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再添心伤

小说:雪落霞影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雪落霞影 字数:7951

虽然碧水阁和游霞宫的弟子都已经离开,可距离逍遥宗还有段距离,不知前面还有多少未知的危险。

泽心情沉重,离开雪山没有多久,自己需要解决的事情却接踵而来,最难以承受的事情也逐渐在发生,让泽有些不知所措。

也许从七年前七星崖下战之后,四世家为首的武林十派都认为孤晨轩泽站在七星崖邪派的,而七星崖以及逍遥宗却直认为站在派正派的。不知什么时候泽在江湖上成为亦正亦邪的人物,可每当泽想起七年前七星崖下战,谁正谁又邪呢?

泽听到顾惜明被杀的消息,心中很懊悔,后悔自己不该在来到这个到处充满仇杀的江湖,只因为自己念之间断送顾惜明的性命。

顾惜明七年来在雪山之巅的陪伴,泽永远不会忘记,无论逍遥宗杀尊者什么人物,自己也要亲自杀他替顾惜明报仇。

本来查访杀尊者,却阴差阳错遇到付啸天的女儿,心中已经恨透逍遥宗,现在却路上保护着逍遥宗的人。不但遇到世家东雪儿,而且还遇到游霞宫叶玲珑,此情此景却也只能拔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清清被她所杀。

声叹息,心:“等杀杀尊者,报师傅的仇,定来到游霞宫,任凭玲珑处置。”

付清清对:“,都不好,让你伤心。”

泽强颜欢笑:“傻孩子,定把你安全送到逍遥宗。”

付清清:“们以后还能见面吗?”

:“当然能,你想见随时可以到孤晨轩找。”

付清清:“……会去看你的。”

付清清虽然这么说,可脸上满惆怅迷惘,缓缓的:“,现在已经想好要你去做的事。”

:“你只要说出来定给你办到。”

付清清:“只要尽力去做清清就已经很满足。”

竹林笑着:“小姐想让公子给她找位如意郎君呢。”

付清清脸色红,假装怒:“小丫头,再敢胡说八撕烂你的嘴。”

泽笑着:“真的这件事,清清不说这个做的也要给她找位称心如意的郎君。”

付清清正色:“,你就别开玩笑。如果真的有天逍遥宗与四世家要分个你死活,希望能够想办法化解他们的恩怨。如果四世家真的不能放过爹爹,清清愿意代替爹爹去死。,你能答应吗?”

泽愣住,可以说被付清清的番话震惊,没想到付清清让自己化解逍遥宗与四世家的恩怨。

付清清轻声:“这个世上如果真的能让逍遥宗与四世家化解恩怨,相信这个人你。,你能答应吗?”

:“清清,答应你。你要记住,这个世上谁敢欺负你,个不会放过他。”

付清清:“爹爹定做错许多事情,不然这路上就不会有那么多人想要杀。他们想要杀,无非就因为付啸天的女儿。”

:“你想多,你爹做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

付清清:“这次回到逍遥宗,定让爹爹不要再与四世家为难。爹爹最的,相信他定会听的。”

:“清清,真的能够让逍遥宗不与四世家为难,你就已经救许多人,也江湖之幸。”

付清清:“但愿如此吧,那时候定住在孤晨轩不走,到时候别烦就行。”

:“怎么会烦你,这辈子都不会烦你这个妹妹的。”

付清清:“等嫂子,定会忘记这个妹妹的。不管想的世家那位小姐,还游霞宫的玲珑姑娘,再见到她们替向她们赔罪,都因为才会发生得罪她们的事情。”

:“和你没有关系,把你送到逍遥宗,会向她们说明这几天的事的。”

付清清:“,既然已经把话说完们也该分别。”

泽略显惊讶,:“去逍遥宗还有几日的路程,再遇到危险怎么办?”

付清清:“,实话告诉你吧接下来的路程不会有危险。”

:“怎么不会有危险?”

付清清:“再往前走就到凤凰谷,想必定知逍遥宗十凤吧?”

泽点点头,付清清:“这凤凰谷住的就凤之首凤凰儿,有凰儿姐姐在绝对不会有危险。”

:“可再往前走就南宫世家,害怕南宫世家会对你不利。即使凤凰儿再厉害,面对南宫世家众多高手万失手,怎么办?”

