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宁府

小说:原来我是前任天道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林林林林林夜天 字数:3661

府,坐落于九峰山密林深处,平缓山坡上镶嵌一块块粉红色荞麦田,路边铺碧绿青稞地,圆木建成围栏顺弯弯曲曲土路,一直通向远方原始森林。

藏式吊脚楼错落致地分布路旁,煮奶茶淡蓝色烟雾中,牛群、羊群时隐时现……整氛围呈现一种中世纪乡土意味。

府俯瞰九峰山,只见那嵯峨黛绿群山,满山蓊郁荫翳树木与湛蓝辽阔天空,缥缈几缕云恰好构成了一幅雅趣盎然淡墨山水画。

府宏伟壮观,玛瑙琉璃瓦,浸透金碧辉煌。巍峨高耸楼阁,倒映湖水中,流连渺渺波光云影,一股贯穿青天磅礴气势。

金色铸壁,手绘山水画墙面彩绘粉饰下,显得古色古香古朴厚重,给一种无比震撼感。

大门前,两头发双胞胎女仆乖巧。而前面还站哭泣不断流口水小婴儿。

曦径直走向前去,两双胞胎女仆齐齐地鞠了一躬,娇声说道

“老爷已经恭候多时了”,然后缓缓地推开了紫色梧桐木做成厚实大门,一齐恭恭敬敬做了一手势。

雨曦没进去,而站门口是疑惑地看老妇问到:“这家是怎么了?”

女仆齐声说道:“她都儿子得了脑瘫,来求府主治病,只不过付不出相应报酬,府主就未曾搭理。”

曦轻皱眉头,她记得古尘少年时也曾经常义务接诊过一些穷困百姓。如今得势后反倒是唯利是图了起来。

正当曦想说些什么招抚老妇,身旁地林天突然出声:

“好了你可以走了。”林话让老妇呆住了。

雨曦气不打一处来,恼怒地看天:

“你不是会治病吗干嘛不帮帮家还赶家走?”

“已经治好了啊”林天满脸委屈。

这时老妇才发现怀里婴儿也不流口水也不叫了,而是瞪明亮大眼睛看自己母亲。

身旁雨曦也惊呆了,她甚至都没看到林天何时出手。

老妇顿时老泪纵横,自己不知道找了多少民间神医也没治好病突然被一少年给治好了,甚至连怎么做到都没看清!

老妇泪流满面,对天纳头便拜:

“老身老来得子,可是一生下来却得了如此怪病。拜访亲友四处借钱卖了祖宅扔无法根治……”说,老妇泣不成声,无法再说下去。

“好啦好啦好肉麻”林天红脸连连摆手。

按理说,十万年前灾难中,比这更加令发指、更加令同情悲惨事件他也都曾经历过。

如果是一般见多了这种场面,恐怕无论本来是怎样都会变得铁石心肠起来。

但是林天一直都是林天,即便是成为天道后他也从来没冒出过众生皆是蝼蚁。

相反,他成为天道任期中,他一直都竭尽所能帮助需要

他骨子里面流淌温柔与善良,从来都没改变过。

这是一与众不同天道。

感情天道。

直到今天。

雨曦连忙上去扶起老妇:“老家快快起来,使不得使不得。”

老妇哭泣被扶起后,曦接安慰道:“老家,此回去后好好生活,如若难以生计,便去附近氏产业谋一份工作,好好过日子。”

说完,便嘱咐福伯递给了老妇一枚精致令牌,上面刻大大”字。

随后说:“拿此令去家产业谋生即可,如若问起来历,便说是家大小姐曦所给予。”

原本已经起身家听闻是大小姐亲临,难以置信瞪大了老花眼,又打算纳头便拜。

好死呆活劝说住以后,终于收住眼泪徒步下山了。

天疑惑问到:“你们家真那么厉害吗?”

雨曦翻了白眼,也懒得和这来历不明家伙解释,只是些惊疑不定地对林天说:

“以后你就知道了笨猪。话说你刚刚怎么治病,就连我都没看到你出手。”

天照葫芦画瓢翻了白眼,自负说:“以后你就知道了笨猪。”

“哼!”雨曦不置可否轻哼一声。

送走老妇后,曦等迈动步伐,越过仍然笑容不变双胞胎,径直进入了庭院。

庭院中间倒插一座巨大古剑,引入眼帘是一座座由日月神木制作漫天高楼,古色古香地吊许多散发香味清香,仿佛们踏进去了一山河壮丽世界。

曦不由得皱眉,如果她没记错话,神医虽然家财万贯,但是为却作风简朴,以前住地方远远没这么奢华大气。

而且,府中一股难以言喻灵异气息,仿佛什么东西藏身于此似

但很快她就摇了摇头,九峰山赤炎属性,邪异很难此生存,况且神医本也是一代高手,更不用说深处建立一座金碧辉煌高楼了。

可能是因为刚刚经历埋伏事件自己心态些紧张了。曦这么安慰自己。

娇躯颤抖了起来,如万蚁蚀骨寒气折磨她,豆大汗珠不断从额头滴落,身体温度降到了最低值。

那恐怖寒疾又发作了。

她这时才发现身边好像少了一,微微些惊慌,猛然转头刚要出声,才发现林天还呆门外没挪动一步。

只见林天双目一凝,冷冷注视这栋古宅。

她快速走回大门到林天身边,刚刚靠近后原本寒气如同见到天敌般像潮水一样迅速消退而去。

曦缓了一口气,心中更是对少年诧异起来,然后假装不经意间看远方,低声询问:

“公子,这府……是问题么?”

