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剑窟弟子

小说:雪落霞影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雪落霞影 字数:8296

方泽与付清清道别,才问欧阳琉怀道:“琉怀,你和影怎么会来到江南?”

欧阳琉怀道:“五哥被逍遥宗杀尊者所害,几位兄长请大哥速回孤晨轩,商量替五哥报仇。”

方泽道:“我次来到江南,也想找到杀尊者,可惜无功而返。”

贺影笑着道:“大哥,你江南可震动武林,什么东方世家游霞碧水阁都值得提。”

方泽皱皱眉头,若所思,淡淡的道:“我想的事情,江南武林定会误会我与逍遥宗联合。”

贺影道:“大哥,游霞那些恶女人还要找你的麻烦。江湖上说游霞红衣九弟个个得,我看也都名声大于实力。”

方泽道:“你们路上遇到游霞的弟?”

贺影得意的道:“岂止遇到,如果没欧阳世家的好弟拦着,游霞红衣弟早已经死我的剑下。”

方泽眼神中满疑虑,转眼看向欧阳琉怀,欧阳琉怀忙道:“我和影姑娘路上遇到游霞叶栖霞和她的师妹,栖霞姑娘让我告诉大哥游霞要对大哥利。可她的师妹知道我和影姑娘的身份之后,就与我们交上手,影姑娘才伤栖霞姑娘的师妹。”

方泽听到欧阳琉怀番话,心中疑惑之心更重,贺影多大的能为方泽最清楚的,最多与游霞紫衣弟打成平手,怎么能够伤游霞的红衣弟

贺影看到方泽向自己看过来,忙笑着道:“我也时侥幸,情急之下使出符二哥新近教我的几招怪招,才胜。”

方泽脸色略缓和,道:“以后再可以胡闹。”

贺影道:“我要跟随大哥,肯定再会胡闹。如果再跟着世家的弟,处处对敌人留情,我想胡闹也要顾着自己的性命吧?”

欧阳琉怀脸色发红,方泽也愿意再纠缠下去,对欧阳琉怀和贺影道:“快来见过我的结义兄弟麻麻兄弟。影,麻兄弟的三刀斩可和你家传的贺家刀法齐名啊。”

方泽引荐麻,欧阳琉怀和贺影见过。

几个人寻道赶往江东孤晨轩,方泽路上询问欧阳琉怀孤晨轩的情况以及来到江南的情况,听到欧阳琉怀与贺影冰雪山庄,方泽眉头紧皱,次来到江南,着实惹出许多烦恼。

几日,几个人已经到江南与江东的交界市镇,路上没发生任何事,方泽心中略微放心,由贺影提议就个市镇上找间客店住下来,再两三天的路程就能到达孤晨轩

方泽个喜欢清净的人,独自住着间屋,麻与欧阳琉怀间屋,贺影和竹林间屋。第二天早就要赶路,因此吃完晚饭就各自回房休息。

方泽睡到半夜,轻微听到窗户响动,瞬间睁开眼睛,借着微暗的月光,只见从窗户外面跃进个人来,蹑手蹑脚来到方泽的床前,轻轻叹息声道:“你今日死我的剑下,我也办法,谁让你那样对我师姐。今日你死,大我也死自己的剑下。”

床前的人拔剑刺向床上的方泽,虽然她进房说话都甚轻甚谨慎,但她拔剑出剑却异常快捷。

方泽听她自己床前说话,早已经听出来的人正游霞紫衣弟叶玲。听叶玲话中的意思竟然她的师姐,能让叶玲冒险来刺杀方泽的那只叶玲珑。即使叶玲心中仍然念着七年前的些情分,但只因为为叶玲珑什么都过眼云烟

叶玲剑刺出,方泽伸双指叶玲的剑脊上轻轻弹,震的叶玲手臂发麻,叶玲连忙撤剑退步,方泽双指向叶玲脉门拂去。方泽既然已经知道叶玲,手上速度稍缓,只让叶玲知难而退。

叶玲自知与方泽功夫相差太多,被方泽逼得连连后退,可她也没离开的打算。

叶玲喝道:“方泽,今天你死就我亡。”

叶玲手中剑抖动,她虽然没达到叶玲珑剑法的程度出现十二道剑光,但也达到七道剑光,向床上的方泽刺来。

方泽身狭窄的床上,退无可退,只能出手。叶玲七道剑光笼罩方泽面前,也知道怎么回事,瞬间手中剑脱手下落,又莫名其妙的抓自己的手中。叶玲知道发生什么,可方泽已经站她的身旁。

方泽屋中轻微的变动,麻和欧阳琉怀已经听到响动,两个人都走出,欧阳琉怀道:“大哥,怎么?”

