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美人计

小说:词仙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话说一半 字数:2715

李仲宣速度快得骇人。秋水剑在手气势自可同日而语,如今化作道疾风朝杜隆们冲去,可把们吓了跳。

子怎么说动手就动手?而且还动得那么快。

杜隆正待出手,从后却跳出来名大汉,原来是那日来迟乌山云。

当日就是因为姗姗来迟,才导致子能在里活蹦乱跳。外形有些粗狂,心思却极为细腻。当日杜隆虽并未责怪,但是心中肯定经对生了嫌隙。所以今日才立刻跳出来要表现番,以免日后让帮主给自己穿鞋。

刹那间功夫,乌山云经跃到了杜隆前。朝着杜隆咧嘴笑道:“帮主我先来会会子。”话音刚落,腰间长刀经出鞘。

杜隆急道:“乌兄弟心些,点子极其扎手。”

李仲宣没听懂们说是什么,也没注意们在说什么……眼睛死死地盯着长剑,手中长剑往无前!

看着越来越近秋水剑,乌山云来及多想只是提起手中长刀迎了上去。

当初没剑李仲宣,杜隆都对手,更何况此刻宝剑在手呢?

霎时间,刀剑相撞,铿锵铮鸣声绝于耳。

乌山云手中长刀挥舞断,朵朵刀煞是好看,点点火星四处乱窜。

乌山云虽相貌粗犷,可是轻功夫极佳,而却手上长刀速度极快。

可是再快又哪里有李仲宣快?

毒龙帮谁有李仲宣快?

于是乌山云根本找到攻击机会,直都在被动防守。

那秋水剑愧是把好剑,与乌山云长刀相碰十几下,就见那把长刀上经多了十几个豁口。

乌山云心中有些后悔,自己该出个风头。比起在杜隆心中印象当命重要。

还是想太多了,能让杜隆如此重视人怎么会是等闲之辈?

听自己心腹说,帮主可是跟分伯仲。那平日里自己与杜隆切磋好像也是平分秋色啊!

乌山云心中直道苦也,可是后悔经迟了。叮叮当当声音绝于耳,刀剑相交过几十下,乌山云经多了四五个血洞。

“云哥,你没事吧?”道急切女声传来,只见着红裙妆容妖娆女子眼神怜惜地快步走上前来。

毒龙帮众人见状,皆是目露忍之色。

而杜隆眼中却多了味道,没想到此女此刻竟如此真情流露。

在杜隆心里,乌山云此刻若是真死了那自很好,用自己动手了。

李仲宣见状,退下去,乌山云经没有再战之力了。

自己经斩断了此人手脚筋,如今能勉强站起是十分易。

眼见妖娆女子就要扶住将要倒下乌山云躯,哪曾想她竟弃之顾,让乌山云无助往地上倒去,后转朝李仲宣冲来。

见她是个女子,李仲宣也就没对其多做防备。

哪知她火红大袖翻飞,两柄峨眉刺瞬间出现在其手中。

时,李仲宣才知自己大意了。本以为女人是乌山云红颜知己,所以时忽略了毒龙帮中还有个极强女人。

猎艳堂堂主唐,样貌极其妩媚,段极度勾人,最重要是她手段,非常可怕。

两柄峨眉刺速度极快,角度极为刁钻,柄刺向李仲宣左肋,柄刺向眉心。

乌山云子还未倒下,峨眉刺经快到了李仲宣上,可见速度之快。

若是比武功比招式,李仲宣可能些人。可是比快?们加起来也没有快!

峨眉刺虽到眉心,但是李仲宣怎么可能让它碰到自己?

双腿好像无数幻影,于是峨眉刺便刺了个空,再看李仲宣之时,经退到了凉棚之外。

李仲宣哈哈大笑道:“愧是金陵人尽皆知唐堂主,真是闻名如见面,见面更甚闻名啊。”

盈盈笑:“没想到奴家竟般惹公子记挂,公子为何早说呢?早就听说公子威名,今日见实在令奴家倾心。”说着,手中峨眉刺翻飞停,子再度朝李仲宣冲去。

李仲宣长剑停与唐手中峨眉刺相撞,鼻尖也传来阵阵香风,直让头脑有些晕眩。

轻笑道:“都怪杜帮主,咱们也能做对快活鸳鸯你说是?”