付清清咯咯笑出声,:“,谢谢你为担心,为让你放心那就再告诉你件事,在南宫世家有位逍遥宗的高手,他当然也会保护的。只要有他在,没有人能伤害到。”

:“既然如此,就送你到这里。你就要回逍遥宗想让你回到逍遥宗去见个人。”

付清清:“去见谁?”

:“高墨尘。”

付清清惊讶的:“高叔叔?”

几乎同时,另个声音:“高?”说话的却逍遥宗十二金仙第四位钢鞭于鹏。

:“不错,就他,十二金仙之首。”

钢鞭于鹏:“高自从回到逍遥宗,就住在逍遥十二洞,那逍遥阁管辖之地。”

钢鞭于鹏说话间眼含愤怒,看到付清清又叹息声。

付清清:“高叔叔虽然住在逍遥十二洞,其实就被囚禁在逍遥十二洞,没有卫伯伯爹爹的令牌,任何人都不能接近逍遥十二洞。”

泽很惊讶,没想到高墨尘回到逍遥宗竟然落到如此地步。

付清清:“,你有什么话要对高叔叔说,想办法去见他面,定转达。”

:“如果有机会你能见到他,你就告诉他泽问他那个人现在在哪?”

付清清疑惑的:“,这什么意思?”

泽淡淡的:“他会明白的。”

付清清:“定原话告诉高叔叔,也会让人去孤晨轩告诉你。”

泽点点头:“好,好。”

付清清向泽挥手告别,正这个时候从泽身后的上奔来两匹快马,转眼间就到泽身后。

马上两个人几乎异口同声:“。”

泽回身,付清清却也停住坐下马。

看马上两个人,个正孤晨轩七杀第七位阳世家阳琉怀,而另外个却出乎泽的意料,正刀的女儿贺儿。泽心中纳闷,他们两个人怎么会起来,贺儿可最恨四世家的弟子,怎么还会与阳世家的弟子同行。

泽虽然纳闷疑惑,但看到他们两个人能够起同来,心中还挺高兴的,这也他最希望的事情。

阳琉怀看到泽自然高兴,:“总算找到你。”

:“七弟,你怎么和起来?”

阳琉怀刚才的喜色尽去,:“,五在司马世家烟晨山庄被逍遥宗杀尊者所害,这次来让回孤晨轩主持局。”

原来符远等人把顾惜明尸体运回到孤晨轩,家悲痛不已,想起七年前在落魄峰结义,如今顾惜明却被杀,如何能不悲痛。

杜充首先:“定要给五报仇,找到逍遥宗的杀尊者,即使他有三头六臂,恶魔王也要让他无头无臂。”

杨不归:“杀个杀尊者怎么能解心中的怒火,要踏平逍遥宗,提卫无极的人头来祭奠五弟。”

众人七嘴八舌,个个义愤填膺。

最终符远:“五弟的仇定要报,不过觉得现在还有件更重要的事。”

众人互相看看,不知什么事情比替顾惜明报仇还重要。

:“符二,还有什么事情比替顾五报仇还重要?”

冷空:“啊,二什么事情还有替五弟报仇重要?”

符远:“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回到孤晨轩主持局,有在,定能够找到杀尊者替五弟报仇。”

杨不归豁然站起,:“这件事交给去办。”

:“这件事最难过的,还去找吧,见到也能安慰几句。”

阳琉怀:“你知现在在哪里吗?”

:“虽然现在不知,但走出孤晨轩,定能够打听到的消息。”

阳琉怀:“等你打听到的消息,那都不知何年何月呢。”

儿怒:“你说什么?你给再说遍。”

冷空拍桌子,怒:“你们吵什么,现在就要以最快的速度找到。”

符远:“看这样吧,们分别去四世家,毕竟四世家在江湖上消息最灵通,让他们帮忙打听的消息,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

阳琉怀:“这样也好,那现在就动身回阳世家。”

符远:“七弟,想让你去东世家。你毕竟世家的人,们任何人去反而适得其反。”

阳琉怀:“听二的,那就去东世家,相信雪儿姐姐会帮的。”

儿冷哼声,:“也要去东世家。”

符远:“儿,这恐怕不妥吧?”

