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杯酒释前嫌?

小说:词仙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话说一半 字数:3601

多时便回客栈的李仲心情极佳,明日一旦事成,自就多一张底牌。

想到里,刚刚面对店小二的笑容都灿烂些。就是店小二有些识趣,大半夜地问要喝两杯!好像是知道没银一样,故意调侃……

一夜无话,李仲早早便起床。

又是陈家包铺,随便买五六肉包打包之后,李仲便朝城门走去。

还好次没有遇到那士兵,然估计又要纠缠一会儿。

顺利出城之后,李仲一路向北,多时便那座酒肆。

只是时间尚早,酒肆还没有开门,门口还有几只瘦马在吃着草料。

虽然店门未开,但是门口已经摆三四张桌。每张桌上都摆放几只空碗,桌旁还放着两大桶清水。

往的路要是口渴,便可自行给自倒上几碗清水饮。因为样,所以座酒肆的生意一直都错。

李仲端坐在凳上,给自一碗清水,然后拿出包袱里的肉包便开始吃起

一口热包一口清凉水,李仲吃得那叫一开心舒适。

五六大肉包虽多,但是李仲胃口极好,所以多时便吃得干干净净。

多时,管道上往往地也多

也有几满头大汗的汉做到李仲旁边,自顾自地拿起一只碗便开始倒水喝。

“如今天儿可真热啊。”

“那可是,太阳才刚升起,就已经热得我一身汗。”

“今天去码头搬货,可得让老板给咱们加点工钱。”

……

位小哥怎么也起么早啊?看你身板还有样貌可像我们些做苦力的啊。”一有着古铜色肌肤的汉咧嘴朝李仲笑道。

李仲拿起面前的大碗喝一口,然后朝着大汉笑道:“如今世道虽然太平许多,可是讨生活还是很艰难啊,要然我也么早就出门。”

大汉疑惑道:“知小哥是做什么的啊?”

李仲摆摆手笑道:“实在值一提,所以提也罢……”

“你身板能做,我们兄弟肯定也能做,小哥给我们指条路天天去码头搬货也长久的办法……”大汉叹息道。

“是啊,小兄弟,大我们挣钱给你分你几分呗。我们哥儿几有的是力气。”另外一名稍微矮些的汉也跟着道。

李仲脸色有些尴尬,自等下可是要劫富济贫的啊。劫毒龙帮的富,济自的贫!

“实在是我带着你们做,主要是我做的可都是些掉脑袋的生意!”李仲低下头神神秘秘地跟小声道:“毒龙帮你们知道吧?”

那几名汉一听,脸色都有些难看。

古铜色皮肤的大汉小声道:“难道兄弟你是毒龙帮的?”

李仲摆摆手:“那倒是,过毒龙帮却是我的仇家。今天有一伙儿毒龙帮的里过,我准备找们借点钱花花。”

那群一听皆倒吸一口凉气,毒龙帮的仇家,顿时连继续追问下去的勇气都没

金陵地界,谁敢得罪毒龙帮?就连曹大将军私下都要给毒龙帮几分薄面。凭面前瘦弱的白面小

们只当李仲是失心疯,一起身就要告辞。

李仲笑着看们一一离去,也起身挽留。

随后便坐着开始发呆,等着午时便好。

知道闻柏刀一定会把杜腾带过,因为已经知道的手段,如果听自的话,那么的脑袋一定会搬家。

李仲没想过闻柏刀可能,因为第二种可能就是闻柏刀已经把自里的消息告知毒龙帮上下。

笃定闻柏刀会跑,因为跑就意味着失去一切。所以闻柏刀一定会赌。

赌自会赢,那今日自的计划就可以完美实施。

赌毒龙帮会赢,那闻柏刀就会死的很惨。

管开大开小,对自都没什么影响,所以李仲心中如水面一般平静,没有一丝一毫波澜。

无论是哪种结果,闻柏刀今日都会前赴约。

而凭借自的一流轻功,届时打过跑就是。

至于闻柏刀是一定要死的,们又怎么会摄于自的手段呢?

觉间,太阳越升越高,空气都变得炙热起

酒肆虽然大,但顶上的草棚却是挡住火辣辣的太阳,所以现在纳凉的路也越越多。

看着四周一腰间挎着的长刀,加上善的眼神,李仲知道闻柏刀选择毒龙帮。

过李仲丝毫慌,甚至还想赶紧亮出们的底牌。

既然图穷,那匕首呢?

李仲很是期待。

眼睛朝棚外瞧瞧,眯起眼睛。

太阳实在是太毒,二看到

杜隆,还有身后气势汹汹的几

李仲心中很是得意,没想到毒龙帮如此兴师动众,看真的是踩到们的命门啊。

周围的数十号早已再伪装,纷纷放下手中的大碗,握紧手中的长刀。

酒肆的老板早已经察觉里的气氛,,甚至敢前介绍们的酒水,躲得远远的看着里。看纠结的表情,应是在祈求要破坏的酒肆吧。

酒肆老板脸色无比的难看,毕竟的是毒龙帮。

带头的是毒龙帮的帮主。

官道上往往的避之及,便会被毒龙帮的小弟们一顿呵斥,过却没伤害那些

可能是们的老大已经交代过,也可能是今日主角是棚中那连帮主都有些忌惮的年轻,所以们都敢太过放肆。

如果狗急跳墙,谁知道会会连累自

毒龙帮的一面色都有些沉重,因为们的老大面色都很沉重。

所以没有敢嘻嘻哈哈,也没有敢大声说话。

杜隆阴沉着脸缓缓走到李仲的桌前,然后朝酒肆老板招招手。

老板哪敢,咬咬牙挤出一丝笑容小跑着面前。

“给我一坛你们里最好的酒水,今日我要招待贵客。”杜隆轻声道。

酒肆老板连忙点头,又是一顿小跑跑回

多时,一只胳膊夹着一红色酒坛便跑。将两坛酒放在桌上,老板便低着头站在一旁,一句话都敢多说。

李仲面带笑容的看着一切,然后自顾自地开启其中一坛上面的泥封。

低头凑近坛口,李仲伸手朝鼻尖扇扇。

好一股浓郁的药香,好一坛碧绿的竹叶青!

