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忙虐渣!

小说:狗带吧!系统君~ 类别:总裁小说 作者:爱的创可贴 字数:8065

某旱魃将军想怎么证明自己身份?小女人想能委婉拒绝小鸟依人小俊哥心里舒服好多

就这么静静跪在墓前,明亮荧光倒影挺拔人影,娇小玲珑女子身影晃晃悠悠

沉思中熙彤发觉旁边人儿对劲儿,霸气侧漏抱起昏昏欲睡庄清婉,“你干嘛?我们能这样亵渎将军墓,这是对将军敬”迷糊庄清婉在某个男人怀里喃喃低语。

子,活生生将军在你面前你而已,好难过,这是我要结果!!

子,这是特殊情况,这里边没有其他可以睡觉方,只有将军棺材里边比较舒服,相信将军会理解你难处,毕竟他是个侠肝义胆,义薄云天男子汉,相信会怪罪”某男人焉儿坏焉儿坏安慰

“咳~是这样吗?怎么感觉有点怪怪”小女人喃喃低语。

被忽悠住小女人没注意抱住自己某男人一脸春风得意。

于是昏昏欲睡庄清婉被小心翼翼放进棺木里,某男人抱纤细腰身,哀怨眼神扫过红润樱桃小嘴,好吧,今天晚安吻没,唉,好难过,这是我要结果!!!

远在京城简斯瑞日子很煎熬。

郡主被朝廷大100大板子,回世子府第一天就陷入昏迷中,汤汤水水没停过。

朝廷要求必须一个月内找到小郡主,否则驸马简斯瑞以及献府为郡主陪葬。所以献下人心惶惶,原本热闹府邸寂静仿佛随时被黑夜吞噬。

西北角暗室里闪烁微弱光亮,

“人找到吗?”低沉黯然声音跑进每个人耳朵里。

在场人心肝一抖。“世子,没有消息有时候也是好消息,我们会继续追查庄姑下落,现在你先养好身体才能亲自找到庄姑和小郡主”老二诚恳劝慰

“噗呲噗呲~”油灯一闪一闪,一屋子乌丫丫一片,听彼此心跳声“扑通~扑通”就怕世子就此厌世。

“都下去吧!十留一下”冰冷语气传进每个人耳朵里,众人松一口气。

老九,本来想给十求情,被老二紧紧拉住手腕,拖出暗室。

寂静屋子,期期艾艾,面无表情简斯瑞,一闪一闪油灯。

沉寂在暴风雨来临之前。

“世子~十,再也敢争风吃醋……呜呜呜呜”妖艳绝色脸蛋滑洛出一颗颗晶莹剔透泪珠,原本高傲狠辣眼睛里泛出娇弱疲乏。

“你没错,错是我,如果是我,她也会掉下去……咳咳咳”苍白绝望毫无生存意识。

“枉我自以为掌控一切,自我捧高,自我膨胀……哈哈哈哈……到最后来还是保护自己想要人,母妃也是,婉儿也是,哈哈哈哈……咳咳咳,就这么去也好,母妃估计也想我……”冰冷无情话打断哭诉。

“啪”一声原本苍白英俊深深印纤细五指。

“你这算什么?自我放弃,自我解脱,你以为你会见到她们吗?你做梦!!死去人看起你,会见你,活人活在悲痛中,这就是你----一个彻彻底底孬种,你配庄清婉爱~呜呜呜呜”歇斯底里骂怒声让屋子外人心肝抖三抖?

