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信仰——锄强扶弱的烬武会。

小说:风流大祭司秦烬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夜幕雪爵 字数:4235

肖扯着嗓子喊道:

成!”

当时,子捏死他的心都有,这诚心想好吧!

手一摊,坐椅子上,翘着二郎腿。

“你也看到,你想退,可有些人想啊!”

肖,你他么找死!”

真的怒,吴的心狠手辣众所周知的,即使社会上,那也一号人物,跟和洪三同,们也就学校里面闹,社会上,那可真的有人敢给你玩命啊!

一把从吴弟的手中拉过来肖,一巴掌就扇上去,下手也轻,肖的嘴里顿时又冒出血。

哥,这懂事,您听的,烬武会的头,解散就解散。”

看着吴,手里拎着肖,看吴的眼神却以为然,似乎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一般。

“烬武会!”

只见肖模糊清的喊着,两只手结成一特殊的印,双手拇指指尖相对,食指弯曲相对,中指直着相对,剩下双手中指无名指、指相互交叉,仿佛一束火焰。

“烬武会!”

人群中也知道衰仔跟着喊一声,双手结出和肖一样的印,高高举起。然后就看见一又一相同的印出现,实话,子当时感动的,没想到肖竟然可以将烬武会打理的井井有条,如此有气魄,但,揩油那怎么回事。

只见烬武会的人分分从人群中走出来,聚一起,哪些看热闹的纷纷避让,子一看,这里竟然有二十多人都烬武会的,吴有些惊讶,但们都知道,吴那十几人打这些菜鸟就跟过家家似的。

肖,你他么就作死啊!”低声的对道。

“嘿嘿!你为烬武会出山这么做,就值!”肖低声一笑,子心中一震。

这他么局!

子看向洪三,洪三一脸蒙逼,又看向吴,显然吴知道。

,这时候,吴的新女朋友,半蹲的身前,娇媚的道:“哥,其实这件事肖商量好的,目的想看看你对到底有多好。现看来,你真的意人家呢!”

着,那女子便抱住躺着的吴,两座雪白的大山就展现的眼前,沟里的风景一览无余。

的心中却一笑,这傻娘们被肖利用,还把吴给骗,她要有好下场,子秦烬三字倒着写。

只见吴一手掐住胸大无脑的女人的脖子站起来,场众人的视线立马被吸引力过去,吴左手掐着那女人脖子,右手摸着女人的精致的脸蛋,忽然又抱住女人,双手安分的女人的全身上下肆意游走、拿捏,这香艳的一幕令场雄性生物由的一震。

但就众人以为吴要做出什么香艳之事时,吴女人的耳边轻轻的一句:

“可惜,这副完美的躯壳!”

女人心一紧。

只见吴抽出一把匕首,一刀划过,从女人的左腹到右肩,吴用刀的好手,这一刀足以危及女子的性命,却留下一道长长的刀口,同时,女子的上衣被划开,露出大片的雪白和傲人的双峰,过此时,那鲜红的血液令场众人无胆寒,一些人大叫着杀人逃离出去。

“送去医院!”吴冷冷道,那里像一高三的学生,子当时也蒙逼,天知道吴以前经历什么。

几名社会上的弟急忙为女子止血,同时呼叫120,洪三也有些蒙逼,但还算见过世面,急忙拉着和剩下的烬武会的人员将肖和那名被打成猪头的弟逃走。

那一天,子着实被吓得轻,也真正的认识的心狠手辣,徒有虚名,子心中非常庆幸当初打群架的时候,吴没有动真格的,事后也没有找的麻烦,什么群架这种东西,对事对人,私人恩怨,颇有侠义之风。

爸妈哪天正好去聚会,就和洪三把肖带到的家中,而让烬武会的弟们将那被打成猪头的弟送去医院,就遇到抢劫的

肖伤的重,用冰敷过脸后,消肿少,身上的也都些皮外伤,家里跌打损伤的药要多少有多少,一切打理完以后,子和洪三则把肖绑起来询问。

肖,你给子听着,把今天的始末给子一点一点的讲清楚,否则,上药的地方,介意再给你来一遍。”拿着水果刀威胁道,当然,子拿水果刀实际上想吃苹果压压惊。

肖见大势已成,心也松少,便将自己为何崇拜自己,为何成立烬武会,为何设今天的局,这些事情的始末原原本本的道出来。

原来,肖打被人欺负的主,父亲工,母亲也一家制造厂流水线的工人,都没有什么文化水平,家里也没有什么亲戚,于他就成众人眼中欺负的对象,这种现象一直持续到高一那次群架。

