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斩杀

小说:泪痕剑/英雄无泪同人 空蒙山色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风过潇然 字数:1820

“大镖局用两年时间说服了自河朔中原到关东这条线上最重要的三十九路绿林豪杰,从黑道走上白道,组织成个江湖中空前未有的超级大镖局,收合理的费用,保护这条路线上所有行商客旅的安全。在他们那杆以紫缎镶边的“大”字缥旗保护下,从未有任何趟镖出过点差错。”荣公正客观的评价:“我明白堂主为什么要和这样的作对。”

“江湖中居然问出这种问题?”

“我只是半个江湖其他三十九路绿林好汉都是江湖中。”

是他们。”

是,只是个为了女枉顾兄弟的小。”荣冷冷地对道,“的束手就擒,会使蔡崇在兴奋之下滥杀的朋友,他们的亲属,为了自己,彻底放弃了他们。”

绝望的低下头,整个条沙滩上搁置的鱼,奄奄息。

“直到现在还在顾及所谓英雄的名誉誓死从。我知道这名声最后会传成什么样?”

道:“是说堂主武功盖世,惜双拳难敌四手,失手被擒。还是说见色忘友,眼睁睁看着兄弟们因而死却无动于衷?”

到底在坚持什么?我是真的明白。”

叹息着起身,没有再把他送回牢房。

的心气已散,荣也没想再次激发他,若永远明白些道理,那他宁毁了他。而是原先所想的去救他。

“等等。”

在荣即将走到门口时,叫住了他,“们要怎么处理雄狮堂的?”

“自然是该杀的杀,该杀的放了。”

“何为该杀之?”

堂主以为呢?”

房间里长久的沉默,就当荣以为他再有话要说时,再次开口,他说:“我想见司马超群。”

轻笑声,淡淡说了个“好”字,然后头也回的离开。

洛阳之行顺利之极,荣遗憾的是再是以前的,但他知道这种直颓废,就像被雨水打湿了的柴火,晒晒,它还能重新点燃。

的阳光注定是荣,也许是小高,也许是蝶舞。但荣现在会让他们任何见到。雄狮堂的价值远比雄狮得更重要。

现在,的生死成了大问题。

斩草除根,春风吹又生。

自然是主张免除后患的,□□有些下了手。

胜者为王败者寇,荣暂时还没有为王的觉悟。

流水老位充满智慧的老,他的脑袋像个大金库,珍藏着数清的奇珍异宝。

少年时他憧憬成为名传奇的铸剑师。但造化弄,老年时,他最得意的作品却是

他传他武功,教他做,灌输他该有情的谬论。

如他所愿的长大,甚至超出他的期望,成长为惧怕的大枭雄。

现在,他居然又有了情。

流水知道其实依旧如往昔般冷酷。他听从司马超群的命令,放蝶舞和她的儿子团圆,

蝶舞感谢他。

哈,这种笑的,廉价的感谢!

手操控了她的生,折磨得他们母子相离痛欲生。

如今就因为这么微足道的点施舍,就让她动摇了逾越生死的仇恨!

哪,真是脆弱,下贱,愚蠢的生物。

同样感受到了蝶舞和变化。他边暗暗嘲讽蝶舞的卑微,边又心安理得的享受蝶舞的讨好。

他与蝶舞维持着表面的友好,他与流水扮演着世的父慈子孝。

他似乎有了个和谐的家庭关系,在荣的刻意干涉下,他满足了种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渴求。

惜荣现在在长安,否则他定知道蝶舞的这种情况像极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是她生的噩梦,反抗起,逃避了,连顺从,都是痛苦的。

当作噩梦的,止蝶舞个,便是曾经的雄狮,现在也深陷噩梦,自拔。

相同的是,帮助他们结束噩梦的,都是荣

以理直气壮的劝服放蝶舞母子团圆,现在却只能看着纸条发愁。

已经败了,他仍是英雄,囚禁个英雄让他死,是对他的侮辱。——

永远以轻易洞悉心,然后用犀利的语言掌握主动权。

虽然这话是写在纸上的,仍直戳心窝。

的双眸涌现哀伤,生死浮沉十数年,他是胆小怕事的亲手杀死个无辜的,他难以下手。

时间,小高了。

雄狮堂叛乱的消息渐渐传开,住在消息流通最快的客栈的小高听闻,再顾得保持充沛的体力的平静的心情,路疾驰赶到了洛阳。

“爷,他要探望。”

“那就让他去。”

和高渐飞是肝胆相照的朋友,曾经为了小高滞留红花集,差点落在的手里。

现在,小高只身赶

知道他们聊了什么,知道他们悟了什么,他只知道,时机了。

手持大刀,和小高并肩到校场。

上英雄,真是个物。老子直想见见能镇得住这种物的司马超群,没想到就是。”

紫两个身影后的站在那里等待,都是认识的

同往常般神色淡淡,他已经调整好了心态,今日无论死还是荣亡,他都有心里准备。

刀与剑的碰撞短粗刺耳,荣放任身体的本能占据主导。

这是公平的决斗,四个都知道。

四个都没有提出异议。

奈何,乐见其成,得偿所愿,小高无能为力。

他们都有自己的信念,做的原则。

这里是江湖,江湖自有江湖的处事风格。

武功原本相当,近身体与精神饱受摧残,勉强打起精神,也是荣对手。

寒光阵阵,剑尖自脖颈划过,鲜血顿出。

招了招手。

远处立刻跑两个小厮,等小高细看,就把抬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