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小说:白雀 类别:校园言情 作者:五十庭春生 字数:3249

还记得己为林安怦然心动瞬间,次偷偷潜入己家里,帮己弹钢琴那天晚上,轻轻倚靠肩膀上,懵懂情愫就这时悄然发芽。

习惯是种慢性疾病,会渐渐摧毁还处于沉迷其中人,林安心动时间太早了,十年朝夕相处,喜欢早就如同呼吸般平凡如。

人能代替林安心目中地位,也没人能代替林安心目中地位。

分开两个人间隙产生于初二年,少年文化宫曾经举办过次钢琴比赛,个很钢琴家是评审,妈妈很重视这次比赛,她希望这位钢琴家可以看到身上天赋。

妈妈很早就替报了名,从几个月前就开始为这次比赛做准备,坐身边看着遍地练习她选定钢琴曲,压力过大比赛前几天紧张到躲厕所里干呕。

林安厕所外面听着痛苦声音,也跟着去报了名,好让不至于孤单人面对。

是奔着名次去林安是去陪

但是弹琴导师却看上了林安,经过了半个多小时深思熟虑后,将橄榄枝抛向了正挂身上捣乱林安。

瞬间席卷并不是失望,反而是种卸下了浑身重担轻松感觉,长舒了口气,心情愉悦地替林安鼓掌,导师是个很眼光人,林安音律上天赋是不会让失望

但是回家路上,步都变得很沉重,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妈妈。

妈妈听到落选后,并没责备,她比谁都清楚己儿子能力,她拥抱着,安抚着孩子,可是听到第桂冠是林安摘走了之后,妈妈就陷入了长久沉默。

直知道妈妈不喜欢林安,因为妈妈嫉妒着林阿姨,她深爱着她,也疯狂地嫉妒着她。

妈妈是个心高气傲人,所拥切都是己亲手打拼而来,这份不愿意低头性子折磨了她辈子,也摧毁了她最珍视和林阿姨之间友谊。

林阿姨妈妈最困难时候接济了她,她是妈妈最感恩人,但是妈妈却无法说服己心安理得地接受这份馈赠,她想永远和林阿姨保持着平等友人关系,她夜以继日工作换来了以往平等,却也生生拉开了两人距离。

这根本是个无解问题。

林安也即将陷入这样死循环。

儿子倾尽全力适得其反,林阿姨儿子林安吊儿郎当却收获颇丰。

知道妈妈是种什么样心情。

心疼妈妈,却也毅然决然和她走上了相同道路,寄人篱下让永远处于扔下恐惧中,哪怕林安从来这样想过。

处于撕裂状态,半属于己和妈妈,兢兢业业地谋划着未来;半属于林安,沉溺于没变化

也许是妈妈态度让林安所察觉,也许是林安不希望妈妈和林安间隙当中生存,又或许是林安永远不想和成为竞争关系,就算只妈妈个人认为们两是竞争关系。

钢琴家垂青林安拒绝了,想把机会让给,这种退让令无所适从,甚至是羞愧而无地容。

林安那之后放弃了钢琴,钢琴唯能慰藉地方就消失了。

放弃钢琴刻,就意识到,己和林安之间分别,已经无法避免了,必须沿着妈妈规划路走,林安却没办法再陪着己了,开始陷入无限焦虑,对未来惶恐,对与林安分别不舍。

边是必然要分开未来,边又是林安怀抱着微小希冀,潜意识里,还是更倾向于相信林安不会轻易和己分开。

林安没任何动静,不知道多急切地想要扩大这份希冀,想捅破青梅竹马这层窗户纸,不敢先踏出这步,也不想逼迫林安为己做出妥协与牺牲。

点点微小希冀,妈妈查出来胃癌时候破碎得干干净净。

母子两借口要去集训,离开居住了九年大院,们没向林妈妈求助,也没告诉林安。

为了治病,妈妈这几年存下来钱全部都扔进了填不满深坑。妈妈家人早就和离经叛道妈妈断绝了关系,妈妈不愿意向们求助,好父亲直默默地支持着母子二人,请了年假,来照顾前妻。

妈妈病越来越严重,最后只能躺医院床上休息,想留医院照顾她,却每次都会赶回琴行集训。

高二元旦前个星期,妈妈喊到床前,这个好强女性已经病痛折磨得不成人形了,鼻子里插着透析管子,连坐直身体力气都没了。

,妈妈对你直很严格,是因为希望你别人挑选人生,但现我才发现己好像做错了很多事情,,你真喜欢弹钢琴吗?”妈妈如今说这样串话都已经很费力了,断断续续,逻辑却依然清晰。

