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小说:白雀 类别:校园言情 作者:五十庭春生 字数:4511

“啊,这打野也太帅哥!哇哥!我还以为要死,他己就那么点血,还帮抗塔呢,看到吗?”联手这随便排到的野爹,成功越塔强杀对面,再顶着血皮气定神闲地点掉对面二塔。

“看到,没瞎,躲开点,别对着我耳朵嚎。”躲在草丛回城,把手机递给旁那鬼叫鬼叫的男生,拨开堵在己身边的圈脑袋,“反正这打野这局能带飞,己打吧,晚我登小号陪们打。”

“别啊,哥我哪会射手,哥?”刚才还兴奋着的男生接过手机,立刻慌神,连忙把手机往己身边的胖子手推。

哥是不是心情不好啊,又和小白鸟吵架吗?”接过手机的胖子手指翻飞,嘴还不闲着,问问题专门往心窝子戳。

“他们两小时候感情那么好,怎么长大天天吵架?”

“小夫妻七年之痒,懂什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被开玩笑的主角靠着门框回过身,朝着黑暗中的手机亮光比中指,听见他们越发猖狂的笑声,没好气地说道:“给小鸟听到们就等着挨削吧?啊?群不知死活的。”

说完后,嘴不知道又念叨些什么,留下群笑得东倒西歪的狐朋狗友,拎着己的书包从走廊的窗户口翻出去,这点楼下大门估计早就落锁,也就剩重点班那栋楼还亮着灯。

在楼下回踱步起码二十分钟,楼道中的声控灯灭又亮,偶尔会有戴着眼镜的人经过,对着他指指点点。从书包抽出本数学书,垫在台阶屁股坐下,十二月的夜晚的台阶实在是太冰,那股子寒气裤子根本挡不住,看眼手表,都八点应该是下课,怎么点动静都没有?

看到下楼倒垃圾的男生,记得这是坐在小鸟前面的同学。

“同学,请问们班白雀呢?他不是昨天值日吗?”被询问的男生带着厚重的眼镜片,剃着平头,米八多的背着灯,大片阴影将这子的男生笼罩得严严实实,像是只被逮到的弱小鹌鹑,微微退后些,好让己别那么有压迫感。

“是哥啊?找白雀吗?他早就回去,不是和起的吗?我不知道啊?”

“什么?”将男生丢在原地,跑楼层,果不其然,亮着灯的班级只剩下零星几打扫卫生的学生,哪还见得着白雀的踪影。

我又哪招惹他

回家二十分钟路程,蹬着行车百思不得其解。冬日凌冽的风吹得他眼睛有些睁不开,在等红绿灯的时候,把冻僵的手揣进兜暖暖。

没有吧?早接他学校的时候还好好的?好端端的怎么晚又生气

洗好热水澡后,将软绵绵的己扔在床,身心俱疲,抓起手机看看除那几没心没肺的狗东西催己打游戏就没有别的消息

摩挲着手机的银色边缘,己之前还送白雀同款黑色的。却被白雀摆在家落灰,从没见着白雀用它联系己,现在打过去大概率也接不着。

倒也不是说没办法现在立刻马去问问白雀为什么今天不等己,白雀就住己对面,窗户对窗户,不到10米的距离,只要关己房间的灯,就可以看到银白色的灯光从他房间的窗帘夹缝间倾泄出,以往白雀房间还没有窗帘,子还没飞蹿的时候,可以躺在书桌看小说书,抬头就能看到白雀低着头写作业,偶尔还会碰巧对视,然后笑嘻嘻地看着对面给白眼。

长大以后书桌根本无法包容下高大的身材,白雀还很不客气地给房间窗帘。

怎么越越不和己亲,小学两人睡同张凉席分享同片西瓜的,他看己吃西瓜不爱吐籽,还会用小勺子帮己把籽挖出

人类和鸟的脑部构造果然不样,己怎么就猜不透白雀在想什么呢?从小到大都猜不透。

啊?妈妈的宝贝儿子?怎么在叹气啊?梁嫂说没吃饭啊,怎么不吃饭啊?”林妈妈推门而入,看到人埋在被子,床好大包。

“林妈妈?妹妹呢?我回的时候都没看到她。”从被子钻出,揉己乱糟糟的头发,答非所问。

“妹妹在沙发看电视呢。”林妈妈朝着客厅的方向努努嘴。

“她看的懂吗?”失笑,从床爬起

“怎么看不懂啊,我们妹妹多聪明啊,是不是啊妹妹?”妈妈蹑手蹑脚地走到沙发边,猛子将趴在沙发睡觉的三花猫咪捞捧在怀,搁在嘴边嘬嘬嘬通狂亲,猫咪两只前爪抵着妈妈的脸,羸弱地做着最后的抵抗。

