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十 九 章 前 后 夹 击

小说:迎头一撞 类别:校园言情 作者:陈忠2010 字数:3214

陀罗见方火力威猛,超出预料,急令部队化整为零,仗着人多,想分散合围方!

虽然一碰头就遭到猛烈重创,眼见机甲碎片横飞,但战斗激情丝毫不减,想我人多势众,分散目标,上下重围,看你还那么容易打?

蛮机甲似一群群黑色山雕,边合围边还击,虽然炮威力相,但打在方船舰重要位置,也消弱其战斗威力,要不信号中断,要不磁场偏离;只现在射程稍,命中率不高,太银船舰毫无威胁,几乎忽略不计!

“小样儿的,想合围我们!金光君,你都看出吧?”

宇帝着摇感器喊。

“老夫明白,帝放,看我的!”

宇帝不再发话,手握尚方宝剑,在皇堡里四处走动,只从炫窗往外看到左右上下都家兵舰分头出击,意欲堵住方合围之势!

密集的核磁炮我往,道光亮完全遮盖太阳的光,烟浪弥天,炮声轰鸣,各种飞行战器呼啸闪烁,穿梭其中,难分你我!

激战数分钟,宇帝凭借船坚炮利,无虚发,始终没让方合围得逞,被挡在一边;虽然也损失数艘兵舰,但还逐渐占据战场主动;

小机甲损伤无数,一架架在陀罗眼前灰飞烟灭,军止步不前,陀罗盘旋在战场后方,急的团团转!

宇帝看战况暗得意,想,如此打下去,不出一个时辰定能活捉小儿!眼下须要注意的防止小儿逃跑,得想办法堵其后路!

正要提醒在外指挥作战的金光君时,突然只听背后一阵炮轰鸣,座驾也中数发,神器摇晃不定,惊觉中旁边摇感叫,传金光君急切的声音:

“报告帝,星岛内贼兵又重新飞出,正向我后方发起攻击!”

宇帝一听惊,想,都怪意,光顾脑袋,忘记屁果,弄得现在腹背受敌;看要逼本王亲参战

“小兔崽子,就凭这两下,也能吓唬我太银军?金光君听令,你断后,我阻前;务必扫清后患,拿下星一岛,给我军留个歇脚之地!”

帝放,老夫这就扫清这群家伙!”

这一令下,太银军各种流星舵,金光碟,更火力,向着前面的蛮机甲全力反攻!光炮影更加密集,电闪雷轰,战况空前激烈,尽管前后受敌,战场主动还掌握在太银军手里,并且向前后压进,空间拉,双方损伤都在增加!

宇帝想,战事拖久于我不利,当速战速决。部队船舰能量消耗太,当速速拿下星岛,以定军!同时又要防止陀罗回逃,我不能打他太急,得拖着,待金光君收复后方,再群攻陀罗为妙!

陀罗在斩天镖里也急的发狂,见久攻不进,星岛内的兄弟虽然重新上天夹击,攻势形成,但战力不足,不堪一击啊!不停传战事变化,都家兄弟,减损消失的泄气信息,听的七窍冒烟!想,看我“斩天王镖”不发威,势态不可收拾

他拔出蛮妖剑,狠狠往钢地板上一扎,星火闪处,长剑钻入钢板一尺余,手指镖内各将官声道:

“加足马力,用我离子神炮,向妖贼全镖开火,一定给我打掉妖贼威风,扬我神威,壮我军!”

号令刚出,旁边个白胡老将官走出他耳语道:

“妖贼远道而,不计天路艰辛,还如此这般丧病狂,想必定不可告人之秘!王可要三思而行,切不可一时冲动,中方圈套!”

陀罗听罢,黑脸一丝轻笑,

“丘将军年老糊涂,妖贼这样狂妄,追杀上门,夺我洲岛,占我祖业,欺我蛮洲无人,亏你还能忍?”

王此言虽理,但好汉不吃眼前亏啊!现实面前,两洲实力悬殊太,我方硬拼难免不吃亏,看这阵势能保命就不错,何胜算?我们毕竟还天宇黑障做掩护,青山常在,不愁无柴;要万一被方阻断后路,我等兵将悬浮太空,进退不能,如何好?还请王务必好好思量才行啊?”

陀罗年轻,听的一脸不耐烦,想,等数百年,好不容易次真正的战,还没开始,你就叫我退回,叫老子何以甘啊?还没开始,还没发挥老子的重兵器,你怎么知道老子就输呢?再者,老子们的蛮黑障,只本王念蛮咒才能开启,一般常人哪里进的去?就算进去,也未必出的

“战场上勿扬他人志气,灭威风!英雄战死,懦夫后退,我都还没动手,你怎么知道一定会输?难不成我这些兄弟白死——你不必再废话,回你位置,听我指挥!”

这个丘老讨个没趣,只得闭嘴,转身走回指挥位,听候陀罗发令!

“全体将官听着,考验你们的时候到,前方太宇老儿已被我军前后夹击,机不可失,你们要尽一切努力消灭他,让狗日的无回,为死去的弟兄报仇!勇者重赏,后退者死!”

督战完全体兵将后,又转身镖内人吩咐道:

“妖贼里最那艘银色流星堡,就太宇老儿座驾!射人射马,擒者擒王,只要击毁或者生擒老儿,战局立马锁定,我等将不战而胜!立即给我锁定目标,全速攻击流星皇堡!一定要给我消灭他!”

