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妙手回春

小说:雪落霞影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雪落霞影 字数:6363

本来乌云满布天空,现在阳光已经冲破乌云遮挡,异常耀眼,泽心中却好似被乌云遮挡

离开东世家英雄客栈,付清清也舍弃马车,钢鞭于鹏从集市上买六匹骏马,一行六缓缓向南而去。

付清清看泽闷闷不乐,虽然从东世家脱险,但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心中想是自己不好,才让哥哥在英雄客栈出手,面对东世家那位小姐才会如此伤心。

钢鞭于鹏本不善言语,竹林和碧水见小姐闷闷不乐,她们也高兴不起来,麻一看着一个个都愁眉苦脸,也不知道从何说起,因此一行谁也不说话,显得甚是沉闷。

突然听后面一阵马蹄声,麻一和钢鞭于鹏回头看去,只见远远奔来一匹快马,钢鞭于鹏不由得伸手握住钢鞭,护在付清清身边。

不一会儿快马已经奔,马上青衫儒雅,却是跟随福威镖局一路同行

麻一道:“路先生快马追来不知道什么事吗?”

道:“能够见孤晨轩公子采,路某怎么舍得就此离去。”

泽回头打量许久,道:“听说烟晨山庄一战,路先生也在烟晨山庄?”

道:“在下受司马世家大长老司马玄元相邀,烟晨山庄与逍遥宗一战在下正巧去烟晨山庄。”

泽道:“路先生能够受司马世家大长老邀请,必然之处。”

苦笑道:“不瞒公子,路某武功平常,不过治疗一些拳脚刀剑之伤还是在行。”

泽道:“看来司马大长老邀请先生去烟晨山庄是替司马世家弟子治伤?”

道:“公子说不错。”

泽道:“烟晨山庄与逍遥宗一战,胜负难料,先生却亲赴烟晨山庄,真是重情重义,让泽佩服。”

苦笑道:“与公子所作所为比起来,算得什么。”

泽道:“五弟顾惜明在烟晨山庄被杀,听说就是先生查看伤口以后说五弟极可能是被逍遥宗杀尊者所伤?”

双眼注视着路,他心中一直怀疑,逍遥宗八大尊者何等神秘莫测,一个来历不明医生看一下伤口就怎么能知道是逍遥宗杀尊者所为。

却没直接回答问题,缓缓道:“在下也正要南下,可惜路途艰险,想要与公子同行,路某在路上自然把知道告诉公子。”

泽皱皱眉头,个路要一起同行,在江湖上重来没听说么一号物,他底是什么来历?

泽脑海中又闪过一个念头,清清在被东雪儿利剑攻击时候,虽然没听得太清楚,但是隐隐约约听得什么药叔叔,此又是江湖医士,恰巧也在现场,莫不是清清喊得就是此

泽没说话,钢鞭于鹏却怒喝道:“们一路上哪顾得照顾你,还不快走。”

泽,苦笑道:“看来公子也是个意思,路某就告辞。”

提缰绳,双腿一夹马肚子就要走,泽笑着道:“许多问题要请教路先生,们一起同行吧。”

微微笑着道:“多谢公子。”

钢鞭于鹏瞪一眼路,冷哼一声不再理会。

泽与路麻一并排骑行,后面是钢鞭于鹏还竹林碧水两个丫鬟护着付清清。

泽对路道:“路先生,现在可以实情相告吧?”

道:“路某执意与公子同行,自然是要告诉公子顾五爷被害事。”

泽道:“当日在烟晨山庄底是什么五弟下手?”

道:“当日路某并不在场,不过从顾五爷伤势看来,对顾五爷下手出手狠辣,一击致命。看顾五爷致命伤,让不由得想起一些陈年旧事,才猜测是逍遥宗杀尊者所为。”

泽道:“难道路先生竟然认识逍遥宗杀尊者?”

叹息一声道:“说起来甚是惭愧,倒是希望当初死在他手中。”

麻一好奇道:“路先生何处出此言?”