“喵……”

“妈……妹妹她十多岁的老猫别这么折腾她。”从厨房探出头和打算帮忙重新热饭的梁嫂摆摆手,说道:“梁嫂陪我妈看电视去吧,我己随便吃点就好。”

说罢,往已经凉的饭些热水,搅拌搅拌,就着剩菜凑活着吃

最后口塞进嘴,妈妈又抱着三花猫凑:“宝贝,妈妈明天开车送去学校吧?嗯?好不好?手都冻开裂。”

“不用妈妈,我买手套就好。大冬天的,别跑。”将碗筷放进洗碗池,从不情不愿的妈妈手接过三花猫。“我回房间。”

凌晨五点半的闹铃响差点没能爬得起。昨晚陪朋友打游戏打到点多,直到白雀房间的灯熄,他才扔下屏幕那头鬼哭狼嚎着再局的同学翻身床。

眼睛都肿,眼底全是红血丝,只能去学校补觉

叼着面包,走之前还不忘摸摸趴在沙发的妹妹,推开门,差点被寒风劝退,咬咬牙,推着行车坐在院子口等人。

点已经有着早起买菜的妇女同他打招呼,还不忘给他塞杯豆浆。

“小东家又在这等人啊?我刚打的豆浆。”

有着镇子最大的院子,院子直通条后街,街旁边半条巷子的房子都是他家的,平时家靠着收租就收入不菲,走过路过都会有租他家房子的人喊他声小东家。

但白雀不,白雀喊他从都是连名带姓,点亲昵感都没有,规规矩矩的,有点像是班主任点到。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白雀出门。

他整人包裹在浅驼色的大衣面,神色温柔地同门内说着再见,线条干净利落的侧脸缓缓转向己这边,直觉得白雀同他妈妈很相像,头发微微卷曲又柔软,扬的凤眼看去深情又疏离,在同对视的那刻,仿佛在望着潭湖水,清澈却不知深浅,白雀在吃惊的时候会睁大双眼露出完整的浅色瞳孔,又很快被他敛去,抿着嘴向这边走

纠结的问题,看到白雀后,又有些问不出口,也许就是因为白雀长张让没有办法生气的面孔,又或许是因为看着白雀有些疲惫的模样又不忍心问

拎着白雀的书包放在车篓子,将手还温热的豆浆塞进白雀怀难得沉默,只是在白雀喝完豆浆后,将他的手塞进己的口袋捂着,末还是加句:“搂着我,别掉下去。”

“嗯。”身后传的回答轻飘飘的,白雀环住的腰,将脸颊轻轻贴在背后,距离学校还有半条街的时候才缓缓放开。

以后别送我。”将车推入车棚,白雀也步地跟在他身后,在蹲下锁车的时候,白雀有些吃力地将两人的书包拎出车篓,主要是他己的书包重,面塞满教科书和辅导资料,的书包倒是没什么重量,估计是把书全落在班,就带几本作业回家。

“为什么?”不由分说地将两人的书包起背在背后,尽量让己声音平静些缓和些,让委屈的意味没有那么重,白雀小时候营养不良,错过次抽条的机会,比起人高马大的不止头,他头顶蓬松的卷发和不规则的发旋,是日常最熟悉的风景。

“没有为什么,说别送就别送。”

“不干。”

“反正我不坐。”

“那我推着车跟着。”

“……人怎么这么黏人呢?”白雀有些无奈地叹口气,他在重点班,每天早节课,这点天色还是灰蒙蒙的,班级却已经有着不大不小的读书声,他压低己的声音,欲言又止,只是最后又强调声:“反正我不坐别等我。”

鼻子都气歪,回到己班都没回过神,班就他人,静得恼人,索性憋着口闷气直接补觉,子高最后排是固定座,老师也早就懒得管他觉睡到第三节课下课才被喧闹声吵醒,头疼欲裂,红着眼睛的模样看去有些吓人。

哥,不行啊,我们还以为会直接睡到中午吃午饭呢?这样突然醒过,害我要请他们吃午饭。”坐在身边的胖子瞧见捂着脑袋皱着眉醒,赶忙拍拍手把昨天围在起打游戏的人全招过。这胖子叫潘岳保,被人念着念着就跑调成胖月半,他己也不介意,乐呵乐呵地受着,家家就隔两道门,两人认识的早,关系也好。

