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原来我是赵家家主

小说:原来我是前任天道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林林林林林夜天 字数:2605

林夜天赵下代名号给他增少光,在场宾客络绎敬酒,以求能获得好一个印象分。

原本一些太相信下任赵主会是么一个人畜无害小年轻宾客们,靠近个少年时,纷纷感到一股奇怪熟悉感传

心中一震,似乎想起什么,都认定个开源境修灵者就是赵毋庸置疑下任主,就连对面那个素衣男和火辣女也都前微笑一杯酒。

而真正可能成为赵下一任赵梦曦却无人问津。

“狐假虎威臭猪!”赵雨曦看林夜天洋洋得意,心里由得气咬牙切齿。

是羡慕林夜天被众星捧月般拥戴,只是单纯看他周围那些舞动腰肢女人非常爽。

赵梦曦则淡定宁府上泡好剑南茶,据此茶滋补气血,疗养天元神奇功效。

忽然,正当众人吵吵嚷嚷时候,一声玻璃碎裂尖锐声音划破嘈杂晚会。

只见身处人群中心林夜天喝一口茶水后,瞪大双眼,满脸惊骇,右手死死碎裂玻璃!

好,毒!”

无数宾客见此一幕,大惊失色,投机者上去就是要抢救。

本是喝闷酒宁古尘神色一紧,对面桌上众人也惊疑停下动作,除小胖依然没停住嘴巴。

赵雨曦直接抽出佩剑,紧张得注视林夜天,凛冽剑意只差一步就爆发出

赵梦曦仍旧神色淡定茶,连带身后衣帽低垂赵福也站未动。

出赵梦曦所料,林夜天轻咳一声,义正辞严到:

“可恶!茶怎么么烫!把我嘴巴都烫到

紧张沸腾晚宴瞬间鸦雀无声。

林夜天理大眼瞪小眼众人,假装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继续厚脸皮兀自吃起东西

“大人真是会笑”

一个人厚脸皮出声舔起时候,马上就被如狼似虎众人狠狠一瞪,顿时噤若寒蝉,灰头土脸回到自己原本座位上吃

“……个赵下任主怎么感觉靠谱?”

知道,定估计是赵志山私生定。”

“所以那种一开始那种感觉是‘场‘咯?”

“我酸呜呜”。

其余众人见他顶下任名号,也敢多加斥责,只是小声议论闷头回去

素颜男淡淡笑,没话。

原本好好热热闹闹晚宴现在因为林夜天一番骚操作,使得整个宴会迅速冷寂,若是外人看到么多大人物一言闷声吃饭,知情恐怕还以为是哪个绝顶强者葬礼。

在晚宴上窸窸窣窣零落声音掩饰下,对面那个光头老人压低脚步,悄悄地询问起旁边素衣男

“小哥,我看豪杰,也就只。我们联手怎样?为接下那件东西。”

“哦?先要联手,只是下任主就在此处,何况场上还如此众多英雄好汉,何豪杰唯在下一?”素衣男看突如其客,饶兴致

“俺也骗公,俺觉得个得到赵梦曦承认主极可能是他们联手起骗俺们,哪俺江湖上摸滚打爬多年收集情报也算一绝,可俺从过此人。”

“退一万步!纵使此人便是真正下任主又如何?做事如此靠谱,赵也必会衰败在其手下!”个光头老者信誓旦旦,仿佛明日赵就会拉胯一样。

素衣男含笑语,只是淡定品手上剑南茶。

见素衣男为所动,光头老者继续阴恻恻低声道:

是俺自夸,在座也只我们几个可以为之一提。最左边那个一副面瘫模样中年男人,一看就知道是个做事古板知变通之辈,找他联手必定出事。”

“旁边个一直骚娘们看就让人上火,也算上什么人物。还那个此之后便一直在吃,整个人就是个饿死鬼投胎!脑才去和他联手!”