幽幽道:“如果没师兄出手相救,路某早已经死在杀尊者手中。师兄确比百倍,他不但能够妙手回春,拳脚功夫也是少对手,可惜却误入魔道。”

麻一心中不以为然,你师兄是什么样不起物,要听他说什么。

泽道:“路先生,令师兄是哪一位?”

道:“师兄称妙手回春杨随。”

泽把所自己知道武林物在心中都过一遍,也没听说江湖上妙手回春杨随么一号物。

哈哈大笑道:“世上只知道药王之名,可却不知道他还一位师兄更超越他。”

泽和麻一都是一惊,可重来没听说药王一位师兄啊。

道:“也难怪公子不知道师兄名头,只因们避居在茫茫雪山。”

泽道:“在下也曾在雪山居住七年,早知道路先生,一定登门拜访。”

道:“今日能够遇公子,其实在下一件事需要公子帮忙。”

泽道:“路先生请讲。”

道:“既然让公子帮个忙,也就应该把前因后果告诉公子。”

顿道:“几十年来天下武林提起医术施毒自然推崇药王谷药王,可谁又知道药王其实还位师兄,他医术高超更胜药王,他也门徒,只是一脉低调行事却在江湖上没什么声名。”

泽可重来没听说药王还位师兄,而面前显然还是药王位师兄一派。

继续说道:“家师一生仁慈,心中想都是济世救,只希望能够多救一个性命。而师叔行为乖戾,亦正亦邪,最为得意就是制毒施毒之术。一次师叔在江湖上毒杀几位逍遥宗高手,可一个逍遥宗高手中毒之下仍然找师傅,希望师傅能够给他解毒。师傅仁慈,解个逍遥宗高手毒,希望他能够以后改过向善。哪知道件事被师叔知道,来找师傅大吵一场。后来师傅听说被救逍遥宗高手在江湖上仍然为恶,心中更是难过,从此以后远避雪山,发誓终生不涉足江湖。”

才明白为什么江湖上没听说关于药王师兄事情。

道:“师傅带着和师兄来雪山,再不过问江湖上事情,并且严禁和师兄与逍遥宗任何瓜葛,否则必然不能饶恕。师傅虽然避处雪山,唯一让师傅放心不下就是师叔。后来听说师叔创建药王谷,闯下药王名头,更是几个得意弟子,师傅很是为师叔高兴。可是过几年,听说师叔独子孙思鸣竟然与逍遥宗魔头成婚,公然背叛药王谷,师叔更是把门下弟子逐出药王谷。师傅听件事后很是痛心,也替师叔难过。”

泽道:“孙前辈虽然离开药王谷,可是逍遥宗金仙吴前辈也离开逍遥宗,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道:“们避处雪山,都是听旁些事,哪里知道其中关节。师傅担心师叔,就让和师兄离开雪山,打听江湖上事情,其实就是在关心药王谷一门。来江湖上才知道,师婶为救思鸣师弟,竟然施展冰火毒功。门毒功曾听师傅说起过,是武林最毒最霸道功夫,如果施展此功,虽然能够伤敌,可是自己也反被毒功所伤。听说件事后,和师兄一起去药王谷拜见师叔。当时师叔心情很不好,正在研究如何解冰火毒功毒。师兄向师叔提出,希望师叔带着师婶去雪山去见师傅,如果说天下谁能解冰火毒功毒,那也只师傅。可是师叔当时大发雷霆,把和师兄轰出药王谷,并且让们回去告诉师傅,他一定能够配制出冰火毒功解药,一定能解师婶毒。”

泽听此处,心中一动,既然路先生师傅能解冰火毒功毒,那么素素毒就能解。可是泽也就是么一想,不知道素素现在身处何

叹息一声继续说道:“和师兄回雪山,把件事告诉师傅。师傅叹息一声,如果自己贸然前往药王谷,反而会适得其反,只希望师叔能够为师婶前来雪山。可是过几个月,再没师叔任何事,师傅知道师叔无论如何不会来雪山。师傅把解冰火毒功法传授给师兄,让和师兄一起再去药王谷,希望能够让师兄解师婶毒。可是和师兄再去药王谷,师婶已经不在药王谷,陪在师叔身边是个刚出生不久婴儿。和师兄都不明白怎么回事,只能再回雪山。”

