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二 十 章 吃 软 不 吃 硬

小说:迎头一撞 类别:校园言情 作者:陈忠2010 字数:3446

宇帝一心想活捉陀罗,一可以得到环宇罗盘,找回儿子;二这家伙,多年挑衅,作恶多端,欠太银洲百姓血债累累,活捉回去,可以给伙一个交待!

所以不停提醒众将不要打太急,困住,消灭机甲部队,让其作困兽犹斗,以逸待劳好了!

众将官正在彼此配合完美,按计行事,突然间茫茫狼烟,限光电,飞杀出一团黑云,直奔皇堡而来——

同时发射更为猛烈超能巨炮,那庞炮弹冲出弹网,屡屡命,流星皇堡连数弹,再次上下颠簸,剧烈摇晃,通信摇感再次断!

宇帝一见这阵势,此时才感不妙!有旁边副将水君上前提醒

“小儿拼命来了,帝要不先走?以速度,很难追上!”

“跑?笑话!弟兄们都在拼命击杀,身为主帅带头逃跑?连都跑了,们万千兵将怎么办?威武船舰怎么办?亏你说出口?”

水君再不敢言,硬头皮站一边,宇帝急着又道:

“战场还撑握在们手上——让来吧,加火力拦住!”

宇帝故作镇静,但心里还很紧张,毕竟突然铁心,目标明确,奔而来!一边命伙全力阻拦,一边又让堡内兵将穿上防暴救生衣,坐上弹射椅,以防及时弃堡逃生!自己也拿一件披在身上,坐上弹射椅!

而在斩王镖里兵将们,同样吓面如纸色,肝胆欲裂,陀罗已经疯狂,手拿蛮刀又杀又砍,狂逼兵将拿命相搏!不到千钧一发之际,谁也别想逃生!

后面金君,前来增援,堵在最前火君,一见陀罗掉转面直奔皇堡而去,纷纷感到王危矣!急调兵力,火力全速追赶,全面封锁,直打王镖千疮百孔,面目全非,几乎不能发弹,毫还击之力!

飞行速度不减,以近乎光速,似一头发疯狂野狮,冲破层层弹网,直射流星皇堡——

就在两个庞然物迎头相撞那惊魂一瞬,两座战舰所有窗口齐齐弹开,里面兵将们如流花纸宵般纷纷弹出——

但见一道强光,一声震巨响,似一团耀眼烟火,亮光倍增,数机甲伴随冲狼烟已消失到万里之外,心不留一丝痕迹!

但见烟火渐渐熄灭!

两边数百兵将混杂其间,被超强气流冲散到涯海角,随后各自拉开降落伞纷纷扬扬向蛮星二岛坚硬土地飘去!空战场随即象那挤掉泡沫水,该逃逃,该散散,一下变干净许多。

陀罗第一个弹到空,混乱一眼看到同样弹到空,穿戴不凡宇帝!正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正要飞奔上前拼命,突然间两舰爆炸波浪将二人抛入尽太空,各自迷失向?

等回过神,拉开降落伞时,只认得眼下自己蛮星二岛,除了灰黑土地,周围空一物;仰望太空,依然只见浓烟滚滚,乌云满,什么也看不到!

陀罗心里清楚,庆幸自己没死,还活着!心想,得赶紧找到自己人,躲进地宫,保存一点实力,回头再飞回蛮洲,还可以重头再来!

降到地面后,甩掉伞包,整理下零乱衣服,气温很冷,当在零度上下,只穿一件短皮褂子,后悔自己脱掉精贵双战袍;浑身直起鸡皮疙瘩,想这样冻下去,等找到部队,还不冻死了?宁可死轰烈,不做野鬼!

看到旁边伞包,心里一动,想这兽皮原料做,撕片下来,可以御寒;当即上前撕扯,边撕边想,要不要施展招唤之功?招引神雕鹰们来救

可一想想,批太银洲妖贼盘横在此,神,机精湛,这一发功,万一被们发现怎么办?想到这儿,不由害怕,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切不可再投罗网,忍忍吧!

撕下片伞布披在身上后,放眼看看周围地形,自己恰好掉落在一个山沟里,四周都光秃秃山,不见一棵草木,但心里清楚,这自己土地,好东西都藏在地下!想只要能找到一个洞穴就算回家了!

收藏好伞包,不给空留一下线索,转身赶紧离开。一边急急走,一边警惕四处观望,一怕空侦察船舰发现;二怕遇到同时降落太银洲人,自己法术不精,武功不全,势单力薄,一个人怕弄不过们!想那宇帝老儿也跟一同降落,人马肯定也在到处找

一路上躲躲藏藏,东张西望,摸爬滚打,直到黑,好不容易走出山谷,来到一片乱石林里,继续摸黑,往山深处找——

战事很快结束。

蛮洲五十万机甲,战斛,见自己王镖已跟同归于烬,虽然军心倍受鼓舞,但奈火力威力悬殊,加上群龙首,在金君,火君两军团强劲合围之下,死死,伤伤,毁灭过半,溃不成军;

尤其火君增援数万飞烈火轮,躯体庞,霸气十足,拖着长长烈焰尾翼,发射火能集束炮,又称“扫把弹”!一炮打出,炮在空极速膨胀分化,又变成若干小集束炮,散光一样向目标射去,几乎弹虚发!命范围超,往往一炮双雕,或一炮几雕!在这种浩残烈,又极其混乱,优势明显突出!

但凡火炮过处,一片干净,超异能威力让机甲根本地自容,象缩头乌龟,爬在原处待毙,随即一点火光,一丝烟尘,便消失影;连太空烟尘也清扫干净,所以称为扫把弹!

