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小说:白雀 类别:校园言情 作者:五十庭春生 字数:3181

教课的老师都觉得陆混小子是突然转性,上课也不捣乱,也不无故早退

但是的朋友看来,他像是大病初愈一般,经历一段漫长的消沉之后,好不容易重新振作起来,所谓的突然转性,不过是他人的时候发呆的频率又增加

他们默契的没插嘴,他们能想到的办法陆都已经尝试过

还是放学后陪他们躲没人的学校里打游戏,周末一起打篮球,和之前一样坐一旁听他们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偶尔被逗笑附和两句。

妈妈为陆准备盛大的成年礼,镇子上所认识的人都被邀请,一顿饭从中午一直吃到月亮升起,陆和胖月半他们喝些酒,微醺的他站门口,微笑着与离开的客人说挥手再见,陆爸爸差人送来的礼物陆拆开,被放仓库一不至于落灰的角落里。

父亲姓陆,母亲姓字构成三分之二的姓名,陪伴十八年,他成年生日那天换新的。

虽然现户口本上写着字,但是周围的人陆的喊习惯,他也没刻意去纠正,本来妈妈是觉得没必要改名的,毕竟流程太麻烦,可陆还是坚持去把改掉

高三节奏太快,结束得也快,陆还沉浸高中的余韵中接到录取通知,他要去几千公里之外的省份念大学,妈妈牵着木棉将他送到高铁站站口,忍不住背过身去掉几滴眼泪。

啊,如果消息妈妈第一时间通知的好不好?”

放下行李转身环抱住妈妈的肩膀,蹲下来揉着木棉的脑袋告诉她要好好照顾妈妈。

与镇上十几年的好友各自分散全国各地,胖月半思前想后月还是放弃数媒专业,去读免费师范生,他还读高中的妹妹,家里负担不起两份学费,他妹妹是好学的好苗子,每次都是年级前几名,胖月半和朋友说起自己妹妹的时候眼睛都是亮晶晶的。

高铁出发之前,陆帮着隔壁座的女生把行李送上头顶的行李架,两人是老乡而且碰巧同校,算是学姐学弟的关系。

女生很健谈,向陆介绍着他们学校,还热心地告诉他宿舍里其实可以用小功率煮锅煮火锅,是不导致跳闸的。

“其实很少男生去念幼教专业的呢。”女生样说着,再一次打量一遍陆,“真的看不出来哎,不像是以后做幼儿园老师的人。”

“是吗?”

其实他专业时,周围人都觉得他体型比起幼儿园老师,更像狂扁小朋友里面那变态。

他只是想到幼儿园老师都是弹着钢琴教小朋友唱歌的,才专业燃起兴趣。

“我可以给拍一张照片吗?我朋友想看看帅哥,我朋友好久没见到过帅哥,希望您可以救救她,满足她的愿望。”

“可以。”陆被女生逗笑,点点头,同意她的请求。

被分到三楼的六人间,等他拎着行李走进宿舍的时候,只剩下两一起的床铺,他近选择中间那床铺,刚准备收拾,宿舍最后一名成员拖着行李箱走进来。

相当英气俊朗的男生,子很高身姿挺拔,看到他第一眼时被那双浓密漆黑的眉毛吸引住,他的左眉尾巴处断旋,右眉眉骨处打着眉钉。男生是中分的长发,被染成暗红色,衬得他整人白度,可能是天气太热梳成高马尾,发尾正好可以扫到他的后颈处,等着人走近时陆才看到他耳朵上带着的那对低调的银色耳环,他左边的耳朵上最少打耳洞。

男生的长相很具侵略性,鼻梁高挺,眼睛也很深邃,或许是为压制自己外溢的张力,不得不带上一副柔和眼神的细边眼镜。

样夸张的各种元素,聚集男生身上竟然没丝毫违和,他简直不要太适合种张扬的打扮。

的朋友真应该向陆道歉,比他种痞子还不像幼儿园老师的大小镇里长大的陆哪里见过么夸张的人,新同学像是从热血少年漫里走出来的人,学校保竟然没给他拦校门口吗?

