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前任天道

小说:原来我是前任天道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林林林林林夜天 字数:3942

十万年前。

剑芒从黑暗冰冷宇宙之中传来,划破亘古宁静,如神魔复苏,从混沌中觉醒,无尽力量威慑寰宇。

惊艳无比一剑超脱万界,无与伦比,无坚摧,震撼宇宙万古闪耀。

剑波过去,磅礴力量贯穿霄汉,前所未杀气化形而现,惊动宇宙之中所生灵。

庞大剑气已经远远一切生灵所能达到极限,一剑之下几乎可以把浩瀚深邃亘古宇宙斩为两半。

地之中茫茫都在哀鸣,无论多么难以驯服在那一刹那都得臣服;

宇宙中各方强者无论相隔多远都忍住颤栗起来,跪倒在地疯狂叩首。

然而就么凌厉绝伦、横断万古一剑斩出,却瞬间被一举世无双虚影吞噬,如同银针落海溅起一滴水花。

浩瀚缥缈宇宙中,一座座星河撕裂成两半,一颗颗星球被击穿内核,地精华如同没人要浆糊般随意倾泻。

微弱寰宇光明之前,一个人影背负着一把长剑飘浮在九

而在他对面同样着一伟岸虚影,磅礴无比只手之间便横断阴阳,抬手之间便隔绝万古,顶立地般站在无尽虚空之中。

在巨大虚影周围,煞气森然,贫瘠残破星河裸露出数十具凄惨无比恐怖骸骨。

凄惨残碎块状骨头,七零八落撒在浩瀚之间,每一具骸骨都散发着极其恐怖气息,哪怕远远隔着也能感受到诸万界在骸骨面前恐惧。

横断九虚影脚踏银河,看着眼前年缓缓开口,顿时一股威震恐怖气息震慑四海:

“现在你,已经对手。”

年嘴角微扬,一股磅礴如浩海气势由乃而外散发出来:

试试话,又怎么知呢?”

“我还你为何选择离开,明明在个位置你便可以主宰一切;长生老,灭,没人可以威胁到你。”

“我一生行事,又何须像你解释?”

静默无垠浩瀚之中,年身白袍骤然飞舞起来,璀璨神秘光芒涌现。

周围泛起一白色光芒,漫星光自里向外而出。

奔腾般咆哮白芒如同狂暴怒海,恐怖无比波动吐息在银河之外,六轮回都在微微颤抖。

毫无疑问,已经超脱一切,超越“生命”范畴。

“老师,我现在种力量恐怖你应该比谁都清楚。”

巨大虚影缓缓开口,大之音传遍浩瀚宇宙每一个角落。

“那又怎样,别忘,我也长生老,灭。”

年笑起来,一股神采飞扬气势宛转之间,渐渐变得磅礴璀璨起来。

“执迷悟。”

浩瀚虚影以银河作为武器,以地作为铠甲,剧烈能量波动席卷八方,向着白袍年撕裂而去!

“向死而生!”

年全身仙光喷涌而出,亿万星辰协同而行,以无敌般庞大浑厚气势朝着巨大虚影猛然撞去!

……

……

十万年后,林夜会回想起再一次见到灵界遥远午。

一个为人知小镇,大街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而在小镇某个起眼小角落里,着一口破旧、看去已经废弃很久灰白色古棺,一大半掩埋在风沙之中。

人知个古棺谁丢弃,也没人知什么时候丢弃

忽然,就在路过小贩吆喝声中,被风沙掩埋灰白色古棺慢慢微微震动起来。

过路行人发现异样情形,以为小镇传名已久古怪作祟,纷纷呼唤离开。

行人纷纷惊诧,躲闪,退避,但依然人在远处观望。

几个鬼迷心窍流浪汉,听闻某些小镇一些传说,小心翼翼拿着铁锹走近,想要撬开古棺看看什么金银财宝。

正当流浪汉靠近古棺到一米时,他们却没发现古棺身下土壤忽然自己微可察耸动起来。

大街一阵惊骇尖叫!

