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小说:白雀 类别:校园言情 作者:五十庭春生 字数:3456

些暧昧的心思,等待的日子会变得更加难熬,元旦这天比陆安想象中来得晚上很多。

安这星期都有怎么联系得上白雀,似乎很忙,经常接不到陆安的电话,即使接通匆匆两句话后直接挂断

回想起上次见面时白雀排斥的模样,陆安还忍住直接去找的冲动。

反正约定元旦活动见面,元旦结束后再过十几天也放假,大不寒假直接去白雀家住两天算,或者把白雀接到自己家里来,不知道白雀妈妈会不会同意。

元旦这天,陆安来学校来得很早,天刚刚透亮,昨晚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越重要的时刻,越现意外,可能两人都有机会独处,可能自己面对那么熟悉的白雀也会紧张到说不话来,不过最有可能的还白雀会觉得自己突然疯,为维持两人的关系已经不择手段起来

不择手段,想到有天自己会和这词联系在起。

寻找白雀,先去趟重点班,环视圈,有看见白雀,失望却也意料之中,总不能堵在人家班门口,先回自己的班级。

有几班委来得很早,还在做最后的布置,班上那些挂在窗户上的彩带基本都贴的,毕竟子高,板凳都不用踩。

等到人都来齐,学生们被班主任领,懒懒散散地往大礼堂磨蹭,空荡荡地大礼堂被学生和嘈杂声填满。

胖月半那些人帮陆安留好位置,陆安却自觉做到最后排的位置,阶梯式的座位,会挡住后面同学的视线,坐最后排坐成习惯

学生们排练的演简陋却很用心,老师也卸下威严承接学生们的玩笑,大礼堂里时不时爆发股接股的笑声。

安的注意力有放在演上,有些心不在焉,时不时回头张望人来人往的礼堂门口,几节目结束,依旧有看到白雀的身影。

好像有参加重点班节目的彩排,节目里的身影,陆安猜测白雀会卡校长发言的时间到学校,悄悄离开座位,站在楼梯口拨通白雀的电话,有人接。

白雀可能带手机,本来不怎么用手机,门也很少记得带。

圈,从大礼堂小门钻进控制室,校长和调音的老师都坐在里面,还有看到白雀的身影。

校长猜到来找白雀的,倒也有指责陆安到处乱跑的行为,拦住想将陆安赶去的老师,拍拍自己坐的长凳沙发给陆安腾位置。

从控制室的角度去看,舞台倒更大,还可以看到那架隐藏在幕布后面的三角钢琴,等会,白雀会坐在那里弹琴,背对所有学生,而自己白雀唯能够看到的观众,等结束演奏,自己可以穿越重重的幕布,牵白雀去有人的地方,将准备很久的话说给白雀听。

时间点的过去,学生们发的躁动声也越来越大,估计心思早大礼堂,节目单上只剩下最后两班级的演,可还有看到白雀的身影,电话也人接,连校长也联系不上

安犹豫下,尝试拨通白雀妈妈的电话,等很久,同样有人接的状态。

有办法,只能给妈妈打电话,问问她有有办法联系上白雀的妈妈,说不定会知道白雀的去向。

结果妈妈沉默半晌,同说道:“安安,妈妈和白阿姨已经很久有联系过白雀什么事吗?”

“……事妈妈,我回去再和你说吧。”陆安挂断电话,有些慌神,只能强压自己的坐立不安,将手机紧紧攥在手心里,想干脆门等,说不定推开大礼堂的门可以巧遇白雀,可以和说话。

旁的校长同样也急得团团转,怎么想找伴奏这么困难重重呢?

眼见最后节目快要落幕,白雀却依旧有要现的迹象,校长只能苦脸,同正在调音的老师说道:“唉,你看放些学生喜欢听的音乐吧。”

“校长,我来弹吧,等会白雀可能,也许路上耽搁。”陆安放下有回应的手机站起身来,现在最想做的事情立刻冲大礼堂飞奔去寻找白雀,但也想替白雀完成这次演奏,如果白雀知道因为自己的过失,影响校长的结束演讲,肯定会感到很自责,白雀直都很喜欢这很照顾人的校长。

控制室里的老师都想到混世魔王陆安也会弹钢琴,有些狐疑地看她,担心趁机来捣乱的。但对校长而言可真柳暗花明又村,连忙同意安的主动请缨。

现在舞台上时,引起阵小小的骚动,这阵骚动以陆安朋友为中心,在观众席向外扩散,舞台底下偶尔会传来:“原来安!”的小声惊呼,原本坐不住的学生们因为陆安的现都被唤起不小的兴趣,看坐在钢琴凳上的窃窃私语。

白雀向来守时,风雨无阻,这次迟到,陆安将脑海中不断浮现的坏念头驱散,掀开钢琴琴盖,翻开乐谱。

可能真的只不小心睡过而已,谁都有这样的时刻,为什么白雀有呢?

