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男女平等

小说:莫来大清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公爵勇 字数:4389

想过,货仓既然作为粮油储藏、转运所用,想必不会太小,至少安顿六十几口没有多大问题,可当看到那一片建筑时还是吃惊了一把,太大了吧,不要六十几个,就是一个加强营能轻松容下。

货仓建在紧临海岸一个山坳里,除了向海一面,其余三方都是被大山包围着,不可不是个绝佳安全地形,更让非常欣喜是,里远离村庄,看样子周围十几里地都怕是没有烟,高大茂密树林、郁郁葱葱杂草迹罕至,而且只有一条沿海岸路通向里,便是终点。另一头连接着去往县城。看来,地方是通过精心选址和设计

靠海一面有一块偌大坝子,少有两个足球场大,看来是预留修建码头和货物堆放用,现在已是长满杂草。一行六十几正呆呆地站在片草地上望着眼前“新家”,可是们即将要生活一段时间地方啊,望着青石垒砌围墙和大门,总体来是非常满意,比想象中好太多,甚至是非常理想场所。

“先生,进去看看吧。”

郑九宝、宋大顺二打开货仓那厚重铁门,便随二迈入了园子。

是一个设计非常规范粮仓,与后世各乡镇粮站类似。建筑都是非常牢固砖石结构,总共十二栋仓库分两边排列开来,每边六栋,中间是一条宽约六米,用青石板铺成。前后每栋仓库间有约四五米宽空地,更像是通往每栋仓库分支通。每栋仓库少有一千平米占地面积,都是将近6米高长方形清瓦平房。

中间主干尽头,还有一排带有门窗平房,比起库房显得低矮了一些,看得出是用于仓库管理员居住数了数有五间。

“非常不错!”满意地

“只是......”宋大顺接口:“总共就五间厢房,如何安顿六十几口啊?”

是啊,货仓看似很大,可以住房屋却只有五间平房,而且房子看起来每间不是很大,就是四五十平米样子,确实住不下自己六十几口。

看看那一排排仓库,思索了片刻:“用仓库改建吧,增加些门窗就可以了......”随即将自己想法跟宋大顺交待了一下,宋大顺听后连连点头,便忙着张罗去了......

上午货仓里忙得热火朝天,大伙开始积极地改造家园,虽是储粮用库房,但条件们以前居住那些低矮潮湿小茅屋确是好得多,所以个个都是干劲十足,而后山竹林成了们主要原材料获取地。大伙中不乏有一些能工巧匠,一根根圆竹在们手里很快变成了隔墙、竹桌、竹凳、竹床......看得都不由得惊叹,动手能力太强了吧。

“先生,二少爷到了!”郑九宝兴冲冲地跑来汇报到。

“哦,走!迎接去。”兴奋之余家还是充满感激之情

与九宝二来到大门口时,只见门外几正站在那里等待,打头是一个年约二十几、一身洋装、戴副眼镜年轻,样子文质彬彬,身旁除了昨晚前去马克还有几名带着枪乡勇兵。

正武,家二少爷....."见出来,不等九宝开口,马克率先介绍

随即又对正武:“二少爷,就是我那位了不起东方——先生!”

正武对视一眼,几乎同时伸出了右手,而不是抱拳,看来对方是思想比较前卫,受过新式教育。

“真是太感谢你们了,二少爷!”双手握在一起后激动地

先生不必客气,能帮助你是我们荣幸......"握手同时正武,镜片后那双眸子更是以一种敬佩目光打量着。看来,郑九宝和马克在老爷们面前没有少给事迹添油加醋地神化。

“家父担忧先生几十口初到新宁,走得匆忙,恐怕连基本生活物资都有困难,特别吩咐我连夜携带一些物资前来为先生解决燃眉之急。”正武随即又

才发现,们身后居然有十几辆载得满满马车停在外面坝子上。

真是不知什么好了,老爷子想得太周到了,除了发自内心感激只有感激了。

“真是太感谢恩情了,日定当加倍回报!”

“先生言重了,不是什么大事,不足挂齿.........”

寒暄了几句,就安排郑九宝张罗着一辆辆马车驶入了货仓,便陪着正武在货仓里外转了起来,而马克却乐滋滋地捧着一瓶洋酒独自偷着乐去了......