“还没有看见庄清婉尸体,谁都她是个死人,你要是继续自暴自弃下去,献府,牌位,甚至庄清婉性命都会因你而消失……”歇斯底里红肿麻痹右脚慢慢摞到暗室外,徒留简斯瑞在里边。

“你怎么这么冲动?世子这会儿没反应过来,等清醒大刑伺候”老九担忧

“没事九哥,世子这种情况~如果还沉侵在自暴自弃中我们迟早要陪葬,还如打醒他,免得他后悔”十叹息,紧握双手渗出丝丝血迹,显示主人气愤。

“走吧,世子需要时间冷静下来,老三,老五你们继续回世子寝室,这里有我和老四就行,老九,你扶去休息,接下来估计更辛苦,大家养好精神。”老二有条嘱咐

微弱灯光一闪一闪,“呲~呲~呲~呲~呲”原本紧闭窗户被撬开,一只毛茸茸脑袋钻进来,左看看右看看~发现毫无生机简斯瑞,兴奋飞进去,扑腾扑腾飞到简斯瑞瘦弱肩膀,毛茸茸脑袋蹭来蹭去。

回过神思来简斯瑞看呆鹅,那么高傲自大笨鹰来讨好自己,仿佛又看见在小木屋那边温馨一幕。

“唔唔唔”压抑许久人儿抱呆鹅哭歇斯底里。

一盏茶过去泪腺止住,抬首看见呆鹅混乱毛发,斜暼眼神仿佛闪过嫌弃意思。

嘴角微微,慢慢整理呆鹅毛发,“咕咕咕~”

“你怎么?”简斯瑞疑惑询问

“噗嗤~”旁边宣纸被呆鹅放到油灯,冒气缕缕烟气突然火苗爬呆鹅,简斯瑞抓过呆鹅,放入水盆中“呲溜~”火被灭,呆鹅下半身光裸,局促窜下跳。

突然脑子一闪而过念头,“你是崖底有烟气?是是?”简斯瑞兴喜光裸呆鹅,“嘎~”呆鹅表示自己很无奈,摊这么感情用事主子,谁要?论斤卖!

兴喜简斯瑞立马想去找人,走出门外看乌漆麻黑夜,笔直挺拔两人,顿住脚步,“咳~你们下去吧,明天有硬仗要打,养好精神”嘶哑低沉声音传进老老二和老四耳朵里简直犹如天籁之音,“听世子令”两人悦雀

嘱咐完后简斯瑞踉踉跄跄走回暗室,抱安分呆鹅抚摸以示安慰,微微扬起嘴角像盛开罂粟花,透露危险信号,一点一点……简斯瑞安心

“唉”纤细手指摩纱苍白嘴唇,轻轻捏起被角小心翼翼盖在简斯瑞,樱红蜜桃嘴在额头扶平皱起纹线,“噗嗤”微弱灯光被内力熄灭。咻一声妖娆多姿女人跳窗飞走

“唉”窗外响起一声叹息,惆怅~

“二哥,咱们阻止她嘛?”

“世子都没有什么,我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行”老二惆怅感叹

月儿悄悄溜走,晨曦阳光投影在斑驳陆离竹林,缕缕墨香漂出窗外引得群鸟争鸣,“莎莎沙……”声应和窗外百鸟争鸣,像命运交响曲般跌宕起浮,宣纸来来回回,安定候,伯宣候,威武候,世代贵勋,与皇室世代联姻,对皇室忠心耿耿。

府持一半虎符,手握兵力5万;献府持一半虎符,手握兵力5万,皇城护卫精兵3万在皇室手中,看来还得先把郡主找到。

“禀主子,吕太医来府邸是治疗十右脚伤”老二沉稳

“你去探探吕太医底”简斯瑞低沉黯然

“听公子令”老二稳妥退出书房。京城水越来越昏,有意思。

“您就是吕太医?”(十

“正是老夫,敢问可否方便看诊?”吕太医面无表情

“您请,可要好好看看,最好要留疤痕,拜托您”十恳求

洁白无瑕右脚红肿,中药敷在面五颜六色甚是恐怖。

“问,闻,切”一番流程,余光扫到脚底红痣微微一顿,便用金针刺血,疏通静脉,然后新开药方,嘱咐一番日常注意事项,规规矩矩

屋顶审视眸子消失后,十嘴角邪魅一笑而过。

“看见红痣一顿?”简斯瑞低沉喃喃低语。突然脑海一念头一闪而过,表情凝重严肃几分。

“你去暗中查探下当年珠玉郡主以及一切能证明珠玉郡主身份人”简斯瑞淡淡

“是”老二满腹疑惑

“爷~奴婢煲乌鸡汤,味鲜美,可要尝尝?”