李仲宣手中长剑挽了个剑后挑飞了唐红纱披肩。

“公子也知道怜惜人家,大庭广众就要脱我衣服,真是羞煞了奴家。”唐脸上表情含羞带臊,美得惊人。同时手中峨眉刺边格挡住李仲宣长剑,边刺向李仲宣双腿间。

李仲宣骇了跳,女人还真会找地方。

“谁让你太过勾人呢?平日里论是哪个淸倌儿红人儿也能让我般冲动啊。”李仲宣言语间经将唐比作了青楼红人。

剑尖再度挑,红裙就此滑落,大片雪白出现在众人面前。

此刻只是着亵衣丝毫在意旁人看法,眉目之间满是春光:“你们男人都是个模样,我还以为公子会特殊些呢。么多人看着我们,公子会害羞,可是奴家都经羞红了脸呢。?”

李仲宣闻言愣,饶是脸皮极厚也有些红了。说实在也就在梦中体会了次男女之事。

李仲宣见过了那么多女人,叶流莺天真可爱,东方水漪清丽无双,没有个能比得上眼前此女妩媚妖娆,勾魂夺魄。

看着李仲宣盯着自己发呆,唐哪里会放过样绝佳机会?她莲步轻挪,缓缓靠近李仲宣。

峨眉刺在此刻也被她丢到了地上,会儿功夫,她经走到了李仲宣前。

她好像又变了个模样,从那个火辣至极女子变成了个清纯可人儿。

忽闪忽闪大眼睛盯着李仲宣道:“公子,打架有什么好玩呢?如咱们玩点别?”表情那般清纯,言语如此大胆。

李仲宣终于缓过神来,此刻经出了冷汗,刚刚自己竟被此女迷惑了心神。

还好此女只顾迷惑自己心神,并未趁机对自己下手,自己恐怕真要交代在里了。

看着此女子就要软倒在自己怀中,李仲宣立刻后退了半步。没想到此刻李仲宣竟经完全恢复清醒,唐此生第次开始怀疑自己媚功。

就连杜隆都在私下里臣服在自己石榴裙下,更何况别人?谁曾想子今日给了她个大大惊喜。

好胜心起,唐躯再度朝李仲宣贴去。

早就看出来了李仲宣没有伤她心思,此刻她肯定死当场了。所以十分大胆,全顾自己安全!

李仲宣微微笑道:“刚刚还在怪我大胆,如今为何顾旁人眼光了?就怕春光外泄吗?”

玉指捻起上本就衣衫,遮住了半边脸庞,脸上满是红晕。她缓缓朝李仲宣走去,含羞带怯样子实在太过勾人。

垂下眼帘根本去看面前李仲宣,后朝着轻声道:“还是太过仰慕公子,奴家是怎么也般做啊。”

李仲宣有些无奈了,此女虽容貌过人,但是行为举止太过大胆,实在是菜啊。

经起了些反应,但是脑海里却是有些抗拒。

李仲宣无奈叹了口气道:“主要是你乃是女流之辈,我才愿伤你,玩笑话也说够了,你切记要得寸进尺啊!”

头颅低下,知看向什么地方。

听到声清脆笑声:“公子嘴上说着要,我看公子体可是很诚实呢,也知道公子心里到底是怎么想!只要公子想,那奴家从了公子便是。”

没想到竟被此女看到了自己窘状,李仲宣有些尴尬地理了理衣衫。还好此女此刻声音大,被那些人听了去,自己辛辛苦苦建立威名可就毁之旦了。

李仲宣色厉内荏道:“要再跟我多言了,我没心情跟你开玩笑,再样我可就对你客气了!”

笑颜如:“知公子是怎么个客气法啊?奴家子弱,公子可要好好怜惜啊。”

李仲宣受了了,知道怎么回话,于是干脆就说话了。越过唐体,李仲宣准备先收拾其人。个女人……日后,再说吧。

哪知李仲宣刚走到唐旁就被她把抓住了衣角,她满脸春光地看着李仲宣:“公子般迫及待了吗?”

毒龙帮众人都看傻了,二人刚刚你言我亲密无比,同时出手招招留余地。

先是唐丢下峨眉刺,再是子也再出手,难道经臣服在唐石榴裙下了吗?

毒龙帮帮主杜隆很是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