看着陀罗舍身撞皇堡,没有救主成功,火君心里好生遗憾!指挥残敌更疯狂进攻,很快肃清太空,剩下蛮机甲见势已去,心恋战,纷纷撤出宇,往四面八飞逃而去——

而一直在后追打金君,见老队友战团回援,并占尽战场风头;而自己率部击打重新钻出来蛮星一岛守军,顽固异常,屡打不下,心里也火烧火燎,同样看着宇帝座驾在自己面前被撞毁,更自渐形秽,只恨自己火炮平庸,技不如人,非常恼怒!

拼命兵将吼,“全速攻击,不惜一切代价,立即拿下此岛!”

心想,总不能让你再来抢一功吧?你已经独自拿下二岛,功一件了,如果再让你跑过来帮忙,显得兵团太能,且不笑话!

然而“金光碟”火器威力与流星舵差不多,都磁能炮,象长了免疫一样,打掉一下,又来两个,同样射出威力不俗核能炮,如被击,感觉也不良好!很多两炮相撞,空互抵,越打越多一样?

守军们见自己王撞毁,有更威猛火力支援,自己机甲,巡战斛纷纷撤出空战,各奔东西,这时主机甲将官心里也慌了,忙自己军团发令:

“立即撤回地宫,小心后路!”

,尚存万千机甲,神速回撤,纷纷降落,向星岛上山堡飞去。数山门洞开,如吸食太空真元,但见一批批展翼机甲,如一屡屡轻烟,急速飘进数敞开山洞,随即粗黑门紧闭!

火君率团冲进金君阵营,两团将合力围堵;但最终还部分机甲放进洞,少部份后退不及时,或挤不进洞,被击毁在外,数机甲,人体尸块,散布满山遍野!

光秃山堡,高约千米,圆数百平公里,上上下下都停满太银洲船舰,这些刚从激烈异常光弹核爆几经穿梭,安然降落庞然物,一艘艘都还旋翼未停,炮口长伸,冒着热浪轻烟!

帅乘座飞舰,最后相继降落星岛前金君迫不及待从碟舰内钻出,看到同时走出,穿一身红甲衣火君,气急败坏山骂:

“这麻如何好?龟孙,又钻进去了?”

火君年纪小十多岁,同样面表情看了一眼,抬眼四周望了望,见全自己兵将,怒火心头直烧,很想发火,却又不知从哪儿发?倒不关心钻进去:

“赶紧派人四处搜寻主要紧!万一落入敌手,俺们这仗白打了,这趟白跑了,那才坏了事!”

“已经按排飞舰做环岛搜寻!数万米高空坠落——但愿主平安啊!”

听到金君这种话,火君更心塞不已,心想你身为洲国主帅,守在帝身边都把人丢了,而你自己安然恙,还有何脸面站在这儿说话?小小蛮星一岛久攻不下,要不及时杀到,恐现在还没平息,看来关键时候,还火君起作用!

“多派点人,黑之前,一定要找到!”

“嗯,也罢,那再派本部飞舰参予搜寻!”

金君见气在火头上,不想与教真,转身身边将官们吩咐几句后,批将官随即离开,很快满山遍野飞舰,再次起飞,密密麻麻向广阔星岛做地毯搜寻。

然后又转身看着眼前这座山堡,没再跟旁边火君说话,心里却在想:要不你在后面打那么猛,陀罗小儿能狗急跳墙?以命相搏吗?你攻那蛮星二岛全黄沙蛮地,毫价值,守军稀少,拿下当然不费劲——你正品帅位,你有什么资格指手划脚?

“来人,让尝尝‘烈火母弹’滋味!”

火君手指山堡,身后兵将声吩咐道。

金君一听忙走上前,谏言道:

尚未劝降就攻,有失礼之处?要不先打个小口,警告一二,再用巨炮轰之?”

“这都什么时候?哪儿来那么多礼数?这还有讲礼?”

火君为不快,鄙夷看了一眼,满不在乎,继续兵将一挥手,众人立即散开,远处一艘航母般烈火轮在山前掉转身姿,将一口直径约十多米巨型炮管准山堡!

瞬间,一道强光直奔山堡山腰,闪亮四周一片眩白,随着“轰”一声震巨响,地剧烈震荡,山腰处巨石横飞,火光冲,浓烟升腾,随后噼里啪啦,山脚一阵狂乱砸响;待火光消失,烟雾散尽,众人再睁眼看,又吃一惊!

火君上前两步,睁眼远眺,有点不相信自己眼睛?摸着脑袋很费解?想这旷世绝炮,一般石山,一炮至少可以掀掉其脑袋,露其心腑;如再吃两炮,绝夷为平地!可这山堡吃一炮,才露出个黑洞?还不知里面深浅?

“这什么鬼山?竟然如此坚硬?”

转身金君喊!

“嗯,这个,据说这就‘神阳金石’,本宇宙最硬之一!你越砸越碰,越坚硬比——看来,帅只可智取,不可强攻!”

金君在震颤后刚站稳,两耳还没完全恢复听力,勉强听清,揉着耳朵解释。

“哦!你知道何不早说?害浪费一炮!嘿,如此说来,这山竟通人性,好吃软不吃硬喽?”

“老夫也听闻传言,没想到连帅‘烈火母弹’也奈何不了;这下算长见识,心服口服。”

“现在怎么办?如何给它吃软?”

金君一听,心想你这么年纪,久经沙场老家伙,明知故问啊?洲高能火炮多为你所管,“九阳真火”装备在你部队里,要不然们早就将焚为焦土了!

看了火君一眼,正要说话,突然开口道:

“看来只有真火弹烧烤它了!来人——”

正要吩咐开启“九阳真火弹”弹仓,不料金君喊一声:

“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