叶玲听到屋外欧阳琉怀说话,知道今天方泽。方泽低声对叶玲道:“玲姑娘,你还快速离开吧,想要杀我只要你能力方泽随时等候。”

叶玲想着如何脱身,对方泽的说话含糊清的嗯声。叶玲还没动,方泽却动,手臂轻轻碰叶玲,叶玲只感觉到股大力袭来,身从窗户飞出去,真的怎么进来又怎么出去。

叶玲从窗户飞出去,欧阳琉怀本来要上前拦截,只听屋中方泽道:“琉怀,让她走吧。”

既然方泽说话,论从窗户飞出来的谁欧阳琉怀都会上前拦截,麻更没动的打算。

方泽没为难叶玲,欧阳琉怀和麻也没拦截叶玲,可叶玲安然离开。

叶玲从窗户飞出来,双脚刚落地,左右两把剑就向她刺来,此刻哪容的叶玲其他想法,慌忙舞动手中剑挡隔。幸好偷袭叶玲的两个人功夫并怎么高明,叶玲挡住左边刺来的剑,盛怒之下回手震断右边刺来的剑。

叶玲此刻只愤怒,从小游霞长大,她感觉今天受到奇耻大辱,此刻再也去考虑周围多少高手,只想杀偷袭她的两个人出心中的恶气。

叶玲游霞紫衣弟,虽然方泽面前毫无还手之力,但对付偷袭她的两个人却错错余。叶玲本来功夫就高于偷袭她的两个人,何况又盛怒之下出手,每剑都要致人死命,偷袭她的两个人连遇险招,险象环生。

欧阳琉怀和麻诧异,也清楚偷袭叶玲什么人。方泽也走出知道究竟发生什么。

正当偷袭叶玲的两个人连连后退的时候,从外面又跃进个人来,连使几剑,迫的叶玲连退三四步。个人突然出现出手,迫退叶玲同时也救偷袭叶玲的两个人。

方泽看到逼退叶玲的人,心中已经知道拦截叶玲什么人,出现的个人正久拦截付清清与钢鞭于鹏交手的漠北剑窟的那个人。

方泽清楚漠北剑窟的弟为什么会出现里,又为什么拦截叶玲,但,方泽可愿意叶玲真的被剑窟弟所伤。

叶玲虽然剑法凌厉出招狠辣,但遇到剑窟的名弟却显得力从心,三招中到两招回剑防守。

方泽怕叶玲所失,正要上前,却斜刺里跃出个人,剑光闪,竟然把剑窟弟逼退步。叶玲知道今夜万难讨得便宜,脸色闪过起惊讶,过仍然趁此机会跃上墙头,飞奔而去。

逼退剑窟弟的那个人见叶玲跃墙而走,她也收剑向后跃去,剑窟弟岂能轻易被迫退,跨前步,方泽却挡他的面前。原来冲出来逼退剑窟弟的正贺影,方泽怕剑窟弟出手伤害贺影才拦剑窟弟面前。

剑窟弟看到方泽挡自己的面前,却没向方泽动手,而退后步,把剑归鞘,向方泽抱拳道:“下剑窟弟剑三见过方公。”

方泽对漠北武林人物知之甚少,何况只剑窟的名弟,更从来也没听别人提起剑三的名字。方泽惊讶剑三的剑法得,过没多少解,又知剑三友,因此也只抱拳还礼。

漠北和江北闯荡,对漠北武林人物甚解,他听到个年轻的剑窟弟自报剑窟剑三,可着实惊讶。

漠北最大的江湖势力就剑窟,剑窟当代掌门人剑魔仇图,正剑三的师父。之所以叫剑三个名字,因为剑窟他的剑法能排第三位,仅次于他的师父仇图和他的大师兄安炳达。

当然清楚剑三的实力,漠北个狠角色,知道他此刻来到什么用意,难道前几天付清清的事情。

只听剑三道:“剑三来迟步让方公受惊,游霞知天高地厚的娘门们,竟然找方公的晦气。剑三虽然无能,路上也让游霞的弟退去,只没想到还条漏网之鱼。”

方泽心中惊讶,脸上却笑着道:“多谢少侠出手才让方泽省却许多麻烦。”

剑三道:“方公客气,能够为方公效劳,剑三求之得。方公江东,自然游霞再也敢作祟,明天我们就要回漠北剑窟,今夜家师想要见见方公知方公否肯赏脸?”

