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十 八 章 天 战

小说:迎头一撞 类别:校园言情 作者:陈忠2010 字数:3083

这些铺盖地行器,燃烧特殊材料,体积小,重量轻,无污染,无毒害,且力量强劲,功效稳定,行速度简直巅覆地球人想象,一般极速都超数倍,或十倍速,际穿梭,只要方向没错,对他们来讲易如反掌!

二岛,是大门户大陆,象卫一样围着大洲旋转。面积都平方公里,是大矿产,各种能源重要基地。正当壮年陀罗大帝,当然知道这仅剩两岛,存重要性,此番惹恼虚空,估计老头回去告状,添油加醋,一场浩劫,再所难免!于是早早安排重兵把守!

当太银洲五十将,离二岛尚有数亿公里路,即被大“巡斛”远远发现了,一场太空遭遇期而,二话没说,随即开打!

斛发射能炮弹,体积大小与流舵相当,流舵发射磁能炮弹,双方一交火,整个时空随即被电渲染,烟尘满,火电交织,铺盖地;

开始,巡斛凭借自己独特能威力,准确性,渗透杀伤力,密集发射弹,频频凑效,给其迎头痛击——

对方冲最前两架流舵,竟然被其击毁,数百生灵太空中,瞬间灰烟灭!

但随着宇帝发怒,各后续部队紧跟其后,以区区数千架巡斛对付数超级舰,很快威风败落,事急转;一架架长着超级大耳月形大家伙,被密集磁弹击中,烧烧,毁毁,残存零件崩离晰,象炮弹炸裂,中心见一丝痕迹;

剩下斛见势妙,对方越打越多,快被敌舰包围,赶紧扭头极速逃离;后面太银洲舰同样发疯一般,排山倒海,拼尽动力,极速狂追!

斛毕竟是探测型行器,斗力当然逊色纯舵及其他舰。虽然逃速度两者相当,但现一方满载斗神器,昼夜停,长途奔;而一方则轻装出巡,以逸待劳,况且自家门口,求生保命急,自然更胜出一筹!

行神器太空中,正以超速你追我赶,双方各种超能炮弹依然互相射击,边追边打,狂奔数时辰,坐镇“流皇堡”宇帝,突然收到追最前金君请示,说马上就到大洲了,都遥感到对方黑障了,问要要继续追击?

宇帝听后,随即用遥感询问火君:

“马上就到大洲,将军意下如何?”

“小股前哨必理他,还是照大帝之前吩咐行事,我直二岛就是!”

宇帝听罢,随即对金君命令道:

“命各部停止追击,掉转方向,直奔一岛,必务一举拿下它!”

于是,黑压压铺盖地舰,突然太空急刹,纷纷掉转舰头,分两路向同方向去!

一岛是座矿石小体,是大洲各种特殊材料原仓库,百平方公里体上一片灰黑尘埃,偶尔几块草地之外,看到一片树林;除了俘虏大批劳工和技术工匠之外,没有平民百姓居住!

陀罗已派出数机甲,空中警戒,陆地上主要矿山现都封闭状态,人人深藏洞中,紧张自卫。当得知前哨已经开之后,空中机甲立即编队组团,准备斗!

这些特殊材料打造行机甲,每架三五人,发射常规核能弹头,虽然火力杀伤威力有限,但其行灵活,穿梭自由,速度低于速,且组团编队迅速,形成超大斗力,团队越大,威力越大!

所以当宇帝二十多太银杀过来,对方阵形也毫慌乱,数百架一组,形似金钢堡垒,数千枚威力巨大核能弹头齐齐炸向对方,产生波能,辐射,象一堵墙挡空中,冲前面舰都栽了跟斗!

宇帝总计发兵五十,由五大将各领十木,土,已随火君而去,留下金,水跟随宇帝。

歼击神器一扑上来,就把整个一岛团团包围;威力恐怖磁能炮弹,电闪处,核能墙也瞬间消失;紧跟着威力减,道磁弹上下左右,全方位,全立体封锁整个岛,对方数机甲经起太银兵猛烈轰击,没坚持多久就被打散组合,各个分头作,边打边退,将空中防卫圈越缩越小;

皇堡围绕岛上下翻,循环督

那些看似威武核能炮弹,打体积庞大,结构精密,材料特殊舵或金碟上,只是泛起阵阵烟尘,轻微抖动一下,毫发无损;而此方一发磁能弹打对方个体瘦小机甲上,立即火一闪,化为灰烬!尤如一小孩和大人打架,你打我十拳,我安然无羔,我还你一拳,就直接送你回老家——简直没有可比性,无法对抗!

很快,满机甲随着满烟尘,消失殆尽,剩下自知无法对抗,纷纷向地面求救,被迫逃向地面,最后钻进地下堡垒,深藏出了!

宇帝端坐皇堡内,看情进展顺利,一切如自己先前所料,由心情愉快,斗志更高,心想,陀罗小儿,往日挑衅,老子是念先祖规,跟你计较,你当老子温柔好欺!今老子们就新帐旧帐一起算,哼!以你小子这帮破落玩艺,也敢挑我太银兵,简直以卵击石,高地厚!