朝着店老板笑道:“好酒,看里生意般好是没有道理的。”

杜隆面沉似水,然后朝店老板挥挥手示意可以退下

酒肆老板立马露出笑容,赶忙躬着身后退。直到回才得闲擦擦脸上的汗水。

李仲抱起眼前的酒坛,给自满满一碗,然后给杜隆面前的大碗倒满。

“杜帮主,今日我请的可是杜腾杜堂主啊,您怎么亲自啊?”李仲端起酒碗抿一口然后朝杜隆笑道。

杜隆身后众跃跃欲试,纷纷想上前知天高地厚的小教训。

可是们的老大还没发话,自然没有敢放肆。

杜隆知道好对付,是因为的武功有多好,而是太过滑溜。

打蛇死七分罪,必须一次性解决,绝对能给一丝一毫的机会, 否则便会反噬自

昨日得知闻柏刀带的消息,可是一夜都没有睡。

连夜召集帮中的高层,商议一夜之后得出结论:可鱼死网破!

所以今日前带上手下所有的堂主。

若是谈得拢,那就大家都是好兄弟,坐下喝上几杯水酒冰释前嫌。

若是谈拢,那自手下的几位堂主便能发挥自的作用,只要把围住,轻易脱身就好。

到时候就算用几百帮众的性命,拖也要拖死

想起前几日给自的损失,杜隆仍觉得一阵肉疼!手下兄弟的死伤是太过在意,唯一担心的是有碍自在毒龙帮的威严还有心。

极擅长御下,几十年如一日手底下有无数肯为连命都要,最自豪的地方!

就是眼前差点让几十年运筹帷幄功亏一篑,所以怒极,也惊极。

而且昨夜闻柏刀带的消息让也为之一惊,竟然要动自的亲弟弟。

杜隆兄弟二年幼时,父母便早逝。

长兄为父,杜隆一直拉扯着杜腾长大成也是世上最亲近的

听到竟然要对自最亲近的弟弟动手时,终于有些惧

凭自的身手根本,可是自的弟弟的武功可是远及自!也怪自当年对其太过溺爱,然以的天赋就是自也肯定是对手。

一系列的原因,使毒龙帮没有一开始便刀剑相加。

杜隆毕竟几十年的老狐狸,纵然心中怒极惊极,但是表面仍露一丝声色。

听到李仲讥讽的话语,露出一丝微笑:“舍弟哪有么大的面?一听说少侠今日在里等候,我们一大早便聚集帮中兄弟给少侠接风洗尘。”

杜隆身后众位堂主脸色都有些难看,毕竟们昨日一齐商议出的结果。

些堂主香主身后的手下都是一脸可置信的表情,们从没有听说过帮主对哪般客气过?

们心里,有谁值得帮主客气对待?何况是般客套般“低声下气”?

李仲一听杜隆竟然如此客套,顿时心中有一些计较。

想是摄于自无影去无踪的轻功吧,何况自让闻柏刀请杜腾估计吓住杜帮主吧。

想到里,李仲笑容更甚:“杜帮主真是太客气,我等小物哪里值得您亲自迎啊?咱们上次切磋几百招还没分出胜负呢,难道是杜帮主一时技痒所以想今日再比试比试?正好,我几日也学几式拳法正愁没讨教呢。”

杜隆只恨得此刻率领众手下把眼前千刀万剐,可是实在是怕再度逃脱,届时就真的成心腹大患啊。

杜隆强忍怒意微笑道:“如果少侠有此雅兴,杜某当然会推辞。过今日碗中酒如此美味,此刻动手实在有些煞风景啊。”

李仲点点头:“微微小风吹,凉棚下确实很是舒服。过在那太阳底下却是十分难受,若是交起手难免一身臭汗,实在有些美。”

杜隆马上接道:“少侠所言极是,此刻交手实在有些美啊。咱们日寻合适的天光,再切磋也迟啊。”

“那倒也是,知到时候是我一跟毒龙帮一群单挑啊?还是毒龙帮一群跟我一单挑啊?”李仲笑容玩味。

杜隆笑容也有些灿烂此刻竟然开起玩笑,想必心情也是错。

过能让自般以礼相待,心情好也是极其正常的。

朝着李仲笑道:“少侠可真会开玩笑,咱们上次那是相识。如今既然坐在一张桌上,那自然就是朋友……”

“哦?既然已经是朋友,我身旁位兄弟为什么手已经按在刀把上啊?还有闻柏刀闻香主,昨日可是说好的只带十几,今日竟然带两三百号招呼我,没想到我竟然有么大的面啊!”李仲脸色一沉,看着面前的杜隆继续道:“诸位今日带刀提枪想必已经做好打算,只是可惜碗中的美酒。”

杜隆脸上终于敛起笑容,却听李仲继续道:“杜帮主你看你面前的碗竹叶青,知是敬酒还是罚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