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争论

小说:墨槃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小分头 字数:1944

无惑脉共八座,八之间,紧邻,或到腰便已交界,若八座大皆出自于同势力,恐怕在如密邻的情况下,八座大早已内斗休了。

今夜,满月。

月光姣姣下,神州大地月华尽洒。

可偏偏在这避世深番景致,极目远望,黑雾连天,森森之气如堑,似能择光噬,目光所及,皆以为止。

黑雾虽能遮蔽世俗之眼,却怎也挡住开了天眼的八品修士,倘若其凝神细望,总能透视之。

氤氲,浊浊浓浓。即便开了天眼,终归也只能朦胧的看个大概。

薄纱之下,八座大棱隐现,如鬼王戴冠。远远望去,墨色巍峨也仅角,敢问墨冠之下,鬼王否脚踏灼灼熔浆,头顶万象星辰,被知名的大能,封在了这漆漆天地之中。

月圆雾盛极,更显魔

平日里这魔便少往来,今夜却胆大之逆雾前行,也知来否真惜命,还身怀神通恃无恐。

总之,魔雾稠稠,魔依旧,也知这肉眼及的地方,欲要上演何种大戏?

......

众所周知,魔八座直都各自经营,互干涉。哪知,今夜里似乎并太平,或将大事发生吧!

靠外的座主上,八位首领知何时竟聚于堂,听他们所述,似乎在争论何事,偶尔也谩骂、恫吓之声,争论来源无非前几日新宗初成的尘心宗,也知他们从何处得来的消息,听说明日新宗宗首将赴宴比邻四

刻,他们正针对明日否突袭尘心吵得可开交。

首领们虽各执词,但无非两种结果的彼交锋。

在激进方看来,尘心宗实力来源皆出自于宗首几,若宗首在,他们趁虚入,定能稳稳将新宗拿下。至于后续分赃几何,这些都后话,目前尚未涉及到

在保守方看来却又样,他们似乎想得更多。

在他们看来,将尘心拿下并非难事,但若真的进击新宗,势必会将眼前平衡局势打破,再到那时,或将起硝烟。时,他们似乎还未准备充分,敢轻易应敌。又或怕殃及己方,到最后得偿失。

其实八座魔早已同盟,既如,那定会产生出位魔盟之主,魔盟之主虽名义上在八之上,但真到了利益纠葛之时,这魔盟之主空名徒,且无任何支配之权。

向桀骜,鲜

据传,在现任盟主之前,已多达七位盟主意外殒命。由可见,这盟主之位,并好坐。

......

,现任魔盟之主!

八面玲珑,慧心难读。仅能平衡各方利益这招,便深得八认同。也正因,他能在位长居数年之久无恙,绝非侥幸词所能说通。

魔盟之主虽名头响亮,却也委实难当。这,剩余七相持下后,这烫手的芋又次踢到了跟前,似乎这最终定论,还需他来定夺。

目光灼灼,皆落在中年男子身上。黑发未束,着装随意,想必定魔盟之主无疑。

......

刻,坐上首位,坐下七分两侧席。

在这之前,几无发言。

循着声音望去,只见他双眼微咪,似又在闭目眼神,眼角偶精光闪烁,却尽隐于内皮之中。在七看来,时时还能见他打几个哈欠。或许夜深乏了,总之,他慵懒之色尽显,尚睡意浅酿。

在众到的地方,内心却掀起了波澜。

他上下眼皮虽似合上,但却留丝缝隙,他将每个的神态举止暗记于心,随后分析,推演其中关键。

最后,针对每,都在内心暗自点评番,或拒、或迎,他心中早已计定。至于说辞,他更信手拈来。

对于别言,这烫手芋,在他这里,俨然成了乡间小菜。

“啊......诸位莫要着急!”哈欠连连,微闭的双目开了半,如大事,他竟点也着急!

“盟主,你可别睡着了,快点定夺!”在左手首侧,黑须男子很耐。在八之中,他实力靠前,时,正激进派的代表。

“谢兄莫慌,你之实力俗,倘若攻成功,可否能留些余汤给众兄弟们分享?”顾左右言他,并未急着回复,似乎在带某种节奏,话里话,让时摸着头脑。

“哈哈哈哈......盟主莫忧,攻之后我仅取十之其三!”左手首侧之放声大笑,似乎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名谢狮,当真如其名,威势从狮,雄姿尽显。

“妈了个巴子的!凭什么你取三成?我魔龙答应!”听到谢师狮子大开口,右手首侧之干了,他朝着谢师喝骂句,丝毫落下风。

说话之名万龙,数年以前,他与谢狮还生死兄弟,也知其间发生了何事,夜之间,两反目成仇。在那之后,但凡两见面,皆似中二虎,又如水火难交!

“哼,苍龙兄说得对,你谢长毛凭什么独得其三?”在万龙下首方,赤发男子怒目视的吼了出来,随后腾地声,从座位上立了起来。

“红毛老儿,你莫要张狂,可敢与我谢某战?”被喝骂,谢狮哪能弱了气势?他双眼鼓凸,双目慑

......

眼见底下众再次吵成团,艰难睁开的双眼再次缓缓闭上,也知他心中何想,似乎底下之事与他无关。

“万龙,你莫要得寸进尺!”谢狮下方色厉内荏,他坐于谢狮下首,俨然也谢狮的支持者之

“哼,谢长毛,攻与攻尚未定论,你莫要痴说梦!”在万龙下席又坐了二,这几私底下里早已谈妥,保守派最力的支持者。

随着成功的将话题转移,底下七再次乱成锅粥,但管气氛如何剑拔弩张,定的思绪却已脱离了这五丈厅屋。

......

“呵!来了!”

刻,双眼大张,眸光摄,在他的感知之中,股强大的气势已然临近。

在厅屋之中,剩余七依旧争论休,并未感知到强敌临近,哪怕最为强势的万龙、谢狮同样如

“呵呵,点意思,攻与攻,其实并在我。”自语句,他之所以拖延时间,想必在看,看尘心几今夜否会来。

嗤笑声,已然离位。在他的计定中,倘若后者来,他定会站在谢狮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