“秋儿姑,世子交代过任何女人得靠近书房,请自重”

“哎哟,像你这种呆子怎么知红袖添香美妙尼,呵呵嘿~”一串串悦耳动听调笑声在外门处荡漾,内力深厚简斯瑞放下毛笔,看即将做好画像,眼神含冰渣子。

“打晕,扔到庆府”冰冷语气传进老三耳朵里。

外门里老三干脆利索劈晕怜儿,“啊切”老三提胭脂味儿十足秋儿姑轻功扔进庆寝室,乐颠乐颠小曲儿回献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静静戏水鸳鸯,

“你在吃?就飞起来?”

“咕咕咕咕咕”(翻译:多吃点才能更快长羽毛,哼!愚蠢人类)

“呵呵呵…你要是飞起来,我介意桌子多一雄鹰展翅…”简斯瑞瞧翻白眼呆鹅,恶趣味威胁到。

“咕咕咕咕咕……”呆鹅扑腾扑腾乱飞。(翻译:友谊小船翻就翻,人类套路深,我要回农村)

“咳”老三尴尬提醒

“情况如何?”

“奶安氏因珠玉郡主出逃被打板子,后治愈当病亡,对当年珠玉郡主出生第三天,小郡主闺房失火当时是安氏一人之力救回小郡主性命,所以庆府待这位奶半个主子。”

“有意思,这趟水越来越有意思”简斯瑞嘲讽

“让老八和老七盯紧清香苑”

“是”老二疑惑答到。

是夜,暗夜沉沉压城催,“噗”一群飞禽走兽惊走

“噗嗤”干燥库房烟火滚滚,迷糊守卫包乐吓得立马哀嚎“走水,库房,走水……来人啊“

“小兔崽子,是是你睡迷糊?”踢翻狼狈包乐。

“吴统领,冤枉啊,小人只感觉一阵风似一会儿库房就有水,唔唔唔……”鼻涕直流,脏污爪子准备抓住吴中。

兮兮,拉下去等世子处理”吴中骂咧咧

“赵管家,损失如何?”吴中笑嘻嘻

“布类,木材类基本报废,唉,损失还是较大。”赵管家愁云惨淡感叹到。

“那让几个机灵家伙来帮您收拾一番,可行?”

“那敢情好”赵管家淡淡

“你,你,还有你都跟管家赶活去,都麻溜点”吴中骂咧咧

清香苑中,寥寥烟雾从紧闭纸糊窗户飘进去,一盏茶过去,魁梧有力黑影抱起床女子一路狂奔,“坑”一把长剑横在黑影前面,“吭吭吭吭”剑气在寂静响起,“啪”一把折扇打在抱十左手

左手瞬间垂下去,黑影眼神凛冽扫过老七和老八,临走舍得看一下。“咻~”逃走

“唉,穷寇莫追,先把十弄回去”老七冰冷

“行吧,好容易遇到一个功夫,还能继续切磋,真没意思”老八领往清香苑走去。

暗中尖锐眸子扫过十一饰、微微一颤睫毛,脸色凝成冰渣。

“这几日加强对清香苑巡逻防范,老八和老九这几日任务就是守好清香苑。放过任何一个可疑人员”简斯瑞冰冷

“听公子令”老二可置否回复到。

“库房情况如何?”