方泽才明白,叶玲今晚上的行动也剑窟故意造成然游霞其他弟能抵挡剑窟,叶玲个紫衣弟又怎能闯过剑窟的拦截。叶玲出现,剑窟就告诉方泽游霞个麻烦剑窟解决的。

方泽道:“原来仇前辈也到江南,方泽自当去见的。”

剑三大喜,道:“甚好甚好。”

上前道:“既然剑窟仇掌门到,麻也要去见见。”

剑三哈哈大笑道:“久仰麻兄三刀斩的威名,漠北无缘得见,曾想我们却江南见到。”

方泽让欧阳琉怀留下照顾贺影和竹林,自己和麻跟随剑三去见剑窟仇图。

院中阵闹,客店中客人都被吵醒,可又谁敢出来看看。方泽也很奇怪贺影出来,怎么见竹林任何动静,过此刻也无暇去想竹林

随着剑三离开市镇,顺着道路往前,前面出现座宅院,只过看上去些破败。剑三道:“就座荒废的宅院,临时作为江南剑窟分舵。”

方泽和麻跟随剑三进宅院,宅中屋中灯光透出,剑三径直带着两个人进间屋

屋,只见屋中五六个人,方泽迈步走进屋,却看到个认识的人,正独孤世家独孤剑的父亲独孤孤。方泽首先想到的他怎么会里?

独孤孤看到方泽,笑着道:“方公我们又见面?”

方泽道:“真巧啊,里能遇到独孤前辈。”

独孤孤道:“方公定心中疑惑漠北剑窟的弟怎么会出现里?其实切都我,独孤世家希望方公出手相助。”

方泽道:“前辈既然漠北剑窟相助,论什么事总会成功的。何况孤晨轩也想与四大世家任何牵连,就此告辞。”

方泽与麻就要转身离开,屋中两个人挡门口,个粗豪的汉道:“方公,你既然来见漠北剑窟的掌门人的,还没见到就要离开吗?”

道:“漠北剑魔和枪神都间屋中,也算我大哥已经见过。二位想要留下我们两个自量力?”

独孤孤身旁坐着个灰袍老者,站起身道:“老朽仇图,怠慢方公贤侄。”

道:“仇前辈,虽然家父与你们些交情,但今日你们要留下我大哥,麻也只能对故人动手。”

仇图哈哈大笑,笑声震动屋瓦,寂静的夜晚更增添丝诡异与阴森。

仇图道:“今日漠北任何人都会为难方公的,长夜漫漫,方公又何必着急时,且听独孤兄讲讲他的事情。”

方泽道:“独孤前辈的事情方泽自想无能为力,还就此告辞。”

独孤孤道:“方公,你想知道断魂悬崖的真凶现哪里吗,只要方公肯出力帮忙,独孤孤就告诉你他们现何处。”

方泽本来就要离开,可听到独孤孤的话,停住脚步,道:“么多年无人知道他们的消息,你怎么会知道?”

独孤孤道:“他们都曾经四大世家的奇才,连欧阳世家都愿意告诉你他们现哪里,何况其他世家呢?四大世家自创立以来就个秘密的地方,用来关押惩戒四大世家的叛徒。断魂悬崖事情发生以后,那些人就去四大世家个秘密的地方,想要找到他们也只四大世家的人。——方公,现可以坐下来听听我的事吧?”

