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随手破虚幻

小说:原来我是前任天道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林林林林林夜天 字数:2585

“至于素衣男子和那直不停吃东西小胖子,我却不太清楚他们底细。刚刚素衣男子所用招数称为卸龙手,可以将物体倒转乾坤,是门很强功法。只是据说已经失传了很久才对。”

赵梦曦略带不解说到,轻轻摇了摇头。

身后几乎变成小透明赵福终于在这时开口了“素衣男子身份老仆也不太清楚,倒是那个小胖子看他腰间令牌很有能是什么超级势力亲传弟子之类。”

赵梦曦也注意到,若有所思点了点头。

提到令牌,天下意识摸了摸自己不存在口袋,他隐隐约约记得有好像给他随身携带过枚令牌,好像说是有用?

摸了许久也没摸到天索性不再去想。

边,赵雨曦看从进快朵颐小胖子,笃定说:“他定是修炼了什么可以吃很多东西功法。”

赵梦曦轻轻弹了下赵雨曦脑门,宠溺说:“世间可没有这样功法,至少陆从没有。”

天正准备跟弹,只见赵雨曦早有防备,快速地转过头,露出两颗可爱小虎牙凶巴巴天看。天讪讪收回了手。

正当天等打闹时,荒凉深山外乌云满布空中传道悠远朦胧如虚如幻般不真切钟声,带点衰败腐朽气息。

浸透腐臭恶风,掀起亡尸裹,透过迷雾重重雾气中传到寂寥无声晚宴上。

如深渊低吟,又如魔鬼呜咽,沉重萦绕在每个耳畔久久未曾散开。

原本坐在主坐上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双手拿个黑色盒,哈哈笑:

“诸位!午已到,是时候按照约定将此物展现给家了!”

“原这群这里早有目。”

赵梦曦默不作声,冷眼看切。实际上她也确十分好奇,是什么样宝物能让这么多势力强者齐聚堂。

看不出什么材质做成黑色盒就这样放在宁谷手上,散发出迷无尽仙光,每个投去目光都会有种难以言喻不安感,却又被其深深吸引住。

除了天,他根本没看而是抓住机会弹了下刚刚没弹到赵雨曦脑门。

只是赵雨曦竟然点反应也没有,全神贯注地看那个方向。

会场上,所有仿佛被石化般直勾勾地盯手上东西,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下。

天看到这幕,心里好奇,可是为了显示自己与众不同,坚定天花板看了许久。

你不让看我偏看,你让我看我偏不看!

慢慢,随仙光四射,似乎有什么东西出现了在了迷雾中。

黑暗之中若隐若现虚影慢慢附在神色迷离背后,在接触刹那,转瞬之间就有好几个倒霉宾客瞬间化为摊鲜血。

与此同时,原本寂寥无声晚宴,竟是突兀响起了无数儿童如梦魇般低吟浅唱!

诡异氛围之中,不断有生命流逝。

“哈哈哈,你们就全部都死在无尽幻想中吧”宁毛骨悚然笑声从背后传

天最后心理防线悄然无存,急急忙忙好奇方向瞥去。

只见宁谷双目赤红,状若疯癫,身上闪烁形迹不明黑色纹路。

黑色木盒开,似有无尽黑光喷涌而出,定睛看,却是块黑色暗红通体透彻翡翠,散发超乎寻常异样诱惑!

无数婉转可美女在此间起舞,无数富可敌国财富隐藏其中;

在这里,你可以见到过世已经,也可以见到遥不可及……

总之,只要你直视这块翡翠,只要你心底里面有极度渴求东西;

那么你心底最深处所想所念贪念,都将在黑色乌光中呈现出,从此深陷虚幻!

“喂!你们在玩123木头?”

