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噬魂骨虫

小说:原来我是前任天道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林林林林林夜天 字数:2700

的宾客看到这毛骨悚然的幕,心脏像充电的发动机般‘卟通卟通’地急剧跳动,血液如闸的猛虎样到处肆虐乱撞

甚至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背部的每根汗毛直立挺起不断的瑟瑟发抖。

“是噬魂骨虫!”

善使毒物的阴小七最先反应,双手止不住的颤抖,豆的汗珠不停的从光亮的额头落下。

“茶水有毒!”不知是哪位场的宾客声,声音尖锐无比,透露难以言喻的绝望!

“噬魂骨虫,西域传种奇虫。四足八目,背有隐翅。性情凶恶,好食同族,故几近灭绝。平常生活于冰寒地,本是无毒,有好事将其溶于热水,无色无味,服者若不使其发作,则相安无事。旦发作,则有万蚁蚀骨痛,不到炷香时间便会化为黑沙,魂飞魄散。故名为:噬魂骨虫。”

赵梦曦不慌不忙,淡淡的将此虫的历娓娓道:“想你那翡翠乌光便是发作关键。”

“不愧是赵家年轻代第人,心思细腻,见多识广,果然名不虚传。”

就连此时双目赤红好似野兽般的宁古也忍不住赞赏起。“可惜没能早点遇你,否则今日你便是我的载体。”

赵梦曦神色动,并没有回话。场的宾客听到噬魂骨虫者能保持镇定的寥寥无几,都如丧考妣,更有甚者当庭小便失禁,屎尿齐

原因无他,或每个人都怕死尤其是身居高位人更是惜命如金。

纵使真有胆人无所畏惧,但此种魂飞魄散的死法任谁也无法接受得

“说起,林夜天好像说茶太烫。”赵雨曦若有所思的想,手的剑仍未放下。

“好诸君,局已定。负隅顽抗者,格杀勿论。”宁谷猖狂的,血口的獠牙让他显得更加邪妄。

场的宾客还有微微颤颤的拿武器不愿意投入黑暗做最后的坚守。

更多的宾客则是绝望的瘫坐地,乖乖的束手就擒,只求能够苟活下去,哪怕无论变成什么样的怪物。

宁古将众人的反应尽收眼底,满意的笑。他拍拍手,好似传递什么暗号似的,只见晚宴外的树荒渐渐躁动,树叶莎莎的落黑暗中。

无数道人形的影子从黑暗中渐渐走,又如同从黄泉中归的黑暗中的死者,散发冷寂死清的味道。

众人心里难安的绝境中,身后的黑暗里毛骨悚然的背影。

有恐惧者小心翼翼的回过头去用余光轻瞥眼,这个三都古地某个小宗门得道已久的掌权者霎时间发难以形容的惨叫。

尖叫吸引众人的注意,猛的回头,看清眼前的场景顿时起毛骨悚然的鸡皮疙瘩:

群人形直走的丧尸,满脸全是粘稠的血液,张快要扯到后腮的嘴,满口向外呲的牙齿还挂小截没有吃完的肠子,尚有几滴血液从肠子滴下,白色的背心已经糊满血浆,只有肩膀的吊带还能看的白色。”

“身的皮肤呈现难以言喻的怪异绿色,沾团不知处的赤红鲜血逐渐滴落。滴答滴答,怪物缓缓站起,喉咙里发痰般的低吼声,用死鱼肚子般的灰白眼睛盯宾客并伸被血染红的双手,摇摇晃晃的向他们走。”

“爱吃西红柿道友!”

“曾老师!”

“臭…臭婆娘!”

人影逐渐走近,它们的面容也越越清晰。道道震惊恐惧的声音不断地从宾客群中传,很显然他们最终还是认关于这些怪物的身份!

有曾经同长的儿时道友;也有已经失踪很久的孤寡老师;甚至还有刚刚就宾客现过的感情很好的夫妇!

