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章迷茫

小说:泪痕剑/英雄无泪同人 空蒙山色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风过潇然 字数:1914

长安多英雄,长安有司马超群。

多少人因为句话跋山涉水来到长安,只为睹司马超群英姿。

郭青个年过弱冠的青年,路艰辛来到长安投奔兄长。很快见到传说中的大人物。

二当家如传言般神秘莫测,诡谲的心机配合雷霆的手段,没有人能手下挺过三招。

行,动,都像拿尺子丈量过样,不多不少,不急不缓,分寸拿捏的恰到好处。

不出三天,郭青便成来热忱的追随者,衣着服饰,言谈举止,都毫无保留的效仿卓来。

郭青生于微寒,长于农家,却天生敏锐。

坊间里传司马超群高大威猛,爽朗率直,不可多得的大英雄。与二当家卓相交数十年的亲密朋友。

可据郭青观察。

头高大威猛真,爽朗率直却半点皆无。

头性情淡漠,身干净的白衣,衬的整个人越发清清冷冷。

脑袋里无数次冒出诡异的想法,头和卓爷,似乎并不像传闻所言,天下最好的朋友。

们又确实契合。

光,什么都不做,仅仅站那里,便有种居高临下的淡淡威压。

卓爷影,切想要伤害头,威胁大局的明枪暗箭,都越不过卓层防护网。

样近乎完美的组合下,大局成功收复四十路英雄,成为江湖上无可匹敌的庞大组织。

可就时,头离开

郭青已经个月不见头,虽然信鸽三天来回,从不间断,但的人,却再没回过大局。

紫气来的气氛日比日压抑。虽然卓爷实际上什么也没有做。但就因为什么也没有做,反而令人不安。

朱猛战死,雄狮堂归顺。江湖再无任何势力敢挑衅大局。

那么,种时候头为何离开?并且旬月不归。

“郭青,送夫人回去。”

女人恨恨地瞪眼卓眼,甩袖离开。

,还敢么对卓爷的,也只有头的夫人吴婉。

若说头和卓爷亲密的好似人,那夫人对卓爷,则厌恶的如同对待杀父仇人。

郭青知道个秘密,旦说给人听就必死无疑的秘密。

的兄长郭壮与大头夫人,有逾越主从的暧昧关系。

可就个女人,却整日叫嚣着卓爷破坏她与头的夫妻关系。

简直匪夷所思。

大概男人和女人天生的区别,无论夫人面前提多少次,郭青仍理解不种莫名其妙的想法。

完全有理由怀疑夫人对头的忠诚。

来,来把司马赶出去的!”

“夫人多虑头的消息从未断过。”

“卓手掌控局,要夺权,些都做给你们些傻瓜看的!”

“夫人!”

个女人,即使再漂亮,当她愤怒时,仍会扭曲五官,暴露她丑陋的面。

很显然,现的吴婉已经顾不得什么仪态,她彻底失控

“卓来卓来,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那么相信卓来,甚至崇拜,你们都被蛊惑到底使得什么妖术!”

“少爷小姐该下课。夫人,属下告退。”

欠身施礼,不等吴婉同意,郭青已经退出去。只留女人个人房间砸碎桌子的瓜果点心。

来已经个月没有踏出大局。

离开个月,属下每三日传回次消息,详细记录荣每日的点点滴滴,二人却从未传递封亲笔信。

月前,荣送别朱猛与蝶舞。分别给卓来和吴婉去封告别信,便再未回长安。

化名荣少爷,和小高起,漫无目的的游山玩水。

允许卓来派人暗中跟随,却不许们插手的任何事。

三日回的报信,荣似乎和大局彻底断联系,反倒因小高名声渐起的缘故,开始被人所知。

甚至,身边除小高再无旁人,不仅穿衣吃饭,便琐事,也渐渐熟练起来。虽有少爷之名,却再无少爷之实。

要告诉你,没有你,照样活的很好,甚至比你想象的还要好。”

流水语道破其中关键,如愿捕捉到卓来脸上转瞬即逝的无措。

个很有能力的人,我直知道。”

“可你定没想到居然有样的魄力,甚至割舍最爱的妻儿和最好的兄弟。”

的决定,不会因为我们而改变。”

“司马超群以前绝没有如此果断。我直好奇那天究竟遭遇什么,使有如此大的变化。”

“世上原来还有义父所不知的事情么?”

流水探寻地扫视卓来:“你知道?”

“天气乍暖还寒,义父还多保重身体,头的事,便不劳义父费心。”

来低头告退,恰好错过流水意味深长的神色。

怎么想的,卓来比流水清楚,可不清楚的,自己的想法。

个人外漂泊,明确的告诉卓来,出生豪门,做的高高上的大少爷,可历经千帆,也不怕过摸滚打爬的清苦日子。

收复雄狮堂,揭开困扰半辈子的秘密,间接破坏当年的诅咒。使得大局彻底稳固。

直到现,仍不肯斩断与大局的联系,便因为附身于司马,个卓来最乎的人。

活着天,便天欠着司马超群的情,非功过都当坦然承受。

□□终究不司马超群,也终究不愿委曲求全。

所以荣最恰当的时机飘然离去。却又千里之外安抚着卓来的情绪,等待的选择。

司马,从开始就从未想过改变。

个掌控欲极强的枭雄式人物,司马超群与的相处之道隐忍迁就。

明知做不司马,便从开始只做自己。

作为大局的头,理所当然的高高上;作为信奉仁义道德的普通人,力所能及的周旋转圜;作为卓来唯乎的人,也尽己所能的包容迁就

但当些事超出控制,影响平衡时,荣不得不重新审视二人的关系,冷静客观的给出选择。

因为算无遗漏的紫气来,感情方面,近乎幼稚。

次仰望信鸽展翅高飞,荣心里默默发问:来,你还没有想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