陀罗这番督令一出,整个蛮洲机甲,飞斛象打鸡血,一下精神,面强劲的太银船舰又一次疯狂反扑,硬压住方攻势,让战局僵持!

宇帝坐镇皇堡内,见方战器越打越多,兵舰进攻受阻,四面八方的天宇内腾起无边烟浪,一浪高过一浪,里纳闷,急金光君摇感:

“什么情况?怎么越打越多?”

“妖孽在作最后垂死挣扎,耗子逼急也会咬人!帝不必担,一切正常,只要稳住战局就行!你得提防小儿,飞蛾扑火,注意与其保持距离!”

“将军指挥得力,老夫给你记功一件!小儿本事就冲我,就怕他不——”

话还没说完,忽然顶板上传“轰”一声巨响,整个皇堡一阵巨颤,让人差点站不稳,宇帝一把抓住旁边桌子,瞪眼看周围将士,伙都在往顶板上看,好在什么也没看到!

很快上层士兵下报告,说遭受超强核能攻击,天线,摇感器损坏!

“赶紧接通地线,务必恢复通信!”

士兵领命而去!

宇帝这下急想,战场上通信就命脉!这关键时刻,没通信,数十万天军岂不成无头苍蝇,一盘散沙?如何作战?谈何胜利?

正焦虑之际,又左侧“轰,哐”几声巨响,皇堡再次巨震,似乎发动机受损,发出嗞嗞异响?左侧二十几个兵将被震的仰翻一地,随即爬起人立即报告,说又超能核攻击,一门左炮受损!

宇帝气的脑肿,捏紧拳头到前眩窗,借天眼镜咬牙定睛往外张望,只见弥天漫海的烟尘光中,远处一艘乌黑庞的“碗”正在向缓缓逼,浑身炮眼齐齐瞄准!看罢里明白,难道这就小儿座驾?

“调我所离子炮,锁定那只碗,给我轰!”

众将官听令,调转所炮口,同时向方开炮!

这些都威力超级恐怖的磁核炮,加上其他兵舰的光能,你我往,无法计量,无法看清,网密不透风,很多都在空中遭遇,空中爆炸,互相抵毁,只少数幸钻过网,命中目标!

陀罗超强核能离子炮,在这样的太空异战下,确实威力不凡,一般威力的流星舵炮,与他擦身而过,,而他却纹丝不动,继续寻找目标!所以才屡屡击中方!

一连命中,见方皇堡在烟浪中摇晃,陀罗里得意,越发下令狂轰,恨不得立即将其化为灰烬!

然而好景不长,当方抖擞下身子,重新平衡之后,突然雨点般的超级核磁,冲过网向,一下又傻眼

“轰,哐,啪”一连串巨响,巨震在周围上演,王镖内的灯光一下熄灭,些仓室突起火,烟尘弥漫,氧气不足,呛得人不停咳嗽!

一阵慌乱之后,陀罗两耳发麻,余音环绕,深感方火器威力,确实高出一筹!

很快兵将过报告,说摇感器损坏,发电房损毁,能量室被打变形,危险异常!

众人都在看他,之前那丘老一边咳嗽,一边看他,满脸焦虑不安,想这下知道方厉害吧?还打吗?

陀罗一把抹掉头顶皇冠,露出那溜鸡冠红发,牛眼暴突,嘴裂到耳根,怒不可揭!

“继续发炮,慌什么?他们也一样中,老子们就跟他耗下去,看谁耗的久?怕什么?”

众人面露失望,无奈转身,继续迎战,士气明显回落!

然而,接下的发生的事情,让事态急转!

突然间,又两记重炮直打的陀罗摸不着头脑?

“轰,轰”巨响不打在前面,而打在身后?

在巨震中,后舱炮位士兵摸爬着惊慌报,说后面发现批妖贼飞舰?

陀罗顿时吃一惊,想,怎么可能?明明皇堡还在前方,正被我军前后夹击,没放跑一个,哪儿的后股妖贼?

接着,又两记重,轰轰炸在后方镖座上,事实不容他怀疑,确实后面遭到攻击!

这下让他脑子全乱,本以为夹击敌人,这下反被敌人夹击;真的应刚才丘老的话,被人断后路,眼下如何好?

镖内兵将完全懵,炮往哪儿打?前后受敌,而部机甲战器损失不可估量,被方打的退到一边,只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最要命的,通信与外界阻断,无法号令全军,伙都各为阵,还剩多少机甲?各在何方位都搞不清楚?

攻击还在继续,兵将们分头还击,看着陀罗抓狂,不敢怠慢怯战,硬着头皮作殊死抵抗!整个太空战况依然如火如荼,太银洲船舰依旧占据上风!

宇帝站在安稳的皇堡内,看战事惊无险,内平和,只担陀罗逃跑,不时催促摇感修好没?好不容易舰上通信地线联通,恢复通话,当得知先前的天火君,已经胜利攻下蛮星二岛,正派兵舰前支援!喜,急令其绕至敌后,截断其退路!

陀罗气的摔椅子,砸桌子,牛眼通红,火光四射,看到身边的丘老将官,更无话可说!暴跳一阵后,脱掉身上软金战袍,穿件兽皮黑褂,浑身乌黑,步走进底层操纵室,怒视前方上下翻飞,不时朝的流星皇堡,狠狠骂道:

“老王八蛋,想赶尽杀绝,没那么容易!今天就让你尝尝我‘斩天王镖’倒底多厉害?老子就死也要拉你一起!”

逐令撑镖兵士,加足全镖动力,向流星皇堡全速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