方泽回转身坐到独孤孤对面,麻方泽下首。方泽无数次想过断魂崖事情发生以后那些人怎么就会频空消失样,独孤孤的说法也正解释方泽内心的疑虑。

独孤孤微微笑,才介绍挨着仇图坐着的枯瘦老者正漠北枪神郑通,漠北与仇图并列,与独孤孤也交情莫逆。

独孤孤道:“方公应该知道我独孤剑被独孤羽害死,别人件事情,我独孤孤就拼上条命也要替我报仇。我知道逍遥宗大护法付啸天方公的叔叔,前久方公还护送他的女件事让整个江湖轰动,我想方公自然会与逍遥宗为难。独孤羽逍遥宗的护法,又杀死司马纵横的凶手,方公如果杀独孤羽,相信逍遥宗会为难方公,四大世家还要称颂公侠义。”

方泽道:“自从司马纵横被杀,独孤羽也已经销声匿迹,或许他死司马纵横的纵横枪下。”

独孤孤摇摇头道:“别人我或许就会信,他真的死纵横枪下。可独孤羽我还解的,除非把他的人头摆我的面前,我会相信他已经死。”

方泽道:“你要我做什么,才肯告诉我如何找到那些人?”

独孤孤笑着道:“方公痛快,只要方公提着独孤羽的人头来见我,我自然会告诉真相,并且还附带块地图。方公可要做事速度,如果别人先公步提着独孤羽的人头来见我,我就会把个秘密告诉别人。”

冷哼声道:“如果独孤羽与司马纵横那战就已经死,又去哪里找独孤羽的人头?”

独孤孤缓缓叹息声道:“那就看运气!”

方泽对仇图道:“多谢仇前辈路上替我挡住游霞,省去许多麻烦。”

仇图道:“能够为方公效劳,剑窟弟也深感荣幸。”

方泽向仇图拱手作别,对麻道:“我们走。”

方泽和麻跨出,独孤孤道:“方公别指望四大世家其他人能告诉你他们的藏身之处,如果四大世家任何人想要告诉你,你就早已经报父仇。”

方泽没做停留,带着麻离开

往回走的路上,麻道:“大哥,我看独孤孤都胡说八道,他只想让大哥找到独孤羽替他报仇。”

方泽却道:“仇图个怎么样的人?”

没想到方泽突然问起剑魔仇图,略迟疑道:“仇图,漠北剑窟的掌门人,据我爹告诉我仇图的剑法已经出神入化的境地,即使三刀斩也未必能够他面前讨得半分便宜。我爹世的时候,甚称颂仇图的剑法,说仇图堪称漠北第高手,漠北能与他比肩的或许只夜来城的高手。”

方泽忽道:“你说夜来城漠北?”

道:“我只听我爹提过次,漠北我再也没听别人提起夜来城。”

方泽略些失望,淡淡的道:“你觉得剑三的剑法如何?”

道:“能够招逼退游霞紫衣弟江湖上像他么年轻的可多见。”

方泽微微笑道:“那你看影逼退剑三的那招如何?”

道:“影姑娘之所以能够逼退剑三步,因为她剑法出手诡异,与其他剑法大相径庭,让剑三些措手及吧。如果再交手,影姑娘可就未必能够占的半分便宜。以前只听说贺家刀法凌厉狠辣,没想到也如此诡异,变幻莫测。”

方泽声音突然冰冷,道:“她使得那贺家刀法。”

方泽迈步向前走去,麻诧异,知道方泽态度怎么会突然改变。

第二天早,方泽准备出发,却从客店外面走进几个剑窟弟,为首的正剑三,让方泽惊讶诧异的跟随者剑窟弟的还个女人,正司马世家二小姐司马灵。

司马灵看到方泽甚高兴,忙来到方泽身边,道:“方大哥,终于见到你。”说话间却两眼泛红。

方泽忙问道:“你怎么会里?”

司马灵道:“我跟谁姐姐姐夫同行去江南,后来出点意外,就原路返回路上我听说你江南出现,我很想见到你,就偷偷溜出来。我也从来没个人单独江湖上走动,更知道你哪里,幸好遇到几位大哥,他们知道我司马世家的二小姐之后,对我特别照顾,让我更加高兴的他们竟然找到你。”

方泽看着司马灵,知道次江南之行她受许多磨难,只愿意自己面前提起,心中也所感触。

方泽对剑三道:“方泽再次谢过剑窟仇前辈以及剑窟各位兄弟。”

剑三道:“方公恐怕想昨天晚上为什么让司马二小姐出来相见,实那个时候知道司马二小姐到江南。”

方泽道:“剑三兄弟说笑,方泽怎么会对剑窟样的想法。”

剑三微笑语,拱手作别,却看到边的贺影。贺影见到司马灵出现,又看到方泽眼神中关切的样,心中股无名火起。

剑三对贺影道:“姑娘剑法诡异,变幻莫测,知出自哪派的剑法?”

