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章 拜金女同学

小说:圣手神医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云水小生 字数:2250

江芸蓉开车来到家酒店门口,郎从车上走了下来,他抬头看了眼面前的酒店,香满阁酒店,东洲市名的五星级酒店。

香满阁是东洲市餐饮界的新贵,人气爆棚,整座酒楼采用的都是复古式的建筑风格,看起来金碧辉煌,既古朴大气又不失奢华。

江芸蓉刚刚下车,正准备和郎进去,时,她的电话响了起来。

江芸蓉看了眼来电显示,发现打来电话的正是康晓晴:“喂!怎么了?”

“芸蓉,会儿事吗?我送我爷爷去机场,他临走前想见面,能来趟吗?”

江芸蓉微微迟疑了阵,时,:“既康老找事情,那就去吧!我没事,不用管我。”

江芸蓉转过头来,瞪大眼睛,张大嘴巴,脸惊讶。

刚刚自己打电话时,并没开免提,手机的声音也不算太大,为什么郎可以听到?

可能就连郎自己都没觉察出来,自己成为修炼者后,他的五感增强了许多,以他现的听力,江芸蓉打电话时想听不到都难。

看着脸惊讶的江芸蓉,郎逐渐反应过来,连忙解释:“哦!其实我也不是意听到们谈话的,我们医师的五感都是很强,所以,没办法!”

江芸蓉点了点头,:“没关系,那既样,我就先过去了。”

“嗯嗯。”郎点头答应。

临走时,江芸蓉对:“房间我已经预约好了,1号贵宾房,进去后直接去包间等我吧,我很快就回来。”

罢,江芸蓉驾车而去。

郎独自人走进酒店,穿过旋转门,来到大厅,放眼望去,酒店内的服务生,都身材高挑,颜值爆表,身上的旗袍将窈窕的身材衬托的更加娇美动人。

郎进门后,服务生立即迎了上来:“先生,请问预约吗?”

“1号贵宾包房。”

出了江芸蓉订的房间号。

“先生,请跟我来。”

服务生非常恭敬的将他带到了顶楼的贵宾房,服务生倒了杯水后退了出去。

郎坐真皮沙发上,四处打量了下,虽人用餐,但包间足足三四十平米大小,装修的极其奢华,沙发是真皮的,餐具都是纯银打造。

郎第次到种高档场所,心中不由感叹,钱人真是会享受。

看着精致的包间,郎心中不由感慨,几天之前他还是拿不出百块钱的穷小子,没想到么快便成了百万富翁。

以后,自己也算是告别贫困奔小康的人了,现想想,自己手机中的款大医精诚系统是真的强大。

想着些,郎微微些失神,不注意碰翻了面前的水杯。

正常来讲,种高档场所根本不用郎亲自动手,直接叫服务生过来收拾就可以了。

但谁让郎本来就是礼貌的好孩子,不习惯麻烦别人,伸手抓过旁边的纸市开始清理桌上的水渍。

时,包房的房门开,两人走了进来。

郎以为是江芸蓉来了,可回头看,站门前的是对青年男女。

男人大约三十左右的样子,身上穿着套笔挺的西服,副成功人士的形象,手腕上还戴着夸张的金表,真是“表”人才。

而旁边的女人看起来更加妖艳,身上穿着套粉红色的裙子,提着只绛紫色的LV包,手上戴着只绿色的翡翠镯子。

“陶怎么来了?”郎诧异的

青年男人他不认识,而那女人正是郎的同班同学陶,没想到里,竟还可以遇见自己的同学。

不过,以前也从来没过陶位男朋友啊!

“我当是来吃饭的,倒是,怎么也能到地方来?”

也是第次到种高档场所用餐,刚进门便被酒店内的奢华装饰震惊的无以复加。

种时候遇见郎,陶更是怀着颗炫耀的心,想郎面前炫耀炫耀自己男朋友的钞能力。

还用问吗?明摆着是里的服务生。”还没等话,那青年男子抢先:“认识人吗?”

青年男人看着收拾餐桌的郎,把他误认为是里的服务生,张口对郎就是诋毁。

:“亲爱的,他叫郎,是我班的同学,想不到他竟里做服务生,作为他的同学,我真是感到丢人。”

她又对:“给介绍下,是我男朋友,马家的大少爷马伟龙。

马伟龙轻蔑的看了郎,:“里碰见的穷逼同学,确实是够丢人的。”

:“哎!真晦气。”

随后看向郎,:“抓紧打扫,打扫完之后给点小费,完事之后就抓紧滚吧!”

叶不凡冷声:“谁家的门没关好,把两只狗放出来乱咬人。”

:“郎,和什么人话吗?得罪了我男朋友,是什么后果吗?”

郎转变了脸色,笑着:“那敢问得罪了位马大少是什么后果呢?”

看着郎现的样子,陶心中了几分欣慰,:“呵呵,看来还挺识相的。”

“看来好像什么误会,我大人大量,怎么可能和两只狗计较呢?”郎摆出副贱贱的表情。

“行了,是什么身份?敢样和我女人话?”

马伟龙脸倨傲的:“之前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不是酒店的服务生吗?现我的鞋脏了,给我擦下,事就么过去了。”

着马伟龙伸出只脚,黝黑锃亮的大皮鞋上啐了口吐沫,:“我是意大利知名裁缝手工制作的,要两万多块双,小心点,擦坏了赔不起。”

家伙虽整日里花天酒地,不知玩了多少女人,马伟龙更是打心眼里就没看得起眼前穷小子,所以想狠狠的踩郎,秀秀自己的优越性。

郎脸色瞬间就冷了下来:“请二位麻溜的我眼前消失好吗?我怕等会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搞出人命来。”

“怎么话呢?就熊样子,还想怎么?让擦鞋怎么了? "陶理直气壮的叫:“里的服务不应该吗?”

马伟龙脸得意的:“看到现连身服务生的制服都没混上,应该是刚来的吧?我跟里的老板很熟,只要把少爷我伺候满意了,我句话就能让转正甚至当领班都不是事儿。”

跟着:“听到了吗?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摆正自己的位置,就是穷属丝做服务生都要试用,而我男朋友随时都能决定的命运。”

看到陶那副嘴脸,郎心中升起股极度厌恶的感觉,女人之前隐藏的太深了,竟没看出是人?

想到里,郎摆了摆手:“原本看同学的面子上,不打算和计较了,但是现们恐怕很难离开里了。”

“不跟我们计较?很难离开?”

马伟龙顿时好像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哈哈大笑起来,随后神色变,指着:“本少爷现改变主意了,马上把我的鞋舔干净,不等我把经理叫来,马上就把开除,让实习服务生都做不成。”

:“听到了没?里做服务生月怎么也三五千块的收入吧,足够下学期的学费了,赶快按我男朋友的去做,不会后悔的。”