床铺只给男生剩下最里面靠窗的那一,男生站门口不知道想些什么,随后走向临床的陆

“同学,请问可以和床位吗?我不太……习惯睡窗边上。”意外的,男生的口吻是谦逊的甚至是温柔的,是实打实的商量语气,他的客家口音很重,让陆联想到九十年代的香港电影。

“可以。”陆说完,拖着行李去收拾窗边的床铺

“谢谢,我姓秦,秦北格,北方的北,格外的格。”

,双木全的。”

月下来陆很快适应大学里相对自由松散的氛围,每天除上课吃饭是窝宿舍打游戏。

说来也巧,那叫做秦北格的男生竟然是高一的时候,曾经帮陆抗塔的打野玩家,那一局结束后两人互相加好友,高一的时候两人经常一起打游戏,后来陆没什么玩游戏的兴趣一年多。

打开手机看到彼此的游戏id时,两人的表情都挺微妙的。

打游戏的人到那里都受欢迎,陆没什么热情打游戏,秦北格也要出门打工,但架不住他们宿舍里其他几男生的死缠烂打,把他们的账号带飞好几段位,室友们一口一哥叫得亲热,但喊秦北格时却些尴尬的卡住

“没事,喊我名字。”和人际关系中游刃余的陆不同,秦北格并不擅长应对别人的殷勤,与他张扬的外表不同,他是相当内敛甚至是些羞涩的男生,沉默寡言且不善交际,宿舍里也和他关系还不错,其他室友与他聊天时总是被迅速终结话题,看上去像是故意的一样。久而久之,宿舍里的其他人很少主动同他说话

“我擦,姓的,好自恋,手机壁纸竟然是自己的照片。”寝室长端着水盆从陆身后经过,瞟一眼陆手里的黑色手机,夸张得很喊出来,那是好几年前的机型,陆钱,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换成新的。

“叫什么呀,我要是么帅,我也拿自拍当壁纸的好吗?嫉妒人家吧。哥别理他,侧脸绝,发我一份,给我拿来当几天头像。”隔壁床那大奔头从床上探出头来,乐呵呵地同陆说道。

“不给,我怕女朋友觉得暗恋我,”陆轻飘飘地打趣完室友,便将那手机收回抽屉里,揽着秦北格的肩膀一起去食堂吃午饭,走出门之前还不忘问一下室友,“午饭要吃什么?帮们带回来。”

第一学期结束的时候,他们宿舍里只唯一点老师气质的小子男生做到每门课都是高分通过,其他几人多多少少都一两门课是卡着及格线飘过的,陆更厉害,除钢琴课,剩下的每门课都挂六十分边上,着实是体期末考试六十分飞过的快感。

一年很快过去,陆也变成大一新生的学长,迎新晚上,班上的同学一致决定将陆推出去给新生表演节目,长得最好看不表现谁表现?

被赶鸭子上架的陆教室里的那架钢琴面前。

他弹奏的曲子是那首《我怀念的》,是他唯一弹的一首流行音乐,是几年前的老歌他的mp3里躺很多年,第一次听到首歌的时候,陆刚从小学毕业。

段自弹自唱被人录下来放到网上,画面中的少年目光温柔而缱绻,清亮的嗓音哼唱着令人熟悉的缓慢曲调,他像是想着什么人,嘴脸挂着难以察觉的微笑。

那天之后,人泄露的联系方式,短信电话不断,好几次都被打进来的电话卡到游戏掉线,陆是被骚扰得没脾气,不得不换新的手机号码。

本以为件事终于可以结束,没想到竟然还人直接找上他的学校。他被学校广播喊去广播室,推开广播室大门的时候,一穿着相当时尚的男人里面等他。

“我们又见面啦,还记得我吗?我是那星探,”那人看到陆的时候,脸上闪过一丝惊喜,他站起身来,扶扶自己的黑框眼镜,“当初还以为联系我,没想到压根没的消息。”

“麻烦一趟,我想我可能不太合适干一行。”陆已经猜到接下来说些什么,直接开口拒绝他,

“真的不考虑一下吗?我们只需要轻微的包装一下,绝对可以火起来的,相信我们。”黑框眼镜从包里拿出自己的名片,递给

“我不缺钱。”陆失笑,转身要走。

“别走啊同学,难得的机的同学的家人朋友都可以电视上网络上看到那些想让他们看到的人吗?”黑框眼镜拉住要走的陆,继续说服他。

意外的是,雷打不动的陆竟然真的站住,似乎想些什么,黑框眼镜见陆犹豫,以为是终于动摇他坚定的念头,再接再厉地打起感情牌。

周围的人都因为认识觉得自豪的,他们打开电视能看到,他们不忘记的,同学,好好想想,我再来联系的。”说完,他将自己的名片塞进手里,稳操胜券地走,把广播室留给沉思的陆

攥着那张名片,那一刻他是真的想尝试一下办法,但转念一想还是把那张名片攒成一团,扔进垃圾桶,算自己真的出现电视里又能怎么样,他怀念的那人,也不因此出现他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