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二 十 一 章 搜 寻

小说:迎头一撞 类别:校园言情 作者:陈忠2010 字数:2848

君瞪大眼看他,心想:现战争,时间是生命,马上天黑,还喊慢?

但听头着急说道:

“大帅知,种山石虽是坚硬无比,但其缺点是保温,导温效能超好,仅次于水;如果用我方数万真弹围攻,差一个时辰,估计是焦土!夫怕我主尚未找到,万一被其押入洞中,我方鲁莽强攻,万一慎一起受难?到时后悔晚矣!”

“那依之见呢?”

“先找人要紧,找完大陆每个角落,确实没有,再用迟啊!”

“天金君迂腐,找大帝与攻有何相干?如果对方押大帝,我真一攻,正好逼其出洞,拿话来谈;如果没有,对方出,那葬身此堡,我等落得耳根清静,省下一心再找大帝!依本帅之见,大帝被巨浪冲击到万里之外,如此短暂时间,绝可能落入此堡!”

身穿银甲天金君头被对方骂迂腐,心里好生爽,见其盛气凌人,似乎忍自己很久一样,想想掌重兵重器,我部兵将大多寻人去,大帝爱咋咋地吧?有什么后果,自己看着办!我还说啥呢?

“哎!攻容易,座山堡天黑前绝对可以烤焦它,夫现怕,山堡联通其他出口,或串通地下,妖贼往另一洞口逃窜,或深藏地心之中,我们难成要烤焦整个星大陆?”

君皱下眉头,原地来回走两步,然后摆摆手:

罢,先环岛打探清楚,严守各个角落,我烧它,困其洞中一月两月,吃喝耗尽,出?同时,我军安营扎寨,长期驻守,反正此岛已属于我等地盘,何急之有?”

“如此最好!”

天金君拱手无奈说道,“夫还是督促部下,尽快找到我主吧!”

“好,去找主,我来守卫,令部下务必尽快找到,死要见尸,活要见人!”

君气势减,扯高气昂,指手划脚,俨然一主场大。天金君知道对方没拿自己当回事,连太宇大帝生死都粗暴嘴边,张口说,明显居功自傲,气得只想离开。

——

惨烈一天总算结束,大地一片混黑,满天飞舞船舰挂满各色灯,似无数璀璨流星,依然空中穿梭,但搜寻毫无一点效果!

满山遍野帐篷,裹着一望无边,把整个蛮星一岛照如同白天。威猛碟舰,暗藏其中,终于无声安静,无数旁边点燃,征战一天兵将们围坐一堆,或吃喝玩乐,或闲聊休息,大多都已经习惯于种星际征战生活!

此时还空中慢慢搜寻天金君,自己都知率队围绕星一岛飞多少圈?加上一天战斗,几无休息,年体虚,有些头晕眼花,于是命令碟舰返回地面休息,补充养料,明日再找!

很快,满天星斗坠落人间,兵将们纷纷从还轰鸣飞碟中走出来,个个疲惫至极,看到铺天盖地把帐篷,还有一群群已经吃饱喝足,正休息轮兵将,队员们心里那是阵阵羡慕,妒忌,恨啊!

见到有吃顾一切抓来往嘴里送,饥择食,我,讲礼数,弄场面顿时混乱!各处断爆发肢体冲突,甚至还有人拔出刀剑!

一边想,子们战斗一天,还天上拼命找,滴水进,饿头晕眼花,们他麻倒没事一样,篝帐篷,有吃有喝,差女人,过如此消谴快活,凭什么哦?而另一边想,子们自己带来东西,凭什么与们共享?要子们赶来帮忙,们他麻现知回哪儿?

天金君最后从碟机里钻出,看到外面吵吵闹闹,此起彼伏,很快知道原由,忙对众兵将大声喊话:

“我部兵将速到一边安营,得无礼!都是自己人,吵吵闹闹,成何体统?再按部班,无礼取闹,给我军规侍侯!”

一声大吼,军中才逐渐安静下来。

看到兵将们回到各自位置,他才整理下衣冠,拍拍身上灰尘,愁眉苦脸,往天军中大营走去!

君正大营中休息,旁边除几个侍卫兵外,并无他人。他红甲战衣,一身青袍半躺刚搭好床板上,闭目养神,旁边是吃剩酒水,茶点,似乎对外面吵闹,没有听见?

“哟,都要准备休息!小心夜里妖贼钻出,烧床铺?”

天金君走进来,见此情景,虽然心里跟外面兵将们一样,大为快,但迫于对方强势,忍忍,故意提高嗓门,大声开个玩笑!

一见他回来,天君只睁眼扭头看他一眼,淡淡问:

“怎么样?还是没有找到?”