:“有什么不妥,东雪儿在司马世家还念念不忘,她忘记七年前如何对儿可不能忘。怀疑现在就在东世家冰雪山庄,要去救。”

符远看向阳琉怀,:“七弟,你愿意与儿姑娘同行吗?”

阳琉怀:“……”

儿冷哼:“什么身份,怎么敢和世家弟子同行呢?”

符远苦笑,:“儿不要胡闹,这次去东世家,你可都要听从琉怀的,不能与她分开,否则你就留在孤晨轩吧。”

儿气呼呼的:“为跟着他就。”

符远把阳琉怀拉到边,低声吩咐:“七弟,路上你要照顾好儿姑娘,不可出什么差错。”

阳琉怀:“切听二的。”

接着冷血公子冷空去江北独孤世家,杨不归去江东司马世家,杜充去江西阳世家,符远留守在孤晨轩。

阳琉怀和贺路上向东世家冰雪山庄而来,这也儿第次来到江南。路上贺儿处处为难阳琉怀,阳琉怀则处处迁就贺儿,什么事情都顺着贺儿,到后来贺儿反而有些不好意思,感觉阳琉怀这个世家弟子与自己之前遇到的那些四世家的弟子不同。

两个人路走下来,拉近许多关系,有时候说起件高兴的事情也哈哈笑,再也没有之前的隔阂。

不几日两个人来到东世家冰雪山庄,阳琉怀莫名有些紧张,自从发生断魂崖的事情以后,自己再也没有来冰雪山庄。阳琉怀心中也挺忐忑,不知雪儿对自己将会什么态度,何况自己还带着贺刀的女儿。

来到冰雪山庄前,阳琉怀上前拍门,不会儿从里面走出个家丁来。家丁上下打量阳琉怀许久,:“你找谁?”

阳琉怀笑着:“在下阳世家阳琉怀,要找小姐东雪儿。”

家丁疑惑的看阳琉怀,:“你阳世家的人?”

阳琉怀:“正有急事要见东雪儿。”

家丁:“家小姐从来不见阳世家的人,你回去吧。”

阳琉怀:“你去告诉你家小姐阳琉怀,她定会见的。”

家丁冷哼:“就阳世家的家主来家小姐也不会见的。”

儿怒:“东雪儿好的架子,今天就要见她。”

家丁:“任何人都可以见家小姐,唯独阳世家的人不可以。”

怒,天轩剑出鞘,剑光在家丁面前闪过,鬓边绺头发掉落。这还儿知要向东雪儿打听泽的下落,否则面对东世家的人她可不会手下留情。

家丁见过不少世面,从贺儿出剑就知面前的人不好惹,转身跑进冰雪山庄。贺儿跟着进冰雪山庄,阳琉怀虽然怪怨贺儿不该出手,但已经到此刻绝对不能让贺儿有任何闪失。

两个人进入冰雪山庄,作为四世家之的冰雪山庄怎么会让两个陌生人随意走动,立刻出来十几个东世家的弟子把两个人围在中间。

阳琉怀:“在下孤晨轩阳琉怀,特来拜访东世家。”

从人群中走出个人来,:“原来琉怀公子,今日闯入冰雪山庄,难欺负东世家无人吗?”

阳琉怀向说话之人看去,原来世家年轻辈的高手东平。阳琉怀忙抱拳:“平兄,琉怀今日来到冰雪山庄,有事情要见雪儿姐姐。”

平冷哼:“你如果说你阳世家的弟子,东世家或许不敢怠慢。但你自己自报孤晨轩的人,东世家对你可只能刀兵相见。今日就让领教阳世家断魂掌。”

平不待阳琉怀答话,身子已经向前纵,同时出手。东世家以索命手驰名江湖,列入江湖四世家之,在江南称雄。东平作为东世家年轻辈的人物,虽然不能发挥出索命手全部的威力,但索命手威力的十之六七还发挥出来的,双手飘忽,出招狠辣。

