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六年不鸣,一鸣惊人。

小说:风流大祭司秦烬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夜幕雪爵 字数:4116

——见钟情,值得你寻找多久,赵小执着。

第二天,漠北四中整新生中,有几百名男生请假,有些参加群架人,有些则趁机逃课人。

漠北四中第次出现几百人请假案例,而且有近两百人出具医生开出证明。

星期以后,王龙、吴刚找到我和,四王龙老爸酒店内展开次会晤,正式确立漠北四中四大天王势力分配,吴刚比我们大届,对于新生人员加入自己势力多少并没有太大兴趣,而我呢,压根就没想着收小弟,于,整新生就由和王龙平分,但上限,那就不能超过百人,校内纠纷摆桌面上先谈,谈不拢再动武力决胜负。

群架始末,我脑海中细细回忆下,没有什么大问题,李筱玥和赵小那时候根本就不可能对我感兴趣。

忽然,笑容出现脑海中,那就王龙黑森林临走时,那意味深长眼,似乎对我很感兴趣,那时候他也向我当时情况,我知道我会飞针定穴手法瞒不住也告诉他,当时他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对,只正常人该有哪种敬佩而已。

如今想来,自己飞针定穴手法还惹祸吗?我不由想起来爷爷当初对我话。

“小烬啊,你要记住,中华武功虽然博大精妙,但有些武功却不能轻易施展,比如这飞针定穴。因为这茫茫人世间,有股无形势力窥伺着我们武功,旦我们被他们利用,那将我们习武之人最大悲哀啊!”

那时候我问过爷爷,那无形力量什么,爷爷只意味深长句:

“人心!”

内心告诉我,李筱玥和王龙都不什么好鸟,他们定然都有自己打算,自己不能被他们观点所左右,王龙从某种意义上来肯定不希望自己与赵小好上,但从他行为言语中也能感受到,他更不希望我与李筱玥好上。

而李筱玥,接下与赵小赌约,找我谈话,隐隐约约中似乎向我示好,替我解围,让我感恩于她,我身上定然有他想要利用东西,这东西应该就王龙所不希望我与李筱玥好原因,而这东西,飞针定穴吗?我不仅疑惑,自那次群架以后我再也没有外人面前施展过飞针定穴,而这件事也只有我们四大天王知晓其中原有,哪些小弟们根本不清楚怎么回事,只知道我能轻松制服疯。所以,李筱玥根本不知道我会飞针定穴。

那到底什么东西,让李筱玥开始意我,莫名喜欢上我这种事情,如果换做前桌乔巧,我会信,李筱玥这种智商、情商双绝女人根本不可能。

看来只有找到那李筱玥和王龙都东西,我才能弄明白这切,才能跳出这看似无意陷阱,只不知道赵小做局之人,如果,那我这次怕就跳进大家族漩涡之中

理清切,我心情稍稍舒畅些,不知不觉中,放学铃声已经响起来。

嘚铃铃铃!

放学铃声,简单粗暴,恭送神兽回家。

我背上只有几本书书包,掠过还整理东西李筱玥,听着歌便走出教室,猛回头看向李筱玥,只见李筱玥正闭合书包拉链,冲着我笑笑,很美,但又有不上来深邃。

我回以微笑,转身离开,校园路上,老肖拦住我,些烬武会杂事,身后还跟着十几烬武会小弟。

我看到校门口等我,对老肖道:“老肖,你要不想被后面那胖子坐屁股底下,就麻溜滚蛋。”

被我这么提醒,老肖看向后方校门口,若有其事举手,吓得老肖赶紧让路,带着他组建烬武会连忙向边走去。

我快速走向骑着辆体型庞大电摩,本来他想骑摩托,但摩托实有点太招摇,声响也大,肯定过不门岗老杨头那关,于他就退而求其次买辆大电摩。

“走!”

我翻身坐后面。

“不问问去哪?”疑惑道。

“爱他娘去哪去哪,你还能卖我不成!”我不屑道。

“嘿嘿!稳喽!”