“所有手段都用尽,还是没有?加上天黑,视觉便,兵将疲惫堪,夜成事,还是明天再说吧!”

天金君走到他床榻边,坐一块石头上,边摇头说,边伸手拿他小桌上吃剩糕点往嘴里送!

“我已摇感蛮星二岛天土,天木二君,加强对大蛮洲空间巡逻,如有发现立即通知;边,我传令全军加强夜间巡逻,只管放心休息是!既然找到,那明天再说,看大帝命运如何?”

一听话,头心里又是爽,心想,我主生死未卜?陀罗小儿见生死?此役输赢尚未定论,竟然睡安稳?说年幼嘛,近半百;说无知嘛,是身经百战?关键时候,出点主意,想点办法,是何居心啊?

“陀罗小儿见生死啊?还有天水君——哎,仗打真是窝囊!”

说完,他拿起桌上酒壶往嘴里猛灌一气!

“我已经对他巢封锁巡逻,算小儿死,大蛮洲,成气候!急什么?杰人自有天下,该休息,休息吧!知道夜成事,明天再说!”

君显然太耐烦,愿和头商量。心想象天水君些顽固胆小家伙,天性与我合,此时消失最好,永远想见到他。

“眼下怎么办?进攻?前面大蛮洲黑障横阻,无法进;退回?丢大帝,如何向洲国众生交待?死守蛮星二岛?一个黄沙遍野,寸草生;一个顽石坚挺,毛之地——非长久之计!”

“好用再说想到想到。很简单,进退,难成困死里?样回去,难成成千古罪人?是他太宇帝要来征战,又是我们自己来,我等何罪之有?况且拿下两岛吗?好,好,今日到此为此,找地方休息去吧!”

天金君无奈,看着对方又要合眼休息只得闭口。他瞅着小板桌上还剩半壶酒,想我都给吧,喝白喝,省得脑子清醒!于是,又喝两口,叹口气,扔掉酒壶,忧心忡忡起身走

夜里天气突变,忽然间电闪雷鸣,大雨滂沱,哗哗哗,倾盆而下,营地中,原本满山遍野堆,瞬间熄灭,地露营士兵们惊慌四窜,纷纷躲进帐篷,引起阵阵喧哗!

只有空中侦察船舰,畏雷暴风雨,来来往往,一闪一闪眨着眼睛,还知疲惫环岛巡逻。

陀罗石林里顶风冒雨,象只滚汤鼠一样,黑暗中贼眼绿光,东躲西藏,他知道自己方位哪儿?究竟要走到哪儿才能找到自己部队洞穴?

些异界超人,大多有夜视功能,黑暗中行走看物毫影响。虽然身怀招唤神功,但敢用,觉得那功法发出,疑是暴露自己位置,想想种呼唤天兽功法,天宇内传承万年,太银洲天兽遍地,懂人应该少数!

本来冷,现又是大雨如注,浑身湿透,更冷要命!眼下最要紧是找个可以避雨挡风地方,什么崖缝,洞穴再好过;肚子是咕咕直想,一天没有进食,前心贴后背,想想自当上大蛮洲王,百年以来,种活罪还是头一回啊!

心里那个憋曲,直把太宇大帝十八辈祖宗反反复复,问侯一遍又一遍!

石林无边无际一样,一堆堆粗黑石柱,满地突兀,刀削斧劈,鬼斧神功,犬牙交错,杂乱无章;最可气是地上平坦,象钉耙,极好走。陀罗跌跌撞撞,磨破兽靴,脚痛难忍,转来转去自己都晕头?

突然,转过一堆石柱,终于发现一个可以避雨崖缝——

一发现并没有让他有一丝惊喜,反而立即凶神再现,冒三丈,七窍生烟,浑身发抖,地搬起一块牛头巨石要砸过去!

“慢着!”

黑暗崖缝里首先传来声音,“我太银船舰,万千兵将已将重重包围,杀我,等于杀自己!”

一听话,陀罗举起石头停空中,迟迟敢放下,脑子里立即糊思乱想,矛盾重生,心想,真他麻冤家路窄,狭路相逢,没有王八蛋,子怎落得今天下场?如今天有眼,竟然旮旯里撞见,真是天助我!有张王牌,子何愁大仇报?大业复?

想到儿,举起石头放到胸前,对着里面人恶狠狠喊道:

“滚出来!是要捉拿我嘛?来呀,面前,来呀?刚才威风哪儿去?生为太银洲皇帝,万人景仰,雄霸天宇,竟然十八辈霉?有今天?好,砸死,砸残总可以吧?出来——”

此时,雨,依然狂泻停,伴着呼啸山风,如恶魔出洞般,哗啦啦,哗啦啦,黑暗中来回肆虐——双方喊话距离足三米,竟然都有点听清?

崖缝里人沉默语,半天没有发出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