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秋水剑

小说:词仙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话说一半 字数:2704

场间气氛随着李仲这一席话瞬间变得有些紧张起来,因为没能想到李仲竟然敢说出这样话来,从没有敢这样给毒龙面子,因为毒龙主是

而他竟然如此大胆,真是太放肆

这时却听说道:“管是敬酒还是罚酒某全都接下,只希望少侠能息胸中之火。”

“哦……”李仲嘴角上扬:“那若是让你喝呢?”

毒龙此刻已经想好若是拿下此该怎么炮制,他太过嚣张,也太知死活

至于身后毒龙高层,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却无敢说什么。

哪曾想也跟着李仲一起笑起来:“少侠让饮,那饮便是,只要今日咱们能化干戈为玉帛就行。”言语之间,已经把姿态摆低到极致。

这时候,场间零星拔刀出鞘声传到李仲耳中,于是李仲笑容更甚。

再能忍,你手下呢?

“在下过说笑罢,哪里敢主饮酒呢?”李仲说着再次端起手中酒碗,朝着摇摇一敬。

毒龙诸位堂主皆是松口气,脸色也好看许多。

他双手捧起桌上酒碗,然后微笑着喝一口。

看着饮下碗中酒,李仲把酒碗重重地放在桌上:“既然主此来是为化敌为友,诚意是什么呢?难道是毒龙几百众还有他们手中刀剑?”

转头瞪瞪那些拔刀出鞘手下,然后转过身来朝李仲微笑道:“是,某此次前来是带足够诚意来。”

他轻轻拍拍手掌,身后有一个众抱着一个长匣子走上前来。将那手中长匣接过,便挥手让那退下。

把手中长匣放到桌上,朝李仲微笑道:“这就是在下诚意,少侠可以打开看看。”

李仲依言打开长匣,只加一柄古朴长剑浮现在他眼前。

一手执剑柄,一手握剑身,李仲将长剑拔出来。

剑身似月光,似湖水,指头在剑身上轻弹,一阵铮鸣之声便传向四周。

李仲目露火热,男儿最爱骑马挎枪走天下,因为马背上有酒有肉有女

所以这行走江湖,最重要就是手中兵刃,胯下骏马,还有怀中红颜知己。

如今宝剑在手,李仲只觉得心神荡漾。日后江湖绮丽风光仿佛已经出现在他面前。

尽管内心十分欣喜,但是表面仍露声色,此次他是剑!

“果然是一把好剑,知此剑叫什么名字?”李仲问道。

可是活几十年老狐狸,李仲这养气功夫可瞒过他双眼。他早已看出李仲眼中火热,此刻听闻李仲问剑名字,心中那颗悬着心也落下些许。

“此剑名曰‘秋水’,是早年从一名过路商手中买下,说是那传家之宝,足足花两千两银子。”微笑着接着道:“从得此剑之后,一直好好收藏,毕竟凭还是配上这柄宝剑啊。当日少侠风采令折服,宝剑美配英雄,所以便有将此剑送给少侠心思。”

李仲微笑道:“如此便多谢。”说着秋水剑在手中舞个剑花,然后将剑插入鞘中,动作潇洒至极。

过就一把剑,在看来还远远够。少侠也知道,手下有个猎艳堂,凤鸣楼便是咱们生意。”嘿嘿笑道:“那里面淸倌儿美儿多,少侠可以随意挑选红颜知己……”

李仲笑容也有些玩味:“一把剑确实够,若是加上凤鸣楼确确实实差过……”

话还没说完,就听接着道:“过什么?无论少侠有什么要求,只要能办到定然会让少侠失望。”

李仲笑道:“还是有些够啊……”

“少侠只管提要求便是。”微笑道。只要这小子有目,有欲望,便可以轻易对付。最怕那种无欲无求要金钱要美,最难对付。

李仲哈哈大笑道:“有主这番话,那客气啊。最后还要马老大头,还有闻柏刀一只手!只要主能满足这两个要求,那咱们以后就是朋友。”

脸色异常难看,这小子声音太大,若是低声细语跟己言语,过是两名手下小命,给也就给

可是他声音这般大,己若是把手下兄弟性命交出去,己怎么给他交代?己辛辛苦苦积累起来威信是全然丧失吗?

