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章泪痕

小说:泪痕剑/英雄无泪同人 空蒙山色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风过潇然 字数:1890

五泪痕

朱猛死,死司马超群的下。

雄狮朱猛雄狮堂的主心骨。

朱猛一日健,雄狮堂便一日不倒。

蔡崇的反叛就像戏台子上的木偶娃娃,讨得观众一时欢心,不过个任摆布的傀儡。

需要时,把他摆台前,任他耍弄。

荣升不需要时,大镖局的会以最快的速度把他清除出视线。

真正忠于朱猛的,愿意为他生愿意为他死的铁血汉子。数量不多,却各个忠肝义胆。

朱猛已无心气再踏征程。他仍雄狮堂的旗帜。

荣升不想挥动屠刀,亲手制造血流成河的惨剧。

血珠顺着尖滴落,荣升问高:“你要给他报仇吗?”

高摇头:“雄狮堂你的。”

“不,大镖局的。”荣升纠正,“你还想和我比武吗?”

“当然。”

“那么吧。”

“现?”

“不错,现。此时此地,最好的比武场。”

“如此欠缺公平。”

面对高的拒绝,荣升的表情古井无波,说出的话却掷地有声。

“我自信以这种状态依旧能堂堂正正地打败你。”

高不再赘言,缓缓拔出他的,一把普通的

有些担心,他不能阻止,司马超群的决定任何不该违背的,何况现这个,不司马。

气已满,心已定,现的荣升状态最佳,气势最盛,短时间内难有第二次。

高的法,凌厉,纯粹,堂堂正正,没有杀气。

一场比武,两个十二分心力。

高不想输,荣升不能输。

大镖局完成统一的这一刻,荣升绝不能输。

旋转交错,高惊叹于荣升法之精妙,刺挑挥点,每一招恰到好处。

一个恍惚,长抵达心口。

“承让。”荣升垂手收高心服口服:“你赢,不愧永远不败的司马超群。”

“我们马上要回去,你打算去哪?”

“我也去长安,我师父本要看你我的比武,惜错过。”

“你年纪就有这么好的武功,不知令师哪位前辈?”

“我师父绰号高山,本名我也不知道。”

适时插言:“高山流水遇知音,原萧大师的传。”

“我不敢当,萧大师最厉害的术,这方面我什么不会。”

“令师不曾传授?”荣升问完才发现不妥,连忙道歉。

“没关系。我从没有见过师父铸,以前也从不知道。现,也许因为泪痕的缘故。”

荣升下意识地看一眼高手里的

“这不泪痕。”高倒坦荡,“泪痕借给我的朋友,”

惜,我倒真想见见这把。”

高比划一下手势:“泪痕有这么长,中间有一条空隙,下方一滴泪痕,每当有血滴落宝会被那滴泪痕吸收,十分诡异。”

荣升和卓齐齐一震,却不动声色。

“这么重要的你也以随便借出?”

子需要它。至于我,其实我并不喜欢它,我总拿布包着它,因为它一旦出鞘,必定饮血,把极其凶恶的。我曾经尝试很多办法摧毁它,但无济于事。”

“若你真的不喜欢,也许以把它给我,大镖局有能力找到最出色的铸师,然后把它融。”

高苦笑:“没用的,我的知音师伯说过,世上除他和他的师弟流水以外,没有能毁它。而当年萧大师因为诅咒的关系,挖知音双目,废流水武功,他们两个对萧大师恨之入骨,盼着预言早日实现。”

“诅咒?”

话说到这里,也没什么隐瞒的,高道:“成的一刹那,萧大师就预料到这把一把极其凶恶的。并且会有一个正月初一出生的孩子拿着这把杀死他的儿子,最悲的,那个孩子也萧大师的血脉。”

据荣升所知,泪痕的主高。

阴谋,圈套,真假,善恶。

荣升曾有十三年一直待虚假混乱的环境里,举步维艰。

司马超群的生活让他有一种厌恶的熟悉感。

所有朋友,所有

今日的朋友明日的敌,今日的敌明日的朋友。

能的知道周围发生的事,前因后果他的掌控中。

他的生活看似清闲,实则步步为营。

他以为几年的平静生活以让他摆脱紧张的生活状态。实际上,从他成为司马超群的第一刻起,他就开始主动接触周围的和事,尽能的和所有产生交集,保持良好的关系。不动声色地解他们的所思所想。

甚至他现无所图谋,却习惯性地套出高的秘密。

“你刚才说借给你的朋友?”

。”高的神色变得柔和,荣升调侃他,“你心爱的女孩儿?”

的,她个很漂亮的女孩儿。”

年轻的爱恋单纯而美好,荣升却暗自叹息。

夜凉如水,孤月悬空。

“客有吹洞箫者,倚歌而和之。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

走上八角亭,细细品味荣升的曲子。

“您有心事。”

天愿作比翼鸟,地愿为连理枝。再深厚的痴缠,也抵不过时间的流逝。”

“您也有过心爱的女孩儿?”

“那一段温柔的岁月。如流星划过天际,转瞬即逝。却生最灿烂的时刻。”荣升抚摸着玉箫,怅然若失。

赞美男女之间的爱情最为伟大,而我却认为,天地之间没有任何一种感情,能够超越男之间的友谊。因为那种感情,比任何一种激烈的爱情,要沉稳深切。”

所言不无道理,之友情天高地厚。但能相互扶持一辈子的,却夫妻。那一种亲密无间,细水长流的默契。不离不弃,白头偕老。”

不说话,这情景仿佛又回到他与司马的过去,当他们两单独相处时,司马总要和卓针锋相对,总好像要想尽方法去刺伤他。

却总完全不抵抗,甚至连一点反应没有。

荣升无意伤害他,他只想找个说说话,但卓的态度却表明他真的把他当主子,而非口头敷衍。

想留住他,让他做大镖局的真正主,他潜移默化地影响他。

荣升几乎瞬间想通这些,暗想自己的看家本事还没有完全丢弃。

陪我走走吧。”荣升走出凉亭,卓落后一步跟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