“禀主子,现银淀子没事,银票基本没”边眼睛边瞄世子表情,深怕自己脑袋保,要知军队花销大,全靠府进项,如今出现如此大纰漏,恐怕世子气轻。

“包乐作为库房管家居然出现如此大失误,50大板逐出世子府”冰冷语气

“听公子令”(老二)。

“呵,来而往非礼也!”(简斯瑞)

“扣~扣~扣~~“修长手指敲击桌面发出松快音谱,让冰冷气氛蒙一层神秘面纱。

“呵”嘴角邪魅狂狷一笑。某人要倒霉

肥硕身子身子一抖继续趴在妖娆秋儿身,咕噜咕噜睡

冰冷语气再次传进老二耳朵里,以为听错探头探脑瞄一眼世子表情---确认过眼神没毛病啊,于是利索退出去。

五日后,晴空万里送秋香,皇朝门口锦衣华服飘飘。

夕阳笼罩在修长魁梧有力身姿,投影出英姿飒爽仪态,云英未嫁女子纷纷掩面羞涩,“啊啊啊啊啊啊~世子还是那么英俊潇洒……就是有点冷冰冰让人可远观而可亵玩焉”定安候三庶女激动贴身丫鬟到。

“陌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威武候嫡次女感叹

“一只梨花压海棠,玉树临风胜潘安”某贴身丫鬟痴痴

“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若桃花,目若秋波,随怒时而寒,笑时如璀璨星河……真真美男子也……”某寡居夫人叹息

“虚伪……”庆妃顶乌青色黑眼圈阴沉骂到。

旁边丫头身子抖得更厉害

一群浩浩荡荡设宴点:御花园,此时宴会一部分官员以及家属,一些相熟家属彼此小声交谈,气氛还算是融洽。

“献世子到”

“定安候到”

“威武候到”

“礼部侍郎到”

……

作为小心压轴礼部士郎心肝抖三抖,一脸便秘状。

深怕那些言官没事找事儿,告御状,一步一步小心翼翼走到位置擦擦虚汗,家眷们也察觉到气氛有点诡异,所以强颜欢笑和熟悉人小声交谈,缓解这份尴尬。

“陛下到”(内监)

“皇后到”(内监喊到)

“贵妃到”(内监喊到)

“纯妃到”(内监喊到)

“灵妃到”(内监喊到)

“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百官喊到)

“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百官)

“纯妃千岁千岁千千岁”(百官)

“贵妃千岁千岁千千岁”(百官)

“灵妃千岁千岁千千岁”(百官)

“众爱卿平身”(皇帝)

“谢陛下”(百官)

“朕瞧大家心情错,朕也很开心,今年万瑞节百官同乐,万民同乐,这是百姓之幸,也是朕之幸,朕替皇室感谢在座各位大人,希望大家继续为民办事儿,为百姓谋幸福,朕先干为敬”

“吾皇万岁万万岁”百官异口同声。端起金杯一口喝光酒水,以示敬意。

“臣妾代表天下妇孺感谢列为大人矜矜业业,臣妾先干为敬”

“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众位大人麻木回复到。

端起金杯一口闷,以示敬意。

“皇。臣妾特意安排雅丝阁来京表演,您看?”

“皇后辛苦,开始吧”温柔拉起皇后柔软柔荑,反复磨砂

帝后眉目传情,众人看天看就是面两个公然秀恩爱两口子。

“咳,开始吧”皇后羞涩,淡淡嘴角露出嘲讽。

一阵秋风扫过,一片片樱红桃花瓣随风炫舞,风中弥漫淡淡桃花香,突然一条红凌从天而降,一个身姿妖娆,身材风韵,眉目传情女子莲足顺红凌一路飘过,体香夹杂桃花香,诱人之极。

旋转身姿,飞舞红凌,樱红蜜桃嘴若隐若现亲吻簿如蝉翼面纱,“呲”某位色令昏智官员惊叹

突然从四面飞来身姿妖娆四个美人,鲜红红菱缠身,随风飘摇,五人旋转身姿,翩翩起舞,仿佛误入林间仙子,慢慢仙子们翩然而去让人意犹未尽呢。

“好好好~皇后果然用心”皇帝大悦大声夸奖皇后贤良淑德,赏赐牡丹一株。皇后官方式微笑谢恩赐。

突然一艘移动船舶慢慢出现在百官视线里,一个白发苍苍老爷子,摇船桨,乐呵呵

“啊~啊~啊~御府美景八月天尼,秋雨如油贵如钱尼!