不知是天缺心眼还是其他原因,他竟然什么幻觉也没有出现,看到众僵硬在原地动不动自顾自喊起

天随意声音穿透黎明,如有实质地把锋利利刃般划破虚幻,硬生生将呆若木鸡从缥缈虚幻中震醒了出

神色变,他怎么也没想到个刚入门修灵者竟然破了那块翡翠。

眼看众将要苏醒,宁收起盒,目露凶光,孤注如同失心疯野兽般直冲向天,也不顾天到底有没有可能是赵家下任家主身份,猛扑杀而

“无知竖子安敢坏我好事?”

右手侧峰成爪,若有若无死气缠在手上,个重拳朝天轰然砸下!

天眼睁睁看动不动,瞪了眼睛好似完全没反应过

“阴阳八卦。”危急之中,赵梦曦怒喝音从耳边传

只见随赵梦曦身形闪现,双手挥动,套巨无比八卦阵法挡在天面前。

由于呆在天身边好会,赵梦曦原本封印灵力寒气不知何时已经完全解开了。

暂时没有寒气侵袭赵梦曦再无后顾之忧,霸道无匹将宁力量借力打力弹了回去,宁如同断了线风筝被这股力量击飞,喷出血雾重重地砸落与地面。

“感谢公子出手相救,不然梦曦很有可能醒不过了。”赵梦曦微微躬身,感激道。

虽然对于只在外界中被天惊醒只过了短短瞬间,但在虚幻梦境中她赵梦曦却是已经过了沧海桑田。

也不知道赵梦曦梦见了什么,只是看脸上还带明显红晕,和平常较为清冷气质形成了强烈对比。

该不会……是想到和自己有关事情了叭?

“他奶奶,没想到我阴小七阴世,有天也会被别。”

苏醒光头老者呸了口,神色怨毒死死

手上暗器尽显,就连藏在衣袖里面毒物也都悄然可见,对脑袋蠢蠢欲动。

“我敬你是救世神医,受邀前观摩你所谓镇海明珠,没想到是这等邪物!宁,我必诛汝!”

中年男子南宫问天目光凝,如同锋利剑般刺穿敌心脏,背后巨剑已经拔出握在手上,散发气息剑指宁

只是此时南宫问天带股若有如无死气,仿佛不是个活般,显得十分怪。

“你们这些名门正派,总是喜欢说这些假话了,我就问你南宫问天,这等邪物你是抢还是不抢呢?”回过神狐火娇笑声,阴阳怪气说到。

南宫问天冷哼声,没有理会狐火冷嘲热讽。

“这个老头想倒是好,在场这么多势力,甚至三都赵家也在,你竟然做梦想网打尽呢?”狐火手上凝起团跳跃火焰,笑容逐渐阴冷。

作为教弟子她虽然平常副万分狐媚样子,但是能行走世间磨炼阴阳魔宗弟子没有浪得虚名之辈。

素衣男子和小胖子都没有说话,只是堵住了门口必经之路堵死了宁退路。

赵雨曦也已经拔剑,指冷冷地问道:

“虽然宁前辈曾经为我娃娃亲做媒,但我并不恨他相反还很感激他能在赵家最危难时候帮助我们。宁前辈仙风道骨英明世,哪怕真动手也不会暗算别。何方妖孽胆敢假扮宁前辈!”

状若癫狂,双目通红,缓缓地从地上站了起,疯狂笑出声:“我便是宁,宁便是我!何假扮?”

“不许你诋毁宁神医。”个曾经受到过宁救助青年声,双目暴起,手执锤,朝冲了过去。

“找死!”

拿出黑色木盒里面通体翡翠,黑色乌光带黄泉般阴冷直直地照射在飞扑而青年身上,原本狂奔青年迅速停了下,脚步僵硬似乎想要移动步却无法做到。

微微颤颤样子好似有无数毒虫在撕咬身躯,原本完好双腿竟徒然被黑色小点包围,支撑不住偌身体跪倒在地。

青年哀嚎惨叫身体支离破碎,最后从头发开始,点化成了黑色细沙,只留下具光秃秃白骨在死寂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