贺影微微笑着道:“我的剑法都方大哥传给我的,影也只些皮毛而已。”

剑三道:“下佩服,时间定再去孤晨轩与姑娘切磋二。”

剑三离开,贺影眼神中闪过丝阴郁,更闪过丝杀气。

方泽对司马灵道:“到底怎么回事?”

司马灵道:“今日见到方大哥,切就都已经过去。”

方泽叹息声道:“让你受委屈。”

贺影怒道:“到底还赶赶路?”

方泽笑着道:“平时你也着急,今天怎么么着急赶路?”

贺影冷哼声,道:“死的可你结拜的兄弟,大仇未报,你却里亲亲我我,让顾五哥天之灵如何安息。——你个司马世家的小姐,还没过门呢就着急来找未婚夫,而且他还没答应呢,好知羞耻。”后面的话却对司马灵说的。

贺影通没头没脑的话说完,奔出客店,骑马而去。

方泽恐怕贺影任何闪失,让欧阳琉怀紧随而去。

方泽才转回头对满脸通红的司马灵道:“影姑娘的话你要放心上。”

司马灵低声道:“她说的没错,人家还定要娶我,我么着急干什么,真知羞耻。我告而别姐姐定很担心,我要赶回烟晨山庄。”

方泽道:“你个人回烟晨山庄遇到危险怎么办,还随我回孤晨轩吧。回到孤晨轩,我通知你爹爹你已经到孤晨轩,也好让他们放心。”

司马灵心中虽然很高兴,但脸上显露出来,道:“你心中定很高兴,怪我个人来到江南,给你惹麻烦。”

方泽道:“我怎么会怪你,我只害怕你个人真的遇到什么事,我会心中愧疚。”

方泽离开客店,与司马灵共乘骑,后面跟随着麻和竹林。

路上司马灵才告诉方泽她如何遇到剑窟的弟,原来司马灵听说方泽江南出现,游霞

司马灵个人到江南,打听游霞的所,她还没游霞,游霞的弟就已经知道她来到江南。

司马灵怎么会知道游霞要杀方泽,游霞又知道司马空曾派人去孤晨轩提亲,虽然方泽却没任何回应,但司马灵却来江南找寻方泽,让游霞误以为方泽其实已经答应婚事。

游霞替大师姐叶玲珑出心中的恶气,就想捉住司马灵,那样就可以让方泽投鼠忌器。到时候即使大师姐叶玲珑想杀方泽,杀掉司马灵,也算替大师姐清除个情敌。

最终司马灵落入叶凌霜手中,叶凌霜带着司马灵追逐方泽,路上却听说游霞各路人马失利,而且叶归慕都受伤。

叶凌霜很气愤,又遇到败下阵来的叶玲,叶玲看到司马灵更加愤怒,要杀司马灵泄愤。幸好司马灵落入游霞的手中,而剑窟留意游霞的动静。

叶凌霜和叶玲虽然厉害,面对数十名剑窟高手却也难以招架,只能舍弃司马灵离去。

剑窟弟得知司马灵的身份以后,连忙禀告给剑三,剑三把司马灵交给方泽。

方泽听司马灵讲完她的经历,暗暗舒口气,论剑窟出于什么原因要帮自己,就救司马灵件事自己就要感激的。

方泽若所思,司马灵问道:“方大哥,你想什么?你想影姑娘吗?”

方泽道:“我想影姑娘干什么,她七弟跟随,恐怕都已经回到孤晨轩。”

提到贺影,方泽心中真的些担忧,他倒担忧贺影危险,而想到付清清和自己说的话,贺影最近的表现,真的些担心贺影

方泽路上想起最近些事来,心中烦乱,司马灵也很识趣去打扰方泽。

行人回到孤晨轩,孤晨轩却异常热闹,都各路武林人物,当然都顾惜明被害的事情,也趁机与孤晨轩拉近关系。

方泽看到欧阳琉怀和贺影已经回来,心中才放下心来。

方泽回到孤晨轩,就依次去见来的武林人物。欧阳世家来的断魂公欧阳琉云,身边跟随着欧阳琉风欧阳琉英,欧阳琉英看到方泽首先脸先红,她可方泽的母亲欧阳情选定的媳妇。方泽也避免尴尬,让欧阳琉怀去招呼欧阳世家的弟