肖打着工人子弟的旗号加入洪三的阵营,那次群架中,他第一回合就被打趴下,但后来醒,看见他们这边人的反扑,于也跟着一顿乱打,最后看见子三下五除二制服疯子洪三的战斗,没想到那时看似瘦的身板竟然能将壮如牛的洪三制服,由的心生憧憬之情,便认定他以后的大哥。

后来,肖因为参加群架,最后还只轻伤归来,受到少人的吹捧,肖则借势吹嘘的武功多么的厉害,同时暗中集合哪些被欺负的弱者,成立烬武会,的名号下获得庇护。

高二,还迟迟肯答应他,王龙和吴的哪些弟便知道他的烬武会只徒有其名,根本就没有成立过什么烬武会,于他们便开始欺负哪些弱者,最后肖苦思半年,终于让他看到一丝机会,那就的新女朋友他初中的同桌,董香香。

他利用董香香设这一局,同时为保险起见,特意让人请来洪三,原因有二。

第一,洪三热心肠的人,见他们这些苦难的工人子弟被打,肯定会出手阻止,即使能让吴住手,也能让吴的手下留点分寸。

第二,那便,洪三能第一通知到,而也会相信洪三的信息。

听完一阵心塞,有言道,能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只一直想承认自己罢只想做一安安静静的美男子,考上清华、北大,光宗耀祖,却知道隐隐约约中有这么多人可以受到自己的保护。

洪三听完也心塞,当初有规定,他只能收一百弟,但漠北四中新生男女加起来有三四千人,他能坏规矩,于就有肖这些被欺负的弱者。

苹果,给他们一人一,叹着气道:

“唉!肖,原谅你哥吧!只可怜你那同桌董香香!”

“烬哥,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的,没想到吴竟然那样的心狠手辣,对那样一如花似玉的女孩都下的去手。”

着,肖的眼泪就流下来,他真的没想害董香香的,当初他被人欺负,每次都董香香帮她擦药的。

“别哭,你今天就家吧,屋里用出来,爸妈管的,等明天脸上的肿消再回家。”起身道:“现跟洪三去看看那弟,你实点,那里也别去,冰箱里有吃的,你随意。”

“好,谢谢烬哥!”肖带着哭腔道。

洪三最听得一大男人一直哭哭啼啼的,一脚揣肖的凳子上。

“哭你妈啊哭,大以后你娶她就!瘪犊子!”

“你脚轻点!坏子可没钱买。”

一巴掌打洪三的后背上,推着他出家门,下楼,坐上公交,便去漠北市第三医院。

们向前台姐姐打听一下,姐姐喜笑颜开的帮找到病房,看来嘴甜的少年吃香啊!

只见一间病房的门口站三四高中生模样的人,们急忙走过去。

“烬哥!三哥!”几人同时喊道。

上来他们的名字,但见过十分眼熟,于直接问道“怎么样,有大碍吗?”

“医生两根肋骨,全身多处挫伤,需要叫家长!”一子只有一米七的弟回答道,看起来这几人似乎很听他的话。

“通知吗?”问道。

“通知,钱太多,们几人拿出来那么多,而且六子早晚要回家啊,瞒住的!”一米七的道。

“想好理由吗?”问道。

“放心吧,们早做好准备,就遇到一伙劫匪,们几拼命逃出来。”

妥,这会酿成刑事案件的。”否决道:“如实照,就公园与人冲突,对方骂的们忍,就动手,人太多,相貌记。”

“好!”一米七的弟应道。

和洪三走进去,护士想让们出去,但看到六见到们十分激动,以为他的亲人,也就再阻止

“好好躺着!”