有钱能买白米饭,无钱只能吃瓜干,

一年干十银钱,十年干百银钱。

若是年年有收成啊!百姓必定记心间。

若是年年有收成啊,百姓必定记心间 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喜庆白胡子老爷爷喜悦表达百姓心声,唱完后颤颤巍巍跪在宴会场,场面突然悄无声息,老爷子内心忐忑安就怕那个小姑坑自己一把。

“好好好,老先生,您辛苦,来啊!为老先生赐座,闪过百两黄金”

“谢陛下,陛下万福”老爷子擦擦额头汗水颤抖被内监扶到座位

“既然百姓心声是年年有收成,朕做主,朕可以做苍云国主,礼部侍郎何在?户部侍郎何在?”皇帝诘问

“陛下,臣在”异口同声

“朕为百姓之福,明年减税两成,望百姓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户部侍郎做好减税工作,礼部侍郎做好监督工作”皇帝大气

“吾皇万岁万万岁”百官异口同声答到。

两位侍郎视线相会一脸便秘色,互相怜悯扫一眼如无其事回到位子擦擦虚汗。

“皇既然您都做表率,臣妾也表示表示,臣妾就要明年俸禄,明年俸禄给孤苦无依鳏寡孤独丫鬟婆子,內监”贵妃嗲嗲完后,暗送秋波给虚浮陛下。

“好,贵妃果然大气,来啊赏果酒一壶”皇帝眼睛里邪恶贵妃。

某个越举小贱人,皇后气牙龈疼。

“皇,臣妾作为后宫之首,必当廉洁奉公,管好后宫宫务,开源节流,省出钱为流浪百姓修缮住所”皇后诚恳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好好好,皇后愧是后宫楷模,来啊赏岳阳牡丹一株”皇帝慷慨嘱咐

皇后内心吐血三升,只得跪安谢礼。

“皇~,臣妾原交黄金三万两以供百姓药材所需”纯妃暧昧

“皇,臣妾愿意日日日为百姓祈福,愿百姓幸福安康,皇龙腾虎跃”灵妃浅笑许诺

“好好好,你们都很好,来啊赏纯妃一颗桃树,赏灵妃芍药一株”皇帝大气

们表玩忠心,该官员们出出血表表忠心。于是出现这一幕:官员们有条自己忠心,没有一丝机会留给献府,简斯瑞淡定品茗香茶,茶是好茶,宴无好宴,怎么品茗都对劲。

“皇,臣愿意献出庆阳封以供百姓所居”(庆府)众人吸气中,庆得意简斯瑞。

“皇,微臣愿意献汗血宝马给军队以供军队之需”安定候淡定。众人吸气中,安定候扫一眼简斯瑞淡定回到座位,定定

“皇,臣愿意献出铠甲3万套,以供军队之需”(兵部尚书)。众人吸气中,兵部尚书谦虚低头跪在下面。

“皇,臣愿意出黄金5万两以供军队之需”(户部尚书咬牙切齿),众人吸气中,户部尚书恨得立刻喝简斯瑞血,拔皮以泄心头之恨。

“陛下。臣愿意献出3千策孤本《兴农记》以供万民研读”(礼部尚书手抖中),众人吸气中,锤头丧气跪在下面。

“皇,臣愿意献衣帛3万件以供冬季时之需”威武候诚恳(众人吸气中)

