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章身世

小说:泪痕剑/英雄无泪同人 空蒙山色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风过潇然 字数:1755

司马,水,蝶舞。

对卓东来而言,能称得上密的人,也仅此三人。

为义兄,为义父,为义妹。

血脉至

但他人的,卓东来知道。

他知道弟弟,他出的同天离他而去,和他的母起,因他而死。

凶手,便害死了母和弟弟的凶手。

他活世上的每天都和弟弟用命换得的,他罪。

这些事卓东来小便知,从未逃避或否认的想法。

可他从不知己的父谁,水对此讳莫如深。

卓东来可以依靠任何威逼利诱挖出水脑子里的秘密,唯此事例外。

即便他把水禁锢小院,迫使他与世隔绝。

即使水武功尽失,毒瘾深种。

他也从未动用手段逼迫。

人都底线,他的身世便水的底线。

对此秘密的好奇还未达到他不择手段的地步。

所以他直不曾触碰。

真相来得如此突然。如同当头棒喝,便卓东来,时也难以消化。

绷带圈缠绕手臂,规整序,力道适中。

“不想您会熟练此事。”

荣升到此的第二天便调了贴身丫鬟身边,事事服侍,看便养尊处优的正经少爷。

“身边人时常受伤,但大夫不常,也只能动手,熟能巧罢了。”

“江湖?”

“不,战争。”

绷带末端处打了结,荣升道:“朝局动荡,诸侯割据。本无意参与其中,不想外敌入侵,国将不国。暗地加入方组织,周旋于各方势力,时间长达八年之久。”

挽下袖子遮住绷带,同时遮住了几日前划出的,今日仍未曾愈合完全的伤口。

卓东来道:“幼被义父收养,从不知父母为谁。他教他会的。知识,武功,识人之术,用人之道,从不藏私。”

说到这里,卓东来的表情变得很奇怪,仿佛他本来很然的感情露硬被抹杀,现又逼迫己重新表达出来样。

“可他并不爱,他更喜欢鞭打,辱骂,看像条狗样摇尾乞怜。”

卓东来很骄傲的人,除了水,他不曾向任何活着的人低过头,而今水也只能像囚犯样,蜗居于小院,寸步难行。

这些事,已经久远的记忆洪里的琐碎小事。可也卓东来此最脆弱的时候。

除了他与水,再无第三人知道。

荣升敛目,片刻的停顿同时给了两人思考的时间。

“迫于形式,们只能暗中行事。暗杀,偷盗,栽赃,离间……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十四岁独闯荡江湖,欺骗,反目,陷害,杀戮,无处不。”

“八年后,外敌败退,中华恢复,百姓和乐。”

“危难之际,司马超群奋力相救。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外攘内乱,山河破碎,诸侯争锋。”

“司马之所愿即之所愿。为朋友两肋插刀,所不惜。”

“五年逐鹿,山河归。中华元气大伤,百姓死伤惨重。”

卓东来默然。

荣升去取了酒杯满饮,搁桌上时发出声脆响。

“明日出去趟,你把蝶舞借给。”

,请您万事小心。”

“嗯。”

荣升单人匹马离开,卓东来不曾询问也清楚他的目的地,大镖局没事可以瞒住他,何况那人也没刻意隐瞒。

萧大师的儿子,萧泪血和卓东来。正月初的孩子同样,小高和蝶舞。

卓东来无法得知萧泪血怎么看待小高,却了解小高和蝶舞怎么看待他。

粘贴的花瓶裂痕永存,美丽的外表触即碎。

朱猛,总天会成为他们拔刀相向的理由。

可这点伤痕,如今已不复存

卓东来平次因为点仁心,躲过劫难。

造成这局面的人,他甚至不知道名字。

起初意,即使那人再如何从容淡然,冷静决绝,也不过替代品。

他无需对替代品投入过多心力。

可如今,平衡被猝不及防地打破,他却无法再更进步。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卑鄙小人,背负罪孽的凶手。

而那人,却出淤泥而不染,心怀家国的清明志士。

道不同不相为谋。

江湖人时常把死挂嘴边,因为他们每日与死相伴,脚踩阎王殿的门槛上,今日进步,明日出步。

次仰望蔚蓝的天空,呼吸草药的清香。男人种恍然如梦的错觉。

他抱着必死的决心提刀上阵,坦然迎接寒刃,不想再睁开眼,仍置身这人世间。

“你为何救?”

安抚好情意绵绵的女人和激情澎湃的少年。男人跨前步道。

“不过不忍心罢了。”

历经死的男人已无半点颓废沮丧,高大威猛的身躯重新傲然挺立。

朱猛,这曾经败涂地的男人,终于破而后立,真真正正地站他面前。

“你与传说中的样子可大不相同。”

吗?”

次同桌对饮,朱猛感慨万千。

从未想过,统领三十九路英雄的总镖头,会如此心慈手软。”

“并无大碍不么?”

朱猛默认。

遭鬼门关,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清醒,他爱他的妻儿胜过其他,那他此永恒的弱点。

更何况,就算没这些,那时他也输得心服口服,甘拜下风。

“司马大镖头,即日起朱猛隐姓埋名,远走天涯,再不理会江湖纷争。大镖头之情意,朱猛铭记于心,来日若吩咐,朱猛必当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朱爷保重。”

“保重,告辞。”

代英雄就此退场,携妻带子,阖家团圆,也不枉他为此趟过的诸多苦难。

“大镖局统,还未曾恭喜大镖头。”

“小高对以后可打算?”

“信步由缰,总要身经历,才能了解其间五味。”

“江湖险恶,好珍重。”

“总镖头莫忘了,你约。”

荣升浅浅笑,包含了诸多少年看不懂的味道。

“那么小高,今夜什么安排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