司马世家的人也来,让方泽大为惊讶的司马世家家主司马空亲自来,身边还跟随着司马静和盛文龙。司马空看到女司马灵但安然无恙,而且和方泽起回来的,心中那出来的高兴。司马灵孤晨轩见到爹爹以及姐姐姐夫,那自然大为高兴。和家人谈起方泽,都乐开花,即使两人同骑件事,让司马灵讲出来都个美丽的童话。

独孤世家独孤独只派独孤靖跟随司马空起来的,过方泽对个独孤靖点都解,但能让落难的独孤独如此看重,个独孤靖必然过人之处。

东方世家没个人来,但东方世家没来人,江南武林的碧水阁和游霞也没个弟前来,方泽知道自己次江南之行可测底得罪整个江南武林。

竹林楼由楼主司徒落芸亲自带着十几个弟而来,何碧青就其中。

落金台来的少主落航,而静佛檀来的广义大师,还跟随着弟无怒和无乐。

龙吟坡最让方泽惊讶,来的竟然龙吟坡掌门人吴烈的小弟白智英,当初就他来到孤晨轩报信,符远等人才雪山遇到归,没想到他代表龙吟坡来的。

方泽与些人见过,想到他们都为顾惜明之死来的,想到顾惜明,心中悲痛,此去江南,原想着找出杀尊者替顾惜明报仇。可趟江南去的,但没找到杀尊者,而且还得罪江南武林。

时,潘信来通报,江南南世家的人到。方泽很诧异,自己与南世家并没任何瓜葛,从来没任何往来,此刻南世家派人而来什么意思。

方泽虽然诧异,但忙让潘信相迎。座的武林人物听说江南南世家派人来,吵闹的打厅顿时静下来。江南南世家的弟很少与外人接触,就因为样,虽然南世家紧靠逍遥宗,但却与逍遥宗没任何冲突。南世家以剑法闻名,也许就座的对南世家的解。除知道南世家剑术世家,再没过多的解。

,潘信领着五六个人走进来,每个人都同样的装束,每个人左手中拿着把剑,每个人都颇为英俊,人对走进来几位南世家弟的第印象。

见到南世家的弟到来,方泽和符远连忙起身相迎。走最前面的南世家弟抱拳施礼道:“下南烈见过方公。”

方泽忙抱拳还礼,道:“南少侠客气。”

烈道:“方公江南的所作所为,让南烈甚倾佩。尤其能够战败碧水阁和游霞的高手,听说件事以后南烈就想要见见方公的真容,今天总算得偿所愿。”

方泽道:“方泽也只侥幸,比起游霞和碧水阁来还略足之处。”

烈哈哈大笑,道:“方公真会开玩笑,碧水阁和游霞那些酒囊饭袋,也只靠冯莫停和叶游霞过去那些威名,他们怎能你的对手。么多年来,南世家直与碧水阁和游霞为邻,真世家的耻辱。”

方泽皱皱眉头,还没弄明白南烈来到孤晨轩干什么,就听到他说碧水阁和游霞

方泽道:“几位专程来夸赞方泽的吗?”

烈身后个弟道:“南世家弟作为对手的永远个世上最强的敌人,显然游霞和碧水阁。近日你横扫江南武林,就公然向南世家挑战。今日我们来到孤晨轩,就要看看孤晨轩值值得作为南世家的对手。”

归冷哼声道:“真自量力。”

烈身后的南世家弟大喝道:“我看你多少能为。”

说话间,名南世家弟已经拔身跃起,剑向杨归斜劈下来,剑来势迅猛,外人看来却平平奇奇,没过多花样,只让人感觉剑来的猛烈而已。

归见见斜劈而下,招普通的剑招后面还暗藏着极厉害的杀招,表面的普通只掩饰如同过后的华丽。

忙,看剑到,提起铁拐挡劈下来的剑上,就好像铁拐放剑上样。铁拐与斜劈下来的剑相碰,却无声无息,没发出任何声息,但此刻最难受也最能感觉到危险的就世家名弟

世家的名弟想要撤剑,剑却如同与杨归的铁拐融为体,再也拉回来,而且从剑身传来的力量震的名弟手臂发麻,除非撒手才能化解眼前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