“皇,臣愿意献出粮草一万担”(伯宣候战战兢兢),心惊肉跳跪在瑟瑟发抖。

众人吸气中,“嘶”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众人自觉淡定简斯瑞。

“扑通一声”简斯瑞扎实跪到,“禀陛下,臣愿意献出虎符”简斯瑞淡定

“嘶”众人绝倒中。

“爱卿,可想清楚?”皇帝面无表情

“臣愿意献出虎符”简斯瑞铿锵有力

这让原本打一场硬仗皇帝泄气,奈何敌人接招?能怎么办?静观其变吧。

皇帝舒一口气,“好好好你们都是朕大臣,未来顶梁柱,来啊,给诸位大人送好砚台一方”皇帝扶起跪在下方铮铮铁骨简斯瑞,顺便收下虎符。

其他大人虽然是被内室扶起,谁也没意见,毕竟谁让人都把命都交出去?玩命你来嘛?还是老老实实当米虫就好,省皇帝天天惦记,今儿个这场面都知是鸿门宴。

好抛头颅洒热血,能文明解决最好,出点血要命。

算啥,血还可以再造,命没,啥都没咯,百官难得意见同步。

又是献封,铠甲,马匹,粮草,衣帛,银票……呵呵呵傻子都知皇帝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聪明如斯,简斯瑞能知?

角落里原本志得意满局势是自己所想那样,真真是“泪眼问花花语,乱红飞过秋千去”,好一个娇弱美人,旁边胖胖丫头心疼一番。

以为他会利用她身份躲过此劫难,没想到反倒是害他没保命符,他就这么屑于我为伍吗?呜呜呜呜~原本志得意满女人跑出来大殿。

余光扫到消失衣角,简斯瑞嘴角嘲讽,呵~女人都是情绪性动物,以为利用找到庆府真郡主就能躲过此劫~呵,釜底抽薪最是妥当。

眼角扫过焦急老九,碰到茶杯,热乎乎茶水冒出气泡,熏简斯瑞棱角分明脸颊更加朦胧神秘,让在场女子小鹿乱跳,让焦急老九立马疾步出去追

自从交虎符后,同情,愤恨,幸灾乐祸眼神纷纷毫掩饰压在简斯瑞身,觥筹交错皇帝很欣慰简斯瑞“杀杀锐气,灭灭威风”挫败。

一顿饭吃是宾主尽欢,内心如何谁知尼?毕竟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啊,大人们演技简直赶超现代奥斯卡影帝啊,演技肯定没得

出宫简斯瑞幸运被轿子送到宫门口,原本忌惮献府势力人都眼见为净急匆匆走,生怕皇发现自己与献府有一丝丝联系,热闹宫门口一瞬间冷清下来。

势力内侍们没有优待简斯瑞毕竟老虎都没有獠牙和利爪谁害怕?

“咕噜咕噜”献马车来,马车伤痕累累,简斯瑞就清风与明月淡定走进马车里。

“回吧”大太监吴公公嘶哑尖锐声音划破冷清夜就像无情帝般狠辣。

等内侍们磨磨唧唧消失在视线中,原本温润如玉眸子闪过邪魅狂狷嘲讽。

“回府”老二架伤痕累累马车一颠儿一颠儿打回府。

“爷,收拾好

“去江湖神算子那里查查江湖令下落”冷清话语跑进老二耳朵里。

“听爷令”老二惊讶,抬头瞥见虎符惊喜一瞬而逝,完轻快走出书房。

良辰宫里,“啪”一声清晰武指印在貌美如花贵妃脸蛋,贵妃颗颗留住澍束束滑落到红肿脸颊,映衬白皙脖子一朵朵樱红草莓别有一番韵味儿,怒发冲冠皇帝看贵妃娇小可怜样子。

心里琢磨琢磨,觉得可能另有其人,于是把伤心欲绝美人抱进怀里,好话、荤段子通通出来,最终惹得美人笑,看呆简顺帝,“一骑红尘妃子笑,爱妃堪比荔枝般娇嫩,让朕摸摸爱妃哪里比脸蛋还嫩?嗯~”皇帝邪恶开荤段子,真是良辰美景啪啪时,于是两人最终又滚被窝。

午时建顺帝用过午膳后,在贵妃依依眼神下决然离去。

走出良辰宫建顺帝原本春风得意脸蛋瞬间乌云密布,黑似乎快滴出墨水,御书房里,“情况如何?”(皇帝)