天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

“不是啊……主要是刚刚走累了歇歇脚。”

曦呆了呆不知道该怎么回话。

“话说回来,那谷尘,是不是贫血啊?”林目光看不远处府,若所思说到。

“嗯?”曦迅速闪过一丝无法言喻警惕。

“姐姐,臭猪,快进来呀,你们还干嘛呢?”

正当曦还想说些什么时候,二小姐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扭头一看,二小姐挥舞手兴高采烈招呼他们。

“来了老妹!”

肚子饿了天哪里还什么若所思样子,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屁颠屁颠地小跑冲进了大门。

曦苦笑一声,虽然她察觉到了些许不对劲,但也不是特别意。

就算真什么,她们家也不是毫无还手之力。

何况,最大底牌还身边呢。

曦悄无声息看了眼林天,快步跟了上去。

此众走后又过来很久……

大门外,原本赤红干裂土壤底下黑暗里,露出了一只只充满血丝干枯眼睛,死死地盯天离开方向……

进入厅堂,一穿金戴银大腹便便略显庸俗胖子坐主椅上,看到雨曦等前来连忙站立起来,满脸赔笑,油光满面地问好道:

“小雨小啊,好久不见,上次一别甚是想念啊。”

曦见到眼前,不由楞了一下,虽然外貌已经改变相当之大,但身体里面独这股灵气竟然就是古尘本

原本推断里面,谷尘应该是被什么绑架了或失踪了才会导致性格巨变。

她幼年时感受过古尘灵气,哪怕顶替者外貌和本相同,她也可以分辨到底是不是真正古尘。

没想到眼前这确确正是如假包换古尘。

只是原本那仙风道骨神采飞扬神医却变成了一大腹便便市井商形象。

该说所谓岁月不饶吗?还是里面另其他不为原因?

“姐,怎么突然发起呆来了?”

身旁雨曦用胳膊肘轻轻地戳了一下沉思曦,大小姐这才反应过来。

她嘴角轻扬,不卑不亢地向古尘问起好来

伯伯,许久不见,小女对您亦多思念。托您福,家才能力绝境逢生。”

话倒也不全是客套话,至少古尘确是对家做出了很大贡献。

古尘爽朗笑了起来

“哪,鄙也只是略尽微薄之力,家重生还是靠家自己所为,大小姐此言过矣”

曦没继续回应,只是报以感激笑容。

拜访亲友,这类客套话不得不说,不过也不必说口如悬河,这就显得虚情假意了。

“声音一样,神色一样,就连用语称谓都一样”

曦暗自想,眼前这确实是古尘没错了。

正当两交谈时,只见一破布家老仆神态恭敬地端一席茶水微微颤颤地放副堂主桌上。

或许是因为茶水太过沉重,哪怕小心翼翼老仆还是洒了些许茶水。

原本笑容满面古尘暴起,对老仆就是飞踹一脚,将已经年纪半百老仆踹倒地,口吐献血。

嘴上骂到:“废物!连茶水也拿不稳。”老仆不顾嘴中献血,连滚带爬跪倒地不断磕头祈求原谅。

“滚下去”古尘冷喝一声,老仆如释重负般迅速将身体卷成球,竟然真滚了下去。

其他见怪不怪,完全没停下手上工作或是露出一丝恐惧表情。

家一行这一幕心中惊讶万分,但曦并没表现出什么。

伯伯,我们今日来打扰一是感念您大恩,二是来像您请罪。您数年前做媒事情已经…”

曦言语之间滴水不漏。

“此事我已知晓,大小姐言重了,这年轻事情还是让他们自己决定吧。”

什么意想不到争执,谷尘很快就接受了道歉,好似刚刚什么事情也未发生一般,接说到

“看各位疲惫不堪,且寒舍小住几日可否?”

曦还没答话,林天饿坏了,急忙抢答:

“能先吃东西吗!”

虽然说他已经是长生不老,不死不灭了,但是“饿”这种感觉他并没舍弃,而是一直保留了下来。

“哦?这位贤侄看面生,不太像?还是新生代出来历练后生?”

不知何时,刚刚还和曦攀谈古尘已经悄无声息绕过了众,走到了林面前,直勾勾地盯天。

伯伯见笑了,他确实是晚辈,此次出来也只是为了磨炼自身天赋及秉性,我们做姐姐自然要护他周全。”

没等林天开口,曦也走到了林天身边,抢先一步说到。

而另一旁雨曦正疑惑想要询问,却看到身旁福伯暗暗摆了摆手,虽然不解,但也没出声。

“呵,一刚刚学会吞吐灵力少年英雄,也确实需要女护他周全。”

古尘一眼就看透了林灵力,阴阳怪道。

听闻此言,曦刚刚还带笑意脸色瞬间冷了下来,没说话。

不知何时开始,眼前这少年她心里面已经了一定地位,听到别说他坏话曦已经感到生气了起来。

雨曦也神色不善起来,一副护犊样子。

被看不起天倒是没想争辩意思,只是淡淡笑了笑。

古尘似笑非笑点了点头,然后爽朗笑道:

“哈哈,鄙也应当感谢贤侄驾临寒舍,至少府看起来显得亲民了一点,小庙真是蓬荜生辉啊。”

说完笑摆了摆手,吩咐手下侍从好生招待客家一行目送下动身返回厢房之内。

古尘走进厢房,推开自己厚重黑木房门,里面一片黑暗没丝毫可以照明东西。

默默走进黑暗之中,将身后房门缓缓地关上,锁死。

伸手不见五指黑暗里渐渐传出难以为察觉微弱哀嚎,随后渐渐归于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