“怎么会,她刚刚跑去个厕所就失踪…为什么现,我真的不想再吃她做的饭啊。”有感情很好的宾客喃喃自语,似乎原本庞的恐惧感又加深些。

领头的四个怪物晃晃悠悠的走,只是每个人都分别背个庞的黑袋,似乎里面放什么很沉重的东西。

“那…那不是琴棋书画嘛!”有认识的宾客惊失色,不由自主的

“琴棋书画,传闻中乃是宁古手下的四高手,曾多次救其于必死地。想当年四人不说是玉树临风,但也不是庸俗浅薄辈。如今却也变成这幅模样…”

南宫问天默默低声,原本霸气剑指宁谷的手现却已不由自主的发抖起

阴小七面色惨白,似乎将要看到自己的悲惨命运。

那怕属于魔宗那样白山黑水间经常能经常见到些旁人前所未闻事的狐火也心生恐惧,也顾不得黑木盒子里的翡翠,暗暗运转灵气,随时准备施展隐匿功法潜逃宁府。

宁古缓缓地走近赵梦曦,双目赤红而贪婪,恶心舔舔舌头,阴森的说:

“绝对的极寒体,万古以也极其的少见!虽然没有林夜天那小子能让本王感到生命复苏般的灵气,但这么棒的身体,这么可人的身体,必能使吾主的复苏提日程!”

“哦?宁府主似乎还有主人啊?”身处包围的赵梦曦仍旧平淡,双手背负,古井无波间看似不经意的问到。

“小女娃,想套我的话,嘿嘿,待你成为我们的份子你就知道。”宁古没有当,只是阴森森的笑几声。

“是嘛?那你就没有价值

赵梦曦淡淡的说到,双掌合,无尽虚幻的黑白灵气汇聚中心点,恐怖无比的阴阳气调合的瞬间,突然暴起,朝宁古横推而

“不好!”宁古惨叫声,身体极速的后退以防止被眼前的黑白漩涡给轰中。

同时右手打开木盒,乌光咂现,朝赵梦曦爆射而去。赵梦曦不躲也不闪,正面承受乌光的黑芒。

宁古想像中的身体化为黑沙枯骨随风而倒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赵梦曦无所畏惧直冲前,巨无比的黑白漩涡完完全全地轰宁谷的身,刹那间宁古的身形甚至扭曲如同破碎的瓷片般瞬间开裂!

宁古如同炮弹般被轰飞狠狠地砸远处的,连撞断数十根房柱,土飞扬,落个巨型的坑。

的反派都这么没脑子的吗???

林夜天默默吐槽到。

右手的乌光被砸飞的刹那四射,有倒霉的宾客好巧不巧被射中瞬间哀嚎惨叫化成堆白骨。

赵雨曦虽然还没有搞清楚状况,但是身赵家的她本能的跟姐姐的动作,瞬间斩几道骇人般的凛冽剑气,呼啸宁古的身炸裂开

怪异的琴棋书画四人眼见宁古遭袭,微微颤颤的拖血水前去宁古的方向。

只见剑横天,个身材高达的***他们面前,赵福冷冷的挡他们的面前:“诸位,还请不要打扰我家两位小姐才好。”

此时哪里还有什么抱手侍奉的老者,只有个威风凛凛的横刀侠客!

“是他!传说赵家中有个顶尖的刀客因为某些原因成为赵家的客卿长老,没想到竟然给这两个女娃做车夫!”

擅长于收集情报的阴小七眼就认,猛的倒吸口凉气。

“挡住那群不人不鬼的东西,你可以过几日再死。”

素衣男子淡淡的说句,然后爆发无敌的气势,如同耀眼的流行般,竟也无惧乌光呼啸宁古倒下的土中直冲过去,顷刻间爆发阵猛烈的轰鸣。

“他奶奶的你让老子去挡老子就去挡啊!”阴小七声,也打算学素衣男子冲过去展身手。

但当他看到地那举变成沙的尸骨顿时腿软,骂骂咧咧的回身,召无数的死物毒虫,杀入重重围困的骇人丧尸中。

这时,那个原本吃东西的小胖子竟也无惧乌光暴起而去,顺带拿个鸡腿。看的阴小七冷汗直流。

“问天三剑!”茭白无华巨剑如同皓月般刹空袭,无穷的剑气震荡空气间,贯穿的力量横插入中,轰隆声如有雷鸣,剑落地见竟是震死数不清的丧尸。

阴小七个翻滚,躲开的轰然而去的剑意。

“他奶奶的,你小子看清楚!”宁小七心有余悸的盯的巨剑,朝飘然而的南宫问天恶吼声。

“你这等宵小辈,死便是死”南宫问天冷哼声,也挡不断前行的尸群前。

阴小七勃然怒,哪怕他行事阴险狡诈,但被人这么鄙视仍是压抑不住怒气。

“哟,贪生怕死徒说的这么正义凛然呀?”

道戏谑的声音传,酥媚入耳,场的宾客听如沐春风,甚至有人差点忘记自己仍然处于危险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