阳琉怀能够在阳世家习得断魂掌,本身就已经进入阳世家高手之列。

阳琉怀与东平交手,可谓难分秋色,功力相当时间难以分出胜负。

儿暗暗替阳琉怀焦急,再看周围都世家的弟子,个个怒目而视。贺儿心:“此刻还讲究什么,只求速战速决,见到东雪儿,能让东世家打听的消息。”

儿拔剑出鞘,往前迈步,剑向东平刺来,出手足够快。贺儿自从到孤晨轩,也曾得到符远的点拨。贺儿的剑法从贺家刀法变化而来,剑的轻灵反而发挥不出刀的霸,贺家刀法也打折扣。符远告诉贺儿,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当练成手快剑,不足之处自然也就补足。贺儿听从符远的指点,为练成快剑也苦功。

儿出剑够快,可就当剑快要刺到东平的时候,只听嗤嗤两声,随之轻微的金铁碰撞之声。贺儿的剑竟然没有刺到东平,而从东平身旁擦过。

原来就在贺儿要刺到东平的时候,有人扔来两块石子,正打在贺儿的剑脊上。虽然只两块小小的石子,但震的贺儿手臂发麻,剑向外偏。贺儿明白,出手的这个人已经对自己手下留情

只听个女人的声音:“琉怀,怎么连的面子都不给吗?”

听到这个女人说话,东平早已经退后,阳琉怀也连忙退后,并且看向说话的向,忙抱拳:“雪儿姐姐误会,琉怀怎么敢在冰雪山庄肆意妄为。”

说话的正世家家主东天鹤的女儿东雪儿,在她身边还跟随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正忽闪着双眼看着阳琉怀,阳琉怀却不认识她谁。

雪儿把目光盯在儿身上,淡淡的:“你手中天轩剑吧?”

:“又怎么样?”

雪儿:“他竟然把剑赠给你。”说话间眼神中满疑惑,还有些迷惘。

:“他说过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要什么他都会给的。”

雪儿脸色变变,仍然淡淡的:“没想到他会喜欢你这样的姑娘,他会喜欢贺刀的女儿。”

儿得意:“他怎么不能喜欢,难去喜欢你吗?”

阳琉怀喝:“你胡说什么。”

:“难说的不对吗?”

雪儿没有任何表情,:“你们走吧。”

阳琉怀:“雪儿姐姐,儿她刚才都胡说的,你千万不要在意。们这次来到冰雪山庄,其实想让东世家打听的消息。”

雪儿淡淡的:“你就在江南。”

阳琉怀和贺喜,阳琉怀:“雪儿姐姐,在江南哪里?”

雪儿:“逍遥宗!”

阳琉怀脸现怒色,:“雪儿姐姐,当初对不起你,但也你对不起在先。到如今,你为何还要开的玩笑,他怎么会去逍遥宗?”

雪儿:“你不相信的话,那就自己去打听,说的假你自然会知。”

儿怒:“琉怀们自己去找,如果在江南,们自然会找到,也不用东世家帮忙。”

雪儿突然声音冰冷:“小姑娘,你的剑法谁教你的?”

儿得意的:“自然。”

雪儿:“他怎么会使这样的剑法,怎么不知?”

儿冷笑:“的事你不知的多。”

雪儿:“你如果想和他在起,劝你以后不要再使这套剑法,否则你终有日会不容于孤晨轩。”

儿冷笑声,和阳琉怀起离开冰雪山庄。

雪儿对周围的弟子轻声:“你们都散吧。”

世家的弟子纷纷散去,东雪儿脸现疲惫,对身旁的姑娘:“落儿,你扶姑姑回房间吧!”

阳琉怀和贺儿离开冰雪山庄,贺:“真的会去逍遥宗吗?”

阳琉怀怒:“怎么会去逍遥宗,如果东雪儿说的真的,除非另有隐情。”

儿笑着:“怎么不称呼雪儿姐姐?”

阳琉怀不再言语,气呼呼的打马向前而去。

两个人四处打听泽的下落,可无所获,

日两个人找个酒楼吃饭,这家店生意着实不错,楼都坐满,伙计让两个人与别的客人挤桌。

:“二楼也客满吗?”

