射而来热烈视线,直接戴好眼罩靠回肩膀,打消了想要借题发挥意图。

“天长地久,我想到我从七岁认识你,以前加以后要被你缠几十年我就头大。”白用只有们两人能听到声音说嫌弃话,话语中却带丝笑意。

“怎么不能是百年?”有些不满地凑过去嘟囔。

“你做什么梦?几十年就够受得了,还百年呢。”白轻哼声,表达了自己不屑。

“你就嘴硬吧,你刚才是不是靠肩膀所以舍不得睡觉?”口吻带丝沾沾自喜,戳破了白口是心非。

“我错了,你总是能刷新我对你认知,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么自恋?”白又拉下眼罩白了眼,头往旁边偏,靠在座位休息,愣是又给掰回来靠在自己肩膀

回到镇子时候已经是晚九点多钟了,散步路人打都已经回家了,两人大大方方地牵手走在小道

这条道路变化不大,碎了几块地砖,新修了几家快餐店,但们两在高中时最常去那家早餐店还是静地坐落在街角。

人曾经沿这条路寻找过妹妹踪影,也沿下学,现在也沿这条路回家。

带了家里钥匙,却还是决定敲门,听门内兴奋狗叫声以及啪啪啪拖鞋声,白力道变大了,知道是紧张了,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用同样力道回握住

“臭小子你终于回来……”

等了整天妈妈从房间内冲出来,却没想到白竟然站在身边,没什么太大变化,长高了些。们两手牵手,就像是几年前,起来家里玩时场景。

阿姨,对不起。”

“傻孩子,说什么呀,你能回来阿姨就最开心了。”妈妈说泪水夺目而出,前去拥抱住白,白拍拍她后背哭得气不接下气妈妈,将她们两都搂在怀里,三人站在家门口,很久才回到房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