泽笑着道:“在药王谷个婴儿正是药王前辈关门弟子素素姑娘。”

道:“后来们才打听原来个婴儿是师叔弟子,十几年间和师兄一直往返于雪山和药王谷。后来药王谷被毁,师叔过世,师傅听说件事后,悲痛难当,一病不起。师傅一辈子救无数,可是当初就因为心中一念之慈,救逍遥宗魔头,与师叔失和。师傅临终之前交代和师兄,一辈子都不能与逍遥宗与任何瓜葛,学医不能对逍遥宗魔头施救。如果和师兄任何一个违反,另一个就要清理门户,绝不姑息。即使是师叔门下,如果听说哪一个与逍遥宗关,和师兄也要清理门户。师傅过世,和师兄一直都遵循师傅教导,留在雪山,决心终生不踏入江湖。可是师傅过世不久,住处却来几位客,却是师叔门下弟子周谦夜和叶思琴。和师兄都很诧异,自从跟随师傅来雪山,与师叔门下再没任何来往,不知道他们突然登门什么事情。不过和师兄看周谦夜都很惊讶,他身体虚弱,被门下几个弟子扶着。师兄问周谦夜道‘ 师弟,你是怎么?’周谦夜很是恼火,道‘ 杨师兄,真是师门不幸。你知道是怎么弄成,全是好师妹吕素素。她竟然为一个男,不惜伤残同门,施展冰火毒功。’师兄和都很惊讶,没成想师叔门下小弟子竟然练习冰火毒功,还用冰火毒功伤残同门。在一旁叶思琴对周谦夜道‘ 周师兄,等杨师兄给你治好伤,让吕素素那个小贱见识一下逍遥宗毒尊者厉害。’叶思琴师妹竟然是逍遥宗毒尊者,很是震惊,没想师叔门下真投入逍遥宗。对周谦夜和叶思琴道‘ 二位请回吧,家师临终遗言,不得与逍遥宗任何瓜葛。今日念在往日同门之谊,你们速速离开,他日再遇只能生死相见。’哪知师兄却道‘ 师傅虽然此言语,但是同出一门,怎能见死不救。’当时没想师兄会说出话来,即惊讶又气愤,一向尊敬师兄怎么能说出违背师傅意愿话来。些气愤对师兄道‘ 师兄,师傅话怎么能够违背,就是你与逍遥宗任何瓜葛,遵照师傅遗言都要清理门户。’也许是师兄重来没对他样说话,也许是师兄遵循师傅遗言,最终让周谦夜和叶思琴离开。叶思琴固然很是失望,周谦夜更是充满怨毒。”

麻一道:“路先生作为真值得辈学习。”

苦笑道:“路某也只是遵循师傅教诲,不敢丝毫忘记。只可叹师兄不能坚守,让路某痛心。”

麻一惊讶道:“难道令师兄与逍遥宗甚瓜葛?”