只见风沙半掩下古棺,兀自爆发出一耀眼白光!

白光照耀下,一震耳欲聋龙音自风沙之中向外咆哮嘶吼!

三条身长万米、通体白透五爪巨龙冲而起!

巨龙疯狂嘶吼着,庞大无比龙威震慑着地之间!

巨龙每一片龙鳞都在闪耀着银白色光芒,龙角晶莹剔透,龙爪孔武力,每一个吐息之间似乎都能吞噬整片苍穹。

龙!

人灵大陆十万年前就流传下来一个人尽皆知传说,但因为从来都没亲眼见过,个传说传到十万年后现在,相信人早已寥寥无几。

直到今

三条巨龙尾端好像死死缠在古旧灰白石棺之,又好像二者本来就一体。它们拖着灰白石棺破口而行,毫费力将它拽入苍穹寰宇之内。

伴随着一阵惊呼声中,灰白古棺竟一点一点兀自裂开一裂缝,一个人形模样物体猛然朝着下方小镇飞速坠落!

就在个东西离小镇最高峰距离渐渐缩短,眼看着就要狠狠砸落在大地之时,诡异事情发生

那个东西完全无视任何惯性、无视任何自然法则,就么停住

仿佛它一直停在里未曾移动过一样。

过路众多行人抬着头,就么呆若木鸡看着个物体,看着它浮在空中,同时他们也因此看清那个物体模样。

一个年。

那个个头大概只一米七多一点,一头黑色短发遮盖额头,五官棱角分明,皮肤显得点异样白色,似乎多年未见过阳光。

一身白袍,发梢之间却无半分尘土。

来说,谈很帅,但也显得些眉清目秀。

如果他就么诡异至极飘浮在离地万米高空话。

知为何,身体慢慢倒转过来,就好似下方人们站立在地一样。

眼眸微微抖动,空洞洞张开双眼。而就在他双眸内,着一点一点白色银光,仿佛就像万千宇宙浩瀚星图……

再眨眼,年悠悠转醒,眼眸宇宙渐渐被正常瞳孔与眼白取代,一股难以言喻气质瞬间展开。

在场行人却没任何适,反倒一种莫名其妙感觉袭来,觉就觉得眼前年莫名其妙顺眼起来。

只见年微微昂首,看看四周屋檐,星月辉映,又看看地行人,颇些感慨自言自语

十万年后唯一存活下来位面,一切都还熟悉感觉。”

语毕,年抬头远眺,那双眸如同锐利长剑透过茫茫穹,透过无尽,直插入冰冷而浩瀚宇宙中最深处。

里,没生命没物质,只亘古亘今门。

门巨大无比,半个门框便横跨诸多银宇,任何生物在门之前都显得那么渺小。

目光久久注视着熟悉门,淡淡笑:

一次我输一次,鹿死谁手还一定呢!”

一刻,他等太久,足十万年。

视线转回,最后看眼远处花鸟、地众人,年温柔扬起嘴角,阳光在他倾洒下来。

默默地收回目光,一个转身,一步踏出,年瞬间在万里之遥空中消失见。

“所以我现在算普通人嘛……臭魔女……长漂亮起啊!也懂给我留点东西!”

跌落在下方密林之年摸着摔断几根肋骨自顾自无奈碎碎念

“话说能长成像她那么漂亮……好像还真。”

……

……

正午十分,空一片湛蓝,如同一汪海水,几朵飘悠悠白云,洋洋洒洒点缀在空,像一个未曾谋面神秘梦。

炙热高温烤着大地,九峰山此时像一个硕大无比烤炉,来来往往客商汗流浃背,一滴一滴流入大地,被烤炉所吞噬殆尽。

一个身着白袍年悠悠晃晃走在九峰山大地

他走着走着,倏然一个踉跄,好似出什么事般,噗通一声径直倒在散发着无比燥热气息九峰山大地

个人怎么突然倒在地一动?”

“新财富密码?”