“禀陛下,庆回去心情错,在新纳房里翻云覆雨一盏茶,累晕,睡前似乎将一个东西交给心腹刘四,东西有点小,看清形状”暗一如实回禀

“来啊,庆献封,帝甚喜之,特赐熙府给庆一家老小居住……”暗一看阴恻恻皇帝,心里很苦恼,这届皇帝很暴躁,怎么办?在线等!急急急!拿到圣旨一家老小简直喜极而泣。

毕竟有个败家爷,谁心塞?现在败家爷居然会挣荣誉与物质奖励,简直闪瞎庆府众氦钛金狗眼,于是出现下面这一幕:

“老爷,您辛苦,我让大厨房做点您喜欢口味儿,你看啥时候过去?”(献殷勤1号庆妃被挤走

“老爷,您都好久没看人家?唉唉唉唉~”(献殷勤二号侧妃被挤走,气愤甩袖走

爷,奴家好想你喔,你都来看看奴家……唉唉唉我鞋子”(献殷勤三号:侧妃董氏,被人挤走鞋子,气愤甩袖子走

“爷,奴家备一些你喜欢画册~唉唉唉,人还没完,懂懂先来后到……”(献殷勤四号:大姨被挤走,气愤甩袖离开

……

“爷~”婉转悦耳动听呼叫声让庆全身酥麻,眼神相会“呲”一股狼狈为奸电流让两人欲罢能,“都给老子闭嘴,今儿个就去小十七哪里,嘿嘿嘿”色咪咪拉起秋儿白嫩小手,边走边摩纱,某人都在脑子黄色画面“嘿嘿嘿”猥琐声传进秋儿耳朵里,小身板抖三抖,被庆牢牢抱在怀里,深怕人跑

一屋子莺莺燕燕气愤甩袖离去,徒留庆妃满屋狼藉,气得庆妃牙根儿疼。

李嬷嬷瞧忙安慰:“妃,您放宽心。这群小贱人可都是下母鸡,你可要好好调养身体,嫡出世子最最重要啊”

“对对对~被这群贱人气分寸还是嬷嬷分析到位”庆妃摸摸胸口,感觉牙根儿也,一群人浩浩荡荡回正苑

“啪”一套玉瓷杯摔得粉身碎骨,可见皇帝怒气滔天,李公公一脸生无可恋,这都是第十个茶杯,库房早都空,这可怎么办哪?

“好好,好个庆,竟敢私藏虎符,来啊,庆劳苦功高,赐美人5个”皇帝漏出官方式阴恻恻微笑,暗一心里更苦,将军好想你啊,皇帝一届如一届啊啊啊啊啊啊。

暗一苦兮兮继续盯府。

而被收回虎符简斯瑞从第二天朝尝尽人间百态,明嘲暗讽,刻意挖苦,同情怜悯但无动于衷,皇帝乐和稀泥,你为什么会怀疑庆

理由如下:一、皇位置离庆最近,就算是虎符掉也是庆最先发现;

二、最先表忠心如果没有献表现恐怕是最忠心过,献府都把保命符都交给皇帝,可见对皇室忠心,庆爷虽然靠谱挡住女人耳旁风啊,再加权利诱惑十万兵力在手,你是皇帝,你放心?

三、能从八之乱中活下来是庸才?我信你个鬼,糟老头子坏很。

四、最重要府有世子在手,就是有最致命东西握在皇室手中,任谁也会安心点。

府40多岁珠玉郡主,连个男娃娃毛都没看见?你信吗?可拉倒吧,骗谁呢?

精虫皇帝难得精明一时,如果简斯瑞在场也会欣赏皇帝一秒。

“唉~听吗?庆找到真郡主,好一个平民换郡主真相书人。

“都听过多少遍?换个话题”九楼听者1号

“就是就是~天天庆府那点破事儿,真真是将军战绩无人知,贵胄屁事儿天下知”听者二号感叹到。

“咳,那府5大美人?”书人冷汗直冒。

“切~”真没意思

“唉。现在也没点见识。没文化真可怕”

“建议你多到庆府听听墙角根儿”真诚拍拍书人肩膀以示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