对着想要起来却被断肋之痛难以起身的六冷冷一语,这家伙急忙安静的躺床上,道:“烬哥,没想到你真的来救,看来你还们的。”

乎你妹啊!”气愤道:“你们平时闹也就算,这次如果来,你们会落下终身残疾的,你清楚吗?以后再出现这种事,子他么先打断你们的腿!”

“烬哥,肖也出于无奈啊,们!”

六还想话,伸手制止。

“别,事情的始末都已经解清楚,现最重要的事情如何向叔叔阿姨交代。”

完这句话后,只见六一声苦笑,内心由的一紧。

“烬哥,你们其实用担心的,他们过来的,已经电话跟他们清楚,也拍照片。”

察觉话中有话,急忙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别跟云里雾里的!”

只听六平静的道:“烬哥,的亲生父母一次车祸中走,现,叔叔和婶婶的监护人,他们只会的死活,到底过的怎么样的。因为,他们就领的抚养费。”

“那这次的医药钱呢!?”问道:“他们出吧!”

“这烬哥用担心,父母走后,获得一笔救助资金,由基金会管理,他们会帮垫付的,只,需要堂叔他们申请。”

道这里,六面露难色,似乎有什么话想

“他们想从中牟利!”开口道,心中却一阵骂娘,这电视剧中狗血的剧情竟然真他么的有。

六没有话,表示默认,这样一来,六肯定得到最好的治疗和照顾,子心中一股无明火就生出来。

带人去找他们,。”

这时,一穿着马靴,一身黑色风衣,带着墨镜的靓女走进来,梳着她那典型的单马尾,嘴里叼着一根当时风靡全国的棒棒糖。

“赵雅!”和洪三约而同的脱口而出。

“这鸿达基金会的救助金,张六现已经十六,有自己的支配权,已经将救助金的支配权给他,只需他签字就行。”

着赵雅扔过来一沓文件,们拿过来看看,确实如赵雅所六的救助金只要六签字,以后就可以由六自己领取,直到成年。

“这!”六接过以后一脸蒙逼,然后停的着谢谢。

“行,行,赶紧签字,然后去交费,顺便一句,你的父母当初还留下一笔钱供你上大学,连本带息一共二十万,所以以后你用愁吃穿,安心学习就行。”赵耐烦的道。

六惊讶的张大嘴巴,连忙签字,递给雅。

雅姐,大恩言谢!日后当牛、、”

“停!”赵雅打断六的话道:“你这种垃圾,会当下人的。”

完赵雅把复件扔给,头也回的走,留下们一脸蒙逼。

把复件给洪三,让他照顾一下六,自己则追出去。

医院走廊上,追上赵雅。

“什么情况!?你怎么知道的。”

雅撇一眼,似看傻子一般。

“你们把事情闹得这么大,想知道都行啊!”

着赵雅将手机上的推荐新闻给看。

鸿蒙娱乐场发生学生恶性斗殴事件,花季少女惨遭毒手,嫌疑人疑似被称为哥的漠北四中学生。

的脑子一阵混乱,根本没想到事情会发生到这种地步,而且报道来的这么快,如果吴被抓,那肖的烬武会百分百会被他的弟们针对,那时候就一两人受伤这么简单

“他被抓吗?”心翼翼的问道。

“放心,吴的叔叔安警的警长之一,且吴弟处理后事很有经验,视频、匕首等证据早已经销毁。”赵雅若无其事的道,仿佛这些事她眼里就跟吃饭一样简单。

但想到他的哥哥,和神起集团的实力,的心中也就释怀

“那什么鸿达基金会的事情,你怎么知道的。”试着问道。

“鸿达基金会只家分公司里的一项目,巧,的名义成立的。”赵雅自豪的道。

子当时真的有些自惭形秽,人家十六都成立基金会,而呢,还一心想考好大学的懵懂少年。

着话,们便走到医院的大门还有一些事想找六证明,便送赵雅回家,况且,外面那两黑衣人恐怕也允许,于只能目送赵雅离开。

雅要推开大门离开之时,忽然想到问题,高声喊道。

“赵雅!那二十万,你给的吧!”

雅,回头,摘下墨镜,邪魅一笑。

“你猜!”

完,大步流星而去,但那邪魅一笑却深深的刻的心里,轻轻的打开的心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