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晚宴(上)

小说:原来我是前任天道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林林林林林夜天 字数:2569

宽阔的墨绿包厢内,古色古香的屏风点缀了几道风景。

赵梦曦锁好门窗,仔仔细细的检查了房间四周,确定没发现任何窃听设备后,如释重负,松了口气,随便找了椅子招呼着家坐了下

当然,不包括林

也不管什么礼仪道德,赵雨曦快要坐下之时徒然加速,抢先屁股把她挤了下去。

“哇你你你……”

赵雨曦坐地上,捂着屁股,想说些什么时找不词汇。

“可恶!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这是我的词吧!”

连台词都被抢了都赵雨曦气急败坏的和林扭打起,空气里传了快活的气氛。

赵梦曦些无奈的着打闹的两人,微微叹了口气,嘴角却不自觉露出抹笑意。

打闹了半觉得些乏味的林懒洋洋的走赵梦曦身旁,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样子问道:

“说我是赵家的人是不是因为你喜欢我!”

嗯……嗯???

噗——

喝茶的小姐口盐汽水喷出,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好巧不巧,林被喷了落汤鸡,全身白衣湿哒哒的,可怜巴巴的站原地。

女人果然都是水做的!

车夫赵福也惊呆了,下巴张的老

他惊的不是林的话语,而是赵梦曦的反应。

他印象中,那直都是古井无波平平淡淡的威严小姐竟然还这样的面。

要是叫赵家的其他人知道了,恐怕世界观会原地崩塌。

赵雨曦愣了几秒,也旋即反应了过不是说自己,竟然只是骂了几句后边低头不说话了。

嗯……

旁,纵使以厚脸皮著称的林也顶不住了,连换洗的衣服也没拿就脚底抹油跑进厢房的浴室冲起了澡。

赵梦曦深吸口气,自从她遇上这少年后和以前成熟稳重的画风渐渐渐行渐远了。

不过这兴许也是件好事?

赵梦曦暗自想

边,低着头不知想什么的赵雨曦也抬起了头,哪怕是这平时些跳脱的小姐这次也感觉丝难以觉察的隐秘。

趁着林,赵雨曦脸愤愤的为林打抱不平道:

“这宁古尘现怎么变成这样了,刚刚说话这么尖酸刻薄。”

赵梦曦眼妹妹,不由的打趣道:

“雨曦你和公子关系已经好起了吗?”

赵雨曦瞬间红了脸,小声哼哼道:“我这不是姐姐刚刚说他是赵家的份子上嘛~”

未等姐姐回话,她靠近赵梦曦,压低声音问

“姐姐,宁府此处,是不是不干净的东西?”

赵梦曦摇了摇头道:“不清楚,目前没发现什么异样的地方,只是我人感觉种说不上的不详的预感。”

赵梦曦轻抿了口茶水,继续说“还刚刚宁古尘他林公子的眼神,非常的不对劲,就像是,种垂涎已久的眼神?

所以我才所公子是我们赵家的人,这样可能宁古尘惧于我们赵家的势力不会对公子下手。”

“垂涎已久的眼神……”赵雨曦喃喃自语,寒毛直竖,竟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说起,我刚刚门外面也感觉什么东西窥伺着我们。”

旁边的赵福也点了点头,了眼窗外忙碌的仆人,神色凝重的说道

小姐说的没错,还老仆,以前自小变跟着宁古尘身边,两人关系极好,竟然现沦落这样的地步。还这里的仆人,据我观察明明是完完全全活着地,身上却带股隐秘的无法察觉的淡淡死气,实是诡异。”

“那姐姐,我们快走吧,要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缠身了就完了”

赵雨曦紧张兮兮,放桌下的脚没规则地跺着,手指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腿,不停地环视着四周

。不没想平常骂骂咧咧的二小姐,其实是最胆小的

“哇,你都多了还怕鬼,丢死人了”道不合时宜的声音传,吓得赵雨曦激灵,差点拔腿就跑。

定睛,原是林刚刚洗完澡头发湿漉漉出了。

“你才怕鬼你全家都怕鬼!”赵雨曦恼羞成怒,耍无赖似的骂了起

“我可不怕鬼,因为我总觉得我怕的每鬼都是别人朝思暮想的人。”

