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当年往事(上)

小说:烈血狂少 类别:浪漫言情 作者:宝娜斯 字数:1149

因为以前的事情毫夸张地已经把杨洪山恨到骨子里去了。

按道理,以现在种情况,幸灾乐祸就已经错了,干嘛还要去他?

似乎知道杨伟强在想什微微笑,道:

“孩子,管他对我们做了多少坏事,可他毕竟是爸爸,哎,他现在已经落到样子了,我只是想去他,是以熟人的身份去他。”

听到,杨伟强也就没有在,躬身把抱到了轮椅上。

“对了,心雨,里已经没什事了,还是回店里帮忙去吧。”

杨伟强希望张心雨跟着块去,嘴上,但毕竟年纪大了,而且对杨洪山可以是早已刻骨仇恨,万等会情绪激动起来,把往年间的家丑都抖露出来,杨伟强的脸上挂住。

年纪大了但却糊涂,她立即明白了杨伟强的意思,也跟着句:

“心雨啊,昨天晚上在里守了夜,就算帮小杨的忙,那也该回去歇会儿。”

,我累!”

知道好孩子,过等会儿我跟小杨他爸见面,可能会些事情,在旁边也方便,还是回去吧!”

,张心雨也就好再坚持了。

杨伟强把推进杨洪山的病房时,杨伟民到他们两之后,又激动地叫了起来。

杨伟强连都没杨洪山眼,只是把推到了他的床边之后,便站到

的手到处乱摸,杨洪山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岳母居然双目失明了。

脸疑惑地着杨伟强“喔喔”直叫,想问问究竟是怎回事?

杨伟强把脸偏到边,表面上懒得搭理他,其实心里在流血,世上现在就只剩下自己的对自己是最好的了,可现在的却是见自己了。

,还有位他愿意喊父亲的杨洪山,是他在世界上,从血缘上来讲最亲的两人了,结果,双目失明,中风躺在病床上,杨伟强盈眶的热泪只能往心里流。

摸到了杨伟民的手之后,长长地叹了口气:

“孩子呀,真是作孽呀,人在做天在,自作孽可活,好好的家庭,现在变成了妻离子散,我的眼睛瞎了,也中风了,真是报应呀!”

着,哭了起来。

杨洪山听后也是感到脸羞愧,但依然激动地“喔喔”直叫,他就想让杨伟强摸住他的手,给他久违的拥抱。

但杨伟强故意他,只是从口袋里掏出餐巾纸,替擦拭眼泪。

接着道:

“当年也就是身无分文的穷小子,但我女儿也知道中了什魔,义无反顾的非要跟结婚,等到发达了,成了大老板之后,就脚把她踢开,还有没有良心呀?”

些话,杨伟强在嘴里知道听过多少回,每次听心里都像刀割样。

继续道:“都男人有钱就变坏,发达了之后,仅在面吃喝嫖赌,而且还养了许多情人,却把妻子晾在边,知道她心里有多苦吗?最后为了和那姓周的女人在起,竟然偷偷的把小杨卖到了国还有没有良心,还有那姓周的女人就信什,她遇,就信啊!是信妻子还是信人啊!可怜我的女儿啊,就算是那次真的和那男人在起,那也是活生生的被们逼的跟他在起......”

杨伟强听,立马懵了。

当年母亲上吊,杨伟强直以为母亲是受了那多的羞辱和自己的事情,可听语气,好像母亲在还没有和父亲离婚时还有过红杏出墙,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