“喜欢。”对着妈妈撒谎了。

听到满意答复后,妈妈欣慰地对着微笑,阖上了眼睛躺床上休息,没什么力气再说些什么了。

妈妈是那天晚上,医院浴室里结束了生命,人发现时候,她安静地睡水中,这个不愿意服输女性连死亡都要紧紧攥手里。

总是忍不住会想如果当初己没对妈妈撒谎,没欺骗她,大大方方告诉她己讨厌钢琴,妈妈或许就不会心安理得地撒手人寰,是她生命中唯重心,当妈妈以为未来切安好时,就已经没了执念。

这三年里,这种扭曲愧疚感直压心头,让办法喘息。

妈妈后事是由父亲处理,而父亲接走了,走得并不洒脱,是落荒而逃,丢盔弃甲。

父母,林安父母最后都分开了,不同人生方向;变质爱情;死亡,林安以后又会什么分开呢?

连和林安说再见勇气都没了,不知道该怎么和解释妈妈逞强,还焦虑,太过悲观,已经没勇气去面对支离破碎未来。

不想放弃钢琴,但只要看到琴谱,打开钢琴键就会无法控制地干呕反胃,指尖也像是失序了般地疯狂颤抖。

也不想离开林安,但们分别已经注定了,早晚都已经没了意义。

分别才是人生常态,林安都经历着失去与分别,们都撕裂间隙中寻找平衡,们都需要重新开始未来。

放弃了音乐特长生道路,考去了新城市,认识了新人,将住大院里等待着林安那个己永远留了过去。

从初二到大二,做了整整六年心理建树,说服己能够习惯没林安生活,结果再次见到林安后就火速推翻,完全不受控制地林安节奏带着走。

也许这六年里,也期待着,林安能找到己。

难得从平和睡梦中醒过来,准确来说是吵醒林安浴室里洗澡,估计是刚洗好,拉开了浴室门。

昨晚两个人衣服脱光了就直接扔了浴室地上,林安洗澡时候顺便给洗了,还房间抽屉里找到了晾衣架,给晾了阳台外面。

好没遐想空间,这刚起没几个小时怎么就已经种老夫老妻搭伙过日子感觉了,难道不应该是用狼吻把另半从睡梦中亲醒,然后继续昨晚事情吗?

哦对,们两昨晚停下来是因为抽屉里放东西不够用了,好遗憾,看来这个臆想是实现不了。

毫无逻辑想东想西时,林安已经晾完了衣服打算把剩余衣架收起来,晾衣架钩子勾住了系林安腰上浴巾,就系了这么条浴巾。

浴巾拉散了,哗啦啦地掉地上,林安头发还是湿,水珠从发梢沿着下颌骨滑落到胸口,沿着腰部劲瘦曲线向下蜿蜒,然后……

然后林安就把浴巾捡起来围上了。

林安好比般人更容易受伤,现背部估计还留着己昨晚不经意间留下痕迹。

好吧,其实也没那么差,至少林安身材真很火辣,去夜店跳舞皮带里面估计塞全是钱。

浑身瘫软窝子里装睡,根手指都懒得动,林安倒是还挺力气样子。

轻轻坐床边,给己右手伤口上药,们两个昨晚荒唐又疯狂,林安擦伤地方只是简单擦了下药就睡了,现还是得重新处理下。

接下来林安也许会蹑手蹑脚地伏床边,偷亲额头,或者是悄声地同己说情话,已经准备好睁开眼睛了。

结果林安擦完药,坐张床上看起了电视。

好贴心哦,还把声音关掉了。

愤怒地睡了过去,梦里林安吵架。

再次醒过来时候,还沉浸吵架怒气当中,打算现实里继续和林安吵,但是林安正搂着,温热缱绻吻换换落额头、鼻梁与颤抖着睁开眼睛上。

发现醒了,林安微笑着与对视,眼睛里溢出了温柔欢喜与热情爱恋。

“笑什么?”笑打消了怒气,没绷住也轻笑出声。

“没什么,只是想,我们认识十年,分开三年,重逢第天就上本垒,我那十年都干嘛?”林安将角给掖好,躲子里将搂进怀里,像是埋怨过去己,又像是感慨。

“怎么?我那时还未成年呢?”胳膊上,调侃了句。

“我就说以前我们两睡时候,你为什么老是把腿夹我腿中间,我还以为是因为你真很怕冷。”

“所以说你呆啊。”靠近林安,将脸颊贴着胸口,掩盖己嘴角笑容,安心聆听着规矩而心脏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