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章秘密

小说:泪痕剑/英雄无泪同人 空蒙山色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风过潇然 字数:1887

司马超群与卓东相伴相交二十多年,们二人在时间甚至超过司马和吴婉在时间。卓东想尽切办法把最好东西捧到司马面前。

“那把,你要怎么处理?”

“宝剑配英雄,最完美该配最完美英雄。”

“东把好剑,总会找到命定主人,不使明珠蒙尘。小……”

升突然停下话头,止步不前。

卓东疑惑看着,没有打扰。

说:剑成刹那,萧大师就预料到这把剑把极其凶恶剑。并且会有个正月初孩子拿着这把剑杀死儿子,最可悲,那个孩子萧大师血脉。

而当年萧大师因为诅咒关系,挖了知音双目,废了流水武功,们两个都对萧大师恨之入骨,都盼着预言早日实现。

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升狠狠皱起眉头。

后院老人曾说:卓东要找,那把举世无双剑,若能得到送给你,你定会喜欢。可惜得不到,瞎子不会让给别人

升开口:“东,你义父就流水?”

。”

什么,有什么忽略

动不动,脑中快速回放这几日所有事情。

流水,吴婉,蝶舞,卓东,小……

“您说您义父,那么您养育了?”

“不错,从出生,就我带着,我给吃,给喝,教武功,教做人,可没想到只养不熟白眼狼。现在囚禁我,折磨我,让我痛不欲生。”

“您有太多怨恨。”

“怨恨,我为什么不怨恨,都们毁了我生。”

“我以前武功强,身体健全,江湖上鼎鼎有名人物。就因为,我被废了武功,残了双腿,现在只能被囚禁在这个小院子里孤独到死!”

升猛然机灵:“流水。”

卓东轻生询问:“怎么了?”

“东,立刻派人查找山前辈下落,我们抓紧时间回大镖局。”

。”

怀疑种生活态度,周围环境逼迫升重拾这种习惯。

而现在,意识到,眼前生活藏着个大秘密,个令恐惧秘密。

必须马上回长安。

个热情率真年轻人,单纯初生牛犊无知无畏,脆弱而短暂。

位德望重江湖前辈,单纯世事磨炼仍不改初心坚持。

山,流水,知音。

知音为长,流水为次,山为幼。

风云变幻二十年,同门师兄弟终得团圆。

升识趣告退,不想只在花园里耽搁了下,走出,撑着墙不断咳嗽。

“前辈该多保重身体。”

山坐在石凳上,升命人奉茶。

“司马大侠,那位姑娘大镖局人?”

顺着山视线看,正蝶舞抱着平儿。升朝她招了招手。

“蝶舞姑娘,你。”

升向山介绍:“这位流水前辈义女,卓东义妹妹,名叫蝶舞。晚辈,合该拜见您。”

蝶舞朝两人欠了欠身,升向她介绍:“这位你义父师弟,小师父山前辈。”

“姑娘与我小徒弟长得实在太像了。”

“小和我说过。”

“老朽冒昧问句。姑娘父母谁?”

“我自出生起,就只知义父,不知亲生父母。”

“姑娘可丁乙正月初出生?”

,前辈怎么知道?”

山承受不住连连咳嗽,造化弄人,真造化弄人,难道真上天注定?

面对蝶舞茫然,只能劝告蝶舞远离小,远离剑。

“前辈,连您不知道,哪个才孩子吗?”

想到流水与小都和司马超群熟识,没有奇怪升怎么会知道这些。

摇了摇头,升又问:“那么当年萧大师共几个孩子?”

“本三个,可当年萧大师小妾难产去世,腹内对双胞胎,死了个,大火后另不知所踪。最后只剩下萧个。”

山深陷担忧,没有注意脸色突然变得震惊,随后溢满了悲伤。

匆匆与山告别,升立即去找卓东

如今四十路人马尽皆归顺,卓东不必像以前那么废寝忘食。现在个人端着水晶酒杯,自斟自饮。

“很久不见你如此清闲了。”

“大镖头亲自出马,轻而易举击杀朱猛,收复雄狮堂,如今再无人敢挑战大镖局,属下自然清闲。”

“日常事务还得你操心,不过你或许可以培养几个副手,帮你分担些杂事琐事,你好腾出手,做些自己事。”

“为总镖头和大镖局效力,属下分内之事。”

升斟酌着措辞:“东,我无意干涉你私事,但有些东西别人会故意隐瞒你,却对我放松警惕。”

卓东不解,升干脆问

剑现在哪里?”

剑当然在卓东手里,升不要,卓东打算留给司马超群。

这件事二人直心照不宣。

卓东不问,不说。

每天把贴身丫鬟唤,细细拷问遍,把喜好,习惯,性情,都琢磨透透

升明知道这些却不抵触,自幼习惯了身边人对紧张重视和无微不至,无所谓监视观察。反而希望卓东动作可以快点,以便更好满足生活质量。

含着金钥匙出生少爷,在这方面,绝非江湖里摸滚打爬过司马超群可比。

卓东很快确定了个怎样人,但仍盼望哪天司马超群可以再回。虽然与升相处要轻松些。

剑锋划过肌肤,升横拿宝剑,鲜血流向,诡异消失不见。

升却好像不满意,盯着半晌,命令道:“东,把袖子撸起。”

这架势谁明白怎么回事,卓东没有犹豫。

划破动脉,汩汩鲜血流出,者不拒吸收。

卓东脸色渐渐苍白,升却直不喊停。

剑上紫色光芒璀璨,越发妖异。

眨不眨地盯着它,眼看它越越亮,越越诡异,然后,突然消失。

卓东瞳孔蓦然紧缩。

升忽然拿血喂养,妖孽如卓东,心里已然有了猜测,升要试,想确认,可没想到,结果竟这样,竟真这样。

消失了?难道我……”

“萧大师之子,萧弟弟。”

升补全话,心情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