伙计忙:“满。”

:“去看看。”

伙计想要拦阻,贺儿已经跃到楼梯口,上二楼,阳琉怀怕贺儿惹事,跟随在后面。

两个人上二楼,伙计却没有跟上,站在楼梯口直跺脚。

阳琉怀和贺儿往二楼看,二楼却只有桌客人,而且只坐着个人,个红衣姑娘。

阳琉怀皱皱眉头,他自然认识坐在二楼这位姑娘的装束正游霞宫弟子的装束,而且似曾相识,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这位姑娘阳琉怀同时也明白伙计为什么骗他们二楼已经客满阳琉怀在看着这个红衣姑娘,红衣姑娘也在看着阳琉怀。

阳琉怀忙上前:“在下阳琉怀,无意冒犯姑娘。”

坐着的红衣姑娘噗嗤声笑:“阳世家的弟子什么时候学的这么规矩?”

阳琉怀笑着:“来到游霞宫的地界总要入乡随俗,遵循游霞宫的规矩。”

红衣姑娘笑着:“你如果回去向你说起今天的事,他定会笑话的。”

阳琉怀:“姑娘认识?”

红衣姑娘:“叶栖霞。”

阳琉怀顿时想起遇到逍遥宗桃花娘子和莫静仪的事情,就叶栖霞出手帮助,只当时事情紧急,何况叶栖霞并没有停留就走

阳琉怀忙:“恕琉怀眼拙,还要谢过叶五姑娘相助之情。”

叶栖霞:“这些客套话就免吧,现在有件事要告诉公子,事态紧急,拖不身,只能让你去。”

阳琉怀:“姑娘知在哪里?”

叶栖霞:“公子保护着付啸天的女儿去逍遥宗,你们找到公子,告诉他游霞宫要杀他。”

儿冷冷的:“你胡说,怎么会和付啸天的女儿在起,你想骗们去逍遥宗,借逍遥宗的手杀们。”

叶栖霞怒:“信不信由你们。”

正这时候楼梯响动,走上两个人来,叶栖霞脸色微变,原来同门师妹叶凌霜和叶玲儿。

叶凌霜看阳琉怀和贺儿,问叶栖霞:“五师姐,他们什么人?”

儿看着叶栖霞略有些紧张,刚才又提到泽,心中愤怒,:“孤晨轩的,特意来找游霞宫兴师问罪。”

叶凌霜怒:“泽刺伤师姐,们还没向他兴师问罪,他到先下手为强,真欺人太甚。”

:“刺伤你们的师姐,心中很懊悔,这才让们两个来。”

叶玲儿:“还算他有点良心,泽让你们两个人来干什么?”

:“当然给你们那位师姐再补上剑,这才叫惩戒。”

叶凌霜:“今日就先杀你们两个,再找泽算账。”

叶凌霜和叶玲儿同时拔剑,同时出招。

叶凌霜恨透儿,因此对贺儿毫不留情,连施杀手,恨不得在贺儿身上刺几个窟窿出来。

叶玲儿对阳琉怀可就仁慈许多,她不愿意伤害阳琉怀,剑法虽然急但多都逼迫阳琉怀,不下杀手。叶玲儿知师姐叶玲珑虽然被泽所伤,可心中对泽的感情没有减弱。面前的两个人不管怎么说孤晨轩的人,如果真把他们伤,师姐叶玲珑怪罪下来谁也承担不起。

叶玲儿也太高估自己,她认为自己的功夫绝对可以战胜阳琉怀,可阳琉怀也在处处退让。阳琉怀现在明白叶栖霞说的话都真的,虽然不清楚叶栖霞为什么会告诉自己这些,也搞不懂叶玲儿也什么会对自己手下留情,现在还和贺儿及早脱身,去找泽才最主要的。

