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江湖

小说:泪痕剑/英雄无泪同人 空蒙山色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风过潇然 字数:1878

凯旋归

妻子,儿女,

超群妇孺皆知的大人物。但的生活圈子却很简单。

超群和,两个截然不同的人,性格南辕北辙。没有扮演另个的嗜好。所以站在高台时,仅仅负手而立,坦然受众兄弟和的礼。微笑着走下楼梯敬酒。

碰杯,

引荐杨坚。

信件里没有杨坚事件的详细说明,但对自己的未徒弟,没有冷落。打发人安排的房间。再次敬

几日分别,遇到许多有趣的人和事,们谈到杨坚,谈到朱猛,又谈到客栈里神秘的少年。

逻辑分明,思维缜密,对司超群全无隐瞒,手段虽不光彩,但对司超群之拳拳之心天日鉴。

前因,经过,结果。

能从蛛丝迹中想知道的,顺势推敲事情的龙去脉,随之综合各种因素,推断出合理的未,制定精密的计划。

切都在的掌握之中,而大镖局的二把手。司超群何其有幸。

杨坚个不到三十的年轻人,却在身上看到迟暮。

天下最大的叛徒,也天下最幸运的叛徒。

背叛雄狮堂,朱猛因此广发名帖,闹得江湖武林沸沸扬扬。街头巷尾都在传雄狮堂出个叛徒,名字叫杨坚。

现在,大镖局同样广发英雄贴,内容却邀请各方人士参加司超群的收徒大典,新徒弟的名字同样叫杨坚。

不知道天下人怎么看待此事,却清楚的知道朱猛准备做什么。

刺杀的理所当然。

挥剑,喊叫,流血,断命。

时间双方人混战处,暴力,杀戮,血腥,呈现眼前。作为大镖局的总镖头,动不动的坐在主位上。直到敌人首领被生擒。

“把们交给爷。”

这就江湖。

衣服,个人在庭院里散步。

经历过战争的人,却从没上过战场。很少见大范围的杀戮和死亡。但置身江湖不到五天,便经历次血的洗礼。

当人烦恼的时候,都希望得到亲近之人的安慰。

超群只有位夫人,姓吴名婉。温柔贤淑,端庄美丽。

唯有点,总喜欢在司面前对指手画脚。

超群知道吴婉和郭壮的隐秘却只字不提。

不知道个男人如何隐忍下这种屈辱,也许脸面,大英雄丢不起这个人;也许因为情谊,吴婉为育有两个爱的孩子;也许两者皆有。不知道,但会尊重司超群的决定,尽管不喜,也只对吴婉保持距离。

今天大镖局在自己家里出人命,吴婉迫不及待地跑到面前诋毁

理解不她的想法,耐心听完吴婉的控诉,带着些警告意味道:婉儿,我并不介意女子有所作为,但我与东的事,还请你不要插手。

黑夜里的剑光明亮璀璨,身体的本能比大脑反应更快。等反应过时,已经卡住女子的脖颈。

“司超群,也许我比你更。”

真正的司超群听到这话定会否认,但,所以个关键问题。

“你什么人?”

“我只怜的母亲。”

“那你的孩子呢?”

抓为人质。”

不喜欢卑鄙手段,但有些事不得不问清楚:“你有什么利用价值吗?”

女子嗤笑:“我个女人,个漂亮的女人,养大的女人。”

见过许多为孩子不惜切的父母,眼前的女子就个。

怜的女人。

“你杀不。”

“那我现在就告诉你,对你有威胁的人,舍弃自己的生命也会替你除掉,比如我。如果杀不我就杀你,我要看着因你的死活受罪,我心里会更痛快。”

真不个好消息。觉着江湖就像个巨大的漩涡,把所有相干的不相干的通通卷在起,没有喘息的机会。

去堵截朱猛。想到的义父,也许以告诉些有用的消息。

吴婉从木门里走出等她走远,才敲门通报。

轮椅上的老人正在逗弄婴儿。被棉被包着,睡得香甜。

“您怎么会有个婴儿?”

“我的老朋友特意让人送给我解闷的,真爱的小东西。”

“吴婉?”

“你看见?”

,我刚从外面回,想告诉您些事情。有个额头印有蝴蝶标记的女子为个婴儿要杀。”

“哦?我的蝶舞她回她居然不看我,也个不孝子。”

“她您的女儿?”

“她和小混蛋起长大,现在要为这个孩子背叛。真怜,她怎么能逃得出那小恶魔的手心。”

“蝶舞的消息似乎有误,还不知道这个孩子。”

“不不不,蝶舞没错,很快就会知道的。并且定会得到手,然后好好利用。”老人故意嘲讽地对道,“司大爷怎么?看不起这些卑鄙手段?对你的兄弟失望?”

“司超群与相交相知二十年。”超群这个名字,老人听出的悲伤,所以很开心的笑,就和怀里的婴儿样,单纯,顽皮。

拜访老人确实让知道想知道的事,但老人流露的卑鄙,残忍,冷漠和期待,却让窒息。

这便所谓的江湖人么?

吴婉,,残废老人,蝶舞。身边的每个人都充斥着人性的黑暗面。而深处靶心,退无退,避无避。

人,给我取支萧。”

缠缠绵绵的萧声响夜。老人没有阻止,精通音律。自然听的出其中悲伤,彷徨,与无奈。饶有兴趣地思索这位即将完成霸业的总镖头会有什么烦恼。

老人的居所划下的禁区,如果有人敢踏人禁区步,的左脚先踏进,就砍断的左脚,右脚先踏入就砍断右脚。

条非常简单的法令,简单而有效。

所以当偶尔传出的琴声变成连绵不绝的萧声时,上得到禀告。

站在门外的小径上,看着推门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