由心笑,加大油门就窜出去,不断响着笛子,哪些人见,又骑着辆硕大电摩,无不纷纷让道。

远处,王龙坐车里,旁边参谋刘胜。

“追吗?”刘胜道。

“那两小子灵敏很,别追,免得不必要争端!”王龙道:“回家吧!看看有没有关于李筱玥消息。”

“好!”刘胜着拍拍前方司机肩膀,“刘叔,走!”

“好嘞,少爷!”司机应声,开着劳斯莱斯便离开

我坐身后,看着不断倒退漠北市街景,这我生活十六年城市,心想,如果真步,父母会带着我离开去老家吗!我老家南方,准确,我爸老家南方,我自从出生以后就漠北市生活,关于南方老家只有模糊概念,它海龙省京南市偏僻小镇,小镇人以打渔为生,信奉妈祖。

带着我走有半小时路程,我们已经远离城市,这里似乎渔庄。

“到!”着,慢慢刹车,停下,我们从电摩上下来,前方有皮肤黝黑男子走过来。

“来哥!”

“钓具准备好吗?”问道。

“妥妥!那边鱼塘已经清场,今天周五,我可好大力气才为你争取下来。”男子殷勤道。

“不错,兄弟辛苦,这烟你先拿着,钱回头我给你。”着从兜里拿出条黄烟。

哥,这,不!我这可、、”男子显然不想接受。

眼,男子话便咽下去。

我有些不耐烦,想知道到底想干嘛,于从兜里拿出来两张红票。

“这我这月仅剩零花钱,意思意思!”

男子急忙接过去,苦脸立马喜笑颜开。

把夺回来,道:“小黑,你他么找死,敢要我兄弟钱!”

小黑心惊,急忙向我赔不,我却不知如何好,看来这胖子为自己威严不可能让我出钱

“行,走吧,我心烦着呢!”

我揽过肩膀向小黑指鱼塘走去,临走时故意丢仅剩张红色钞票给小黑,小黑脸才稍微缓下。

“你二百 ,收回去,以后再做这种事,小心我跟你绝交!”把从小黑那夺来二百还给我。

“行!”

我不想跟较真,接过钱塞进兜里。

来到鱼塘,我和并排而坐,放鱼饵,下钩子。

确认周围无人,便开口道:“听王龙找你麻烦!”

“没有,只聊聊天而已,有你他也不敢不!”我笑道。

吗,如果他威胁你,你定要告诉我,我啥都没有,但胆量绝对,我管他什么富二代什么。”道。

“你找我来不会就问这事吧?!”我疑惑问道。

“当然不,只听到这些消息罢。”正身子道:“关于赵小!”

“赵小!他怎么吗?”我正色道。

“你还记不记得,五年前,我们起去网吧玩游戏,有子高高女孩非要跟你pk,然后被你虐体无完肤,你们打架,最后她还咬口,你则抱着她把她扔出网吧,还教训她未成年人不允许进网吧。”本正经道。

脑袋顿时炸,脱口道:“你他么不会告诉我,那小屁孩赵小吧!”

邪笑着,已经证明猜想,苍天啊,大地啊,老子终于知道赵小为什么直缠着我,这六年不鸣,鸣惊人啊,这点屁事,赵小竟然能记仇记六年,老子他么服

“那这切都赵小报复!?”我问道。

“非也,非也!”道:“非但不报复,反而报恩。”

老子越听越糊涂,报恩!?

清楚!”