阳琉怀和叶玲儿比起来,贺儿和叶凌霜可就不,两个人使开平身绝学,招招狠辣。两个人你来往,剑光闪耀,周围的桌椅都七倒八歪。

儿突然手腕沉,剑法改变,出招诡异迅捷,时间让叶凌霜连连回剑格档。贺儿嘴角露出轻蔑的笑,都说游霞宫红衣九弟子,也不过如此。

剑光闪动,天轩剑划过叶凌霜握剑的手腕,叶凌霜手腕吃痛,手中剑落地,就这招叶凌霜也没有明白怎么回事。

叶凌霜长剑脱手,贺剑向叶凌霜咽喉刺来。站在旁的叶栖霞虽然不愿意出手对付阳琉怀和贺儿,可也不能看着师妹叶凌霜受伤。

叶凌霜身子向前跃,同时剑鞘挡住刺向叶凌霜的剑,救叶凌霜。

阳琉怀趁此时候,身子向后跃,拉着贺儿从窗户跃下去,他们的马就在楼下,两个人跃上马背打马而去。

叶栖霞和叶玲儿自然不会去追他们,赶忙查看叶凌霜的伤口,叶凌霜愤愤的:“别让再遇到,不亲自报今日之仇难消心中之恨。”

阳琉怀和贺儿离开,跑出好远,两匹马慢下来,贺:“刚刚你拉干什么,不然就已经杀游霞宫那个恶女人?”

阳琉怀:“当时听到的消息,只顾着的安危,哪想到耽误贺女侠显威风。”

儿笑着:“这次就算,念你初犯,就饶你吧。”

阳琉怀笑:“们现在该去找,看来真的去逍遥宗。”

:“怎么会保护着付啸天的女儿去逍遥宗,真奇怪。”

阳琉怀:“这有什么奇怪的,想必也听说五被逍遥宗杀尊者所害,想要找出这个杀尊者替五报仇。”

:“没想到你变得这么聪明,见到定让他赏你点什么。”

阳琉怀:“赏什么?”

儿笑着:“你想要什么就赏你什么?”

阳琉怀迷惘:“只能想想罢。”

儿笑着:“那看来你心中已经想好要什么,说出来让听听,见到去和说去。”

阳琉怀叹息:“以后你自然会知的,但愿有机会让你知。”

:“什么啊,这么神神秘秘。”

两个人路向逍遥宗的向狂奔,已经进入南宫世家的地界,只见前面不远处有几匹马行进在上,走近才认出泽,二人这才上前相见。

阳琉怀:“,游霞宫的人要杀你。”

:“慌慌张张干什么,游霞宫有什么不起,没有你已经杀游霞宫个红衣弟子。”

泽莫名其妙,:“这怎么回事?”

儿笑着:“,你别听他惊小怪,们路上遇到许多有趣的事,要告诉你呢。”

付清清对:“们就要分别还有几句话要对你说。”

泽笑着:“什么事?”

付清清:“,你随来。”

付清清说完向前面走去,泽不知怎么回事,跟随在付清清身后。走出段距离,付清清停下脚步,对:“,你知为什么要远离那些人和你说话吗?”

:“也什么?”

付清清:“不想让他们听到,其实只不想让那个儿姑娘听到。”

泽微微:“清清,儿和你样都最亲的妹妹。”

付清清:“想告诉定要小心那个儿姑娘,怕她会害。”

泽哈哈笑,就像听到个很好笑的笑话样,:“清清,你会伤害吗?”

付清清连连摇头:“清清怎么会伤害。”

:“清清,你不会伤害儿也不会伤害。”

付清清:“此刻说什么都不会相信,但定要听清清的切小心。”

泽淡淡:“们回去吧。”

两个人回到众人身边,付清清对:“,你就要走,想你回到孤晨轩,没有人服侍你,就让竹林跟着你吧。她和亲如姐妹,看到她你就会想起你这个妹妹的,也会想起对你说的话。”

竹林也很惊讶,不知小姐付清清怎么会让自己跟随泽回孤晨轩。

泽略显惊讶,不由得看眼贺儿,只见贺儿脸色略显难看,很不自然。虽然如此,心中暗骂自己怎么会对贺儿有这样的想法。

泽见付清清正看着自己,缓缓的:“那也要问问竹林姑娘。”

泽和付清清都看向竹林,竹林:“愿意随公子回孤晨轩。”

付清清脸现喜色,:“竹林,你到孤晨轩定要听的安排,好好服侍。”

竹林:“竹林自然听公子吩咐。”

付清清这才和别,钢鞭于鹏保护着付清清去凤凰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