这小子实在太过恶毒,看来今日之事是断然能善!可惜那柄秋水剑,己都舍得用却白白给这小子。

在他看来,这柄秋水绝对止两千两银子,可惜己拱手让!当初他把那个过路商头都砍下来,他手还是紧紧握住这柄秋水,最后没办法只得斩断那几根手指才把秋水剑抢到手中。

本来十分安静周围,随着李仲这番话终于变得再安静,无数恶毒咒骂声传到李仲耳中。

脸色似笑非笑:“少侠可真会开玩笑啊,既然大家都是朋友还提什么头啊手啊之类话呢?这样说难免寒兄弟心啊!”

“哈哈哈……可没说是朋友,主满足条件便是朋友。主此刻还未满足要求,咱们又怎么算是朋友呢?”李仲大笑道。

身子朝着李仲微微弯曲,小声道:“兄弟当真要和毒龙休?如此以来,这几百里长江两岸怕是要大乱啊。”

李仲闻言哈哈大笑道:“这长江两岸乱乱地又与有什么关系?只要拿到就可以,如果主真愿给会强求。”

死死地看着李仲,他一直这般高声言语实在是太过恶毒,让己根本没有后路可退。

这时李仲接着说道:“主,要战要和可全都在您一念之间啊。”

内心恨得立刻宰闻柏刀还有马老大,以填眼前这怒火。可惜能这样做,他永远会在手下面前这样做!

“少侠所提要求恕在下无法答应,如果少侠要便是,但是要兄弟实难答应!”话一说完,立刻站起身子。

身后众闻言一一抽出兵刃,一个个虎视眈眈地盯着场中李仲

七位堂主刀枪剑戟各式兵器都握在手中,身居众之前也拔出一柄长刀!

夏日风在此刻好像变得凉许多,来往都远远地绕过此处。

李仲终于敛起脸上笑容,将手中秋水剑朝一抛:“既然做成朋友,那这剑就还给。”

接下秋水剑,十分欣喜。失而复得感觉让他心情大好,而且眼前这小子也没神兵,等下他也少些依仗。

思虑再三,他送出去东西怎么能再收回来?何况是在几百号兄弟面前?一时之间,他又陷入纠结之中。

愧是,只是片刻便做出来抉择。

将秋水剑用力掷向李仲,然后朗声笑道:“某送出去东西,从来没有要回来道理。更何况宝剑配英雄,这秋水剑与少侠可谓是天作之合。”

如此宝剑赠与此,待会儿双方撕开面皮之后,这小子念及己赠剑之情,想必也会手下留情一些。倒是怕这小子,只是他太过难缠。

届时这小子若是身死,秋水剑然又到己身上,这然是极好。若是这小子跑,以他出神入化轻功若是想刁难那可如何是好?

宝剑送给他之后,这份小小情谊想必此也会记在心头。毕竟他们之所以为敌,就是因为此给那个船夫报仇。过是那名船夫给他说几句好话就惜与诺大毒龙为敌,今日己赠他宝剑怎么也能在其心中留下几分好印象。

李仲拔出秋水剑,一股肃杀之气顿时弥漫在场间。

脸上笑容顿时消失,身后几位主神情一个比一个严肃,数百毒龙众此刻也一言发,四周安静地仿佛连一根针落地都能听得清楚。

愧是一之主,这般豪气实非常所及,令在下十分佩服。”李仲哈哈大笑道:“这番好意叫怎么好拒绝?那便厚颜收下。”

端详着眼前秋水剑,李仲眼睛里满是笑意,真是好贱,好剑啊!知道己没兵刃,就给己送宝剑。可惜他知道己没银子,然也知道会给己送多少银子。

秋水剑直指,李仲朗声笑道:“恕在下得罪。”话音刚落,李仲就化作一道劲风朝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