“当年赵小家被仇人寻仇,因此赵小才流落街头,赵小母亲也那场报复中牺牲,而哪些人赵小母亲手机中发现赵小身上定位系统,于开始追捕赵小,而你,秦烬,关键时刻与赵小架扯断赵小脖子上项链,又将赵小出去,那项链便定位器,赵小因此才躲过仇人追杀。”

口气完,我大脑片无语,这么,赵小还真报恩,而且很有可能真爱上自己。

“这些事情你都怎么知道!”我盯着问道。

赵小亲自告诉我,并且我查些新闻报道,也调查赵小身世,结合她与我们回忆,我敢断定,赵小那女孩。”道。

“赵小神起集团洛总千金,神起集团高层秘密你怎么能调查到。”我依旧持怀疑态度,经过李筱玥和王龙谈话,我对切没有真凭实据东西,保留意见。

“你忘我妈那工作,还有我爸。”正色道。

“新闻编辑,安警协警!”我道。

“对啊,我从我妈那里解到,神起集团五年前理事会大调整,有很多人离开,最后赵天洛担任神起集团老总,而他妻子却惨遭车祸。我又向老爸打听车祸事,没想到车祸事故现场就我老爸处理,老爸那绝对不车祸,而伪装车祸,但那件事被上头压下来,他们那些协警就更不敢什么。”解释道。

“就算她当初那女孩,她又怎么认出来我们,我们与五年前相比,身高,胖瘦,脸型也有很大变化吧!”我问道。

“嘿嘿,不瞒你,当时我也问她这问题,你猜怎么着?!”故意卖官司。

“有屁快放!”我打下。

“她五年前,竟然薅撮头发!”言语兴奋,显然当时他也十分惊讶。而经过九年义务教育我们,自然知道这世界上基因这种东西

“不会吧,这么变态!”

我惊恐,我茫然。

“还有更变态,赵小几乎收集我们上下两岁漠北市所有男生头发,比对!”撇着嘴道:“你以为她盯上你才做比对吗?别天真,赵小执着可我认识人中最变态。”

我细丝极恐,基因工程所耗费财力不可估量,神起集团竟然能容忍赵小十几岁孩子如此胡作非为,看来,神起集团实力真财倾全国

“所以,赵小跟我好,想让我飞黄腾达,而把我蒙鼓里,以后给我惊喜。”

我迷惑道。

“非也!”又开始拽文卖官司,我伸手就要打。

“停!”制止道:“赵小其实并没有想现就与你确立关系,她目标与你起大学毕业后才挑明这期间她会慢慢认识你,来确定你否值得她托付终身,如果你不成器,她只会给你大笔钱当做报恩!”

“那现情况!”我不由问道。

“她因为发现你对李筱玥动情!”显然也有些不知道其中真正原由。

“我并未确立与李筱玥关系啊!她怎么会这么想。”我疑惑。

“她们女人直觉吧,也许你这文武双全小伙真打动她吧,她不希望你这颗白菜被猪,啊呸!不希望你这,算啦,不知道咋,总之句话,就不希望你被李筱玥抢去。”语无论次着。

我细细思考着,觉得事情越来越有意思,李筱玥、王龙、赵小先后给惊天秘密,但这其中也有很多他们相互之间不因素存,所以这就会让他们判断失真,我只有利用这缺点才能这场莫名战斗中幸存下来。

脑海中开始对整件事,抽丝剥茧,见我陷入深思,也就不再打扰我,专心钓起鱼来。

这件事起因因为我不想当大哥,老肖就怂恿李筱玥服我,以失败告终,老肖转而求助赵小,而赵小早已知晓我当初那网吧与他打架男孩,于借此机会接近我。

但这件事有盲点,我暗中喜欢看李筱玥这件事,怕早就被他人知晓,如果赵小担心我被李筱玥抢去,以她性格怕早就出手,为何等到现。看来,她也谎。

可以肯定,我与赵小往事,李筱玥和王龙不知道,而有这件往事报恩,赵小虽然有所隐瞒,但绝对不会害我。相比之下,王龙会为日后与神起集团联姻而算计我,那李筱玥呢?我身上绝对有她需要东西,王龙过,李筱玥背后股神秘势力,这与当初爷爷所无形力量不谋而合,李筱玥很大概率上已经知道我会飞针定穴武功。

想明白这切,我大脑顿时阵清爽,至少有赵小这颗定心丸,我不用担心神起集团拿我开涮

嘴角微微上扬,眼里,就知道我想明白中原由,内心也松,这时,我紧,颗大鱼咬钩

“溜溜,溜溜!”

急忙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