“不给吃,吃屁吧们。”看都不看围过看热闹的窝人,将头抵在冰凉的墙砖,好让己能够清醒些。

“怎么哥?和白雀吵架怎么还误伤我们,这是还没和好吗?”又黑又瘦剃着平头的男生凑过,是昨天那帮忙打游戏升级的男生,原名王帆,爸爸杀人坐牢,妈妈卷的钱就跑路,和会修点皮鞋的爷爷相依为命,同巷的人都说他命贱的很,只值块钱,就喊他块钱,小孩拎不清也跟着喊,就只剩下还记得叫他的名字王帆,小时候也经常招呼他吃饭,所以王帆对然比对般小孩要尊敬些,哥就是他第喊出口的。

“已经离婚。”压出的红印子还没消下去,生无可恋地说着脱力的话,滑稽的模样把周围人逗得直乐。

“哦哦,牛逼啊,铁定是小白鸟甩的吧?哥别哭,咱们这条件再找好的气死他。”胖月半乐得眼睛眯成条缝,拍拍结实的肩膀,意思意思慰着这轰然倒下的倒霉蛋。

们想气死谁?”疑问句用陈述句的口气问出口,是白雀最擅长的事情,人腾地下从座位弹起,刚才还围在身边的圈人四散逃开,很不厚道地将人丢在原地支支吾吾。

白雀站在窗户外的走廊,微微仰着下颚和对视,白净的脸看不出喜怒,语气也是平常的淡漠,但就是在气势被生生压矮大截。

“脸是睡觉压的?”白雀伸手似乎是想抚摸的红印,下意识躲,却在白雀收回手的瞬间反应过,紧紧攥住他的手腕,己把脸凑去让白雀的指腹摸摸,白雀纤细的指尖残余着室外的寒气,很快就被的体温驱散,周围看热闹的人见怪不怪他两这样子,捂着嘴嘻嘻偷笑。

三节课,没发现己数学书不见吗?”见终于舍得放下己的手,白雀轻叹声,将本崭新的数学书轻拍在窗沿,封面确实龙飞凤舞写着的名字。

“我回去。”

“我晚回去。”扶着窗沿朝着白雀的背影喊着,恰好被铃声打断,白雀没有回应他,也不知道听没听到。

坐回座位,随手翻翻这本没打开过几次的数学书,竟然被人圈圈画画整理不少笔记,课后习题的重点也被人用红笔圈出画在边缘的小人画也被批字:课的时候在干什么。

白雀的字挺拔苍瘦,下笔干脆利落,没有丝毫赘余的笔画,赏心悦目,看得阵傻乐,意犹未尽地又翻遍。

想想白雀从小到大都是这种性格,不缠着他,就不会知道他在关心,虽然不太想承认,但隐隐约约也察觉到己这样天天接他送他是有点招摇,再怎么说两人也是高中生,以后也不可能永远腻在起,和己这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捆绑在起也很不愿意吧。学校提起白雀后面定跟着,说到定会拉出白雀,明明两人没什么相似的地方。

以后干脆在街角等他好,避开学校的人,这样喜欢低调的白雀也会好受些。

很好哄,特别是面对白雀的时候。

在街角停好行车,老老实实等到天黑,倚靠着行车无所事事,看着川流不息的车辆由多变少,他也不敢掏出手机打游戏,害怕会因此和白雀擦肩而过,脑海白雀会不会不走这条路的念头回蹦跶十几遍,才终于等白雀的身影。

白雀本是低着头行走,昏黄的路灯投射下属于他的圆圆的小片阴影,似乎是感受到的视线,他缓缓抬高视线,在那切都悬而未落的瞬间,似乎流动的时间也因为眼前这人被无限延长,充斥在路灯光柱下的灰尘轮廓清晰可见,而阴影间的却摸不到边缘,只能听见他拍行车的后座发出金属清脆的响动,还有那慵懒又散漫的声音:“白雀,,回家。”

“以后我在这好不好?如果不喜欢被同学看到的话。”蹬着行车,斟酌着己的措辞,物色着适当的字句,他被白雀环着腰,在刚刚等白雀的时候,的手直放在口袋,口袋捂得温热,就等着白雀的手放进

“我为什么要管学校的人看没看到?”白雀将头轻轻靠在背后,轻阖眼睛,他有些累,句尾拖着微不可闻的叹息。

“那为什么不让我接?”

“猜猜?”

“猜不出。”

“傻逼。”

“……”

好呆啊。”白雀拖着长长的叹息,环抱着的力道却加深,耳边的风呼啸而过,带走白雀的喃喃语。

“天气这么冷,多睡会不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