怅然若失,缓缓道:“自从周谦夜和叶思琴走后,师兄每日闷闷不乐,知道师兄是痛心不能对同门施救。过没多久,雪山却发生一件怪事,接连居住在雪山周围江湖重伤,些重伤都被带和师兄面前。师傅在雪山待数十年,对些江湖多次出手相救。虽然师傅不在,他们受重伤,依然想和师兄。师兄和看过伤势后,都很是费解。都是前胸被利刃所伤,而且都伤在相同位置离心脏两寸距离得地和师兄很是讶异,全力施救。等伤势所好转,问起他们被谁所伤,他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说是一个黑衣,年纪相貌用什么兵器伤他们都说不上来。和师兄知道能够样高深武功整个江湖都屈指可数,不知道他意欲何为。一天早上和师兄正在屋中谈论几天发生件怪事,怎么也猜不透是何所为。正在个时候,屋外却一个说道‘ 二位不愧称作妙手回春,连所伤之都能救活。’和师兄听说话,就知道几天连伤雪山数十名高手那个和师兄自知没任何把握能够胜过他,但是至少一拼之力。和师兄各拿一把剑走出屋子,只见屋前站着一个二十多岁年轻,身穿黑衣面容清瘦。师兄朗声道‘ 兄台连伤雪山十几名高手,所谓何来?’外面哈哈大笑道‘ 看那十几个都是酒囊饭袋,如果说雪山上真高手那也只能是你们师兄弟二。’师兄道‘ 兄台今日来找师兄弟不知道什么事吗?’面前道‘ 过去听说二位妙手回春之能,在下还不太相信,所以连伤数,只为试探二位医术。经过几日在下对二位医术由衷佩服,特来相请二位前往给一位朋友疗伤。’和师兄互相看看,没想他如此大费周折只是让们去给他朋友疗伤。师兄道‘ 兄台虽然行事怪异,却是为朋友求医,让在下佩服。请教兄台名讳?’面前道‘ 既然来相请二位,自然要以诚相待。在下逍遥宗杀尊者。’他自报逍遥宗杀尊者,不由得手握上剑柄,看来今天只能和他拼。师兄听杀尊者自报家门,也很震惊,道‘ 不知杀尊者请师兄弟干什么?’杀尊者道‘ 在下也是受之托,只需二位雪山之巅一行,一切自然明白。’本来觉得师兄一定会拒绝杀尊者,哪里知道师兄却对杀尊者道‘ 既然承蒙杀尊者看得起,和师弟就随杀尊者走一遭。’虽然不明白师兄为什么答应杀尊者,但想师兄无论如何都不会忘记师傅教诲。和师兄跟随着杀尊者一路向雪山之巅走去,料想一会儿在雪山之巅一定时一场生死之战,不知道和师兄是否还能够生离雪山之巅。一路上想各种后果,再看师兄却是很坦然,就像没发生任何事一样。看师兄如此,也不再胡思乱想,一切听师兄安排。等跟随杀尊者雪山之巅,只见面前两间屋子,屋前站着一个,看来满脸堆笑。杀尊者来面前,道‘ 副宗主,带来。’向师兄说道‘ 想必您就是妙手回春杨大侠吧,今天。’师兄道‘ 不知替哪位朋友疗伤?’被杀尊者称作副宗主把师兄和带进一间屋子,屋中陈列简单,只见一张床,床上面躺着四十多岁一个女,面色憔悴,想必杀尊者就是让和师兄来给她疗伤。那个副宗主对师兄道‘ 师妹,几个月前受此重伤,还望杨大侠援手救治。’师兄对副宗主道‘ 在下尽力而为。’师兄走床前开始看视床上女伤势,想师兄绝对不会真出手相救逍遥宗,想必师兄要以查看伤势为理由接近个女趁机下手,好让副宗主和杀尊者投鼠忌器,保和师兄能够安全离开。”