的琴技自然不像白雀那样精湛,所幸在这样轻松的场合下,随性的演奏倒也可以应付过去,有人会去细究弹错的地方,心目中熟悉又温柔的曲调再加上校长精心准备很久的演说,几坐在前排的女生竟然被说得潸然泪下。

“当你们毕业后离开这所学校,要面对真正完全属于你们的未来,希望你们永远求知若渴,永远保持初心,永远能擦干眼泪勇往直前。”

校长的讲话在铃声打响时结束,伴随安指尖最后音符的离散,也伴随安消失殆尽的期望,白雀还现,不知道自己怎么强撑弹完这些曲子的,掌声和啜泣声此起彼伏的大礼堂,只有陆安焦急地等待到场的人。

有来得及和朋友打招呼,陆安跑大礼堂,踩围墙翻学校,拦下辆碰巧经过的租车。

“师傅,麻烦把我送到城里郊区的这家琴行,我知道怎么走,我给你指路。”

“师傅,三十分钟之内可以到吗?”

“小伙子,你当我开火箭啊?这点车子很多的好吗?”

时间越流逝,陆安越坐立不安,只能打开车窗让冷风吹散车内焦躁的气氛。

琴行的大门将堵在外面,门口的保安说会帮传话。

安等得心焦,保安才慢慢悠悠回来,说确实有叫白雀学生,但已经从琴行退学,有段时间有来过琴行上课

白雀从来有和说过这件事,甚至有留下什么蛛丝马迹。

安撤步转身往白雀家的方向跑,冬日的冷风毫不留情地灌进的衣领,吹得头疼欲裂。

那栋散发奇怪味道的老旧楼房,陆安扶扶手步跨过三楼梯,急切的步调声吵醒楼道内接触不良的白炽灯,而陆安将它们全部甩在身后。

“小鸟,你在家吗?白雀?白雀!你在哪里!”陆有耐心伸手去按门铃,只不知疲倦地拍打纱窗门,好像这样白雀会忍受不的吵闹打开房门,现在面前,瞪,询问

这样疯狂的举动,引来楼上的住户,裹外套的阿姨气势汹汹地走下来咒骂制造噪音的陆安。

“要死的啊,午睡时间知不知道啊?”

“阿姨,这家人你知道去哪里吗?对母子?那男孩这么高。”陆安在自己下巴胡乱比划下,像抓住救命稻草样询问这还在生气的阿姨。

“这家人欠你钱?前两天搬走,房子都交。”

“什么?们为什么会突然搬家?”陆安跨上楼梯,想再询问些什么,那莽撞的样子把阿姨吓得后退两步,陆安只能停下,说声对不起。

“你去问房东啊?我怎么知道?人楼,别在这吵。”

安唯的线索,不可能不去尝试,敲响楼房东的门,从里面走拐杖的奶奶,佝偻身子,头发花白,陆安半俯下身子,按捺住自己的慌张,询问道:“奶奶您好,我想请问下,楼上那栋住户搬家吗?”

啊突然搬走的,两天,我招新住户的单子都来得及印。”

们为什么会搬家?”

“只有那男孩子搬走啦,好像爸爸接走的吧,她妈妈我好久看到,我也不太清楚们家的事情唉,都不怎么和邻居说话的。”

“……奶奶我可以进屋子里看看吗?”

拿到房门钥匙,陆安打开屋子的门,里面并有什么变化,那架钢琴还在客厅正中央,琴谱堆在边,送给白雀的手机安安静静地摆放在钢琴上,白雀离开时并有带走它。

手机并有设置密码,陆安直接可以打开,屏幕上显示安拨打的十几通未接电话,壁纸安侧脸的照片,好像白雀在不知情的时候拍的,屏幕中的自己好像下会转过身来,看面前现的人惊喜地微笑。

珍重的事情,越现各种各样的意外。

白雀脱离安的人生轨道,消失的无影无踪,在陆安所不知道的某些时间点,以为稀疏平常的日常里,发生太多太多超预期的事情。

白雀手机里只有陆安和白阿姨的联系方式,找到白阿姨的家人,双方却早已断绝联系;从重点班班主任那里拿走白雀学籍的陌生人,找到说自己也不知道白雀转去哪里;辗转找到白雀爸爸的联系方式,时过境迁,早空号

安听手机里传来的忙音做不到挂断,已经不知道接下来还能去哪里寻找白雀的踪迹怎么在这时候才发现,原来和白雀之间的联系这么的脆弱。

白雀用什么心情选择离开?在离开时有有责怪过恼人的迟钝?有有期待过突然的现?

分别总来得不经意又突然,有看清自己的心意,习惯可怖的陷阱,欺骗得毫无招架之力,在面对痛彻心扉的分离时,只能愤怒于自己的无能,最后又无可奈何地接受事实。

安的生命半属于自己,另半属于白雀,属于白雀的这半被永远珍藏在过去,属于自己的那部分却不得不往前走

属于陆安和白雀的故事似乎要以这种不告而别的方式说再见

“安安啊?你还好吗?”妈妈推门而入的时候,陆安靠书桌旁,木然地望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最后放下手机,对自己露故作轻松的微笑。

关系,我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