“听九宝先生智勇双全、文武皆备,今日一见果然名副其实!”正武边走边

“嗨,别听们胡,我是形势所迫、身不由己。”摆摆手回

“先生真是谦虚......"正武着,又顿了一顿:“哎,我大清如今国力衰弱、朝政落后,与西方列强差距甚远啊,而我辈青年像先生有志之士却是少之甚少......”

此话一出,不由得仔细看了看身边正武,还挺有思想啊,拥有家国情怀、懂得国家大事,果然是名望之后。

兄言之有理,只要我辈青年个个自强不息、发奋图强,我华夏民族定能战胜蛮夷,实现伟大复兴!”慷慨激昂地

“对!伟大复兴!”正武眼中光芒似乎就要射穿那眼镜镜片,“先生此言甚好!”话间竟有些激动。

看出了,正武一定是个维新派,个时代像青年逐渐崭露头角,如康有为、谭嗣同等,在一定程度上为中国推翻帝制、建立共和起到了推动作用。

于是,马上转而愤愤地:“哼!只怕那满却是我民族崛起路上最大绊脚石!”算是阐述了自己政治立场。

“先生!......”正武突然停住了脚步,就连隔着眼镜都看得到那鼓得老大眼珠子,一脸惊愕!

好一会儿,才凑近:“此言不可乱出啊。”

明白心思,当下还是满皇天国土,像言论,还真是大逆不——当诛!

可作为后世穿越而来,没经受过皇权统治,才不在乎些,而且王朝持续不了多久了,朝廷到底有多软弱无能可比正武清楚多了。清末时期遍地都是起义苗头,怕个鸟!

兄,如果连理想都不敢出来,何谈去干!”一句铿锵有力!

若有所思地站了好久,那正武突然向一抱拳:“今日听先生几句话,简直胜读十年书!”

“哈哈,兄,我们不光要读书,还要搞事!”

“搞....事?”正武对个词语有些费解。

不去解释,个时代读书虽然不是之乎者那类咬文嚼字,但相对正统,白话文都还没有在教学上使用,些后世词语们哪里听过。

不过倒新鲜,正文随即摇摇头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笑意,似乎还有些理解“搞事”含义.......嗯,特别有意思!

从里到外转了一遍,又围着那空旷坝子转了几圈。边走着,滔滔不绝地跟正武摆起政治、军事、科技等所谓见解,只听得正武连连称奇,那些丰富知识和理念都是闻所未闻,对于已经是崇拜得五体投地。当然,正武事,原来小子是留洋美国回来,学是土木工程......

又来到大门口,只见那十余辆马车均已卸完货物回到了坝子上,车夫、乡勇兵们都等着正武,准备返程。

“大顺哥!”叫到见正武要走正赶过来宋大顺,“将房子租金和批物资货款付给二少爷!”

宋大顺会意,便从衣兜里掏出四根金条,双手递给正武。

“二少爷,还没来得及兑换银两,先生意思,连同十余车物资不知够不够......"

"呵呵,家父并未交待我收取多少银两”正武摆摆手并未接收,而是笑着:“还是有机会请先生亲自交付给家父吧,况且,宅子本就荒废已久,正愁无看管......”言下之意是金条不能收。

.......”宋大顺茫然地看着,却没有了主见。

不矫情,看来家是友情赞助啊,或者是另有所图,暂时不去想,不收,那就省了!

行,我不啰嗦,代我谢谢老爷,改日定当亲自登门拜访!”干脆地,并示意宋大顺将金条收回去。

接着又:“我里暂时连请你吃饭条件没有,就不来俗套了,下次来再请你喝酒,回吧!”

“啊?”一旁宋大顺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就直白地送客了,不能客气委婉一点?家还是有恩于己啊.......

但只见那二少爷不但没有半点不快,反而非常乐意甚至有些兴奋。

“嗯,嗯!我会经常来!”眼神中充满了对崇拜,样一个知识渊博、豪爽洒脱、不拘小节新青年,正武从来没有过交往体验,只感觉自己能与其成为朋友是一种天大幸运。

宋大顺只得无奈地摇摇头,交往真搞不懂,随即一拱手:“那真是劳烦二少爷了,一路小心.....”

“好!”正武倒干脆得很,带着一脸满意笑容转身就走了......