他下令大军穷追舍,压至地面,让对方无路可逃!

然而铺盖地庞大神舰,雨点般降落岛上时,却找到一件机甲?只见一座龟形大山,秃秃寸草生,满山怪石,一望无边;再细看大山内藏着无数小型洞穴,紧紧关闭!众人明白,定是钻进山体内,敢出来;而小型洞口,只容对方机甲进出,却装下太银洲神舰!

宇帝命大军轰炸洞口,然而一发高能磁弹打过去,结果却让人吃惊!洞口纹丝动,只打塌了洞边一些石头;那些石头也是异常坚硬,象金刚石一样,每个碎粒都成棱形,没有碎沫灰尘,碎裂声清脆响亮!

再打一发,又是一地碎石!再打,轰!终塌掉一座洞口,里面黑漆漆见任何动静!

一个身高细长喊话官,奉命走近洞口,站好马步,调运浑身通惯地气息,双手左右比划一番,气沉丹田,手作喇叭,对着黑洞高喊:

“里面人听着,我太银大军奉讨伐,你们已被我军团团包围,请看清形势,要做无谓抵抗!我王给你们两种选择,一,投降;二,灭亡!现给你们一个时辰考虑,过时侯,休怪我军无情!”

话刚喊完,洞内一道闪逸出,瘦高感话官瞬间化成一道青烟,消失众目之中!众人大惊,刚从神舰内走出,又迅速钻进舰内,纷纷警惕,再也敢大意。

宇帝一见大怒,转身对旁边君喝令道:

“死到临头,还胆敢负于顽抗?给我调九真火过来,我要烤焦这座山,烤死这帮识好歹家伙!”

君一听,面露难色,赶紧回话:

“回大帝,九真火乃是火君撑管,老夫手下啊!要老夫立即派人去调?”

宇帝一听,一拍脑子,心想,哎,老糊涂了,火君正攻取二岛,没准对方现也面临同样问题?这时去调人家武器,岂釜底抽薪,断人火侯,就算抢选攻占,也赢之武,算上本事!

“也罢,我等再想其他办法!”

他摆了摆手,想用磁弹继续狂轰吧,再看看那坚硬怪石,知有多厚多深?磁弹携带有限,恐浪费弹药,无益于事,一时间竟知如何是好?自己也由感叹,这些洞穴,对方当年是怎么挖出来?以后留给自己建个城堡,倒是选择!

这时,突然空中哨兵来报告,说有大批舰正往这边来!数量庞大,速度惊人,来向正是大洲!

宇帝大惊,金君也大感妙,赶紧催促宇帝返回流堡,紧张说:

“看来陀罗小儿杀红了眼,亲率人马来了!来者善,大帝可以先撤出空,此地交由老夫应付!”

宇帝故作镇静,一把推开金君:

“急什么?青皮小儿,老夫还怕他成?来正好,正合我意,就怕他出来——你且回你舰,我等即刻率队返回空中迎,务必活捉小儿,再可让他逃回洲内!”

君立即往自己金碟奔去,刚回到碟内,就听到宇帝号令全军,强调务必活捉陀罗,切可再放他逃回洲内!

宇帝旨意众将官都明白,以太银洲这些碟是冲破大洲黑障,打这些“黑老鼠”就得要引其出洞!一旦返回,就很难捉到了!

此时陀罗正坐他同样庞大“斩王镖”里,义愤填膺,牛眼通红,想到宇帝就咬牙切齿,心想:宇之内,自古都是我陀氏王族称王称霸,没想今反被你个老头欺负到头了?岂有此理?老头你活腻了,老子今就承全你!

他早早就和岛守将们遥感计划,令二岛兵将务必死守,等待缓军,内外夹击,一定要消灭对方于宇之内,然后率领全军,一起到太银洲,美酒女人,金银绸缎,享尽荣华富贵!

“斩王镖”体积比“流皇堡”还要大些,造形象大碗,通体漆黑发亮,可以发射威力更大超核能离子炮,也可以发射一般炮和核能炮;浑身上下布满发射炮眼,象长出毒瘤,里面装饰豪华,衣食住行,一应俱全,可住兵将两三百人;

加上行近速,超大动力引擎发出“汪,汪,汪”沉闷粗旷巨响,无疑似头兽性待发猛兽,随时可能狂暴攻击;仿佛它出动,整个时空都颤抖!

陀罗也派出几乎倾巢家底,四五十兵将,分乘近十机甲内,密密麻麻,有条护航他周围,黑压压似遮乌云。其冲击波先行数十里,当两军太空遭遇,首先是两道强劲冲击波相撞,那是飓风阵阵,电闪雷鸣,似乎为空呐喊,助声造势!

宇帝很自信自家兵器,抢先开火,数十磁能炮闪着亮,隔着数公里距,齐齐射向黑云,把太空闪眩白;很快对方阵群中炮米花般密集炸开,扬起涛烟云,更大亮炫白了银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