“还要过去吧,免得等等倾家荡产。”

“说人假装呢。”

路过众多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在心里揣摩着救人能什么好处,但看到年只背着一个古旧破背包,纷纷快步走开想去沾惹麻烦。

正当人观摩着时,一辆华贵精致马车停在年身旁。

“雨曦,下去看看倒在路个人怎么样。”

清冷而失温柔声音从车厢里传出,车外听见过客由得一阵心神悦耳。

即使没相见,也感受到如同濒死人们在沙漠中遇到充满生机一泓清泉明澈。

马车停靠,面容刚毅中年马夫缓缓拉开一帘屏风,从马车下来一个满脸乐意小女孩,嘟囔着嘴。

映入眼帘一张标准瓜子脸,柳眉宛如月牙,瑶鼻微挺,樱桃小嘴轻抿,双眸灵动,着两颗标志性小虎牙。

留着双马尾,乍一看像如同青涩般水蜜桃,但从脸表情使得位小女孩减几分可爱,多几分娇蛮与霸

穿着热带裤小女孩径直朝着倒地人走去,才仔细看清个大约十八岁左右年。

年紧闭双眼,脖子着一个白色挂坠,一副灰头土脸样子让人看清脸容貌,身许多略带枯黄叶片。

小女孩附身蹲下,轻轻推倒在地半死年,略带关切问到:

“喂你没事吧?快醒醒!”

等待好一会,年还醒转迹象。

女孩站起来,神色焦急正准备寻求帮助。

就在此时,异变突起,刚刚还倒在地半死年突然蹦起来,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般站立着。

“你好哇!”

年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女孩嘻嘻一笑。

“鬼啊!”

女孩吓得花容失色,飞快地闪进马车后面躲起来。

“噢,现在还个种族吗”

白衣点迷惑

女孩盯着他看些许一会,明眸皓齿,阳气十足,才确认鬼,慢慢放下戒备。

看着眼前个什么都没做男人,她忽然一些奇怪感觉。

一种很温柔如沐春风感觉,就好像沐浴在阳光下,给人印象加分。

此时,驻足观看几名行人认出女孩身份,低声着劝同伴们要看热闹,自己先脚底抹油快步溜走

其他认识客商看着同伴们一个个离开也渐渐发觉到什么,先后跟着离开,人越来越

转瞬之间,偌大九峰山大,竟一个路人也看

“你你你,你好好倒在地装什么鬼,吓死人吗!”

女孩叉着腰,尽量装着给人带恶狠狠感觉,可却另显得别三分可爱。

“你怎么知幼稚鬼?”年一惊一乍,然后理直气也壮反驳起来:

“可走累要休息一下常识嘛!”

倒在地一动动算哪门子休息啊!

女孩沉默半晌,像什么东西咽住,半出一句话。

一会,女孩看看四周,没发现他什么朋友样子。

看着似乎神志年,点担心他会出什么意外,女孩于好心开口问到:

“你叫什么?”

年挠挠头奇怪

“我没叫啊?”

“……我说你叫什么名字?”

“林夜。”

年老实礼貌

女孩嘴角微微抽搐。

“我赵雨曦,你以后要什么困难直接去赵家找我就好要突然倒在路,好吓人喂!”

赵雨曦略带叮嘱

驾驶马车中年马夫一阵苦笑,自己位二小姐自小到大都生活在鲜花和掌声之中,一路顺风顺水,未曾受挫。

虽说经常喜欢多管闲事,但做事还算明辨非,而且也真烂漫。

相比之下,身后位坐在车里面大小姐却另一个极端,冷清又失温柔,着同龄人具备成熟和冷静。

目光独到,像一个女,反而沉稳似一个饱经沧桑决断者。

站如松,坐如钟,凡事都做条,面面俱到,年纪轻轻就屡次挽救家族与水火之中。

却似乎也因此缺某种欢乐,至在他车夫眼里已经很久很久没见过个大小姐笑起来过

赵雨曦见林夜点头,也没再担心什么。

正准备离开时,异变突起!

“赵家诸位,今日便你们血债血偿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