不到一天,在宋大顺张罗下,整个货仓改建进行得很快、很到位,那仓库石墙上原本巴掌大通风口,被取下一些条石后,变成了一扇扇偌大窗户,一栋栋巨大仓库被用篱笆和稀泥制作隔墙隔断开来,形成一户一户独立三居室套房,而且每户都有自己出入大门。更有一个仓库被隔成了几个集体营房,以供没有家庭集体居住,当然,自卫小队有专门一间。靠**房一栋仓库被改造成了集体饭堂,配搭一个大型伙房,可同时容纳上百就餐。那排五间房平房,有三间是专用,一间是卧室、一间是书房、一间是客厅,里面倒有原先现成木质家具,打整一下就好。旁边两间自然留给了宋大顺和马克......

些改建都是一一交待给宋大顺,从效果来看落实得很好,就是宋大顺本又是新奇又是不解,特别是那种套房设计,不过改好之后,发现还真很实用,既不占用太多面积,使用功能却是很好,基本能满足一家老小合理居住。

大饭堂设计,超出了所有想象,每天几十口就一起吃饭?不过想想,似乎很有意思,既不用每家每户建设伙房,又能很好计划粮食,将后世集体制度复制了过来,明白,在一定时期内,种制度解决了生产资料匮乏问题,只要在后世经验教训基础上优化好了,是很适合现在小集体

家送来十余车物资,不得不非常意外和惊喜,老爷子考虑问题之细心让赞不绝口。除了大量粮食、肉类、蔬菜、酒等基本生活物资,更有布匹、煤油、马灯等实用物资,小到针线纸笔、锅碗瓢盆那是样样都有,总之,生活中需要样样不缺,还有两样东西是专门送给,一块西洋怀表、一支西洋钢笔。非常感动,正是急切需要,就连家都想到了。

“今晚吃大餐!”

检查完改建情况后当着大伙面兴奋。引来一阵阵同样兴奋欢呼,大家都压抑不住此时高兴心情,毕竟都有了一种归属感!

入夜,雨后夏天竟有一丝丝凉风送来,给原本很好氛围又增加了一份舒适。

被十几盏马灯照得通亮饭堂里,一桌桌酒菜早已备好,梅菜扣肉、白切鸡、烧鹅........红绿,摆了满满一桌,那香气更是洒满了园子每个角落。交待了,今天要比过年还隆重,敞开整!

洗过澡换了一身衣服,心情大好,与马克、宋大顺等大步来到饭堂,在正中一张桌子正位坐下,马克、宋大顺二分两旁入座,桌凳是今天大伙用竹子制成,好有一种后世农家乐感觉,很欣慰。

“都坐下,开吃!”

看着丰盛佳肴,都快忍不住了,奶奶,感觉好久没有吃过一顿像样饭了。

其余才兴高采烈地找着位置坐下,俞长江、郑九宝、柳志国等更是抢先坐在了一桌......

正当端起面前一碗酒要站起来敬大家时,环顾一周,发现不对啊,偌大饭堂总共六张桌子,却只坐了四桌,都是男,却不见妇女和孩子们。

“还有呢?”

放下酒碗,不解地问。大家纷纷投来了比更不解目光。

“都......都在了啊!”宋大顺虽然不解问题,但还是回答

“哈哈,,你又怎么了?难你昨天才回国吗?”

却是马克在一旁:“清国和孩子什么时候可以和男们一起上桌吃饭了?”

我去.......,瞬间明白了,个时代还是男尊女卑观念盛行,在正式场合,别一起吃饭,就连一同坐在客厅喝茶资格都没有,除非达官贵家辈份非常高......

怎么行,自己规划集体生活绝对不能样,是典型封建旧思想!既然来到个时代,就要一点一点去改变,从自己里开始!想到里,站起身来。

“男尊女卑,封建落后!”竟有些愤怒。

“她慈禧太后不是女吗?她咋不自己躲在厨房吃点剩下?”

理,不打算再了,些根深蒂固旧思想只能用强势行动才能彻底改变,靠晓之以理地耍嘴皮子,可能不是些男对手,们从一出生接受思想就是,而自己做就叫坏了规矩......去规矩,要看是什么规矩。

“去!把妇女孩子们都叫出来,一起吃!不管什么场合,以后天天样。”坚决地,转念又一摆手打住正要起身前去郑九宝。

“还是我去吧....."径直走向隔壁伙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