里叹息一声,眼睛中满是伤痛,道:“哪里知道师兄查看许久伤势,回转身对副宗主道‘ 贵师妹所中毒掌虽然厉害,但是却难不倒杨随。只不知逍遥宗如何报答?’听师兄番言语,甚至都不敢相信站在面前师兄妙手回春杨随。副宗主哈哈大笑,道‘ 知道师妹。伤势严重,万难痊愈。你只要能够出手救治,她能陪再度过几年就心满意足。只要你能办,无论你提出什么要求都答应你,即使要命,也把项上头交给你。’当时很盼望师兄真提出要副宗主命,那样即使对逍遥宗施救可是也赔上逍遥宗副宗主命,师傅在天之灵也会原谅。可是却听师兄对副宗主道‘ 早听闻逍遥宗各个都英雄得,杨随很是羡慕。如果对贵师妹施救,虽然违背师傅遗愿,但总是救一命。只希望副宗主答应加入逍遥宗。’万万没想师兄会说出样一番话来,副宗主和杀尊者也没师兄会愿意加入逍遥宗。副宗主道‘ 妙手回春愿意加入逍遥宗自然是求之不得,今日就做主让你做逍遥宗药尊者,列入八大尊者之一。’师兄道‘ 承蒙副宗主抬爱。’没想师兄会公然加入逍遥宗,那也就是背叛师门。当时拔剑出鞘,大骂师兄,想要拼死一战。师兄却对说道‘ 师弟,你不愿意加入逍遥宗也不能勉强,你师兄弟一场,也不忍伤害你,你速速离开吧。’仍然不能接受师兄加入逍遥宗,对师兄道‘ 师兄,你加入逍遥宗为什么?’师兄对道‘ 不忍心师傅传承下来医术就此埋没,从此以后总能把所学尽量发挥出来,救更多。’此刻才明白,师兄不愿意终生待在雪山,可却不明白师兄为什么非要选择逍遥宗。对师兄道‘ 不能忘记师傅临终遗言,今天就要清理门户。’旁边杀尊者一阵冷笑,面前影闪过,只感觉胸口疼痛,就在一瞬间却也让杀尊者利刃所伤。师兄想要上前替包扎伤口,怒喝道‘ 杨随,你情分已尽,今日若能活着离开雪山之巅,他日一定亲手杀你。’本来以为就要命丧雪山之巅,可是师兄却说道‘ 师弟你走吧,又怎么忍心对你动手。他日你真把师兄杀,师兄自然也不会怪怨你。’也不知道怎么离开雪山之巅,心中也许记挂着师傅临终遗言,才能回住处治疗自己伤势。从那以后师兄再也没回来过,等伤好以后,再雪山之巅,却只见副宗主和他师妹。自知不是副宗主对手,心中只想着能够找师兄杨随,替师门清理门户,自己从此避居雪山。”

麻一道:“不知道逍遥宗副宗主是什么样物?”

泽隐隐感觉路所说逍遥宗副宗主就是自己认识雪山老,可又不愿意相信,连忙道:“路先生,后来怎么样?”

道:“自那以后也离开雪山,走遍天下寻找师兄杨随,可是没任何消息。今日在东世家英雄客栈遇公子,特意追来,其实只为两件事。一件自然是告诉公子顾五侠遇害事,另外也想让公子帮助路清理门户,如果公子遇杨随,希望公子能够出手替清理门户,在下感激不尽。”

泽道:“路先生,令师兄所为让江湖物所不耻,孤晨轩必然愿意出微薄之力。”

道:“在下先谢过公子,公子如若用得着路,路某必当尽力。”

泽道:“一件事情要麻烦路先生。”

道:“公子何必客气,只要路能够办,必当竭尽所能。”

泽道:“在下只是希望路先生能够替一位朋友解冰火之毒。”

皱皱眉头道:“不知公子位朋友是何来历?”

泽道:“说起位朋友,其实和路先生颇渊源,正是药王前辈关门弟子吕素素。”

略显惊讶,道:“既同门之谊,路自当尽力。只是……”

泽道:“路先生什么为难之处尽管说,泽一定办。”

道:“离开雪山只为清理门户,当初发下重誓,不杀杨随不回雪山。师傅留下来医药典籍都在雪山,点让为难。”

泽道:“既然杨随是逍遥宗药尊者,孤晨轩自然不会手下留情。”

道:“那好,现在就赶回雪山,只等公子提着杨随首级来见自当替吕师妹解毒。”

泽大喜道:“多谢路先生。”

道:“那在雪山静候佳音。”

说罢,催动坐下马,狂奔而去。

离开,在后面跟随付清清一阵咯咯笑声,泽诧异回头看去,只见竹林和碧水也略带笑容,不知道她们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