“老小也已年迈多病,手无缚鸡之力,由此可见在场英雄也唯一人耳。”,还配合似将拿茶杯手臂微微颤抖起,好似随时可能掉落。

“若你阴小七也算得手无缚鸡之力,那天下众人皆蝼蚁罢。”素衣男淡淡话语传,却让光头老者瞳孔一缩,由自主后退半步。

“少侠好眼力,俺小七能得少侠相识是俺荣幸。”

个年近半百光头老者小七小七自称,丝毫没觉得适应,讨好似

“我仅知道你是阴小七,还知道三个月前江北山庄灭门惨案也是你干。”

素衣男随口话语,却另个名为阴小七光头老者青筋暴起。

“留你得!”别在袖口暗器一触即发,以极快速度朝素衣男射去!

只见素衣男像是随意摆手,锋利暗器瞬间断成两半掉落在地上毛毯内见踪迹。

“且安心,今日我尚正事,隔几日再取你性命。”语气之平淡完全像是什么威胁话语,更像是描述一个已经既定事实。

阴小七倒吸一口气,也装什么弱小老人,缓慢走回自己座位,拉开一定距离然后坐下,忌惮地看素衣男

桌上几人自然也目睹到一幕,众人表情各异。中年男人神色冷峻地盯阴小七,似乎随时会将身后巨剑拔出出手。

身材火辣黑衣女则略带惊讶一眼素衣男,随后像是对待猎物般舔舌头,娇声浅笑起。小胖还是在闷声吃大餐。

“卸龙手用错”正当素衣男茶水若所思时,一直闷吭声小胖忽然出声,但仍没停下手中食物。素衣男脸色变,轻轻笑到:“道兄过奖。”

随后小胖再发一言,自顾自

赵雨曦看古怪一幕,心中疑惑:“姐姐,对面些都是什么人啊?看起奇奇怪怪?”

“人灵历史门功课你是是又好好听?”姐姐赵梦曦反问到。赵雨曦好意思吐舌头,显得俏皮至极。

赵梦曦翻个白眼,然后缓缓地道:“最左边那个中年男人,是我们三都古地南宫世首席弟南宫问天。”

“咦,那是二流世吗”赵雨曦好奇道。

“什么二流世,人南宫世怎么也是三都古地举足轻重存在,平日以绝对名门正派自居。

虽然比上我们赵,但也绝对算上是二流世。”赵梦曦轻轻捏一下赵雨曦手臂,以示对她用功读书惩戒。

在一旁凑热闹林夜天闲没事,也跟一下,赵雨曦露出两颗小虎牙,怒目而视。

赵梦曦管两人打闹,继续到:“那个身穿黑色紧身衣是混乱蛮荒边缘地带掌控宗门阴阳魔宗首席弟,名为狐火”

“呸!果然是狐狸精!名字都带狐!”赵雨曦忿忿平道。

“那个什么魔宗,里面魔族嘛?”林夜天好奇问到。

他忽然想到那个倾国倾城魔女。

“没,灵界自从十万年前大战后,好像所魔族都前往魔灵大陆”赵梦曦回答到。

“那应该叫骗宗才对吧”轮到林夜天忿忿

赵梦曦哭笑得,继续到:“光头老者,阴门阴小七,关于阴门我却没太多解,只知道经常会做些出格事情,多次被名门正派围剿,但都让其逃掉。对,我没记错话南宫世应该也参与过围剿行动。”

“难怪那个南宫问天好像一直凶凶他看呢”赵雨曦似懂非懂点头。

好奇宝宝林夜天又发问:“那你们赵正派嘛?”完就被赵雨曦狠狠地捏一下。

赵梦曦苦笑摇头:“赵能做到当今个规模,肯定也用少手段。但总,赵是什么名门正派但也绝对会为祸一方。何况那些所谓名门正派底也并干净就是。”

种号称“名门正派”宗门到底是个什么样货色,林夜天十万年前就已经很清楚知道

林夜天学赵雨曦似懂非懂点头,又被赵雨曦狠狠地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