所指的说。

赵雨曦呆了呆,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就好像群人讨论水滴如果从高空砸落地面会对人造成多伤害时,默默问了句“你们没见过下雨吗”的场景。

身旁的赵梦曦却注意,林身上的白衣点却点都没潮湿的迹象。

“其实你也是是鬼啊你不知道吗”

其事的说。

“啊”赵雨曦以为他说的是自己已经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刹那间脸色发白起

“幼稚鬼!”

嘻嘻笑,跑去找地方吹干头去了。

好久才反应过,意识自己被耍了的赵梦雨深吸口气,强忍住想要打人的冲动。

姐姐赵梦曦着自己的妹妹苦笑声,窗外的诡异气氛然后决定道: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今收拾完用膳后就离开。”

众人没什么意见,都同意了下

窗外的不远处,正忙碌的仆人们停住了手上的活,刚刚被刨开胸膛拦腰砍成两半血肉横飞的牛被随意的像丢垃圾似的丢了地上,然后所的仆人像提线木偶般,把头颅扭成了诡异的角度,阴森森地盯着厢房内的众人……

,宁府的仆人备好了丰盛的晚宴,邀请林行人前去。

幕间的浮动的星光,流淌色里四通八达的街道间。

那绚丽的光线,像海洋与云相遇的倒影.而那接近郊外却绚烂通明的宁府群中,悠悠地飘荡酒和食物的香气,和那悠扬的乐器和歌声。

月光渐渐的透明,笼罩那人人往的人声中.露的晚宴舞会已经沉浸那昂贵而华美的火花,像流星般掠过众人身上的光影.

许许多多的客人筵前准备入席,分左右两列落座谦让序。而林行人因为背靠赵家,坐了和宁古尘起的主桌席位。

客人们忙碌的端茶送水,竹笾木豆排列得整整齐齐,笾豆里的食品是那样精致。酒是那样醇厚柔和又甜美。编钟和金鼓都已经摆布好。

赵梦曦等人也感奇怪,原本她们想的是临时招待般随便吃点什么,却没想举办了场丰盛的晚宴,这场型的晚宴似乎是宁府已经早就准备好的,而她们才是凑巧碰上的罢了。

众多宾客中几道身影径直走了赵梦曦她们的对面,坐了下

靠近左边扶椅的是八字眉国字脸眉峰如剑般的英俊男子,他后背背负着把古锈的长剑,上去颇些年份,整丝不苟的将背挺的笔直正襟危坐着,没动筷,想性格倒是刚正不阿的人。

靠近右边扶手的是满脸麻花的小胖墩,头深棕色的头发,穿着夸的不知名长袍,鲜美的食材就露出了幸福的笑容,甚至隐约可见口水垂涎了嘴角。

人刚坐下就翘起二郎腿吃特吃起,完全不顾他人的法。

而正对门的三人之中,最左边的是面容姣好的女子,五官相当立体,颇具番异域风情,右眼的眉心旁颗标准的美人痣。

身材匀称火辣,衣着塑身的黑色紧身衣,脖子上戴着惹火的黑色项圈,将身材的动人曲线展露的淋漓尽致。

她坐了下后也没进食,反而是不停的对着赵梦曦身旁的林抛着媚眼,可惜她不知道的是林可是名鼎鼎的正人君子,完全没理她。

中间的是上去非常聪明的老头,光头明亮的的如同灯泡般发光。穿着不知从哪里捡的破烂袈裟,三角眼的脸配合光头显得十分阴险。

人小口小口的拿起汤勺抿了口汤确定没任何毒物后,左顾右盼没异常举动后,才小心翼翼的咽下更多食物。

右边的是年轻人,从面容上最多比林点,长相平平无奇,是那种扔进人海里就会立刻消失的那种人。

身上穿着着普通的相当宽松衣服,进入晚宴之后就安分守己的吃起了东西,没和任何人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